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爆发
    第1057章 爆发第(1/2)页

    天:

    “白岚木浅,你们在今天演出这种戏,到底是什么居心?”

    兔娇娇搂着桐瞳,眼神冰冷的望着他们。她这番话一出,实在是惹人发笑。耀世的玩家的确是头一次见这种不要脸的玩意儿。

    一盏晚灯站出来嚷嚷道:“这话,该是我们问你的。那个视频上那些人不是说的很清楚?你们兔子部落的人自己做的事情,不承认还泼脏水给我们,真是不要脸!”

    兔娇娇不知道到底有没有这种事情,就算有,她们也不能承认,一承认就不占理儿了,战争挑起,他们公会内部还没有融合,这种时候决定不能出现其他情况。

    “我不认识这些人,更不认识他们追杀的那玩家。”兔娇娇冷笑,看着桐瞳,质问道:“瞳儿,实话告诉我,是不是你做的?”

    眼神交汇,桐瞳捂着脸,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着下面耀世的玩家轻声道:“我不知道谁这么记恨我,非得给我泼这种脏水。这种事情,不是我做的,我也绝对不会做。”

    白犹笑眯眯问道:“那我就问一句,视频里被追杀的那个女玩家,你认识么?”

    桐瞳咬唇。

    捂耳听风冷笑,“她怎么会不认识。”随后他看向白犹,“我也问一句,你们公会的人可是跟她有过仇?”

    “谁?”白犹不太明白。

    “视频之中的女玩家。”

    白犹勾唇,“那种长相,如果见了一次想必也不可能忘记。”

    “我耀世的都是一群汉子,这种美女怜香惜玉还来不及,追杀?还是一群老大爷们儿追着一个弱不禁风的美女这种事情我耀世做不来。”白岚木浅淡淡一笑。

    他们耀世的做事风格,格兰林谁人不知道。要杀人也是明面上的杀,玩家们一打探也能清清楚楚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说白了,格兰林就是做事光明磊落。

    而且视频里,从哪儿看出是耀世在背后一手操控?兔子部落的意思是,猎杀者那帮人跟那些追杀女玩家的人串通一气?

    再者一开始那些玩家上来就报耀世的名字,后面是因为被打的哭爹喊娘,心疼自己等级和装备才爆出兔子部落的。

    怎么看也是兔子部落想要泼脏水给耀世,结果就运气不好遇见了猎杀者,刚好人家又跟被追杀的女玩家认识,好死不死被碰见,才有后续的内容。

    “若是我们耀世玩家,必定一开始就露公会徽章,说明缘由。”白岚木浅冷笑。“我们可不像是某些公会,做事情都藏藏掖掖。”

    大公会需得有大公会自己的做派。

    “今天我们来这里,就是想讨要个说法。你们兔子部落在外干尽了见不得人的事情,到底给我们耀世泼了多少脏水?”

    “还是说不仅仅只是我耀世?”

    “那些人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们兔子部落,是桐瞳雇佣他们的?仅凭几句话,就把罪推给我们兔子部落。空口无凭,麻烦你们拿出证据,证明是我们的人去雇佣这帮人追杀那女人的。”

    兔子老大现在很冷静,所以思路也很清晰。抓着这个漏洞,反攻了回来。只要没有铁证,这件事,谁说的漂亮谁就是赢家。

    “证据?”白岚木浅一笑,“我们不清楚到底有没有铁证,我们也没有。我只知道,我们耀世因为这件事无缘无故的上公告了。”这件事情上,他们耀世不能表现的太过,一直咬着是兔子部落做的,反倒可疑。毕竟视频是从猎杀者处流出的。

    白岚木浅他们不能表现出什么都清楚的模样,他们要扮演一个还处于迷雾之中的“受害者”。

    所以证据什么的,不能让他们来提供。那么谁来提供?

    “呵呵,我们兔子部落同样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兔子老大抵死不承认,“凭着视频上那些人的话,你们耀世就过来闹场,未免太过可疑了吧。”

    他想着平日里白岚木浅做事稳重,现在光凭一个视频就跑出来闹他婚礼,怎么也让他觉得不对劲。

    白岚木浅冷笑。

    “我不知道到底谁做的,那些人是不是真的,你兔子老大心里也有个数。这偌大格兰林,敢往耀世身上泼脏水的玩家,还真的没有几个。那些玩家一看就是些佣兵玩家,搭上他们等级和装备接的活儿,闹成这样,我想就算是我,最后也不可能再说谎。”白岚木浅不冷不热的说道。

    四周玩家赞同的点点头。

    这游戏,不少玩家都是冲着赚钱进来。有的玩家注册佣兵也是想赚钱,他们不一定都是装备好技术好的。接个活儿容易,想完成就挺难。

    都是不容易的人。

    碰到猎杀者,被轮白,装备全损,那意味着什么?

    意味游戏生涯基本无光了。

    除非那些人有资金可以在一周内把装备和等级拉上来,要不然,只能哭着慢慢爬,估计还要赔不少钱进这游戏,要很久之后才能回本。

    如果玩家本身就有钱,也不可能去接这种杀人的活儿。一般高级佣兵都不接这种单子,接的都是高级副本,去的也是高级的冒险区域。

    “呵,也许是他们雇主让他们故意去送装备和等级呢?”兔七七不屑笑了声。“为了钱,佣兵什么做不出来?”

    白犹道:“我耀世只想讨个公道。”

    “那你找错地方了。我们兔子部落没有人去雇佣那帮人。”

    “如果不是你们公会的人,那你倒是说说,是谁故意给我耀世添堵?”

    兔子老大表情冷漠,“这事情我也想讨个说法。”

    捂耳听风抿唇,在几人谈话时,他已经把情绪整理好。一整理好,心中对青烟更加感到愧疚。

    “这件事情,我会亲自去猎杀者那边要个说法。”捂耳听风站出来,看着白岚木浅等人,“如果真的是我们公会的人造成的这种后果,我会带人亲自去耀世道歉。如果有人在背后从中作梗,我也会抓出来,给两个公会一个解释。今天是我大哥和嫂子大喜的日子,麻烦各位耀世的朋友,给个面子,把这事情交给我处理。大家先回公会歇歇,站在这里一直僵着也不是一个事情。”

    “这捂耳听风也不傻。”

    棒棒糖低声说着,旁边执酒与谁轻轻点了下头,的确不傻。

    “走吧。”

    一行人没入人群。

    白岚木浅盯着捂耳听风,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会儿。而后高声道:“我给你这个面子。那我们就等着兔子部落给一个解释了。”

    “走!”

    白犹对着台阶上兔娇娇等人作了个拱手礼,并笑眯眯道:“就不打扰你们结婚了。玩得开心~”

    衣袖一甩,潇洒离开。

    徒留一群脸色不好看的兔子部落玩家,此时哪里还有之前的喜庆,一片尴尬。

    兔子老大走上台阶,兔娇娇还搂着地上抽泣的桐瞳,不停安慰。两人对视一眼,兔娇娇点点头,带着桐瞳进入公会,其他人也纷纷进去。

    兔子老大看捂耳听风,“你跟着我来。”

    一时,兔子部落的公会大门处变得冷清起来。那些看戏的玩家一看没戏了也就纷纷散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