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4章
    永恒不落上线之后,

    发现公会里有些热闹,他平日里不开公会频道,也不知发生了事情。拉了一个路过的同公会玩家,疑惑问道:“今天是怎么了?有什么集体活动?”

    那人笑嘻嘻道:“咱们公会跟神圣天堂几个公会一起结盟了。”

    永恒不落呆呆的看着人离开。

    待回神过来,发现四周的公会友人们都带着欢愉的笑容,与神圣天堂结盟对于他们来说,也许就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明明这一个多月前,还是敌人。

    厮杀过,战斗过。

    永恒之城的队伍与机械时代的人联合起来把神圣天堂的人打得退公会的时候还少么?而如今敌人成了盟友,他身边的玩家们也在为这件事情高兴。

    永恒不落却不知道为何,心中带气。

    从其他人处问得永恒荣耀的位置,他匆匆寻了过去。此时此刻,永恒荣耀还在跟其他人商议着结盟后如何共同应付机械时代,永恒不落踢门而入,让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只看他铁青着脸,“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这件事情。”

    “不落,看清楚场合。”有人出声提醒,语气没什么温度。

    永恒不落看也不看,问着永恒荣耀,“这件事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好歹也算是永恒之城拥有百分之一股份的股东吧。”

    “呵,百分之一能有什么说话权利啊。”

    “荣耀会长,你这小弟怕是被你惯得不知道规矩了,下一次再是这般模样,我可就得向江南会长提议一下了。”

    永恒不落闻言,眼眸一沉,咬牙切齿道:“你算什么…”看动作是要揍人,永恒荣耀蓦地起身,一拳打在桌上,巨响阻止了永恒不落的行为,他朝永恒不落低吼道:“给我看场合,再给我胡闹别怪我无情!”

    而后朝其他人道:“这件事等会儿继续说,给我五分钟,大家先去外面等等。”

    “行吧。”

    虽然脸上透着不耐,不过他们还是会给永恒荣耀面子。尽管如今,与以前相比,态度明显变了不少,尊敬之意基本上是没有了。

    待人全部离开,只剩两人。

    永恒荣耀看着永恒不落低头,不知他现在是什么表情,永恒荣耀自身对于现在的立场也无能为力。

    “不落,以后在公会里行事不要这么不懂规矩。”

    永恒不落挑眉,“规矩?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这两个字。我加入公会可不是为了看其他人面子,你要我屈服她江南墨画,那些势利小人,我做不到!”

    永恒荣耀沉下脸来,“你如果不收敛,我也保不了你。”

    “一定非这个公会不可?”

    永恒不落觉得眼前的永恒荣耀太过陌生,非得死死咬着这个公会?大不了鱼死网破,他可以跟他重新建立一个公会,他相信北溪他们一定会很乐意帮忙。

    但是永恒荣耀从一开始就将局面推到了一个不可挽回的地步,走了一条最坎坷的路,如今他们还有其他选择?

    永恒荣耀深深叹了一口气,“如果你倾注心血和所有感情培养长大的孩子被别人夺走了,你甘心么?”

    永恒不落冷笑道:“你不是已经和江南墨画结婚,这个孩子不就是你们两个人的。哪能算是夺走。”

    永恒荣耀瞪着他,“你以为我愿意?”

    “哪有什么愿不愿意,江南墨画从外貌上来说的确无可挑剔。你看,你永恒荣耀其实不是双收么。有了个漂亮老婆,公会会长的位子也还在你身上。”

    “永恒不落,你真的看不出来么?”

    看不出他这个会长,有名无实,看不出整个永恒之城已经在她江南墨画的掌控之下,看不出如今人心所向么?

    所以他必须委曲求全,必须向江南墨画示好,必须扮演一个让江南墨画满意的男人。

    “我看你挺乐在其中的。”永恒不落嘲讽道。

    “什么?”

