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2章
    进入场地后,玩家们注意都在活动规则上,哪有其他心思放在周边人的身上。现在被一波送了回去,有些玩家才发现他们这场地里有机械时代的玩家。

    并且被击杀之后,系统都会提示被谁击杀死亡。

    于是当前频道里北溪,狸猫,久酒等大名几乎刷频。炼狱飞子他们抵达boss点时,已经过去了三分钟。

    机械时代的人打得正来劲,也不知道boss掉了多少血条,炼狱飞子一看机械时代独占boss的情况,就知道他们没戏了。

    刚刚才死回去的兄弟说,机械时代有意清场。做法虽然霸道,可是这种跨国混战,哪里有什么可值得手下留情的。还是不同国家的,虽然不爽,可也打不赢人家。

    但是炼狱飞子也不想这样算了。

    带着自己的人摸进,他想偷袭机械时代的人,给他们制造麻烦。这才刚接近,没想到那boss突然四肢一卷,一个翻滚,机械时代众人立即避开,那boss滚的方向正是炼狱飞子等人那边,一行人仓皇躲开,可惜太慢,伤害全落在身上。

    炼狱飞子一脸郁闷的从复活点走出来。

    他明明是已经避开了boss,避免了正面碰撞,距离boss少说两米,却还是因为那boss翻滚造成的震动死亡。

    可是为何机械时代那帮人没有事情?

    狸猫原本想着动手,不过没想到炼狱飞子那帮人会被boss秒回去。这在意料之外,看来那群人还没有发现闪避技能的妙用。

    将近万人,除了机械时代这一千左右的人,其他玩家都是不属于卡兰斯的玩家。原本北溪还想着清场,但是一波玩家才呆了几秒不多,就很快被boss秒了回去。

    世界boss技能出的很频繁,并且北溪等人已经摸清楚规律,剩下的就是靠预判和操作了。

    炼狱飞子带着人第二次回到这个地方,然而还没有站几秒,那boss蓦地仰起上半身,脚底出现巨大的魔法阵,下一秒无数小蜥蜴从地面钻了出来。

    炼狱飞子一瞧,心想着才过去多久,boss就没有血条了?

    “老大,这些蜥蜴很好秒。”

    炼狱飞子不禁郁闷,“打什么小怪,去打boss啊!”打小怪又不算伤害,而且官方说的有几率掉道具,鬼知道这几率多大。

    “都特么去打boss!”

    看着自家公会的人周旋在密密麻麻的小怪群里,炼狱飞子没好气的吼了声。

    这声音刚落,就在场地不远处,红色魔法阵拉出范围,红色光点洒落,长旗立于魔法阵之中。炼狱飞子眉头不禁挑了几下,他离魔法阵很近。视线落及朝旗帜奔过去的北溪,炼狱飞子脑袋里这瞬间只有一个想法。

    阻止北溪!

    冲刺,翻滚,一个飞扑。手触碰到旗帜的瞬间,炼狱飞子看着北溪一脸的讶异,不由得露出得意笑容。

    但是很快,这笑容没有维持过五秒。

    蜥蜴冲来一个重力扫尾,北溪轻松一跃,空中潇洒后翻,落于攻击范围外。

    “唔!”

    尾巴极大几乎扫到了炼狱飞子一身,把人重重抽了出去,旗帜落地。蜥蜴吼了一声,仇恨目标转变。

    北溪走到旗帜落地处,弯腰捡起了旗帜。

    叮,玩家北溪获得,攻击力大增,一番轰炸攻击下,使陷入狂怒,开启复仇模式,目标锁定,持续三十秒!

    久酒攻击仓古力的动作不禁一顿。

    他打得太投入,把夺旗这件事直接给忘记了。

    北溪提着双枪开始跑动,苍古力体积虽然大,可是十分灵活。扫尾,吐火,追着北溪不放。

    其他玩家看着这个空隙连忙输出。

    北溪预判神准,旁人看着就感觉这家伙像是开挂了一样,仓古力的所有攻击都完美的避开,血条无减。

    虽然都不在同一个国家,但北溪之名无人不知。如今心中也是折服,在boss没有间隔的攻击之下,依旧这般轻松的也只有她北溪了。

    随着旗帜的效果,三十秒下来北溪输出直接翻了好几倍,位于他们这个场的第一。当状态消失,蜥蜴卷成了一团,魔法阵一现,下一秒便从他们眼前直接消失了。

    叮,使用遁地逃走了,请玩家迅速追击。坐标!

