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2章 巫师
    “等…”流心不敢置信,“可是还没有到时间啊。”

    明明还有三分钟?!怎么可能提前降临。流心蹙眉,刚想质问,又突然想到后方还有咒主在。诺伊尔的身份不能暴露,让太多人知道,这是她答应过的事情。

    于是回身走到咒主跟前,低声了几句,只见咒主表情大变,立即离开。

    诺伊尔不用询问,也知道流心跟咒主了什么。

    待咒主的背影消失在视野,流心回身看着诺伊尔,一脸不悦。

    “解释一下吧,让我们白费了那么多力气,是为什么?你们公司策划的资料片,连你们自己都无法掌控任务进度和过程么?”

    诺伊尔苍白着脸,“我不负责这块。因为盛世是靠着智脑运作,策划人员只需要把方案输入系统之中,由智脑监控,运行游戏便行。但是一开始为了内容多样化,不只会在一个任务上只做出一种方案。游戏npc,智商不低于人类。”

    因为本身创作他们的人工智能,就是有很强的辨识功能,甚至比普通人类都要聪明数倍。

    游戏npc是活在这个世界里的“人”,一种方案里,会有无数种应对各种人为变化的任务走向。无论何种,所看的都是智力npc的抉择。

    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也是那些npc经过一番思考后做出的另一种方案,而也许这种行为就存在于当初被策划好的方案之中。

    诺伊尔可不想自己的奖金就这样没有了。“你等等,我去问问。”

    流心诧异的看着他走到一边,看起来是在通话。

    双手叉腰,仰一叹。

    真的是服气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有时间等着她联系?也不知道那边怎样了。流心很担心。刚刚发过去的消息,现在还没有人回她。

    巫师降临,除了逃,别无选择。

    一分钟后流心都开始神游外太空,诺伊尔大步走来,脸上带着几分欣喜。“还有办法补救。”

    流心猛地回神,拉着他的胳膊,“快点。”

    “我先把这些魔法石毁掉。”

    流心退开,讷讷道:“巫师都已经降临,毁掉有什么用处啊,不觉得多此一举?”

    诺伊尔将魔法石一一销毁后,抬眸看她便道:“如果不销毁,等其他黑暗之门自动恢复,巫师力量会得到增加。”

    流心不理解。

    诺伊尔解释道:“黑暗之门修复之后会再度传送魔物过来,而那些魔物会成为祭品。因为巫师不是实体直接过来,而是意识实体化。”

    “什么意思?”

    “虽然是满级**oss,但只是意识实体化,属性会削百分之三十,并且受到影响,如果在短时间内没有更多的魔力提供给他能量,他的力量也会开始一点一点下降。你们还有机会!我的这个任务本身目的,只是保下兽人部落,阻止巫师降临跟杀掉巫师是一个道理。”

    都是在保护兽人部落。

    流心蹙眉,“就算属性削减,满级就是满级,那是谁也无法跨过的鸿沟。我们玩家,现在没有人能够跟巫师正面打。”

    上一次,遭受巫师追杀,他们已经很深刻的领悟到巫师的厉害。按理,当时那个巫师,估计也是属性被削减了,并且不是实体越过黑暗之门。

    以现在的黑暗之门,仍旧无法让巫师安全通行,那么估计上次那巫师也是通过召唤,来到他们卡兰斯。

    但是召唤术本身就有时限,到了时限就需要离开。

    “为什么不尝试一下?”诺伊尔着急道。“现在巫师初临,力量还没有完全传输过来,还有机会。”

    流心抿唇,“我虽然也想大家能够打败巫师。可是满级boss,就算差五个等级也没法打。我们这些玩家才二转,而那巫师,已经是顶级属性,至少也是需要玩家三转后才能打得存在,我得没错吧?”

    诺伊尔张嘴,却不知道该些什么。揉着眉心,颇为焦虑。“不管如何,只需要牵制住巫师三十分钟就够了。牵制住他,不让他去攻打兽人部落,你们再去偷偷毁掉那剩下的黑暗之门,没有魔力提供,召唤条件不满足下,空上那个魔法阵会自动消失,巫师也只能被迫离开。”

    “牵制?”

