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6章 进行时
    “干脆把这个当我们公会的传统嘛。”

    伊芙抱着挽扇,笑嘻嘻道:“这次糯米扇子的,下次就看谁要结婚,然后让人上去帮糯米。”

    狸猫笑道:“传组的人可不是谁都想结婚。”他们在一个大公会,朋友很多,基本上也不会感到寂寞。虽然也会想找一个人陪伴,但毕竟是游戏。

    “没关系啊。谁谁一定要传组的?”伊芙眨眨眼睛,“我们公会数十万精英成员,总会有人会想结婚。”

    狸猫一愣,随即笑道:“的极是。”

    “公会的兄弟姐妹们要是有要结婚的话,这种想法倒是能传下去。”

    北溪也赞同。

    “那以后凡是咱们公会有人要结婚,如果他们有需要,我们公会负责包办吧。”

    “哇,会长那么豪气?”

    众人激动了。

    北溪一笑,“机械时代公会活跃一直处于卡兰斯的首位。这跟公会大家的努力脱不了干系,我很感谢大家。”

    “哎呀,别这么官方。”棒棒糖拍她一下,“都是一家人对吧?”

    “嗯。”

    “所以你也得清楚,大家都是甘愿付出的。”

    “我去跟大家这个消息!”伊芙笑眯眯的跑出去。

    狸猫则是看向糯米团子,打趣她道:“等会儿你上去,可别被场面震得不出话。”

    糯米团子嬉笑道:“许是有可能的。不过我尽我所能吧。”

    北溪静静听着她们聊,被大家簇拥在中间的挽扇,一袭白色婚纱,衬托着她美丽而高贵。她那样淑女般的仪态,北溪倒是觉得久违了。

    今,大家都是沉浸在喜悦之中的。

    很快便到了夜晚,机械时代收起了宴席。其实婚礼宴席没有什么吸引玩家的,但是很多人也是图个热闹。

    游戏里的饱肚不代表现实,佳肴再如何美味,填饱的也只是味觉。都是虚假的。

    江南墨画走在人群间,这般想到。

    前方的永恒荣耀等人看起来很兴奋,也许是因为这场婚礼的喜庆,也许,只是因为明日他就会成为一场婚礼的主角,而新娘是他梦中的那位少女。

    才到了机械时代的大门百米外,永恒荣耀他们就被这百米满地的鲜花海洋惊艳了。

    “听原本是想铺千米,不过这种品质的鲜花在我们国家都被买的断货了,也只能铺个百米。”

    妖娆羡慕着。

    “我要是有一个像北溪那样的男人,我觉得自己得幸福死了。”

    真是好大的手笔。

    旁边千人军听得很不是滋味,“她是女的。”

    妖娆给他白眼,“要是北溪对女的的兴趣,我也不介意啊。”她拂过碎片,姿态妖娆。

    永恒不落笑道:“千人大哥,你得加油了啊。”

    千人军望,“我觉得我估计得花几十年才能铺个比这还要壮观的花路。”

    “哼,没用的家伙。”

    众人陆陆续续入了机械时代,执酒与谁招呼着他们。

    永恒不落问,“扇子呢?”

    “她们在楼那边,都是女的,你还是别去了。男的全去了林子那边。”

    妖娆挑眉,“我去找她们。”迈开一步,随后看后方以江南墨画为首的几人,“一起去么?江南姐。”

    就算同处一个公会两年多,妖娆跟江南墨画的关系一直不怎么样,唤彼此姓名时总是加了个姐,不会直接唤名。

    江南墨画露出温柔笑意,“我想那边应该不怎么欢迎我。”侧头对其他女生,“你们跟着妖娆姐一起去吧。去凑个热闹。”

    皇浦珊珊等人面面相觑。

    执酒与谁便道:“江南美女想太多,跟着一起去吧,那边也有不少提前过来的永恒美女,许是有认识的。这个日子,就当是给我个面子。”

    江南墨画莞尔笑道:“那我去看看,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碍事。”

    妖娆早就走开,听着后方江南墨画的话,朝翻两个大白眼。

    “今晚怎么安排的?”永恒荣耀握着剑,眼中带了些亮闪闪的光芒。

    “7点半,林子他们从住宅地往公会这边出发来接扇子,然后8点烟花准时放,到时候估计还会让谁上去一番,然后把扇子接走,开始游城。”

    “不列城那么大,游到啥时候他们才能洞房?”永恒不落忍不住吐槽。

    执酒与谁瞪他,“谁不知道不列城大,也就游百花街,然后到山水桥遮范围,到时候回到这条大道,直接回住房。”

    “他们房子大么?”永恒不落想起,现在玩家买房,好像也不能直接买高等级的住所,都是从房子慢慢升级上去。

    “北北送的,你觉得?”

