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7章
    林婉婉的沉默和不悦的表情,让严玲挑起了嘴角。

    “你跟她感情不是很好么。她这样做未免也太过分了。”

    林婉婉将手机放下,关上包。

    耳边是严玲带了几分同情的话语,脑中却是北溪之前所说的话,一直在脑海里浮现久久不消。她以为,只是北溪现在见到了她的蜕变,起了嫉妒的心理。可是现在想想,北溪比她做的更好,根本没必要出于其他目的来蒙骗她。

    她对吴霖的确存在好感。可是现在他对于自己的“朋友”实在太过热情。严玲这话说的是没有错,北溪就是故意的。

    如果为此不惜做到这种地步,林婉婉一时间却起了内疚的心。北溪要真的为了让她生气抢吴霖,这话根本说不过去。

    她想起之前那包间内,长相出众的男人不少。而能在那饭店吃饭,必定其中也是有极其优秀的。再加上…北溪似乎对钱,并没有太大的需求。

    去年时她就可以花几十万购买一套翡翠成品,今年自然也不会太差。林婉婉望着北溪,手指抓着包的背带,有些泛白。

    她是不是被之前的怒意冲昏了头?

    严玲看着林婉婉的一举一动,不动声色一笑,又道:“婉婉,你太善良了。如果是我,可不会同意让她一起来。目的性实在太强了,可惜我们公会这帮男人呐,看见长得好看的妹子,就忘记自己是谁了。”

    她早就看穿了北溪的目的,就是为了吴霖而来。或者也可以上,向林婉婉示威。那种时候了,还一个人在那里站着,说什么车不够坐,让她等着,这种话实在没有说服力。然而那帮男人就这么信了。

    吴霖估计是最开心的。因为那叫北溪的太符合他的胃口,清纯,高傲,他们都喜欢新鲜感有挑战性的,当然,也得是他们能把控的。

    严玲第一眼,就觉得那北溪不简单。想来,估计也是披着外皮的黑心蜘蛛了。如果能挑动林婉婉与她不和,或许这两人以后仇恨更深。严玲喜欢看女人为了吴霖互撕,因为到最后也都没什么好下场,吴霖还是会回到她身边,尽管是一时短暂的。

    林婉婉垂了垂眸,严玲伸出手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拍。“婉婉,你太善良反而容易被人欺负。这种时候,一定要强势一点知道么?别看吴霖那样,估计是认为是你的朋友,才那样热情的。”

    林婉婉抬头,轻声问道:“是这样么?”

    严玲点了点头,“他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

    林婉婉想起在公会呆的这么几个月。他们对她的好,慢慢浮上心头,特别是吴霖…一直对她照料有加,十分温柔。

    林婉婉其实对北溪的话还是有几分半信半疑,可是北溪做到这种地步的理由到底是为什么?

    她想不通。

    现在只能先看看,北溪到底有什么目的。

    “我觉得她没有恶意…”

    严玲失笑,带了几分怜惜。“傻姑娘啊,那还叫没有恶意么?你说她特意等在外面截我们是为了什么?她之前来寻你时,见吴霖的眼神就有些不对。”

    林婉婉看了严玲一眼,又低头道:“有这种事情么。”她都没有注意到。

    “你对她太没有警觉性。”严玲感慨了声,“也对,现在的人呐,表里不一的实在太多。你又怎么可能知道她心里想法。”

    林婉婉道:“玲姐,我觉得我朋友不是这样的人…”

    严玲拍拍她的头。

    “是不是,看看就知道了。”

    说完,起身走到交谈甚欢的两人旁边坐下。

    “你们在聊什么?也跟我们大家聊聊啊?”严玲坐下之后,友善的笑意一展,直接打断了两人的聊天。

    北溪也友善笑回去。

    “在说盛世里的职业哪个厉害。”

    她跟这男的还能聊什么?噢,其实整个过程都在旁敲侧击她的背景,年龄。北溪也给他透露了假的信息顺道还会不动声色转话题。至于他会不会向林婉婉确认,这点,北溪觉得估计他是没有机会了。

