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1章
    最后。

    一个回旋踢,手中的摩伽开出一道光束,贯穿那魔物的身体,带走了百分之三不到的血量。

    魔物轰然倒下,化作一团黑雾消散,留下几件物品。糯米团子看了看,虽然以他们现在的目光是瞧不上,不过总会有玩家用到。

    “北溪大大,我收了。”

    北溪枪支在手中一转,一把插入大腿边的枪套,一把维持第二形态背回后方。回头朝众人走来,同时也回答道:“你随意。公会的人不用这东西。”

    不上低端,但如果是给机械时代精英团的人用,倒是不具备条件,没法让大家发挥实力。

    “那…那个。”观光虎看着走近的北溪,虽然矮了自己一个头多,可是没法当成不存在的人。紧张到开始结巴。

    北溪倒是没什么想法,只是打量了一下,“你们是的人?”

    “啊?嗯。”观光虎反应慢了一拍。对于北溪跟自己话,有几分不敢置信,也多了不少激动于兴奋。“谢…谢谢,大神救了我们。”

    其他人表情也差不多跟他似的,因激动开始扭曲。

    这种场面也是见惯不惯了。

    到底是北溪,比起传组的人而言,行踪一向诡秘,玩家也很少遇见。再者,如今提起卡兰斯,其他国家的玩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北溪。

    可见北溪之名,在这个盛世里已经处于了何等地位。可不像传组那般轻易碰见,与之后者相比,北溪的威望在卡兰斯自然是最高的。

    “那么远跑到这里做任务,看来奖励果然丰富了。”北溪这话倒像是在自言自语。

    不过声音没有刻意压制,几人都可以听见。

    观光虎连忙搭话道:“基本上一个队伍的任务,来这里混两,都能升一级。”

    到了他们现在这种等级,一还能一级是什么概念?

    如果没有黑暗纪年,在这个水平,玩家越想升级难度越高。三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按照正常运行的情况,出现满级玩家至少是一年后,可惜现在进程提前,连北溪都不准什么时候会出现第一个满级,三转玩家。

    “这倒是基本的现象。”

    糯米团子拍着手走过来,“目前这边魔物的情况都让玩家很难对付了,装备没法上去,自然也只能让玩家等级先上去,要不然以后可就得全部去黑暗阵营当仆人了。”

    罗生门对观光虎他们道:“你们损失了人,战斗力削减,还是赶紧离开这里,想想其他办法做完任务吧。”

    “我们还有任务在身,所以不能多了。”

    观光虎连忙道:“真的感谢各位大神出手相救。以后如果有什么用得到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

    “一件事而已,用不着放心上。现在大家都是一个阵营的,伸个援手罢了,不必记挂。走吧~”

    北溪带头往前方继续前进。

    “各位,谢谢啦~”

    走出老远,还能听见后面那人一声吼。

    糯米团子不禁笑道:“这人还挺真诚的。”

    也不知道了几次谢谢。嘛,救命之恩,糯米团子倒是能够理解。

    西西的车夫是觉得那观光虎最后的话挺有意思的。也不看看救他的人是谁,要以后真的有啥事,就他那种级别的玩家,也帮不了什么忙啊。

    这般想着,倒是觉得可笑。

    这时前方两米的怀表兔子突然开口道:“他们装备是红莲变色的呢。”

    糯米团子把玩着手里的魔法球,侧头看她,眼中笑意加深,询问道:“你怎么知道?”

    她只知道红莲系列的装备有特定的图案,这系列的装备算是时下最火热的一套boss装。通俗一点,就是装备针对野外boss出的加成装备,市价很贵。

    拍下一套得要几十万。

    不过这游戏有钱人也不少,对于路人能穿上一套很牛逼的装备这事儿,早就司空见惯。这游戏想出名,还是得混竞技场,光有装备没有实力,也顶多虐菜。

    碰上真正的高手,装备也可不能形成压制。

    “红莲变色?”罗生门不解。

    怀表兔子诧异看他,“你不知道?”

