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3章
    “臭小子,你那表情什么意思?”

    唐言蹊瞪着他。

    红蛟挠着脸,“我是惊讶你有点大…不不不。”见她表情一沉,连忙解释道:“我是说,你明明看着没有那么大,很年轻。”

    “噢?那你说多少岁?”

    “岁。看着可年轻了!”

    唐言蹊闻言笑吟吟道:“脑袋现在转得快啊,变圆滑了呀。”

    红蛟嘻嘻一笑。

    “啊,对了。我叫李正阳,嘻嘻~”说完,朝众人呲牙一笑,看起来傻里傻气的。

    “啊~”

    随着红蛟帽子被打落,伴随一声惊讶的呼声,后面几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她们眼前。只看一人胳膊搭在红蛟头顶,笑吟吟道:“臭小子,你眼睛倒是尖啊,我说怎么跑那么快。”

    说话者,少说有一米八的个子。着了件白t,下身是牛仔裤与球鞋。他留了一头干净利落的平头,青铜肤色加上俊朗五官,实在是极具独特的魅力。

    “浮世?”

    他一笑,笑容之中带了阳光的味道。北溪觉得,这是跟盛城不一样的味道。浮世的阳光笑容了,带着狂妄。

    所以看起来,刺眼异常。

    而盛城的大概是会让人被治愈的那种温暖。

    “看来还是很明显啊。可是怎么某个人蠢得根本认不出去。”

    指桑骂槐。

    “你说孔雀?”亦舒抿唇,嘴角不由得上挑。

    浮世绘收回手。

    糖糖一扫,疑惑道:“孔雀人呢?”

    几人纷纷看向后方,顺道让出一条路。打开的路,几个女生就看见尽头,那人直直站立。他穿着长裤板鞋,t恤加格子衫,头上白色鸭舌帽被他拉得很下,几乎遮住了面孔,落下一片阴影。

    瘦弱,不,应该是属于女生那种纤细。从露出的胳膊来看,真是比她们还要白。

    “孔雀?!”

    几人惊讶。

    浮世绘回头,语气有几分嘲笑。“喂,娘娘腔别遮了。”

    那人蓦地抬头,一双桃花眼狠狠瞪着他,眼中透着杀人的眼神。“闭嘴!你说谁娘娘腔?”咬牙切齿的意味极其浓厚。

    “不就是你么!”浮世绘挂着欠抽的笑意。

    唐言蹊看着孔雀那副模样,一时反应不过来。倒是灵素跑过去,一边惊叹,“孔雀,你长得是真的漂亮啊。”一边推着人走进大家圈子里。

    亦舒也是叹了声。“游戏里调低了百分之?还是?”

    “差不多。”孔雀闷声回答道。

    北溪打量孔雀那张漂亮到没有瑕疵的脸。也难怪游戏里,要把自己弄得花里胡哨。那样其实,别人就不会太注意他的长相。

    不过,孔雀着实让北溪震惊了一把。

    “孔雀,你带个假发,跟女生一样。”林婕说道,而后又疑惑道:“长成这样,游戏里何必把自己弄得那么怪异。”

    “我不喜欢别人讨论我长相。”孔雀抿唇,表情不太好。

    “别啊,我们没恶意。”旁边一人手臂搭他肩膀上,笑嘻嘻说道。

    随后发现众人都在看他,他摸着头,直起身体。“哟,我是一日。”

    一日的个子也挺高,而且看起来年纪少说,左右,还留着胡渣。长得也算端正,不至于跟猥琐扯上。

    这时,另一个戴眼镜的青年凑过来,“我是咒主!咱们组的女生都是美女啊!”

    咒主比游戏里,看起来要年轻。众人问了问他年龄,说是前几天刚好满岁。平日里也没有上班,做职业游戏者。

    其实传说组里,很多人都已经逐渐辞去工作,在游戏里以各种途径挣钱。他们都是在游戏里有一番作为的人,想要挣钱极其容易。

    圆舞是一个很俊秀的人。

    那么多人里,他穿得比较正式,一身西装,看起来比游戏里严肃不少,还戴了金色框架的眼镜。而且也是岁的“长辈”了。精英味很浓。

    至于另一个长相出众的男生,林婕咳了一声。“我男朋友。”

    众人露出我懂,我了解的眼神,充满打趣。

    “没想到你们会来。”

    灵素叹了一声。

    “听你们介绍完,感觉这地方不适合你们这些上了年纪又是老大爷们的人啊。”

    “灵素小姐,对我的年纪有什么问题么?”圆舞曲推推眼镜,表情没什么变化。

    伊芙被他这模样噎了一下。

    说实在,游戏里圆舞可不是这样子。难道真有游戏里才露本性的说法?

