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3章 夺取
    拖累?

    虽这话是过分了一些,可是眼下这种情况,让他们离开也是为了他们好。速度跟不上巫师都攻击速度,只有死路一条。现在已经不看防御,不看攻击。速度!

    唯有移动速度和灵活性才能在巫师攻击下生存。

    传组的人也渐渐意识到这一点,尽管不想承认,但是…

    一日就是一带着战士退离战斗区域。

    他们这些战士,并没有走敏战的。因为作为精英团的成员,几乎都是在练重甲。在一个队伍里担任着主t,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给团队扛伤害,所以不需要速度。

    如今面对巫师,等级和防御差地别,他们呆在这里只是拖后腿。

    战士玩家全数退出,一部分牧师也渐渐退出战场。

    从径入口望着平原,三分之二的空被巫师的魔法阵笼罩,雷击已经落下数十道。他们能看见几十人在那雷电包围圈内夹缝存生。

    巫师大部分的仇恨基本是聚集在北溪身上,所以其他人较为轻松,他们只需要躲避开攻击就有余地为北溪上状态或者打出技能,给巫师造成微弱的影响。

    北溪炮枪已经完全恢复成第一阶段的手枪,两手持枪下,移动速度提高百分之三十,灵活性更高。单手炮枪,单手手枪时,攻击力提高,子弹减少。而形态转变,双枪融合时,具有强大的爆发性并且暴击率大幅度提高,但是移动速度会降低,不过不会降低太多。

    双枪手的二转形态跟机枪手是不一样的,机枪手越到后期,武器越重,伤害越高,等于无法移动的人型炮台。一个大招其实就能秒掉数百敌人。

    而双枪手的融合模式,转化出的魔导炮重量因机械师的机械手套来定,若是机械手套承受的重量比枪械高,那么玩家并不感觉到沉重。

    双枪是灵活性的职业,因此就算是举着一个大炮,也能灵活跑动,在战场上尽情收割。

    但是速度跟基本的双枪模式相比,还是显得慢了一点。

    双手持枪状态下北溪速度提高到极致,相对的伤害会有所降低,不过她也并没有准备去杀巫师。

    就算是属性再降,她还是打不出伤害。

    久酒现在是他们队伍里等级最高的人,跟满级虽然织差十个等级,但是差距却极其明显。

    玩家就算满级了也不可能打赢巫师。

    一百五十级不等于就是满级,只有达到一百五十级,并三转之后才算是真正的成为了满级。

    可以开启无尽模式,挑战深渊,龙岛,空…那时候就有虚无套装之类的神级套装。

    每一个资料片都有贯穿全场的一个标志性npc。在黑暗纪年里,巫师则是象征着一个时代。

    进程的过快,让巫师提前降临。虽一群人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巫师的频繁攻击还是让众人吃力。

    数十牧师,奶不住北溪。

    北溪凭着走位避开太多的攻击,只是轻轻擦过手臂,就能直接带去北溪百分之七十的血量。

    他们才刚奶回去,巫师的技能又带走。从五分钟前开始拉仇恨,北溪色的血量就没有满过。

    巫师一直处于上空,这让盗贼很难打,只能掏出弓弩上毒,或者其他药剂来试着阻碍巫师。

    “还有多久?”

    “二十四分钟。”挽扇吞了一瓶蓝,避开雷击,往北溪身上扔一个吸收伤害的护盾。

    二十四分钟。

    筱裳吸了吸鼻子,肯定扛不过去。巫师技能甩得不多,这大范围的雷击已经持续了几分钟。

    估计等会儿巫师得换个花样。

    “江南姐,他们不会有事吧?”