    永恒不落就不话了。叹了声,“北微生墨抢先一步,要不然,让我做个白脸也可以的。”

    于是遭到永恒荣耀两人鄙视。

    “我去找糯米句话。”永恒荣耀摸着鼻子走开,嘴角上扬。

    离开后,执酒与谁打趣道:“这有成亲的人,跟平时不一样啊。”

    永恒不落冷哼道:“他从大前一直这样,笑的傻里傻气的。”

    “看来他的确很喜欢糯米。”

    “那肯定。”

    “你可得看紧他,别把我们糯米辜负了。”执酒与谁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着。

    “那是当然的,他要是辜负了,我第一个也不会饶过他。”永恒部落在他肩膀落下一拳,“我去找林子他们,你忙吧。”

    “去吧。”

    楼房间里充满了欢声笑语,这时门外传来声音,有人敲了几下门。伊芙走去,打开门后,妖娆的笑脸首先映入眼帘。

    “扇子,你今很漂亮啊。”妖娆大方进入,她与机械时代也是很熟悉,经常窜门的。

    “妖娆来啦。”

    “啧啧啧,要结婚的人就是不一样,你看,今这坐姿多端庄,多美丽。”妖娆双手对着挽扇,打趣着,眼中的惊艳倒是溢出不少。

    挽扇娇嗔道:“去去去,收起你那调调。你以后也会这样。”

    “哈,我等那白痴娶我也不知道瞪什么,再了,我可没有北溪大人这样的好姐妹。”妖娆着,看向北溪。“您介意收个女朋友么?”

    北溪抿了口茶,笑道:“我不介意,不过那边估计介意。他要是弄了你,我可救不了。”

    妖娆知道她谁。

    微生墨那占有欲,谁不知道。

    “那算了,我不想第二暴尸在不列城郊外。”

    众人被逗笑。

    这时,棒棒糖看向门外江南墨画,皇浦珊珊她们,从挽扇旁边起身,走到她们跟前,“怎么在门口发呆,进来啊。”

    比其几人的不自然,江南墨画倒是极为自然,大大方方的走进。

    “恭喜你挽扇副会长,这是我的礼物,希望你跟林子副会长长久久,幸福到老。”江南墨画着,拿出了一个铁盒子。

    挽扇原本想要接,不过旁边狸猫代劳了。“你那身白色的,沾一点东西都会毁,我拿吧。”

    “是什么啊?”伊芙好奇问江南墨画。

    她柔柔一笑,“是岩熔鸦羽时装。”

    众人吃惊,糯米团子磕瓜子的动作微微停顿,垂下眸继续自己的动作。

    “这可是很稀有的时装。”棒棒糖笑道。

    狸猫也道:“那这东西,扇子你等过后再自己打开看吧。”据这时装打开瞬间,能看见稀有的鸦羽,幸运的玩家,能够获得神迹。他们这里人太多,打开的话,或许会随机给了其他人。

    这还是让挽扇一个人的时候再打开的好。

    挽扇点点头,看着江南墨画一笑。“谢谢啦。”

    “不客气,我第一眼看见这时装,就觉得很配你。你愿意收下,我也很开心。”

    挽扇笑道:“我很高兴,你们来参加我跟林子的婚礼。”

    江南墨画回以笑意。

    糯米团子这时起身,“荣耀找我有事,我先出去一下。”

    “去吧去吧,记得多恩爱一下噢~”伊芙挥手大笑。

    众人也跟着笑起来。

    糯米团子淡淡一笑,与江南墨画擦肩而过走了出去。

    “那我就先下去问问情况,等会儿看看有没有我们可以尽力的。”

    江南墨画笑着,挽扇她们也不好多留,她们与江南墨画不是很熟悉,双方一直这样,其实也十分尴尬。

    于是伊芙送了她们出去。

    “你们去找其他人,我一个人逛逛。”