    “喂,大哥别这么严肃啊。”一日,也就是王洛易推着他。旁边咒主也道:“咱们都一年多的朋友了,游戏虽然说是游戏,可是感情不变啊。你现实跟其他人那套就别拿出来了。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要吓小妹妹。”

    “我有了好吧。”灵素黑线。

    “你这岁数,在我们看来的确小啊。”王洛易笑呵呵道。“而且还没有发育好…”

    “想死啊你!”

    这时牧然跟执酒从一边走过来。

    “聊什么呢?那么开心?”

    “说阿芙还没有发育……哎哟。”下面的话被一脚踢了回去。

    “活该。”唐唐笑道。

    “哇,唐大美女,你知道我这么多人,最诧异的就是你。”王洛易揉着腿,给她白眼。“瞧瞧这一副温柔的模样,平日里你怎么想的?动不动就上手?”

    “就你屁话多。”

    “还爆粗口!”王洛易颤着手指指她,“你长这模样,说出这种话不觉得可耻啊。浪费,浪费了啊。”

    “找打啊你!”

    林婕她们赶紧拉着,“喂喂喂,唐唐,你穿的裙子啊!”

    唐言蹊一愣,然后放下揍他的想法。“等上游戏你死定了。”

    “我说你们也别一直站在这外面,要玩就进去。”杨航无奈开口。

    “那咱进去吧。”

    “你们有票么?”灵素掏着包里,看着众人。她们可不知道这群人会来,当然也不可能准备他们的票。

    只看一堆人连忙甩出印有蓝色海豚图案的门票,呲牙笑道:“早就准备好了!”

    “走走走,开开心心玩一天。”

    事实上,伊芙担心的现实见面就会尴尬的情况并未出现。虽然多少会不一样,可是相处起来,大家还是游戏里的大家。

    相处了那么久,熟悉的感觉,很快让他们适应。尽管这才是某种意义上的第一次见面,但是,他们可不觉得陌生。

    “周防,不热啊。”

    周防,即是圆舞。

    他坐在长椅上埋着头不说话。咒主端着刚买来的甜筒,跨过长椅,低头一看。

    “我擦,热了就脱啊。”

    发现这人一头汗。

    虽然是五月天,但是h市出奇的热。再加上人来人往,周防太古板了,跟游戏里圆舞还是有几分不一样。估计是习惯了现实里这种精英做派…

    “不脱。”

    咒主看他这样子,把东西全放一边,朝自己手上吐了两口,然后摩拳擦掌看着他。“行啊,放不下来,我给你放。”

    一拉一扯。

    浮世绘走过,“你们干什么?”

    却见周防跟高博易扭在一起,在长椅上你拉我扯。

    “你脱不脱?”

    “滚!”

    “我给你脱!”

    “脱你妹!”

    浮世绘眯眯眼,“光天化日下,你们用不着这样吧。”

    “斯年,这边。”

    浮世绘听见不远处,灵素喊了孔雀一声。人群里,似乎极为不适应的傅斯年,闻声抬头,而后又极快拉低帽檐,朝着灵素他们而去。

    “这个,可爱不?”

    灵素拉着他弯腰,指着木板上挂着的不知什么品种的鱼挂坠。色彩搭配的很好,一眼看着就很亮眼。最主要的,是这次公园举办的周年活动的象征鱼。

    他点点头,看起来也很喜欢。

    “打中十枪,就能获得这个吊坠噢。”老板的声音从头顶传来。“这是周年限定款,也就这段时间在公园里弄得到。以后就不出这个挂坠了。”

    “十枪?”

    两人直起身,顺着老板所指,看见了几米远的泡沫板,板上装了不少各色的气球。老板拿起一把气步枪,“要不要试试?”

    在他看来,他们这些人的停驻就是生意上门。

    “多少钱打一次?”

    “块,让你打次。打破十个气球,就能得到吊坠。”

    “老板,块贵了吧?”旁边王洛易叼着烟,悠悠开口。

    老板笑眯眯道:“发能全部打中,就是一部游戏机。这生意不亏吧?”