    罗生门摇摇头。

    北溪笑道:“别看罗生这样一副很厉害的样子,他不懂的东西还有很多。特别是机械师之外的职业知识。完全是个白,兔子你在这方面应该能做他老师。”

    糯米团子不禁一手搭在北溪肩上,笑嘻嘻道:“你倒是变得爱笑了。”

    “是么?”

    “嗯。”糯米团子记得北溪以前脸上也不会出现很大的表情,总是一副很深沉的模样。

    心事重重。

    如今再见,是真的比以前爱笑了。对于陌生人,也可以轻松交谈。以前啊~

    糯米团子倒是有些怀念了。

    “时间过得还真快~”

    糯米团子嘀咕着,收回手。

    “弥,这条路过去还有多久是岩石地?”

    “大概走个一分钟。”

    糯米团子点点头。

    这会儿怀表兔子跟罗生门并肩走着,已经在向罗生解释何为变色红莲套装。几乎每一个职业都有对应的红莲六件套。

    除却主武器外,帽子,布衣或铠甲,腰带,手套,裤子,鞋子,六件同一系列下,触发自带的技能。

    武器没有特别要求,玩家自行搭配。这是目前比较火热的装备,可在战场,竞技场,或者副本刷出。

    而红莲变色,只有玩家砸染色剂才会出来。一瓶要两金币,颜色不同,装备一套技能也会发现改变。

    “最高级别的是紫色。刚刚那群玩家,有三个人套装刷到了接近紫色的靛青。加成很高,以他们等级加上那套装备,野外boss应该少有能够团灭他们的。”

    “看来还是魔物更厉害啊。”弥感慨道。

    “我觉得倒不是。”怀表兔子摇摇头,“他们是吃了未知存在的亏。”

    “什么意思?”

    “因为他们不知道那魔物要怎么打,而不是打不了。刚刚那魔物技能很怪,罗生攻击没用。像是打空气一样。这种魔物是第一次出现,任谁第一时间都反应不过来。”

    “好像是这么回事儿…”

    那,北溪是如何得知的。

    这一点,罗生门跟糯米团子都好奇。

    纷纷看北溪。

    “经验总结。”北溪了四个字。

    怀表兔子笑道:“原来如此呀。”

    西西的车夫他们不懂,但是作为知道北溪以前在图书馆呆了不少日子的糯米团子两人,倒是没什么疑惑了。

    “看来北溪会长,以前是遇见过这种类似的怪了。”怀表兔子眼中带着敬佩,“不过能第一时间判断出来,真是厉害。”

    “还好。以后你们遇见的东西多了,这方面也不用去考虑太多。”

    “马上到岩石地,这片区域被一堆挖地钻地的魔物占领了,所以走的时候要多加心。”糯米团子提醒道。

    这事儿还是在北溪上一次来了离开后第二就出现了。北溪还不清楚,最近几日阿佩拉斯变化的确大。

    北溪收了心思,注意力开始集中。

    一行人十几步后便踏出了林子,然后来到宽广的岩石区。

    这片区域可不像之前那样,充斥着玩家们的声音。倒是显得比之前安静,不过依旧还能听见玩家队伍的打斗声。

    地面上坑坑洼洼都,糯米团子提醒的声音时不时在耳边响起。

    “别踩坑,会爆炸,要不然就是掉下去。”

    弥也道:“爆炸还好,掉下去可就惨了。下面一堆魔物等着呢。”

    基本是跑不掉。

    “魔法灯范围还能扩大么?”

    怀表兔子摇摇头,“不行了。已经最大,附近魔气太浓郁,极限了。”

    又走了几步。

    “有声音。”

    罗生门出声。

    北溪也察觉到了,像是石头滚动的响声,逐渐逼近之中。

    但是感觉又不是那么真实。直到脚下地面有几分震动,反应过来时,几乎都是同一时间喊了一声。

    “散开!”

