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5章
    强烈推荐:

    “北溪他们在想什么?”

    青离在北溪他们撤离之后就已经没法理解北溪所想。明明可以乘胜追击,结果却又撤了回来。

    之前看似在白热化,实则上也是北溪他们没有拿出真正实力。尽管弄不懂北溪的想法,青离他们现在也只能跟着行动。

    “她应该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只管跟着便是!”亦娇娇对于北溪是服气。

    技术,才智,不跟他们摆架子,有什么直接什么,白了,正是因为人家无所顾虑,才会那般没有藏着掖着的对人。而这些,都是因为她很厉害。

    亦娇娇少有服气的人,但是对于北溪,很佩服她勇气。黑暗纪年,玩家们都在想着自己,又怎会还有闲空去关心他人死活。

    像北溪他们这种无所畏惧,不远千里跑来帮忙兽人部落的玩家,亦娇娇觉得没什么可以去挑刺的。

    若有任何不满,反倒是他们这边有问题了。

    蓝鳞在他们中间,给众人甩出状态。听闻青离一问,目光透过重重人群,落在魔物群里肆意跃动的少女,张狂,无所畏惧的姿态,令人仰望。

    “她在等。”

    众人看向蓝鳞,随后继续理身边蹿动的魔物。

    “等一个绝佳的时机,让魔物一败涂地。”

    随着抵御时间又过了五分钟。玩家们开始察觉到了这一波的异常。

    按照以往的经验,npc不可能呆得太久。但是随着大军再度回到城门,抵御了将近十分钟,玩家们开始察觉,这一波的不同寻常。

    npc在听北溪指挥!

    往前,npc是自主战斗,他们出来时头顶会有一个血条。当血条上的血量低于百分之四十时,npc便会回到城中。下一波出来时,血条必定是满的。

    所以在血条未满时,npc绝对不会出现。而恢复,没有规律可寻。白了,想不想出来,都是看他们的心情。一般来都是在他们玩家顶不住的时候跑出来,帮忙打个十分钟到十五分钟,就会离开。

    但是如今,有的npc就算血量低于四十也没有离开。并且他们都是拉出了阵型,帮玩家扛着伤害。

    可怕的是,机械时代的牧师到关键时刻,一个治疗光团扔过去,那些残血的npc便在慢慢恢复血量。

    玩家能够给npc提供辅助的情况并不是没有。玩家们心里清楚,想必是得到了合作,有联系的情况下,牧师才能进行治疗。

    一个治疗光团便瞬间恢复npc战士的血量,玩家们正惊异于机械时代牧师的强大,这时前方魔物群突然向两边拉开,一条大道对着玩家开了出来。

    那两边魔物一只接一只低下了头,弯下了身体。

    气氛在瞬间变了。

    场面寂静,玩家们一头雾水。

    却看空血色魔法阵蓦地铺开,光柱落下,血的光点萦绕,“轰”地一声,一道身影重重落在地面。

    而后一把长剑从那光柱之中斩出,锋利的轨迹带走光柱,那魔物终现模样。

    巨剑是暗紫色的,约有两米,剑身左右有锋利刀刃展开,剑柄以恶魔面孔为形,两道锋利的角,黑面上两颗红色宝石像极了眼睛。下方有一道孔,闪烁黑色光芒。

    那魔物,身后两翼稀薄透明,翼上两角,相对于头顶后方,霸气异常。魔物青面獠牙,身躯壮硕,两手缠绕黑色晶体,晶体冒着紫色焰火,趋于暗色。

    后方一条长尾落在地面。

    他眼睛冒着黑光。

    一出场,便令这地寂静。

    直至他举剑对准北溪他们所在,北溪喝了一声,惊醒震惊的玩家们。

    “打断他!”

    话音落。

    那炫酷的巨剑前端一道紫光闪烁,而后魔物双手握剑,对着玩家们所在就要斩下。

    突地一道黑影闪现,迎着正面一掠而过,匕首在额头上带出冷冽的轨迹。魔物动作一顿,但只是两秒,不过于传组的人来,足矣!

    迅速包围过去。

    “把领主四周的魔物清理了,拉出安全的战斗范围!”