    “只要黑暗之门再次传送魔兵出来,一只魔兵也能为他提供存在数秒的时间。虽然是满级,但并不是没有可打性。而且那边强行启动献祭,伽罗将所有魔物全部投入之中,除了他和几只高级魔物存活便再无魔物。最重要的一点,伽罗因为没有等待黑暗之门完全开启状态,而借助门的力量开启召唤的门扉,如今那道黑暗之门十分脆弱。只需要一击,普通的一击,无论是否具备神圣力量都可以粉碎!只要抢到魔法石,这场仗还有希望!”

    诺伊尔抓着流心的肩膀,“你们不能就这样放弃。”

    流心咬了咬唇,“风险太大。”

    无论巫师有多弱,满级就是满级,属性比他们高了很多倍,削减了也还是多。更何况又是属于后期的一只**oss,怎么可能是现在玩家可以撼动的。

    “如果不去冒险,怎么可能成功?我会给你道具,只要一击,那黑暗之门就会粉碎!”

    “我…需要问问会长…”

    诺伊尔看着她,“如果我是北溪,大概会同意。”

    流心沉默。

    没有回应他,而是开始给北溪发消息。不过五秒,那边很快回复了。

    “怎么样?”

    流心沉重的一叹,随后抬头看他。“你得对,会长她会答应。”

    而且是毫不犹豫的。

    诺伊尔松了口气。若是巫师成功灭了兽人部落,之后的进程他们就没法控制,到时这游戏很多地方都需要改动。那不仅是一个大工程,也会牵扯很多事情。

    诺伊尔向她发布任务。

    叮,任务更新。

    ,该任务更新,请及时查看任务内容,与npc进行对话。

    流心点开,任务成了。

    诺伊尔伸出手,手心上空一团银色的光闪烁,随后光芒成圈一点一点消散,一把巧的十字剑立于掌心上,缓慢转动。

    “这东西,你只需要靠近黑暗之门十码,触发技能,百分之百能够破坏。”

    流心接过,看向他。“我怎么接近黑暗之门?”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那边还有魔物看守,她不可能正大光明的走进去。其他人都在牵制巫师的话,也不可能腾出人手帮她。

    她一个人打领主和高级魔物?

    再者这也不是重点,如果目的被发现,那魔物肯定会想办法保护黑暗之门。流心看这个十字剑的技能是一次性的,只要触发了,如果没有打到黑暗之门上,那就等于浪费了。

    所以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极其重要。

    但问题是,流心想不出办法。

    诺伊尔抓着头发,露出懊恼,他没有想到这个问题。流心捧着十字剑静静看他,“其实,实在不行,我从空直接飞过去,从上面攻击也行。”流心笑笑,“我自己想个办法。那我走了,等我好消息。”

    诺伊尔一把拉住她,“你觉得魔物眼睛瞎么?”

    飞过去?

    巫师都还在。

    诺伊尔盯着她看了数十秒,“奖励,我嫌给你。”

    “啊?”

    “虽然违反了规定,不过我只能偷偷动用一下权利。”诺伊尔抬手,面前出现一道蓝色界面,流心看不到上面的字,但是也明白这人是在调动着什么。

    瞥了一眼好奇的流心,诺伊尔便点下了确认键。

    叮,你获得任务奖励

    叮,你获得任务奖励

    叮,你获得经验81316

    “这些是什么?”

    “奖励。这次任务的。”

    流心惊讶,“可是我还没有去…万一失败了呢?”

    “你放心,还是能够收回的。”诺伊尔一笑,“你需要这些。”

    流心沉默了几秒,看向他,“那我走了。”

    “嗯,我在这里等你回来交任务。”

    “那你等着吧,我绝对会带着好消息回来!”

