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4章
    “你以为传级任务那么容易完成的?要是能一个星期就收集完这一千碎片,这大陆的光明早就结束了。。 ”

    吾茗平野干笑两声,“现在收集多少块了?”

    ‘女’人伸出手比了个数。吾茗平野为她感到开心,“哎呀,这不是可以嘛。都10块,这任务迟早能完成。”

    ‘女’人一听,没好气道:“十块你头,是一块。本来任务指引我去寻找‘精’灵,原本已经找到他的踪迹,没料道他会蠢到被抓住送到黑市,我还只能假装被魔物抓住,戴上枷锁。正想‘交’谈牵出任务,那帮人却找到了。任务也不得不中断……”

    吾茗平野默了默,连忙嬉笑着安慰道:“不急,这传级任务哪有那么好做的,你对吧?只要那‘精’灵不死,以后不是有的机会?”

    “嗯,他是没死。不过现在在机械时代里。”

    吾茗平野默了默,又笑着安慰到道:“没事,总不可能一直待在那里面吧?趁着他离开的时候,你再…”

    他在脖子抹了一刀。

    ‘女’人扶额,“你觉得我能‘弄’死一只有着‘精’灵王族血脉的‘精’灵npc?之前他被抓处于虚弱状态,的确是一次机会。但是我不可能真的一刀直接‘弄’了他,‘精’灵怎么可能随身带着黑暗君主的碎片?杀了他没有用,只能通过接近,得到隐藏碎片的地点。”

    之前的大战,人类于各个种族拼尽了种族的一切力量,将黑暗魔物送回深渊,而黑暗君主被与圣使大战两败俱伤,不得不以灵魂力量将其他魔族战士安全保下,为此灵魂之力干竭,最终一刻,破裂成一千碎片,洒落在这大陆上的角落。

    残破的身躯也在魔物们逃走时带走了一部分。如今随着魔物再度入侵,前一个星期,魔主身躯已经全数收回。

    现在便差了魔物君主的灵魂碎片。

    “那‘精’灵心高气傲的,我进去一都没上几句话。到后面,没想到机械时代的人会出现…”

    后来她才知道,以机械时代为首的,各个公会发起了夺回城市的行动。玩家们大肆出现,她知道,不能再进行任务。

    以防暴‘露’。

    只能装作是被抓进来的一个可怜的玩家。在他们注意力放在其他异族上时,趁机还得给自己套上了一个神圣枷锁。

    因为她本身就是趋于黑暗的稀有种族,所以并没有引起怀疑。

    也因为她身份特殊,具备隐匿气息的能力,才能够跟着入不列城。

    但是那里面的神圣气息太过充裕,她呆着迟早也会暴‘露’身份,于是原本打算亲眼见见北溪,后来也把这事情撇开,离开了不列城。

    “他们没发现你吧?”

    吾茗平野没想到在此之前,她已经跟传组有过‘交’集。

    “你觉得我和你一样蠢?”‘女’人拉着他的脸,笑眯眯道。

    “不一样,怎么可能喜欢上我,你对吧?”

    “我想给你一脚,可不可以?”

    吾茗平野头一歪倒在‘女’人肩膀上,嗅着体香,委屈道:“柔柔,我满身都是伤呐,疼死我了啊。你都不安慰安慰我。”

    ‘女’人十分嫌弃,肩膀一动表达自己的不悦,随后退后,抬手把人下巴钳制住,笑‘吟’‘吟’道:“自己蠢死的,你对我撒娇也没用。谁让你那么笨,被北溪他们发现了。”

    “咳咳,这是意外。我是完全没有想到,北溪他们会猜出我是玩家…所以掉以轻心了。”

    “他们从一开始就发现你是玩家了?”‘女’人眉头轻轻一蹙,随后像是想开了。“传组的人一向很‘精’明。”

    吾茗平野收起打闹的心思。

    今是他看低了机械时代,同时也没想到玩家的身份暴‘露’。是他的愚蠢和过失。

    不过好再,没有将她的身份暴‘露’。

    “以后再面对面,得多加心。我们现在跟他们阵营不同,按照你的任务,往后的日子不可能成为朋友。”吾茗平野拨‘弄’着她的发丝,没有了之前嬉笑的语气。

    ‘女’人抬眸,笑盈盈道:“谁不能了?”

