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10章 阿佩拉斯之行
    “糖糖的徒弟?”

    棒棒糖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收了个徒弟?

    执酒与谁用手肘捅了捅宁缺,低声问道:“这事儿,你知道?”

    宁缺漫不经心的翻阅着论坛攻略,淡淡回答道:“还不算是。”

    “哈?”

    “喂,糖糖怎么回事啊?你都收徒了?怎么不带给我们看看啊?”

    棒棒糖收徒这事情还是让他们感到震惊,毕竟入组后的有那么一,他们还听见棒棒糖嚷嚷着绝对不会收徒,因为觉得特别的麻烦。

    没想到现在悄悄的就收了个徒弟?

    “叫兔子是吧?多少级?糖糖她在什么地方啊?”

    “秋裤,跟你一样是兔子。”一剑钟情朝着旁边的秋裤揶揄道。“不过你是忘记秋裤的兔子,哈哈哈。”

    冷兔忘穿秋裤囧了一脸。

    柠檬先生不禁丢个白眼出来,“你不是,不收徒弟么。”

    棒棒糖扭过头冷哼声道:“想法总会变的,我想收就收,不想就不想。”

    “好吧,那你总得带回来让我们瞅瞅啊。”

    红蛟也兴奋道:“多少级啊?要是需要人帮忙带任务,我推荐我自己。”

    众人看起来很热情。

    筱裳看着这情况也是不由得一叹,真是区别对待啊…当时阿笑来的时候,可没有见这群人那么兴奋主动。

    一日就是一的一句“美女”,倒是让这群狼兴奋起来。

    宁缺放下跷着的腿,起身拍拍长袍。“你们没必要那么兴奋,现在还不是她的徒弟。”

    “啥?”

    圆舞曲挑眉,这法有意思,什么叫还不是?

    虽然有点狂妄自大,不过一到他们传组的人要收徒弟,大概大部分的玩家都不会拒绝吧。

    卡兰斯第一神牧要收徒弟,光是冲着这名头,谁回拒绝呢?

    “为啥?”咒主不解。

    “因为现在还没有到期限。”棒棒糖撇嘴,脸上表情有几分复杂。

    “听不懂⊙﹏⊙”一剑钟情挠着头,搞不懂现在是什么情况,他们得太模糊了。

    宁缺淡淡一笑,“糖糖跟人打赌抢徒弟。一个月为期,凭本事争人。最后就看那玩家怎么选。”

    “架子那么大?难道很有潜力培养?”

    圆舞曲倒是吃惊。

    兵王也是默默点头,心中想法跟圆舞曲一样。不过他们倒是好奇,谁敢跟棒棒糖抢人。

    “哈,谁敢跟我们这暴力牧师抢人啊,活得不耐烦了呀。”柠檬先生哈哈大笑,打趣着。

    棒棒糖双手一抱,看着柠檬道:“那柠檬叔你可得帮我把她修理一番,跟我抢徒弟真的很讨厌呢。要能帮我把徒弟抢过来,我们公会可就又多一个大美女了”

    柠檬先生立马站起来,拍拍胸脯。“包在我的身上。”

    “哇,我喜欢,美女。”

    “吧,是谁?我现在就去帮你修理。”柠檬开始撸袖子,旁边红蛟他们跟着瞎起哄。执酒与谁跟一日就是一他们在旁边看好戏。

    筱裳都还没有听棒棒糖提过自己有在跟其他人抢徒弟这一事儿,不过看棒棒糖脸上的表情,似乎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

    “她啊,她在阿佩拉斯。”

    “那不就是个城市么,是个新手城啊。”圆舞曲抱着胳膊诧异道。他还是知道那地方的,最近很多任务都是被派去那边。阿佩拉斯的魔物比较强,也只有等级达到一百二十的玩家才能接取,圆舞曲接过几次。

    不过实在,那里除了外来玩家,在本地的玩家,高手没有几个。

    黑涩城少有的主动开口道:“游戏里高手很多。低调行事的也不少。”

    “这倒是。”

    “哼,能有我们厉害嘛。你直接叫什么名字,我过去杀了。”柠檬先生一拍桌子,得狂妄霸气。

    棒棒糖觉得好笑。

    “噢~她啊,叫糯米团子。”棒棒糖似笑非笑地看着柠檬一下子变黑的脸。“柠檬叔,你得话算话。”

    筱裳一听到这话不由得笑出声。

    还以为是那个高人敢跟他们国家第一牧师抢人,看来还的确是真的有些本事的。

    这下柠檬先生不出话,过了一会儿才干巴巴的笑道:“别,刚刚我可不知道自己了什么。”

    “哈哈哈~”执酒与谁跟一日就是一大声嘲笑起来。“看把你怂的。”

    柠檬先生瞪着旁边看好戏的一群人,“你们早知道了干什么不?”