    看见她后,一路上就贴着上来,北溪虽然不喜,不过想着林婉婉那边,也只能忍忍。如果不是她老妈跟自己老妈关系匪浅,北溪还真的想当做没看见。任事态自由发展。

    “职业啊?那肯定是魔法师啊。”严玲很自然的插进了话题,其他女生看见后,原本也是极其不喜北溪,现在一看有了机会,于是也纷纷开口,其他男的也加入了讨论。

    徐倩原本就不喜欢林婉婉,现在又来了林婉婉一个朋友,才刚认识,就一直贴着吴霖,这让她很不爽。

    吴霖家里很有背景,游戏里出手大方,又长得帅。这样的人,就是现实里的白马王子,徐倩是倾慕他的,对人也温柔,简直是完美存在。

    但是围在他身边的蜜蜂太多,真的让人很讨厌。北溪这样的蜜蜂一出来,瞬间就让她觉得林婉婉实在好得太多了。

    吴霖对于众人的打断依旧露出温柔的笑容。虽然是全员加入讨论,但一直在找话题跟北溪交谈。

    聊着聊着,酒吧服务员端上了酒水和点心。这时话题在男朋友上。

    严玲拿了一拼啤酒,随后漫不经心问北溪,道:“北溪妹妹,有男朋友了么?”

    这女人年龄比她太,也十分自来熟。北溪之前说了年纪之后她就自然而然的叫上妹妹。虽然北溪不计较这种小事,不过被一堆廉价香水包围,坐在中间,胃里还是极其不舒服。

    “有了。”

    在不少期待的目光下,北溪淡淡说出了这两个字。

    林婉婉坐在一边手不禁抓紧背带。

    这时北溪目光与她相触,林婉婉心头一震,北溪不经意移开,同时拒绝了严玲递来的酒水。

    “不用了,我不喝酒。”

    严玲笑笑,“没关系的,现在你又不是高中生了。你就不想尝尝鲜?你们这些小女生啊,就是别扭。来,拿着,这么不给严姐面子的嘛。你看大家都人手一瓶。”

    “我好几瓶呢。”

    “哈哈哈,一起喝呗。”

    面对众人的“盛情”,北溪依旧拒绝。

    她似笑非笑道:“我男朋友不允许我在外面独自喝酒。”

    “哟,看不出来还挺听男朋友话啊。”徐倩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

    这人一副高冷的模样,没想到还有小白兔一面?

    北溪勾唇,“我喝酒了比较麻烦,他说会给他惹事,他讨厌麻烦,所以不让我碰酒。”

    吴霖挑眉。

    “这什么人啊。”

    严玲也道:“这种男朋友可就不贴心了。”

    吴霖说:“如果是我的话才不会管那么多,肯定把自己女朋友宠上天。”

    “是啊,咱们吴少最会宠人了。”其他人打趣。

    北溪淡淡一笑。

    “他也没有那么差。”

    徐倩想,估计是要面子才这么说。

    “赶紧换一个吧。”

    这么劝道。

    “我们只劝分不劝合。”

    “哈哈哈哈~”

    “真的不喝一点?”严玲问道。

    北溪摇摇头,还是拒绝。

    吴霖道:“你男朋友在市?”

    “没有。”

    “那不就得了。咱们来这里是寻乐子的,撇开平日的烦恼忧愁,开怀畅饮。他也没在,就算你醉了,不还是有我们,有婉婉么。”吴霖这时想到了林婉婉。

    “诶,婉婉那里不舒服么?”

    被突然喊到名字的林婉婉惊了一下,抬头看吴霖,“啊?”

    “小玲,这就是你不对了。”

    严玲与他对视一眼,“哎呀,是啊。我的错。”立马起身,拉着林婉婉,让她坐在了北溪旁边。“都怪我,顾着喝酒了。把婉婉朋友独占了。”

    林婉婉连连摆手,“没事的。北北也挺开心的。”

    “婉婉喝酒么?”

    严玲递给她酒。

    林婉婉明显犹豫,吴霖便道:“不想喝就不要喝了。”

    林婉婉一看他眼里的失落,立马道:“没,没有。”于是从严玲手上接过了酒水。

    吴霖一笑,“婉婉,少喝一点知道么。”

    这笑容,让林婉婉羞了脸。

    北溪抱着胸靠在了沙发上,心想:搞不懂者女人了。

    “喝其他么?我去给你要一杯。”

    吴霖还一直询问着北溪。

    “果汁吧。”

    吴霖立马起身,“我去给你点杯。”

    于是很快出了包房。

    北溪扭头看林婉婉,两人视线正好触碰上,林婉婉喝了一杯,没有接触过酒的她,现在脸已经开始微微泛红。

    北溪伸出手,压下了严玲递过来的一杯酒。“她再喝就醉了。”

    严玲笑道:“怕什么,大家就在。”

    北溪抿唇,眼神逐渐变了。“听不懂我说话么?”