    北溪迅速下令。

    指挥着兽人npc直接扑来。

    一千名兽人npc战士,扑进领主四周的魔群,一个横扫,一个践踏,便是带走一群。随着魔物攻击尽数落在战士身上,而后方牧师的治疗又紧跟而上。

    至于领主,攻击早在传组一人接一人的技能下,化为虚无。

    任何boss的技能,都是可以打断的!

    在经历了几次系统更新之后,盛世里的boss不再让玩家感到困扰,因为它们的技能开始被允许打断。只要玩家能够看准时机准确的见缝插针,无论什么boss,攻击都可以被玩家打断而无法使用,哪怕是领主魔物也不例外。

    但是,这种操作对于玩家的技术以及观察力要求很高。准确来,boss的确变得容易打了,可是仅仅是对讲究技术的玩家而言。

    “领主…”

    “北溪他们真是已经习惯了打领主。”青麟不由得感慨。

    许是打得太多,如此准确的切断了那魔物的技能,实在让人震惊。

    “真是厉害!”王战眼中尽是敬佩。

    “她可是冠军。没有这点实力,还真的不过去了。”

    兽人玩家们,虽然与机械时代的人不是在同一个种族里,也没有碰见。对于这群人的认知,仅限于在官论坛上获取。

    作为卡兰斯热门大神玩家,常常被众人乐道。

    除却比赛,真正面对面,近距离观看他们战斗的玩家却很少。更不用,跟着他们并肩作战,亲眼看传组的人虐杀一只领主级别魔物。

    原本这领主出场极其牛逼,让不少玩家担心了一番,没想到,帅不过一分钟。传组的人一围上去,北溪全程把控仇恨,微生墨伤害惊破际,其他传组的大神也几乎不逊色两人。

    特别是我是星光。

    这低调的男人在此次竞技赛里作为黑马打出了名声,被众人所知。但由于是新人,威望自然不比老一辈的传组。

    只是现在,在传组之中,唯独他,伤害与微生墨,北溪几近持平。

    狸猫不由得多看了我是星光一眼。

    就算是她,也很少见这人出手。除了竞技赛以外,我是星光基本不再战斗。最近活得跟不存在公会一样,跟她也不怎么话。

    不过若是狸猫主动去找人,还是会搭理一下,而后继续埋头干着自己的事情。

    之前对于这人态度颇为不满,狸猫便耍了性子。两人似乎都有一个星期没有话交谈了。

    这人就跟没事人一样。

    狸猫便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自作多情了,于是现在关系倒是比往常僵硬。

    北溪对于我是星光的伤害数值并没有表现得太过诧异。

    原本就是金子,只是习惯把自己藏于沙砾之中。一旦露出本来面目,自是能惊艳不少人。

    诺伊尔望着战场情况,见传组仅凭数人,便将弗洛压制,露出欣慰一笑。这任务,果然能完成。

    现在距离巫师出现,还剩下40分钟。

    诺伊尔不知道北溪在玩什么战术,不过看情况,的确是激起了这边魔族的怒气。

    “诺伊尔,别在那边看了,伽罗大人让我们过去。”

    黑捺在远处吼了一声。

    诺伊尔收起笑容,回身时,手背上的契约微微闪烁。

    流心原本在等待北溪他们的命令。不想手上契约图案开始发出黑光,她感受到了一丝灼热,但很快消除。

    而这时,系统提示她有消息。

    诺伊尔:高级魔物已经全数进入备战状态,巡逻的只有中级魔物。只要有契约,结界不会对你有任何束缚。我不太建议你一个人逃出去,如果可以还是等待你公会的人救援。记住,一定要拿到魔法石。

    流心一下来了精神。

    原本想问问他具体情况,发现她没有回复功能。看来只有诺伊尔那边有。

    低头看着自己手背上的契约图案,流心眉头微微一皱,再抬眼看向门帘。

    她作为机械时代精英团成员,可不是那种只坐着等死什么也不干的白兔。

    披上斗篷,流心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迎面走来一队巡逻兵,一看流心连忙冲过来将其拦住。

    “ζδνξ!”

    魔语:站住!

