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5章
    按高博易话来说,他就喜欢这么清纯可爱的妹子。林婕和唐言蹊都不是他的菜,亦舒太成熟,灵素的话可爱是可爱,不过跟会长一样,看起来太小。而后者,又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漠脸,要不是知道北溪性格,第一眼见时都会觉得太过高冷。

    他喜欢清纯的妹子,那什么林婉婉就正好符合。

    “会长,介绍认识一下嘛。”

    北溪道:“我不适合当媒人,牵线。”

    “如果你要追,直接过去问清楚不就好了。”唐言蹊说了一句后,微微顿了顿,又笑道:“不过博易大叔啊,不是我打击你。人家妹子估计都还看不上你。”

    “你可比人家大了好几岁。”

    “我还不至于像三十几岁吧。”

    “现在的姑娘都喜欢小鲜肉大帅哥。”灵素嘻嘻笑道。

    “包括你们?”高博易挑眉。

    “对啊。”

    几人哈哈一笑。

    高博易也不继续问北溪要林婉婉电话。他要真的有那份心,自己就直接上去问了。虽然难听了点,但的确也是事实。

    他也没什么帅气的长相,估计人家还真的不一定能看上。

    一群人调侃着他。

    几分钟后,服务员推着餐车陆续走入,为他们一一上菜。玩了一天,一行人确实饿了。

    “喝酒么?”王洛易这时开口。

    “有人开车呢。”林婕说道。

    “不开车的喝?”

    北溪道:“你们喝吧。女生就不要喝了。”

    周博易汗颜。

    “会长,我们不是坏蛋啊。”

    “没说你们是。只是毕竟不是熟地,再加上市晚上挺乱的。”

    唐言蹊点点头,“这的确是。”

    杨航也道:“市这边很杂,大家也都别喝了,下次要喝,也得到个安全的地方。”

    听着三人说话,周博易他们便纷纷作罢。牧然和林子他们反正是不同意喝酒。

    吃到一半,唐言蹊差不多有了饱意。过程里好像喝太多饮料,于是起身。

    “糖糖,干嘛去?”

    “厕所~”唐言蹊拿着包,推开椅子。

    “你知道厕所在哪儿?”林婕问。

    “不知道,不过外面有服务员,我去问问。”

    灵素连忙刨了口饭,然后抽张纸擦嘴。“等等,我也要去!”

    “你们两个可别迷路了,记住房间号!”高博易不由得提醒一声。旁边王洛易嗤笑道:“你当她们两个小学生呢。”

    “咱们组妹子都年轻啊,我总有一种自己是她们长辈的感觉。”高博易感慨。

    林婕不禁给他个白眼。

    “那周防不得是老祖宗了。”

    他们中周防年纪是目前最大的。

    “以后得关爱老人了~”

    “哈哈哈哈~”

    唐言蹊两人在服务员带领下来到厕所,道了声谢,两人进了厕所。

    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女人的笑声也逐渐清晰。

    “玲姐,今晚还有其他活动么?”

    从这声音听起来,说话人应该还很年轻才是。

    “嗯。”

    不冷不热的一声回应。

    “他们不是说等吃完饭去酒吧。”这女人的声音有几分成熟。

    “喝酒?”

    “嗯,差不多。”

    “嘿诶。”较为年轻的女人感慨了声,随后唐言蹊听见了拉拉链的声音,应该是打开了什么包。女人来厕所,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补妆。

    “我看吴哥对那女的挺上心的啊。”这时,那年轻的女人又开口。

    “谁?”女人语气里带了些许疑惑。

    年轻女人笑道:“还能有谁,公会里面那个叫林婉婉的。”

    林婉婉?

    厕所里的唐言蹊打开门的动作一顿,这时手机震动,她拿出来一看,是隔壁灵素发的消息。唐言蹊给她回了个“听听看”。

    “呵~”

    得到是一声冷笑。那声线较为成熟的女人说道:“他喜欢玩什么,你还不知道?”

    “可是那林婉婉还是个学生吧?似乎还是一个名牌大学的?”

    “他那人就喜欢这种水灵灵的小姑娘。又嫩又好骗,再加上是个名牌大学的,要是能把人弄到手,以后得意成什么样子。”

    “的确是好骗。”

    年轻的女人似乎想到什么不禁冷笑了声。“年轻啊,最经不起男人的花言巧语。再有点资本,哪个女人不会被玩得团团转。”

    “也算她倒霉,被那男人看上了。以后估计也只能栽在他手上。”

    “那林婉婉家家境不怎么好吧?”