    耍他们很好玩嘛?

    不过以他们的德行,估计还真的觉得好玩。

    柠檬先生嘟囔着,摆着一张臭脸跑到角落开始画圈圈。

    “诶,你可放心,刚刚那些话我就不添油加醋的跟糯米。”

    “我会原封不动的告诉她的。”棒棒糖笑得灿烂。

    柠檬先生直接石化。

    想当初糯米团子虽然爱闹腾,吵闹了一点,跟个女娃一样整嘻嘻哈哈的,可是技术却在一一的成长,然后有一,从平凡逐渐走向王者地位。

    离开机械时代的时候,糯米团子除了微生墨跟宁缺还没有虐过,其他人可都在她手里吃过亏。

    打过平手的只有孔雀和浮世两人。

    那个时候技术,实话来讲,糯米团子距离成神的地位只有一步之遥,如果不离开机械时代,竞技赛的前十必定有她一席之位。

    如今糯米团子从格兰林那边回到卡兰斯,尽管还没有回到公会,不过实力是被值得期待的。

    以前就已经崭露头角,现在完全成长起来的她,估计连公会几个大头都难以撼动吧。

    “糯米是在那边帮忙守城?”咒主问道。

    之前棒棒糖他们回来时有提及过。

    这事儿也不好现在张扬出去,于是便没有对公会里其他人起。

    “现在罗生也在那边。”圆舞曲。

    “糯米技术怎样了?”

    “以后见到打一场不就知道。”

    圆舞曲去任务时见了一面,糯米团子一身控制,伤害叠加后的爆炸威力十分可怕。不过为了给其他人惊喜,圆舞曲还是帮她保密,这次也便不开口了。

    “糖糖,那让你跟糯米抢的那个人,是很潜力的?”

    筱裳倒是关注一点。

    棒棒糖歪头想了一下,众人看这样,不禁汗颜。怕不是因为糯米要收,然后激了棒棒糖,结果这货就跟着抢了?

    要是棒棒糖,这种事情也不是不会发生,偶尔蠢起来,倒是让人觉得可怕。

    “你怕不是都不知道人家有什么潜力吧…”执酒与谁抽着嘴角。

    “真蠢。”

    浮世绘托着脸,漫不经心的了句。

    棒棒糖鼓了鼓腮帮子,辩解道:“谁我不知道?我只是在想怎么形容。”

    “借口。”

    挽扇想起怀表兔子,其实心情也跟棒棒糖一样复杂。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去…

    “你就,有没有阿笑那样有悟性和潜力吧?”

    棒棒糖看着众人。

    “她很厉害呢。”

    北溪他们入了树林,道路更加漆黑,魔法灯被魔气压制的只能照出两米范围的场景。四周不知道从何处传来野兽般的低吼声,若近若远。

    一路上遇见的魔物都会主动扑过来,只要玩家出现在视野之中,再远也会追上来。现在还是接近安全区较近的区域。

    在他们周围几码远,或者更远,偶尔会有圣洁光芒极快的闪过,然后玩家与魔物打斗升和谈话声交织,让这恐怖的气氛也缓了不少。

    一路向北行走。

    中途上遇见不少队伍,穿过浓郁的魔雾,突然就会遇到其他玩家的队伍,双方第一时间都会被彼此吓一跳,之后也就是打个找回各自前行。

    这漆黑的区域之中,也会出现因为对这调查不够,而差点死在这里的玩家,北溪他们在树林走了百米后就遇见了这么一批玩家,于是便出手搭救了一下。

    让他们差点全军覆没的是一只突然跳出的高级魔物。

    在他们岌岌可危时北溪一个爆头贯穿,直接将仇恨拉着自己身上。

    糯米团子看着怀表兔子三人在治疗的四个玩家,装备看得出是一百二十五级的红莲系列装。

    队长是个魔法师,其他三人有一个牧师,战士一个射手。

    这阵容搭配可不正规。

    普通队伍来这里做任务,再如何也得有两个战士和两个牧师。这可是基本搭配。

    “我们失去了一个战士和牧师。如果不是你们,估计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他们队长起身,看着糯米团子等人面露感激。“真的很谢谢你们!”