    严玲呼吸一滞,笑容渐渐收敛。“好吧…”

    林婉婉低声对北溪道:“胃有点不太舒服。”

    严玲放下酒杯。

    “我去给你要点其他果汁。”

    于是也走了出去。

    北溪看着身边的林婉婉,这人实在太好骗,她要是不来,估计得被灌得不省人事,到时候人家想做什么,还不是轻而易举。

    电话响了起来,北溪拿出来看了一眼,没什么表情的放回了兜里。徐倩笑呵呵问道:“男朋友的短信?”

    北溪露出灿烂的笑容,回答道:“嗯,提醒我不要在酒吧乱喝东西。”略带深意。

    徐倩听不出什么,只是笑道:“看起来还是很贴心嘛。”

    北溪笑而不语。

    林婉婉在旁边沉默。她只是有几分醉,但还不至于太醉。北溪收到短信时,像是在故意拿给她看一般。

    林婉婉全看到了。

    哪里是什么男朋友的短信啊……

    过了一会儿,严玲走了进来,端了两杯果汁放在桌上。“吴霖他去给你药了,不知道你这么轻易醉。”

    林婉婉柔柔笑道:“没关系。”

    “喝点这个好受一些。”

    林婉婉点点头。“我等会儿,现在胃不太舒服。”

    严玲也不急,随后对其他人道:“外面开始放音乐了。”

    这时那人堆里一男人站起来,拍拍手。“走吧,我们跳舞去!”

    “婉婉,不去么?”

    “我不太舒服,不好意思…”

    “那你在这里休息一下吧。”

    “嗯。”

    严玲看向北溪,“你呢?”

    “我陪着婉婉吧。”北溪说着,拿起一杯果汁喝了一口。

    看着这里,严玲笑得很温柔。“那你陪着婉婉吧,我等会儿再给你们端点水果。”

    “谢谢玲姐。”

    “不碍事。”

    待严玲离开,北溪将嘴里的果汁吐了出来。

    随后将两杯果汁都倒入了一边的盆栽之中,北溪放在桌上。

    “北北。”

    林婉婉唤了声。北溪看向她,眼中疑惑。

    “为什么?”

    “林婉婉,你希望你妈伤心吗?”

    她不说话了。

    “我还是不信他们会做这种事情。”

    北溪坐在一边玩着手机,“那你可以在这里呆着,等他们,噢,不对,他回来。”

    “我走了。”

    北溪将手机放回兜里走向门边,林婉婉犹豫着,这时门却开了。

    严玲走了进来。

    “好点了么?”视线瞟了眼桌上的果汁杯。

    林婉婉仿佛是恶行被老师抓到了的小孩般,展现出了惊慌失措,露出明显的遮掩笑意。“没事了。”

    北溪在旁边静静看着。

    “这样啊。我就是担心婉婉你很难受,吴霖他已经快回来了。”

    “没关系的,玲姐你玩你的好了。”

    严玲笑笑。

    “要不要吃点水果,我现在去给你们端来。这里…”

    “我就不用了,现在准备回去了。”北溪打断她,淡淡一笑。

    “诶,现在?”

    北溪点头,“不晚了。”

    “那你朋友来接你?”

    “麻烦他们多不好意思,我打个车回去。”

    “哎呀,那让吴霖送你。他有车。”

    北溪迟疑了一下,“太麻烦了。”

    严玲露出严肃的表情,“你一个女孩子这个点打出租车,才不安全吧?你等等,我去给他打电话。”

    “那…麻烦了。”

    北溪点头。

    严玲将门关上。

    “他们根本没有你说的那么坏。”林婉婉这时道。

    现在想来,总感觉是北溪做戏给她看。

    北溪也不急于辩解。

    “这里是市呢。”

    林婉婉不解。

    北溪回头看她,“这个酒吧是一个叫的黑道势力掌管。像我们这种普通的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如果被强奸,杀了,就会跟没事一样,第二天也不会出现在报道上。”

    林婉婉一愣。

    北溪拉着门把手用力的弄了几下,门牢牢的锁上了。

    北溪靠着门,双手抱胸看着脸色苍白的林婉婉。

    “你说如果不是怕我跑掉,干什么锁上门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