    “好像是。”

    拉链拉关上的声音。

    “那人不就喜欢找这种。没什么背景最好不是么。反正也是玩腻了就扔掉的洋娃娃~”

    “我们要不要…”年轻女人有几分迟疑。“毕竟也还是个学生。”

    之后一阵沉默,却听较为成熟的女人语气凉凉的说道:“你要是不想死,就别插手管这件事情。”与其说是威胁,倒不如说是警告。

    那女人果然不再说话。

    之后两人踩着高跟鞋离开,而后厕所里冲刷的水声响起。两道门同时打开,一脸严肃的唐言蹊跟灵素走了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好像听见不得了的事情了。

    “吃这个,好吃。”

    林婕看着满满一碗菜,无奈跟林子道:“你是想撑死我是吧?”

    “多吃一点,你比上次瘦了。”

    林婕道:“瘦才好啊。”

    “不行,胖一点抱起来有肉感。”

    “我说你们两个,能别在这里卿卿我我么。一堆单身狗看着呐。”

    “还听着。”

    林子放下筷子,淡定道:“不看不听不就行了。”

    “这自动飘进我耳朵里,我不想听也听的见。”王洛易他们给他一个白眼。

    “那两人去半天都还没有回来,迷路了?”亦舒道。

    “我去找找。”杨航起身。

    牧然也准备起身,这时门打开,唐言蹊和灵素擦着手走进来,只是两人表情不太好。

    “怎么了?”林婕问。

    两人不禁对视,随后看向北溪。

    “北北,你那个朋友是叫林婉婉对吧?”

    北溪啃鸡腿的动作顿住,疑惑看她们。

    两人说这个干嘛?

    “刚刚我们在厕所…”

    两人将厕所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大概就这样。她呆的那个公会好像不太好,感觉跟着那帮人出去,有点危险。”

    王洛易他们不禁蹙眉。

    不是有点危险,而是已经处于危险之中。他们这帮人,其实也是在游戏里认识了很久,才对彼此有些了解。尽管现实里跟游戏里还是有些出入,但幸好大家都不是坏人。

    那林婉婉也不知道加入公会才多久,一个女孩子,也没什么其他朋友,就这么来参加什么络聚会,实在不安全。

    特别又是市。

    北溪放下鸡腿,从旁边抽出纸,擦了手,再擦了嘴边。慢条斯理的,看起来似乎一点都不担心。

    不过也就林婕知道,北溪现在超生气。一生气,反倒什么都不会说了。

    虽然北溪跟她没什么感情,不过两人母亲感情极好,北妈也算是把林婉婉当做半个女儿。要是林婉婉出事情,北妈和林妈那边估计会不好受吧。

    “那些人是什么公会的?”牧然问。

    灵素摇摇头,“不清楚。”

    “北北,她有说自己在什么公会?”

    周防无语,扶额淡淡道:“之前会长才知道她那位朋友在玩游戏。”

    “不管怎么样。”牧然开口。众人看向他,他没什么表情说道:“先把人喊过来,才是首要的。”

    北溪起身。

    “我跟你去。”林婕赶紧抽纸胡乱擦干净嘴边。

    北溪摇摇头。

    “我一个人就好了。”

    林婕不放心。

    后面牧然便道:“人多了反而会让怀疑吧?而且…”托着脸打趣道:“对面如果没什么跆拳道高手,估计也拦不下会长吧?”

    北溪瞥他一眼。

    “都呆在这里。”话落,拉开门走出去。

    肖旭对牧然说的话来了兴趣,“会长会打架?”

    “你问副会长。”

    肖旭立马用炙热的目光看林婕。

    林婕掐着旁边林子腰间的肉,笑吟吟对肖旭道:“会那么一点啦。”

    林子倒吸一口凉气。他也就不小心说漏嘴了而已…

    北溪记得之前林婉婉说在隔壁过去一点。

    包间门都是关着,她也不知道哪间有人哪间无人。这饭店包间的隔音效果很好,基本上听不出动静。

    走廊很安静,放着舒缓的古典音乐,灯光映出影子,北溪左右打量。

    一边的服务员见她这般,走上前低下头微笑道:“客人,需要帮忙么?”