    江南墨画心中是不悦的,不过还是用微笑去安抚其他人。“不用担心,他们有分寸的。”

    “北溪会长是真的厉害啊。”

    虽是在靠着牧师治疗,可是本身没有点技术和走位操作,以巫师一招秒的本事也不可能靠牧师一直活到这个时候。

    “那是肯定。”妖娆单手叉着腰,对于北溪她还是服气的。没那本事,怎么能称霸竞技场。

    江南墨画背对着众人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传组…她其实很讨厌听到别人把时时挂在嘴上。

    他们永恒之城一个老牌的巨头公会,结果现在是跟着一个新晋没有多久的公会行事,还处处受制。

    不过她对传组里的人的实力还是认同的,虽然她跟北溪等人不太合得来,这其中跟某个女人也有些联系。但是她可不会因此去否定人家的实力技术。

    “希望老大悠着点。”

    他们会长永恒荣耀,作为唯一的双手剑轻战系战士,还在里面跟着帮忙。也不知道会不会出问题。

    “我们要相信荣耀。”

    江南墨画着,又叹了一声。“要是这个时候我们能够派上用场就好了。”

    众人也跟着无声一叹。

    这样站着真的没办法啊。旁边一日就是一等人也是颇为无奈。这种情况,他们除了看着,还真的没法伸出援助之手啊。

    “才过去七分钟。”

    流心那边让他们坚持,可是谁能知道还可以坚持多久。

    “巫师大人是怎么了?”

    黑捺跟伽罗等人站在峡谷入口看着一直追着人类打的巫师颇为不理解。他们费尽心思开启黑暗之门,召唤大人出来可不是只为了杀人类啊?

    而且怎么一直杀不死??

    黑捺对巫师大人的能力产生了质疑。伽罗轻轻“啧”了一声。扭头看着身侧的一只高级魔物,“你,去提醒大人我们的任务。”魔物全部献祭了,黑暗之门现在处于暂时休眠之中,需要一点时间才能恢复。在这段时间内,没有其他魔物能够成为支撑巫师继续呆在这里的力量。

    他们需要抓紧时间。

    那魔物露出胆怯的模样,“大人,这个不好吧。”去提醒巫师大人该做何事,不就等于是在不满他现在的行为。他们可不能对巫师的决策指手画脚。那是只仅低于君王的大人啊。

    伽罗冷笑一声,“那你成为下一只献祭的魔物如何?”

    那魔物不禁抖了抖,“我立马去。”

    “黑捺,联系到泽亚了么?”

    黑捺摇摇头,“使魔并没有发现泽亚的行踪。”

    伽罗便不再话了。

    另一边,流心赶到径路口。

    “现在情况怎么样?”

    一日就是一他们纷纷回头,颇为欣喜。“你没事吧?”

    流心摇摇头。“没事。”

    咒主拉着流心,连忙询问道:“红蛟呢?”他回来之后还没有来得及参战无可奈何下只能退到这里。结果回神过来,才发现至始至终都没有看见红蛟的影子。

    “诶?他没有回来?”流心表示诧异。不就带个怪,他到底干什么?

    “联系他了么?”

    咒主道:“他没有回。”

    “这家伙……”一日就是一哭笑不得,“该不会自己跑其他地方玩去了吧?”

    众人默,谁知道呢?

    流心叹了声,这时召唤出机械兽。“他交给你们了,我现在得去执行任务。”

    一日就是一叫住她,“有把握么?没把握就别去了,万一……”

    出事了呢?

    流心握拳对着他们,“我有方法,不用担心。不过我需要人帮忙这倒是真的。”

    “我去。”

    “我去。”

    一堆人喊起来。这种事情,机械时代的人反而最不会退缩。

    流心心中一暖,但还是拒绝。“你们也不要冒这个险了。我去那边,会长已经有安排了。”

    “这样啊…”咒主觉得遗憾。

    他们还真的是完全派不上用场啊。

    “那心一点。”

    流心跟众人道别,迅速带着一只机械兽跑了过去。因为那机械兽全身萦绕白色的光芒,看来是增幅自身状态的辅助型机械兽。

    “会长!”