    移动了。

    没想到还移动的挺远。

    炼狱飞子他们黑着脸在中途停下,而后立马改了一个方向。

    “老大,兄弟们说好像闪避能够免疫boss的攻击!”

    “怎么说?”

    “在boss攻击时躲避了一下,结果只是伤了一点血量。”

    炼狱飞子若有所思。“完美躲避?就跟咱们那铜人机关一样?”

    “差不多吧。”

    炼狱飞子点点头,“告诉其他兄弟。既然机械时代的人在场,就北溪那身装备也拼不过,咱们也不打boss了,直接让他们打不成就行。”

    “这…”

    “这什么那什么?机械时代有屠城厉害?”

    那人不说话了。“我马上把话传下去。”

    玩家们很快赶到第二个打boss点。仓古力趴在地上闭目养神,听到动静连忙睁开那大眼睛,骨碌碌的转动,而后对着北溪他们直接吐出舌头。

    众人闪避,再一次开始攻击。

    炼狱飞子他们很久赶到场地,对着其他行了个眼色,众人点点头,随后武器高举,技能还在蓄,这时前方几百机械时代的玩家齐齐转身,原本该落在boss身上的技能,覆盖了他们所有人。

    炼狱飞子惊呆了,视线不禁对上人群里的火焰狸猫,她微微冷笑,缠绕火焰的长弓开始凝聚利箭,目标是他!

    眼瞳一缩,再一黑,又是复活点。

    炼狱飞子只觉脸面全无,黑着一张脸。没想到机械时代有防备。还是说打从开始就在防备他们?

    这别说偷袭了,估计boss都打不成。

    其他玩家还想着要不要跟炼狱公会联手,一看到都被秒回去,不由得面面相觑。偷袭就算了吧,这boss很考验预判和操作。

    虽然是有些丢脸,但事实是靠他们还不一定能杀死…

    机械时代是主力输出。

    这活动目的是打败世界boss,如果最后无法杀死,虽然不至于失败,但是得到的奖励也会减少。

    再说了,杀死世界boss后传奇装备有几率掉落才是重头戏,据说几率很大。

    随着时间推移,boss血条也在一点一点减少,从两百到一百,只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别的场地是如何他们不清楚,不过这速度已经是极快了。

    至于炼狱飞子他们,原本还执着着boss和偷袭,不过直到二十次复活次数用尽后,这群人就只能被送出了活动。

    令人佩服的是,机械时代,包括精英成员,都没有超过三次死亡。

    又一次刷出红色旗帜。

    北溪盯着旗帜,随着身边黑影擦过,然后漫天寒冰利箭落下,不是对着boss,而是对着那黑影。然后我是星光跑了进去,机械兽手上的加特林无差别的乱扫射之中。

    阿笑欢腾的跑进去,参与了这场争夺。

    这种场面,是第三次出现。

    算的是个人战绩,都想拿个名次,微生墨本来也不在意这些,不过久酒在场,好胜心迟早也会被挑起来。我是星光的加入一开始让其他人感到很惊讶。

    后来众人想了想,这种情况谁都想拿个名次。不过他们这边…几个大佬都在争,真是想知道最后的排名啊。

    其实不光是这边,其他场地里也发生了这样的情况。抢旗帜的玩家不在少数,一样的激烈。

    “把圣弗兰和伦格尔的杀回去。”浮世绘说。

    糯米团子瞥他一眼,“用得着你说么?”

    没想到两个队伍会匹配到一起,而且还偏偏跟格兰林的耀世撞在一起。两个公会占了三分之一的人数,其他玩家都是圣弗兰和伦格尔的公会。

    现在局面很乱,圣弗兰玩家都是中立,看见谁都打,伦格尔玩家比较有针对性,只打机械时代的人。

    一出旗帜,基本都是千人抢,必定引起乱战。到了总这种时候,boss就跟摆设一样。大家目的都是旗帜!