    “xtΔΘζγ。”

    魔语:你是什么东西?

    黑色斗篷,除了没法隐身,可以隐匿玩家名字,个子,以及气息。

    它们分不出流心是什么,因为人类的气息已经被遮掩。但是披着黑色斗篷形迹可疑,魔物自然不可能放走。

    作为一个不懂魔语的人类玩家,流心可没有时间和心思去猜测它们在什么。

    抬起手臂,五只魔物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不过很快就想上前将这黑色斗篷的怪物擒住。

    不过…

    “砰!”

    斗篷张扬,唯有那酷炫的金属蓝色手套露出,抓着一只魔物的头颅直接砸于地面。其它魔物低骂着扑上来,手中的长矛刺向流心。

    这时她敏捷避开,抬腿一踢,顺势一个转身,斗篷扬起弧度,她利落从大腿两侧抽出自己的武器。

    双枪通体晶莹,枪身上带着雪花标志,随着流心射出子弹,雪花特效则在枪管处出现。

    “砰砰砰。”

    一颗子弹,一具尸体。

    没有太高的难度。若是连中级魔物都收拾不了,她还真的好不意思称自己是机械时代的精英副队。

    “搞定。”

    拍拍手,心想自己也不能太过张扬。

    于是迅速逃离,一路尽量避开巡逻兵。但是正如诺伊尔所,巡逻兵增多,她除非找到地方躲着,否则只要走一段路都能遇见一队兵。

    流心没有多做犹豫,直接上去就是秒。若是没有被发现便直接离开,若是发现只能在瞬间秒杀,否则魔物一旦通知上面的人,流心会给诺伊尔带去很大的添麻烦。

    虽迟早要背叛,只是也要看时机。而明显,现在还不是。

    还有半个时,巫师降临。

    伽罗对于让巫师降临来亲自收拾兽人部落这件事十分抵触。可以,耗到现在还没有将兽人部落拿下,他觉得自己的部下实在太让人失望。

    “这种事若都需要大人亲自降临,吾等如后要如何统一这片大陆?”

    而此时传来,弗洛败北,被人类斩杀的消息。

    帐篷里数魔物几乎都是沉默了许多。

    最后泽亚站出。

    “伽罗大人,我想是我们太过仁慈了。没必要再犹豫什么,我的使魔进入了兽人部落打探了一番,他们的先知,早已陷入沉睡。”

    如此耗到这个时候,不过也是畏惧先知之力。

    伽罗眯眯眼,“可是真的?”

    “是的。只是那地方有着封印,我的使魔没法打破那强大的封印,所以无法杀死先知。只是我知道,现在就是机会。”

    伽罗在上座想了许久。

    “先让黑魔军去试试。”

    诺伊尔走出,半跪于地,手放于胸口,低下头尊敬道:“诺伊尔领命,定不负伽罗大人所望。”

    “可别丢脸黑魔军的脸面啊,诺伊尔。”泽亚在旁边无害的笑着。

    诺伊尔起身,面无表情。

    “黑魔军容不得任何人质疑。”

    语落,转身离开。

    随着领主被北溪等人击杀,魔物那边开始退了。

    这场面让玩家们感到惊讶。打了那么多场,第一次看见,魔物自动退离。

    一时间,两方军队隔开了两百米。遥遥相望。

    这时,魔物那边上空一团黑气迅速凝集,以铺盖地的气势,迅速掩盖了整片空。原本见亮的色,蓦地黯淡下来。

    黑夜降临。

    而魔物那边,鼓声震动。

    沉重的步伐汇集,形成了一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气势如虹的朝他们这边而来。黑暗之中,北溪他们又能看见什么?

    百米之地,皆是一片漆黑。

    正因为漆黑,让玩家们无所适从,遵从内心最原始的对未知的恐惧,人心开始动摇了,士气也开始散了。

    “北北。”狸猫不禁担忧。

    这是开始了吧?

    魔物那边也来认真的了。

    北溪一笑,“不碍事。让玩家们退后五十米。”

    狸猫看着她云淡轻风的一笑,隐隐的不安也散去。

    没有什么可以让他们惧怕的,因为有北溪在。

    “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