    “加油啊~”

    走出三米远,流心由回头,抬起铭刻着契约的手背,笑吟吟望着他。“等我回来提交任务,你顺道也把这东西解除了吧。要不然感觉自己像是成了魔物一样,不太舒服。”

    诺伊尔点点头,“好。”

    此时在巫师降临的平原上,早已经空无一人。

    北溪让兽人部落的玩家们全数退回兽人部落。由于雪原里通往冷月谷的路存在魔化的雪原骑士,以兽人玩家的能力无法打败,眼下只能让他们回到兽人部落,往已经安全的其他方向退。

    虽然过去是一片荒野,距离下一个种族至少有几千公里的距离。没有补给,也没有传送阵,可是至少他们还能够活下去,等待救援。

    雪原现在已经不安全。

    魔物退回这里的时候留了一手,在各主要的路上派都都安插了一队骑士。之前是因为有传组的人,加上人多力量大,才秒了一队骑士。

    现在没有高输出,玩家们也找不到规律,能不能打过去是不知道,也没有机会尝试,现在退回兽人部落往其他方向跑,兴许还有活着的可能。

    “你们有没有感受到震动?”

    青离停下奔跑,看向身侧的众人。

    “会不会北溪他们那边已经跟巫师打起来了?”青麟道。

    青离摇摇头,蹙着眉头。“感觉是雪原里的震动。”语落,脚下地面晃动。

    青离看向众人。

    “好像是诶…”

    “别管了,赶紧跑吧。”亦娇娇焦急,“赶紧跑要紧。”

    “就这样离开好么?”

    “我们回去了也只是拖后腿。你觉得自己能对巫师造成伤害么?”

    青麟默。

    他们对领主都造成不了什么伤害,谈什么巫师?

    “不要白费了他们的一番苦心。现在必须赶回去服npc撤离。家园没有还可以重建,但我可不想以后成为人类阵营这边仅有的为数不多的兽人玩家。”

    亦娇娇道。

    他们除了不给添麻烦,唯一能做的就是保下兽人族。

    “我们走!”

    青离一咬牙,一声令下带着众人迅速奔跑起来。

    这个时刻,北溪他们的确跟巫师打上了。

    与其打,不如单方面的逃。只不过是拉着仇恨的逃。

    那巫师一出现,第一眼看见北溪就直接忆起了之前的时候。

    “又是你这个人类!”

    话一开,二话不追着北溪就是狂放技能。北溪没法打出伤害,只能走位带着在平原上又滚又跑又扑,各种躲避方式用上,加上数百牧师竭尽全力的加血,以及其他人的阻碍,勉勉强强拉住了巫师。

    “这样不行。”狸猫当下开口。

    北溪血量无法稳定,低于百分之二十,狸猫看着都觉得危险。微生墨已经上去帮忙,两人默契替换,分担了北溪的伤害,但是却给牧师他们提高了难度。只要他们慢一秒,北溪跟微生墨,随时都能死在巫师手下!

    “北北,跑图!”挽扇大喊一声。

    之前借助各种地势,勉强躲过了巫师的很多攻击,现在一片空地,什么都没有,只要巫师一个范围技能,他们这在几十米开外的人也得遭殃。

    北溪倒是想。

    巫师一个雷击落下,这是一个连续技。北溪翻身避开,雷电在地面滚动紧追身后,北溪绕圈躲避,不敢松懈。

    巫师浮在空握着黑色的权杖操控着雷电,脚踏赤色魔法阵,那雷击便是从魔法阵之中打出,但翻魔法阵笼罩之所,即是其攻击范围。

    一道雷击兴许不够,于是巫师连忙唤出第二道,第三道…传组众人也站不住了,因为雷击的对象不再只是北溪。

    “心。”

    执酒与谁拉着一日退。

    一日就是一颤着牙,“这妹的我都不敢举盾挡。”

    他们战士可不灵活。

    “战士全部退出去!”

    永恒荣耀也扭头看着江南墨画等人,“你们也都退,不要待这里!”

    “这…”

    “别这哪儿的,赶紧走,别在这种时候拖累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