    “我可没一辈子。”吾茗平野嘴角一勾,“只是现在立场分明,不觉得跟北溪那帮人作对一下,‘挺’有意思么?”

    趁着有足够理由,好好为难一下他们。

    “这么来,倒是有意思啊~”

    思索几秒,许是想到了有意思的事情,‘女’人轻笑起来,随即拍拍他的肩膀,“决定了,我要当这边的老大。”

    “什么老大?”

    “当然是黑暗阵营这边一手遮的老大了。吾茗,你得辅助我。”

    男人宠溺一笑,“那是,的必当誓死相随。”

    “嗯,有前途。”‘女’人拍拍他的‘胸’膛,视线落在他破损的衣服上,“这次这些npc估计是拿不下兽人部落了,我们也别在这里呆着,回深渊,先把你被惩罚的等级刷回来。”

    “听你的,第五‘女’王。”

    两人笑呵呵的牵手离开。

    待两人离开,三十米远的雪原径里,流心跟诺伊尔走出。

    “那两人是玩家么?”

    离得较远,又是雪。流心看不清两人模样,也听不清楚话声,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她只是能看见两人十分亲昵不像是刻板的npc,又是有着完全的人类外貌特征,某些魔物虽有人类外貌,但是脸上会有黑暗符文,有的头上也有角,像诺伊尔,头上就有独角。

    而且那‘女’人身上的服饰,从背后看来像是血族玩家所穿的。

    血族是属于黑暗种族,但是中立的种族,因为种族人员稀少,卡兰斯的教会便没有赶尽杀绝。

    只要不做出伤害人类的事情,他们是被允许自由出入卡兰斯的城市。

    毕竟在以前,所有种族的敌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魔族。

    到了如今,流心看见那服饰,心想血族是不是已经投靠魔物了。或者,被魔化了?

    诺伊尔在旁边静静看着,英俊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不清楚。现在这个时机不适合直接离开,我先带你看看地形和路线,之后到了时机,就靠你自己了。”

    流心侧头,盯着他,“那你呢?”

    诺伊尔一笑,“自然是把魔物的注意力吸引住给你打掩护了。”

    流心不禁问道:“你会有事么?”

    诺伊尔回答,“嗯…别忘记了我可是游戏管理人,我死了,这个任务你最后也完成不了。所有黑暗之‘门’被破坏之后会掉下魔法石,你需要收集这些魔法石,然后找到我,把魔法石‘交’付。任务才算完成。如果你不把魔法石带走,破坏了也等于没有破坏。”

    流心不解。

    他们之前不是没有破坏过黑暗之‘门’,那时能破坏的只有会长,现在却只需要圣水就可以。如今还要拿走什么魔法石?

    将疑‘惑’出,流心得到诺伊尔这样的解释:“最初的黑暗之‘门’,是最简单的。只需要破坏水晶就能阻断黑暗力量传送。但是随着资料片推进,一切都在适应玩家的成长。作为力量输送的黑暗之‘门’的几根水晶柱,魔物在其中一根任意埋入了一颗具有再生功能的魔法石。只要魔法石还存在,十秒内,破裂的水晶会自动恢复,黑暗之‘门’也还会再现。”

    “你们玩家的力量现在没法破坏。只能带离,而且那魔法石还有时间限制,到了那个时间,没有破坏掉魔法石,石头会直接回到黑暗之‘门’那里,再次聚集这空的黑暗力量,自动筑建黑暗之‘门’。到头来什么根本没有破坏掉。”

    流心眼睛不由得瞪大,随后一拳打在他的肩膀上。

    “嘶?”诺伊尔一脸不解看向她。

    流心磨牙,“你怎么不早点?”

    这么重要的事情,偏偏在这种大家都已经投入战斗的时候提出来。

    诺伊尔:……

    他可以,是忘记了么?