    “你心里清楚。外面都在说,硬汉被温柔大美女软化了。以前一脸严肃的永恒之城的会长,如今跟着老婆笑得可尼玛温柔了。”永恒不落说完,胃就有几分不适。“你怕是已经忘记糯米了吧。”

    “不要再提她了。”永恒荣耀沉声。“她已经变了。”

    不,变的人是你。

    永恒不落闭上眼睛叹了一声。

    “从此以后机械时代的人就是我们的敌人,这一点你最好不要忘记。”

    永恒不落抿唇,“没有一点情义可说么?”问了之后,永恒不落就后悔了。如今跟神圣天堂联盟,就说明了永恒之城彻底与机械时代结束这段长达一年多的情谊。他日相见,必定争个你死我活。

    “情义?她北溪若是顾及这些,也不会闹到现在这种地步。”

    难道让局面变成现在这模样的,不是你作出的选择么。

    永恒不落心中永恒荣耀的印象一再崩塌,他想起了北溪的话。他也不愿意卷入这场漩涡,不愿意跟自己的兄弟反目,也不愿意跟昔日的朋友们成为敌人。

    但是他真的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让自己心情不爽。

    永恒荣耀仿若看穿了他的念头,走到他跟前,伸手用力在他肩膀上拍了拍,语重心长道:“不落,我现在在公会里只有你这么一个可以信任的兄弟了。我希望你能帮助我,重新拿回权利,将江南墨画赶走。”

    他眼中透着央求和期许,永恒不落也不想湮灭他的希望以及这份信任,没有犹豫的点了点头。

    他还是暂时不要离开永恒之城了。

    背叛兄弟,他做不到。

    “江南那边我会去打个招呼,你小子在外威望也高,我想他们也拿不动你。所以你就看着行事吧。反正不管发生什么,我给你扛着,顶多就是赔点笑的事情。放心吧!”

    又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几下。

    永恒不落离去后,永恒荣耀才慢慢坐回椅子上,脸上的笑容渐渐敛去。

    几个公会结盟,这事情似乎并不是出乎众人的意料。

    “幸好以前留了一手,不至于让他们都知道咱们有什么合作公会。”

    挽扇抿唇,“但是他们是知道,我们跟耀世的关系。”

    这算是机械时代手里的一张主牌。

    “耀世那边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糯米团子靠在椅子上,冷艳的一张脸显着与她年龄不符的成熟。她容貌并不是极其出色,可是换了一身,气场全变了。而比起之前,沉稳冷静了不少。

    “兔子部落联合了其他公会,最近一直在堵截耀世公会的玩家。格兰林那边情况也很复杂,中立公会不少,特别是狮城,一直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这让耀世不好做人,兔子不落实力又大增…这次格兰林损失惨重,大公会都在争夺城市领土,想要扳倒神圣天堂,就必须先从他的爪牙入手。”

    “兔子部落么?”

    糯米团子看向北溪,“如果狮城愿意跟耀世联盟,格兰林那边情况就大有不同。”随后看向其他人,“而且,我们需要提防的不仅是内部敌人。伦格尔可是对这边一直虎视眈眈的。”

    “以良辰微凉的性格,目前肯定不会与神圣天堂这些公会联手,但是也不难保他会从中使一些绊子,以另一方神秘势力插足进来。现在很多人都觉得,正是扳倒卡兰斯王者的时刻。”狸猫也道。

    执酒与谁缓缓道:“而圣弗兰那边的几个公会,似乎也跟屠城有密切的联系。”

    他们可谓是四面楚歌。

    “那雄狮的黑兔不是对咱们会长有意思嘛?”红蛟笑嘻嘻道。“不如让会长去使用美人计,让他们跟咱们合作一起弄了其他公会。”

    这话说出后,后面红蛟就出不了声了,因为已经被微生墨拖出去就地正法了。

    “让公会的兄弟姐妹们,最近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不要一个人。”北溪说道。

    “你觉得他们会开始动手了?”