    北溪对其一笑。“我想找我朋友,不过忘记她在哪个包间了。”

    如果没有意外,这些服务员应该一直呆在这外面。北溪对其中两位还是有些印象,上楼出了电梯之后,这些人就呆在这里。

    现在还在的话,估计也看见了林婉婉来找她。

    “之前来我包间找我的那位女士,就是我朋友。她走的有点急,忘记告诉我在哪个包厢。”北溪露出无害笑容。

    “请问有看见她去哪间包厢了么?”

    许是北溪笑得太过无害,又是气质不凡。那服务员微微一笑,“我记得好像是前面第四间。1082,您可以去看看。”

    北溪看了眼,随即对那服务员淡淡一笑。“谢谢了。”

    “不用客气。”

    “婉婉,等会儿去酒吧么?”

    林婉婉捧着果汁,听着身边男人一问,面露为难。“我得回家了,要不然我妈…”

    “不会吧?你都19,快20岁了吧?那么大个人,自己都不能选择自己的生活?”

    对面女人发出夸张的嘲笑声。

    林婉婉手不由得握紧杯子,吴霖看在眼里,淡淡说道:“香香,你过分了。婉婉只是不想让她妈妈担心罢了。”

    林婉婉抬头看他,吴霖见况,露出一笑,看起来十分阳光帅气。林婉婉红了脸,低下头。

    对面严玲看这画面,心里不由得冷笑,随后端起面前红酒,仰头一饮而尽。

    “不过大家好不容易出来聚一次。”吴霖抓着脸,“我还是挺想你多玩会儿。”看起来像是情窦初开的小子一般。

    其他人纷纷起哄。

    “咳,我没别的意思啊。我想大家也希望婉婉多玩一会儿吧。”

    其他人怎会不给他面子,一个个相劝。林婉婉本来就挺想去的,眼下更加犹豫不决。

    吴霖看她这样子,便知差不多了。

    “我让玲她们给你妈妈打个电话,如何?”

    “啊?”

    “告诉她,我们大家去附近商业广场。然后22点前就把你送回去。”

    “撒谎不太好吧…”

    “那你不想跟大家多玩会儿?”

    林婉婉显然是想的。她其实朋友不多,因为家里的缘故,一向有些自卑,很少去主动交朋友。许是气氛的缘故,林婉婉犹豫了再三。

    做出了决定。

    “好吧…那,那麻烦玲姐和大家了。”

    “不碍事。”对面婀娜性感的女人,露出和善亲切一笑。

    “咚咚咚”

    这时门响,有人起来开门。

    “婉婉,你朋友找。”

    林婉婉还在跟吴霖说着,听着这句话微微愣了下,随后反应过来。直到那门外人走进,林婉婉起身,灿烂一笑。

    “北北,怎么了?”

    吴霖看着走进的人,一眼惊讶,两眼便是惊艳。气质上佳,肌肤如雪,眼眸含星。细细打量后,很难移开视线。

    看起来虽然才十多岁,不过他偶尔会听林婉婉提起,关于与她同岁的那个叫北溪的朋友的事情。

    他喜欢的类型。

    林婉婉走到北溪面前。

    北溪穿过她,视线环顾,不经意一扫,却是令热闹的气氛瞬间降了下来。

    严玲浑身一颤,抓着椅子把手的手心冒出冷汗。

    有那么瞬间,仿佛被盯上了一般。

    再看去时,那少女看起来还是那么无害。长了一张娃娃脸。

    严玲眯眯眼。

    这人不简单。要说哪儿不简单,她也说不出来,只是靠直觉。

    “北北?”

    林婉婉可以说是毫无察觉。

    她比北溪还矮了些。

    “婉婉,我想起来有点事情忘记跟你说了。”

    “什么事情?”

    “出来说吧,那么多人听着,毕竟是秘密,不太好说出口。”北溪靠在门边,对着屋内众人一笑。

    “把人借出去一会儿,不碍事吧?”

    吴霖眼睛一亮,起身道:“当然。本来你们就是朋友,不碍事的。”

    北溪视线在他身上略做停留,仿佛刻意一般,随后收回视线,与林婉婉走了出去。

    吴霖压住内心兴奋。

    今晚,或许还有得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