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7章
    令人高兴的事情还没有结束。

    挽扇与林子大了有好鸟的婚礼才过,玩家却又听今日是糯米团子与永恒之城的会长,永恒荣耀的大婚。两个婚礼连在一起,可谓是让玩家们乐坏了。毕竟是大公会,出手都十分的阔绰,昨夜林子大了有好鸟洒红包就洒出了几百万,玩家们也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大公会的豪气。

    大清早开始,机械时代与永恒之城就忙碌了起来。

    糯米团子没有挽扇那样注重仪式,所以接亲这个环节,大概在临近中午时就会进行。因为之前就已经拜托了npc定制服装,糯米团子今必须赶早去取。传组的人则是开始张罗婚礼,主宴席虽然是摆在永恒之城的公会厅里,不过机械时代这边也需要招待一些人。

    不同于挽扇和林子的婚礼,糯米他们两人之间的婚礼请了两个公会的其他同盟公会,以及两人的一些朋友。原本糯米是想低调一些,但是永恒荣耀那边还是希望给她一个盛大的不输于挽扇的婚礼,所以也是下了一番功夫。

    怀表兔子从传送阵之中出来,身后还有柠萌等人。

    “不列城好大啊!”柠萌望着四周,空上还飘着各式各样的机械兽和气球,身边的玩家们来来往往,衣着皆是不俗。这跟他们阿佩拉斯完全不同,是另一个全新的世界!

    “机械时代的话,应该是那个方向。”紫梓拿着地图看了一下,随后指着某个方向。

    柠萌他们兴奋不已,“走吧走吧。赶紧过去!”一群人往前方跑着。

    “你们悠着点,这可是不列城。”紫梓无奈提醒,可别惹了什么事情。

    想了想,问怀表兔子道:“我们跟着一起来没事吧?”

    怀表兔子诧异,“什么呢?发来的请柬上了让我带着你们一起过来。再,糯米大婚,队长你要是不来,她许是不会开心的。”

    紫梓不禁一笑,“糯米大婚啊~~也不知道她穿婚服什么模样。”

    他们这群人跟糯米团子也是有着深厚的友谊,共同抵御魔物的那段时光,谁都不会忘记。他们是朋友。

    因此糯米团子发来了请柬,邀请他们来到不列城参加他们的婚礼。

    昨夜是机械时代副会长的婚礼,他们与那两个副会长有过一面之缘,但关系谈不上深交,于是只是托糯米给了声祝福。没想到两人婚礼竟会离得那么近。这怕是不列城玩家们最开心的两日了。

    “兔子。”

    声音从一边传来,怀表兔子微微一愣,就看罗生门从拥挤的人群之中挤出来,有几分狼狈的跑到她们跟前,怀表兔子盯着他,待罗生门抬头,便露出笑容道:“你今很帅呀。”

    罗生门挠挠脸颊,颇为不好意思。“谢谢。”

    “我来接你们,不列城很大,第一次来看着地图也有可能迷路。”

    紫梓收了地图,“那麻烦你了罗生。”

    “不碍事。其他人呢?”

    “不知道跑什么地方去了,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大城市,兴奋了。我给他们发个消息,让他们设个追踪,到时候看我和兔子的位置就知道了。”

    “那好,我们走吧。”

    路途中,紫梓不禁对着罗生门感慨道:“不敢相信,这样一座繁华的城市是掌控在一个玩家手里。”心中对北溪的佩服更上了一层。

    “第一次来不列城的玩家,都会有这种想法。”罗生门对于北溪也是极为佩服。

    怀表兔子这时拉着罗生门,低声问道:“跟糯米结婚的那个永恒荣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她虽从其他渠道得知了糯米是要跟永恒之城的会长永恒荣耀结婚,但是这个人,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她希望温柔的糯米能够找到一个值得她喜欢的人。

    “我看官帖子上有些人,那个永恒荣耀跟他们公会的江南墨画有扯不清楚的关系。糯米知道这些事情么?”

    罗生门讶异,“还有这种事情?”

    怀表兔子和紫梓惊讶看罗生门,“不知道么?”