    “想要搞垮一个公会,就得先弄垮这个公会凝聚起来的人心,最好能把内部搅得四分五裂,不得安宁。”北溪以前经历过不少。她抬头看着传说组的众人,“敌人在暗,我们在明。不得不防。”

    宁缺道:“不要被他们抓到把柄了,这游戏里,想要搞坏一个人的名声,也就是一句不经意的猜测。只要有所谓的,怎么也洗不清。”

    糯米团子垂下眼眸,她深有体会。一旦身有污名,百口莫辩。游戏里,不嫌事儿大的玩家多的是。

    “机械时代名声一坏,以后说什么玩家们也不会信。我们现在之所以能在这个位置,也是人心所向。若是人心偏了方向,那我们最后也只会像神圣天堂那样。”

    他们都明白。

    “给自己队伍的人说明白点,清楚一点。”传说组必须要严格要求自己的队员,他们就算是卡兰斯最强,也不能过于膨胀。

    “出去遇事,都给我时时刻刻打开录像。多长个心眼,不要被小人利用了去。”

    “知道了!”

    “今天这会开到这里,明天起公会所有活动恢复正常,记得去做狩猎魔物的任务。如今还是在黑暗纪年,进程只是慢了,没有停止,大家多注意任务。”

    “对了,北北你之前提到海底遗迹,什么时候去?”

    那遗迹副本他们可是还没有通关。

    “海底被黑暗魔气污染最严重,现在去打太危险了。”

    “再等等吧。那副本就算咱们到了一百四十级,也不会过气。”

    众人在公会里各自领了任务后,带着队伍离开了公会。

    北溪撑着桌子起身,突然想到一事,看收拾东西的挽扇,“阿笑近日还没有回来么?”

    “没有,不知道久酒带人去了什么地方。”

    “可是盛城他们不是都在公会?”北溪才注意到这件事。

    “对啊,这挺正常啊。”

    正常么?

    挽扇笑她最近变笨了。“老妖他们跟执酒一堆人打得火热,看来他们已经差不多融入机械时代了啊。”

    她说的颇为欣慰。“盛城性格特别好,浮世他们最近有空就拉人去做任务,现在大家感情都变好了,你没发现?”

    北溪一时也说不出话来。想了一会儿,问道:“阿笑什么时候回来?”北溪突然怀念自己徒弟了。

    挽扇给她白眼,“我怎么知道。他们两个去了什么地方,久酒都没有跟盛城几人提及。估计要回来,也是看心情吧。”

    “你干嘛?这个时候就念着自己徒弟了?”

    北溪只是想起来阿笑一百三十级的装备还没有弄好,有些担心这笨蛋不知道该如何选装备罢了。

    “不,也没有。”北溪坐回椅子,闭上眼睛。“我下线去吃个饭,等会儿上线一起做晚间活动吧。”

    “去吧去吧。”

    日近黄昏,眼前的沙漠呈现一派金色,无数道沙石涌起的褶皱如凝固的浪涛,一直延伸到远方金色的地平线。

    旅途中的行者骑着骆驼摇摇晃晃地在滚动的沙地上行走。天色渐沉,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挑了一处有岩石遮挡风沙的宽地,矮个子少年牵着骆驼走到一边,拿出木桩将连着骆驼的绳子系上。而后走向另一人,笑眯眯凑上去,“久酒,我来搭帐篷,你先坐着休息一会儿吧。”

    这俩人,便是离开卡兰斯许久的久酒与阿笑。久酒摘下斗篷,露出一张绝美的冰冷的脸庞,他看着阿笑拿出毯子铺在沙子上,还十分细心的抚平了毯子,而后让久酒坐下。

    久酒没什么表情的坐在毯子上,阿笑这时递来一瓶水,一盒三明治。“你先补充体力,我去把帐篷搭起来。”

    久酒一言不发的接过东西,少年朝他露出灿烂一笑,随后欢快的跑开,拿出帐篷就开始忙碌起来。

    久酒没啥表情的看着少年的背影。

    这半个月,少年对他越来越放肆了。直接喊他的名字,真是没大没小。

    久酒心中不满,到底不是自己徒弟,所以他是为什么带着人出来任务?

    不对,是这人缠着他,而他也甩不掉。这少年天赋实在太高,一个月前,在他手上已经能过五十个回合,一个月后的今天,久酒不知道他对上阿笑,还有多少胜率。

    “怎么不吃?”

    阿笑回来后就看久酒拿着手上的东西,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久酒收回视线,起身将东西塞回他手里,朝着帐篷走去。

    “诶?不吃东西么?”

    没有回答。

    久酒又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