    江南墨画完,不顾反应直径离开楼。皇浦珊珊看着她离开,思绪百转。

    今晚机械时代公会里极其热闹,除了他们公会的人,还有不少其他公会的人,都是机械时代的联盟公会。

    江南墨画越过热闹人群,入了机械时代公会内部深处。

    “哈哈哈,你那个矮人么,超搞笑的。”

    “对对对。”

    迎面走来机械时代的人,江南墨画连忙躲入树后,待他们离开后,她继续往前。再过去,就是机械时代的中央,那里有着一个公会的机密,每一个与之联盟的公会旗帜,都会挂在拿处,她想知道,这个公会到底发展成了什么地步。

    江南墨画走出大树,朝着前方继续走。

    “江南姐,准备去哪儿?”

    熟悉而陌生的声音自后方传来,江南墨画一顿,缓缓回身,女人从岩石后走出,表情冷若冰霜。

    “我迷路了。”江南墨画镇定自若,“机械时代太大了,像我这种其他公会的玩家,总会找不到路。”

    糯米团子走到她前面两米处停下,四周昏暗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让她的表情看起来更加令人捉摸不透。

    “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这样有意思么?”

    江南墨画不解,“我不太懂你的意思,我的确是迷路了。可以为我指出一条正确的路么,糯米大神。”

    这话带了些嘲讽的意味。

    糯米团子淡淡一笑,“自然,来者是客。”糯米团子侧身让开,江南墨画报以笑容,走了几步,糯米团子唤住了她。

    “明日我跟荣耀的婚礼,你来做主持人如何?”

    江南墨画身体微僵。

    糯米团子走到她旁边,“毕竟你也是我们两个之间的见证人,如何?”

    江南墨画抿唇,“这种重任,还是交给其他人吧。”她完看向糯米团子,“我不适合。”

    糯米团子拦下她,冷笑道:“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以前无论多么不合适,你都不是想方设法的抢过去么。”

    江南墨画挂着笑容,“那也是需要分对象的,看口味的。”

    “你都没有尝过,怎么知道合你的口味?”

    江南墨画不禁笑了声,“你又怎么知道我没有尝过?”语落,似笑非笑的看着糯米团子。“你觉得自己很了解他么?”

    糯米团子挑唇,两人眼神触碰。“至少比你了解。”

    江南墨画想笑。

    “以前或许是,不过现在,或许已经不是了。”江南墨画垂眸,“他不是在找你么?可别让他等了。”

    “对了,我也很期待明的婚礼。”江南墨画低声朝她了一句,而后离开。

    糯米团子看着她走远后,目光收回。回头扫了附近,随后也直接离开。

    “太慢了,干什么去了?”

    永恒荣耀拉过糯米团子,就差拥入怀中,语气带了几分不悦,但却面带着笑容。

    糯米团子道:“出来的时候遇见了朋友,所以多谈了几句。”

    永恒荣耀倒也没什么其他想法。“明,我们也像他们这么弄吧。”

    他笑得像个傻子,但是外人看来,他一定是很幸福的。

    糯米团子望着他,“明,你的会来迎娶我吧?”

    永恒荣耀一听,颇为不悦,“这种事情都已经定下了,怎么可能还会改变?谁又在你耳边吹风了?”他蹙起了眉头。

    糯米团子笑道:“我只是,好久没有像这样,站在你身边了。”

    永恒荣耀闻言眼中透着内疚,搂入怀中,低声道:“对不起。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了。”

    糯米团子道:“嗯。”

    她看着空,心想要是有月亮和星星,今晚应该是完美的。

    很快,到了林子他们出发的时间,机械时代的人开始忙碌起来,大街上也更加热闹。在欢呼与祝福声之中,林子带着大部队抵达了公会门口。

    美丽的新娘在众人的簇拥下也缓缓走出。隔着花海,两人相视而笑,甜蜜而幸福。

    糯米团子走出,一番感慨的发言之后,空绽放了七色烟火,花瓣也纷纷落下,这一夜不列城充满了喜庆。

    北溪看着两人携手立在花海,尽管与梦境不太相同,可是结局都是好的。

    她也圆了一个梦给了扇子一个盛世婚礼!

    卡兰斯的玩家都在为他们祝福,今夜无眠,不醉不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