    罗生门抓着怀表兔子后带,糯米团子也是揪着弥两人领子退后。

    分散开来的瞬间,众人刚刚所站的位置,地面出现一个大坑,而后一只魔物钻了出来。

    四肢落地,头顶上的钻土机逐渐变。它移动着肥胖而椭圆的身体,眼露凶光,低声吐了一句魔语。

    随即猛地一跃,朝出现就看见的罗生门两人扑去。

    “这魔物体积变大了。”

    糯米团子心想才两没有来这地方,没想到魔物都变了样子。

    北溪看着罗生已经单手拿下武器,便断了出手的心思。

    魔物扑空,追着后退的两人而去。又一个跳跃要扑,没想到那肥大的身体卡在半空,众人细看,才发现左右两边存在着暗紫色的光轮,那魔物在半空蹬着短粗四肢,挣扎不开光轮束缚。

    罗生门一抬枪。

    第一枪,标记。枪身有红色符文一闪而过,北溪知道那是加爆头状态的技能。

    一道,两道…

    狙击手是打暴击的。距离越远自然伤害越高,罗生的暴击率,在各种加持下,绝对比微生墨可怕。

    下一枪打出。

    一颗孤零零的子弹射出,光速没入。

    “咻!”

    从头至尾贯穿,而后下一瞬间那还在挣扎的魔物身体碎裂,落下两件装备,几颗黑色石头。

    这一切不过三秒。

    糯米团子不禁拍手称赞。

    “厉害了罗生。”

    北溪也觉得他越来越妖孽了。幸好当初,他没有放弃,她也没有放弃。

    潜力这东西还真的是不清楚。

    “献丑了。”

    罗生门挠着脸颇为不好意思,谦虚如他。

    这若换成浮世他们,估计下巴一抬,早就得意洋洋了,夸夸其谈了。

    或许是因为北溪在场…

    怀表兔子这般想着。罗生门少有这副模样,至少在他们面前不会这般呢。

    怀表兔子望着他,一时入神。

    糯米团子收起装备,揽着北溪。“咱继续走。”

    距离目的地还有几百米,他们可要赶时间,时间越接近下午,魔物活动的越频繁。

    糯米团子回头对弥他们道:“你们可长个心眼儿,跟紧了。”

    “嗯。”

    糯米团子顺道一瞟,蓦地停顿。露出老母亲一般的笑容,“哎呀,罗生啊,你要抓我兔子到什么时候啊?”

    罗生门与怀表兔子都是一愣。

    两人皆是看着相握的手,脸一红,连忙放开。刚刚那情况下,没注意太多。

    “抱歉,忘记了。一直抓着你不好意思了。”罗生门赶紧道歉。

    怀表兔子摆摆手,“没关系。”

    “罗生你该不会喜欢我兔子吧?”

    北溪也是起了八卦之心,回头看着两人通红的脸。

    罗生门一接触到北溪的眼睛,顿了一下,红晕散去,看着糯米团子道:“我只是没注意到。”

    糯米团子揽着北溪挑眉看他,气场很足。“那你脸红什么劲儿?”

    罗生门道:“因为回神过来发现抓了女孩子的手。是都会害羞吧,难道糯米被帅哥抓着,不会脸红么?”

    “当然不会。”

    “骗人。”罗生门可不信。

    “我骗你干嘛。我又不花痴~你看浮世他们拉我,我有反应?”

    罗生门无声一叹,这能一样?

    看糯米完全被激起八卦之心,旁边北溪也一脸好奇。

    西西的车夫他们也是一双眼睛亮着。

    罗生门默了一下。

    “别这样。我只是把兔子当朋友,她也没有过喜欢我,这样强行绑在一起,会让人很困扰。”

    “而且,我有喜欢的人了。”

    望着北溪她们,眼神格外的认真。

    北溪不禁诧异。

    糯米团子也是一愣,随后道:“原来是这样啊~抱歉了,罗生。”

    至于喜欢的是谁这一点。

    糯米团子也不想问下去。罗生不想出来,再看他那认真的模样,眼中又带了复杂情绪,糯米团子觉得,罗生那份心情,应该是很珍贵的。

    怀表兔子被罗生门话时眼中的一闪而过的落寞刺到了心里。

    怀表兔子收回视线,看着前方。

    好像懂了些什么。

    有的人,已经在他的生命里刻下了弥足珍贵的印记,就算那个人已经不可能属于他。可是想要守护的心情,从未改变。

    怀表兔子露出一笑。

    “我也只是把罗生当做朋友,糯米你不要那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