    “糯米,跟我打配合。”浮世绘说了一声,提着权杖带人冲了过去。

    耀世的也在打,不过这场混战里,敌我都快分不清楚了。

    糯米团子权杖在手,技能尽出,那些伦哥尔玩家被突然钻出的藤蔓吓了一跳,随后被顶上半空,而后藤蔓消失,迎接他们的是泥潭,纷纷掉入,无法动弹。

    暗牧团控,所向披靡。

    糯米团子的伤害也高得十分吓人,一波防御差的基本被送了回去。这时其他人瞄准了她,攻击落下,不想在要覆盖糯米时,巨大的食人花钻出,张嘴一吞,那色泽越发红得妖艳。

    一切归于虚无。

    “杀了她!”

    “砰砰砰~”

    “啊啊~”

    不少人掉入深坑,土刺刮伤身体。

    “白犹你什么意思?”

    白犹一身白袍,权杖却是散发纯净的黑暗气息。他微微一笑,“这是混战,我想打谁就打谁。”语落,攻击已经朝糯米团子打过去。

    食人花再度钻出,将攻击一吞,不到一秒身体泛绿,瞬间凋零。

    糯米团子漫不经心瞥了他一眼。

    “对付暗牧,自然是得暗牧。”他笑容十分灿烂。

    那人一见,便是退开,目标转向其他机械时代的人。

    糯米团子朝抢夺旗帜的人群撒了一把绿色豆粒物,刹那间藤蔓满布,将敌人束缚。

    这时又一道攻击朝向她。

    糯米团子轻松避开,左手叉腰,不悦看着白犹。“想打?”

    “不想。”

    “那你做什么?”

    “噢~这个啊…呵呵。”笑得不怀好意。

    龙里走过来一把勒住白犹脖子,抬头看向糯米团子,嘿嘿笑道:“竟然会有人娶你这个丑八怪?”

    糯米团子挑眉,“手下败将还不过来给本女王舔鞋子。”

    龙里瞬间脸就黑了。

    “龙里你皮痒了让白犹给你挠挠不行么,非得来我这里摇尾巴。我现在没心情给你饶下巴呢~”

    白犹想,糯米团子存心惹事。

    于是龙里把他甩开,抽出权杖直接冲了过去。

    白犹左右晃了两下稳定身形,看着与龙里打在一起的糯米团子。

    “噢…这场面还真是让人怪怀念。”

    龙里一番轰炸,技能炫目,但是都是擦边而过,不过他早就知道,糯米团子也用不着走位,暗牧这职业,在强大装备和精准计算下,防守几乎完美。

    除非攻击者,意识与操作能在糯米团子之上,否则很难突破。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打得一点想法都没有啊。”

    龙里舔了一下嘴角,狂妄笑道:“我可不喜欢算计。打架就该打个痛快。”

    “所以你破绽才会那么多。”

    糯米团子眼眸一抬,地面一根藤蔓钻出,缠上其脚,直接束缚。龙里动不了,不过他却不慌神。

    这一刻,被束缚的龙里“噗”的一声,化为了稻草人。

    “糯米,我可是认真的。”

    耳畔响起低语。

    糯米团子权杖顶端闪烁光芒,回身一挥,一条黑暗鞭子甩出,龙里闪避,鞭子擦过脸颊,带出伤口。

    龙里带着笑意,摸着脸上的伤口,看着糯米团子。“你跟我打了五百多场,你的套路,还有谁比我更熟悉?”

    糯米团子微微蹙眉。

    龙里再次攻击上来,紧紧压制。

    龙里大概是唯一一个,将魔法师玩成了战士那样感觉的玩家。一旦认真,攻击频繁如雨点般,令人喘不过气来。

    “龙里,你认真的?”

    火焰擦过,糯米团子发丝落了几根,眼眸深深看着他。

    原本以为是玩笑,没想到会来真的。糯米团子抬手将发丝捋到耳后,看着龙里有几分疑惑。

    “提前恭喜你要结婚了。”龙里挑眉,大笑道:“所以为了找回场子,这次我可得带着胜利离开这里。以后,你就是永恒之城的会长夫人了,我可不敢随意动手,要是引起两个公会的误会那可不好。”

    他露出发现猎物眼神。

    糯米团子不禁发笑。

    “说得也是。那我就跟你玩玩吧~”

    龙里对于她这种说法表露出不悦,“玩儿?你可得后悔,这次我可是认真的。”

    糯米团子一笑。

    “你哪次跟我pk不是这样说的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