    糯米团子不禁沉默。

    牺牲者,在这时期并不少见。

    “为什么不审视好自己队伍的实力,再接取任务。”罗生门看着那队长。“因为高额奖励而迷了心智来到这里的玩家比比皆是,你们这样,不是在等于间接害了自己的同伴么?盲目自信,是会害死不少人。”

    仔细一打量,才发现这话的男人竟是传组的罗生门。有些不悦的情绪,也压了下去。

    “我们经常来这里做任务,原本魔物还没有那么难对付。”观光虎蹙眉,“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有点难打。今这魔物怪死了,所以一个没反应,就死了两个人。”

    “怪么?”糯米团子觉得不都一个样。

    “你们打得都是去安全区那边的魔物吧?”后面的牧师开口。“最近这里靠近神庙区域的有一部分魔物变得很奇怪,感觉很难打,它们技能太诡异,让人防不胜防。”

    “心~”

    怀表兔子一把将身边的扑倒在地,这一刻,一团人影落在原本所站的地方。

    瞬间距离被拉近,众人吓了一跳。

    罗生门第一时间取下武器一个基础攻击横扫过去。武器穿透飘在半空的人影,基本没有造成伤害。

    倒是这玩意儿露出一条黑鞭直接抽向兔子他们。就在触及一刻,一道藤蔓从地面迅速钻出,瞬息间壮大到三米粗壮,挡下攻击。

    怀表兔子跟西西的车夫赶紧起来。

    几人还来不及松口气,“砰!”

    没想到藤蔓应声而碎,绿色在破裂间枯萎凋零。糯米团子若有所思,手中的权杖闪烁紫色光芒。

    正准备一个技能,没想到那魔物影子散去,隐入黑雾之中,一个眨眼,便已经落在那等人身后。

    “心!”

    罗生门抬枪,光束子弹射出,穿过那身影,却没有阻止,也没有造成伤害。

    “这魔物…”

    “兔子,给我个力量加持。”

    怀表兔子一个激灵,寻找声音转身,只看北溪迅速奔跑,然后猛地一跃,空中踏步。

    一下,两下…

    怀表兔子表情一正,在北溪又一个跳跃间,技能甩出。

    却是甩过了头。

    西西的车夫一囧。但是很快,在光团即将落地时,北溪高度降下,脚尖触碰那瞬间,身上萦绕红色光芒,这时又一个踏步落在观光虎等人身后。

    抬腿一踢,与魔物触碰一刻,脚面闪烁红光,有那么一秒的停顿。

    “砰”

    竟是出现了一道力量红圈,而那飘忽不定的人影竟被踢了出去。北溪提枪追击,极快追上,一个跳跃,抬脚,然后猛地踢下。

    那魔物被打出了真身,头顶出现昏迷表情。北溪趁机上了一个猎者标记。

    “盾和力量加持不要停。”

    北溪没有回头,用着不冷不热的语调道。

    “北北可真厉害。”糯米团子在后面没有想出手的冲动,罗生门也将武器放回身后。

    “砰砰砰”

    近距离与中距。

    是双枪手的领域,双枪手灵活性高,有了战斗的机械手套,也可近身肉搏。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完美的职业。

    不过现在,糯米团子他们可不这样认为。

    距离是硬伤。以前是机械师研究得不多,玩家们概念也模糊。

    现在研究透彻后,优势跟弱势早就一清二楚。

    如果是跟其他输出pk,拉开距离打,不让近身,基本上就能磨死双枪的玩家。战士是被克的很厉害的。

    不过这也不是绝对。

    职业相克这设定所存在的意义,估计就是等着有一部分玩家来打破它吧。

    魔物的确变得不同寻常。

    大概跟深渊之门有些关系,头跟罗生也就这几没来这片区域,没想到倒是变化挺大。

    不过就算这样,也不足以让他们认真。

    北溪用了两分钟就解决了一只高级魔物。

    观光虎他们已经呆滞。

    大概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见北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