    “什么游戏机?”

    “星光,最新款。”

    王洛易挑眉。

    “这如果能把气球都打破,就送现在最火的盛世游戏头盔一个。”

    “头盔啊~”林婕笑意很深。

    “想要打完那上面的气球也得一百多块呐。”

    “都说不亏了。你们要不要试试?”

    灵素嘟囔,“我只想要挂坠诶。”

    唐言蹊道:“那就试试吧。”

    “嗯。”灵素想要收集。

    “我这里有零钱。”

    “诶,怎么好意思让你们女生给。”王洛易拦下,直接掏出一百块强势塞给老板。随后看灵素她们,“打吧,”

    “哇哦,出手阔绰噢。”

    “别揶揄我,咱们这里有钱人很少?”

    唐言蹊耸耸肩,这倒是。

    灵素笑嘻嘻道:“谢谢洛易大哥啦。”

    拿起枪。

    “看我的。”

    一发打出,没想到子弹跟气球擦边而过。灵素也不气馁,继续开了几枪。五,六枪后,也就打中两发。

    “哎呀…”

    没想到等二十发打完,结果一半都没有中。

    灵素一脸郁闷。

    “蠢啊。”旁边唐唐感慨。

    “那你试试,我明明都瞄准了的!”

    她瞄的很准,结果打出去都是擦过要不然就是偏了很多。

    “我又不会这个。”

    老板手上拿着六十块,笑眯眯问道:“还要不要来一把?我看你成绩不错,也就差那么两三次。”

    “这老板睁眼说瞎话呢。”林婕低声跟林子说道。

    他笑了笑,“做生意的。”

    林婕撇撇嘴。

    傅斯年看灵素很郁闷,伸出手,“我试试。”

    才刚接过枪,就感觉耳边有东西擦过。“在干什么?”

    浮世绘的声音响起。

    傅斯年吓得退后,差点弄翻人家的展示柜。幸好旁边灵素拉了一把。

    “你有病吧,突然在人耳边说话。”

    浮世绘直起身体。撇嘴,不屑道:“瞧你这反应…”后面的话不说出来,他们也都能知道浮世绘想说什么。

    “这是干什么?”

    “打气球啊,那么明显。”

    “旭哥,会不会?”洛易称浮世绘哥,虽然明显带了玩笑意味。

    肖旭道:“这东西没意思。”

    “装吧你就。”

    傅斯年把枪放在柜子上,冷笑道。

    肖旭瞥他一眼,还没有说完,唐言蹊就兴奋喊了声北北。

    北溪被拉过来。

    她被亦舒去洗手间,才回来就不知道这人群人在做什么。

    等被拉到柜前,北溪从他们七嘴八舌的解释里算是明白了。

    灵素也是双手合十,眨巴眨巴的看着她。“北北,麻烦你了。”

    北溪拿着枪,垫了垫重量。而后抬眸看那充满笑意的老板。

    “头盔是最新版的?”

    他一愣,而后点点头。“这是当然得,老版式的现在可没什么人用了。”

    “打破所有气球就可以得到?”

    “自然。”老板挂着笑容,看起来并不担心自己摊位的奖品会不会被拿走。

    “这样啊…”北溪拿起枪,摆着射击姿势,不过又放下。“没感觉。”

    “北北啊~”灵素听她嘟囔,心得提起来。

    “说说而已。”视线一扫,六十个气球。一枪二十发么。

    北溪抬起枪,在众人颇为诧异的目光下,空射了一枪。那老板笑容更加灿烂,“客人看着点打,不要着急。”

    北溪看向老板,“你这枪,改动太大了。”

    随后在老板愕然下,抬枪。

    “砰砰砰”

    没有停下,一发,两发,三发…

    一发是运气,两发也可以是运气,可是第三发,四发…到第七发,老板不由得咽咽口水。枪枪命中。

    直到二十发打完。

    北溪扔掉枪,拿起另一把,微微抬高。

    继续射击。

    随着泡沫板上的气球一个接一个爆开,老板头上也开始冒冷汗,过往路人也纷纷停驻。

    “哇,好厉害啊。”

    “我的天,一个女生啊?”

    待六十个气球完全消失,北溪停下射击,放下气枪。

    “一百多块换个游戏头盔,的确很值。”

    “北北,厉害死了!”

    灵素直接扑上。

    四周的人都是一脸笑意,唯独那老板苍白着脸说不出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