    明明就是机械时代两个公会之间隐秘的事情,罗生门怎会露出这种表情。

    罗生门摇摇头,“我不太清楚。”

    他平日里对这些事情一向不会主动打听,再者近几个月都在忙,跟公会的人也不是经常见面。罗生门听怀表兔子这样一,不禁蹙紧了眉头。

    他可不希望糯米在那边受到什么委屈。那江南墨画他倒是知道,是永恒的副会长,但是与他们少有来往。

    这事情,罗生门也不清楚,但是必须要去告诉糯米。

    三人到了机械时代,罗生门领着两人来到糯米所在的房间,四周来往着不少机械时代的玩家,紫梓心中感慨,果然是大公会,气派与那些公会还真是不同。一路上所见的机械时代玩家,一身装备几乎都是极品。

    罗生门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伊芙的声音,随后门被打开。

    “罗生,怎么了?”

    罗生门笑笑,“我把糯米的朋友带来了。”

    伊芙看向其后的怀表兔子与紫梓,眼睛一亮,“呀,大美女呀。你们快进来!”

    赶紧让了位置,不过却拦下了罗生门。

    罗生门一脸迷茫看着伊芙,“为什么?”

    伊芙道:“现在还不能看,你去找红蛟他们玩去,快去。”

    语落,门已被关上。

    罗生门无奈,只能离开。

    怀表兔子进入房间之后扫了一圈,发现都是见过面,并且较为熟悉的传组几人,心中的紧张感也落了大半。

    “兔子,过来。”

    坐在床上的糯米,朝她招着手。

    怀表兔子却是愣愣的看着糯米团子一时没了反应。

    她一袭大红嫁衣,胸前是宽片淡金色玫瑰锦缎裹胸,外罩极柔的绯色烟纱,拦腰束以流云所绣凤凰腰带,长裙散开,裙上金色凤凰流转好生霸气。

    青丝盘髻,斜插碧玉龙凤钗。面若芙蓉,眉如柳,肌肤如雪,比往日要更美上了几分。

    看着怀表兔子两人,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看起来甚是高兴。

    “糯米,你今真漂亮。”怀表兔子惊叹道。

    “我往日什么时候不漂亮了?”糯米团子打趣。棒棒糖在旁边给她一白眼,“臭美死你。”

    “这个就是糯米你经常提起的兔子呀。”伊芙在旁边好奇道,一双眼睛落在怀表兔子身上,眼中似有亮光,一闪一闪的。

    “对呀。”

    棒棒糖这时拍桌道:“她是我徒弟。”

    伊芙:“哈?”

    糯米团子瞥了棒棒糖一眼,“你是就是呀?兔子都还没有决定,你急什么。”

    挽扇笑吟吟道:“我看她也不是当暗牧的料。”

    棒棒糖里连忙道:“对吧?兔子就适合做神牧。”

    “哼,你们又不是她,怎么知道她喜欢什么,想要什么。”

    “今这种日子,就别斗嘴了。”狸猫在旁边看不下去。“等过了,随便你们。糖糖你也别让她做些怪表情,一会儿这新娘妆得花了。”

    棒棒糖朝哼了声,不再话。

    怀表兔子苦笑不已,对狸猫甚是感激。

    “兔子,紫姐,很高兴你们能来。”

    紫梓笑道:“你都叫我一声姐了,又怎有不来的道理。”

    “柠萌他们呢?”

    棒棒糖拉着两人坐下。

    “第一次来不列城高兴坏了,不知道现在跑什么地方去了。”

    “以后可以经常来,反正阿佩拉斯那边暂时也哪没有什么事情。”

    怀表兔子这时疑惑道:“北溪会长呢?”

    “她啊,在忙着弄嫁妆,现在在回来的路上吧。”

    “这样啊~”

    糯米团子不禁笑了声,“她弄得像是要嫁女儿一样,大清早凌晨就上了游戏。”

    “也不知去做了什么,是要送糯米一份嫁妆。结果现在人迟迟都还没有回来。”

    “那估计会是一份大礼啊。”

    “啊,我们也带了礼物。”怀表兔子突然想起来。

    紫梓这时从包裹里掏出一个礼盒。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不过是大家的心意。”

    糯米团子接过,“别这样。”手指拂过礼盒看着紫梓与怀表兔子,“我可以打开么?”