    流心跑到攻击范围圈子之中,这时巫师早已经换个了范围技能,黑暗的球体充斥着整片场地。

    大大,形状不一。

    “阿心,不要碰那些黑球。”

    流光第一个出声。

    前方球体迅速从她这边转动过去,下方出现红色的圈体,流心连忙加速撤退,球体自身边划过,撞向其他人,众人赶紧闪避。这时其他球体纷纷在魔法阵范围里朝不同方向运转。

    交叉错过,遍布全场,自带着雷光,火焰,寒冰…

    以北溪他们的经验,这些球体估计一接触就会爆炸,下方那红色圈子估计是用于范围探测。而黑球表面的元素,应该是带着其他作用。

    “不要逞强,实在不行就退。”

    北溪朝着流心喊了一嗓子,随后扭头跟微生墨眼神一对,用不着明也知彼此想法。微生墨收起弓弩,一个瞬闪落在北溪身边,用力握了握手,低语:“你也不要逞强。”

    语落,人已如风般消散。流心上了状态,带着牧师给的盾越过巫师。

    这时正好与那峡谷之中跑来的魔物迎面碰上,微生墨二话不直接冲上去,瞬间拉开一百米距离。

    流心一顿,身侧转动一轮齿轮形状的魔法阵,宛若幽灵一般的机械兽跃出。

    “幽灵化。”

    贝博漂浮着在流心身边转动,每转一圈,就是一部分身体消失。直至流心完全没有了身影。

    我是星光微微一挑眉头。

    隐身技?

    流心提高速度迅速跑动,越过跟微生墨打在一起的魔物,直径奔向峡谷。

    “该死,那些人类怎么回事。”伽罗蹙眉,看了看黑暗之门,最终对黑捺道:“你去帮卡洛夫杀死那个人类。”

    黑捺沉默点头,走出峡谷直奔战斗处。

    这时流心与其擦肩而过,然而黑捺完全没有反应。

    微生墨看到这一幕微微讶异。

    无线隐身技?

    但是很快,就在流心要穿过伽罗时,伽罗猛地一回身,对着流心方向直接一个黑球。

    幸好流心早有预料,一个翻身避开,身影显现。

    看来并不是像盗贼那样,气息不是一直可以隐藏。

    的幽灵化,是将机械师隐藏,但是具有时间性,只有二十秒。而在这个过程之中,机械师也无法攻击。

    但是有一个比较逆的,是在这个状态下,所有攻击无效化。

    流心只是时间到了才显出了身影,其实就算伽罗发现了她并且攻击了,也只是被无效的。

    这是一种防御技。

    在这个过程里,可用于补充蓝值或者血量。但是唯独不可以攻击!

    流心是计算好时间的。

    所以被伽罗打出一刻,手从腰包迅速掏出三颗红球对着伽罗及三只高级魔物扔去。伽罗反手,黑气化为利刃直接将球体斩成两半。

    “儿科的东西。”

    “是么?”

    流心挑眉露出一笑。

    只看那些被斩破的球体之中,极快冒出了烟雾,红色烟雾迅速包围场地,流心将防风镜一戴。

    “雕虫技!”伽罗不屑于烟雾,正准备去抓住流心,身体想动,却发现僵硬了无法动弹。

    “不好意思,这可是带有硬化状态的烟雾。无视你身上任何状态,硬化三秒噢~”

    魔气也无法削减这个状态。

    流心跑上台阶掏出十字剑往黑暗之门上狠狠一扔。

    “咔咔咔!”

    碎裂声不断响起,魔法石应声落下,流心伸手刚接住,犹感后方一道杀意。

    猛地回身,“飞比!”

    “砰!”

    机械兽瞬间出现,也在瞬间死亡。受到余波,流心整个人飞了出去,血量还是打掉了百分之七十。

    伽罗一个瞬移,落在她前面,俯视着,手中开始聚集黑暗能量。“人类,胆敢在我面前放肆。”

    流心心想,完了,得死?!

    下一秒瞳孔一缩,黑影在面前闪过,伽罗被打飞了出去。

    流心赶紧爬起来,微生墨身影浮现,对她道:“走。”

    流心握着魔法石,脚下踩着魔法阵极快奔跑。

    “拦住她!”家里吼了声,那几只魔物立马扑上去。

    然而血色光芒连闪,一瞬间静止后。

    “砰砰砰”

    相继砸落在地。

    男人踏出阴影,双手握着不同匕刃,单薄的身形,犹如巍峨的高山,令人难以翻越。

    巫师感应到黑暗之门力量的消失,知道为一己私欲坏了大事。低头看着下方的数人脸色更加难堪。

    于是抬起手中权杖,身上的铃铛开始响动,黑袍纷飞,空出现了异象。

    众人心中开始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