    两人点点头。

    糯米团子轻轻打开盒子。

    盒子本身不大,应该是用于装饰品等物的。糯米团子打开后,是一对角。

    白鹿的角。

    “这东西在阿佩拉斯被称为。代表着幸福,忠诚和和谐。希望你能收获忠诚的爱情,希望你能幸福。”

    糯米团子摩挲着鹿角,嘴角含笑,眼神柔和。“花了你们不少时间和精力吧?谢谢大家。”

    “不会。只有糯米能幸福就好。”

    今,她当然是最开心和最幸福的人。

    “时间也不早了,我去问问他们永恒那边的情况。”

    “顺道打个电话催北北。”

    永恒荣耀来迎娶糯米团子的时间定为12点30。现在已经12点,时间也不早了北溪要是再不回来,估计就得错过时间。

    挽扇赶紧去联系北溪。

    永恒之城那边这时也是忙的不可开交,全由永恒不落主持大局。

    此时,永恒荣耀在自己的房间内显得格外紧张。看着镜子之中穿着红色喜服的自己,虽然有些别扭,可是心中又极为满意,于是忍不住傻笑起来。

    “老牛。”

    这时门打开,一人走了进来。

    “怎么了?”

    “江南姐有些事情想跟你谈谈。”

    永恒荣耀蹙眉,“你告诉她现在没时间,有什么等明日再吧。”

    那人显得比较为难,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江南姐,是关于之前公会资金的事情,因为事情较急,对方很坚持,所以想跟你谈谈。”

    永恒荣耀揉着眉心,真是会找时间啊。

    “告诉她,我马上去。”

    “好的,那我先走了。”

    永恒荣耀摆摆手,随后对着镜子整理了一番,随后离去。

    北溪回到公会时,正好距离迎亲大队来还有五分钟的时间。想必他们已经在路上,北溪进了公会大门,正好遇见了被众人簇拥而来的糯米团子。

    “北北~”

    “会长!”

    北溪望着一袭红色嫁衣的糯米团子,不禁挑眉。“难得漂亮一回啊。”

    糯米团子抿唇一笑,“我的礼物呢?”

    “急什么,等会儿等荣耀哥来了,一起给。”

    “那我可就要期待一下噢。”

    众人笑着。

    出了大门,让糯米暂时先在后面等着,就算永恒荣耀那些人来了,也得经过他们考验才能见着糯米。

    四周玩家们也是迫不及待的等着永恒之城的迎亲大队。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到了12点半,依旧不见永恒之城迎亲队伍的影子。

    执酒与谁疑惑着,“之前不就准备来了。”

    “估计是路上耽搁了。听今大婚,凑热闹的玩家比较多。”

    “也对,那等他来,就惩罚他多给咱们红包。”

    “哈哈哈。”

    又过了十分钟。

    热闹的场面渐渐有几分冷却,玩家们更多的是疑惑。

    “派人去看看什么情况。”

    挽扇蹙眉。

    “哎呀,终于来了。”

    这时人群传来惊呼声,挽扇他们也立马来了精神。五十米外,一支队伍悠悠走来,敲锣打鼓,华丽的花桥晃晃悠悠的。

    众人悬起来的心也落了。

    听着外面谈话,糯米团子抓着袖口的手不由得松了。

    但是很快,热闹声隐了下去。

    挽扇收起了笑容,看着坐在马上的露着苦笑与尴尬的永恒不落。

    “人呢?”

    “我哥有点事情,所以让我过来把嫂子接过去。”

    闻言,林子大了有好鸟立马沉下了脸。

    传组众人表情也极为不好。

    屋顶上的盗贼们也纷纷起身,闭目养神的微生墨缓缓睁开了眼睛。

    执酒与谁走下台阶,望着那火焰战马上的永恒不落,沉声道:“永恒不落,你知道你自己在什么?”

    永恒不落握着马鞭的手都显得苍白。

    他颤着嘴唇,许久后,露出一抹难看的笑容。“实在,我现在也气得想打人,但是糯米成为永恒之城会长夫人的这件事不会改变。所以我来了。”

    四周寂静。

    “砰!”

    直至光束炸落整支队伍,永恒之城玩家虽然慌乱,但是这攻击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他们不安的看向机械时代大门。

    北溪双手握枪,走出人群,表情冰冷至极。

    “你以为谁稀罕你们永恒之城的会长夫人的名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