    流心倒吸一口凉气。“我先给他们一下。”着,想要发消息。

    诺伊尔一把拉住她,将其怀里带,两人退回径。

    流心惊了一下,本想些什么,抬头一看诺伊尔表情严肃,到嘴边的话也变成了。“怎么了?”

    “嘘~”

    他让她别话,拉着人紧贴在径之中的一块大岩石旁。

    这时有脚步声靠近。

    魔物的低语也传入耳中,是中级魔物?

    诺伊尔扯下身上的大衣将流心盖上,“呆在这里。”

    流心点点头,抓着大衣,不敢‘乱’动。

    只看诺伊尔走出,在那群魔物即将走进径时迎面碰上。

    流心不懂魔语。不知道他们在些什么,不过听那些魔物的语气,似乎很害怕。诺伊尔的身份本就不简单,虽然是高级魔物,但是流心听北溪提过,魔物在穿越黑暗之‘门’时,自身力量会受到影响,可能会大幅度降低,也有可能只是幅度的。

    他扮演的这个魔物本来应该是领主吧?

    一分钟,诺伊尔和那些魔物还没有完。流心拉着头上的大衣,心想:难道是发现什么了?

    不由得拉紧大衣,将脸全部盖住。一股青草味弥漫在鼻间,流心嘟囔着:“味道还‘挺’好闻~”

    “什么好闻?”

    “额…”流心拉开大衣,发现诺伊尔正低头看着她。

    流心咳嗽一声,“没什么。那些魔物走了?”

    见他点头,流心拉下大衣,递还给他。“诺,大衣。”

    诺伊尔瞥她一眼,“你先披着,我们回帐篷。”

    流心一愣,便听诺伊尔道:“加派了巡查。”

    “是怎么了?”

    两人往帐篷方向回去。

    “其他区域的军队被玩家们压制了回去。因为主力军都移到了东部这边,那边反倒是魔物在落荒而逃。”

    流心握拳的欢呼了一下。

    诺伊尔见她这般也只是笑了笑。心中对这机械时代的战斗力也是有了个底,也难怪老大对他们特别上心。

    回到帐篷。

    流心赶紧跟在公会里发了个消息。

    也不知道此时正在战斗的公会伙伴们有没有人能够注意到。

    “那个炸弹。”

    “什么?”流心回头看突然开口的诺伊尔。

    诺伊尔挑眉,“刚刚北溪甩出了一个炸弹,炸空了百米范围的魔物。那种炸弹你们身上都有?”

    流心不知他这么询问是什么意思。

    迟疑了一下,点头道:“基本每个人身上都有。”

    诺伊尔闻言‘露’出灿烂笑容。

    这任务是百分之百能够完成了。

    “听着,你告诉北溪,黑暗之‘门’并不是每秒都在传送魔物。一次传送,将会耗费极大的能量。所以最多每隔五分钟会传送一次。”

    “而且下一‘波’,会出现领主。他们想要赢,就得在下一‘波’里杀死领主之后乘胜追击。直捣这个地方,如果能在五分钟之内做到,你的存活几率应该能够提高。”

    流心诧异。

    只听他又道:“现在营地的巡查加强,我也没法带着你随意走动。如果遇到泽亚那种魔物,反而会暴‘露’。”

    “而且,下一‘波’若是派出的领主被杀。”诺伊尔直直看着她,“我也会跟着出战。我一旦离开,你便只能呆在这里。”

    直到诺伊尔回来。

    能回来么?

    就算魔物败北,诺伊尔也不可能回来。

    “祈祷吧,北溪他们能够一路杀到这里,将你救出。”诺伊尔没想到局面会变化成这个样子。

    现在这片营地遍布魔兵,黑暗之‘门’那里更是重重防守。他放流心一个人出去,也不放心。任务在她身上,她才是应该被保护的人。

    否则就算北溪他们破坏了黑暗之‘门’,得到了魔法石,也不知道他的位置。而他若是主动去找,自己的身份反倒更多人知道。

    “我相信会长他们。”流心神情坚定。

    她知道北溪他们一定会来救她。

    诺伊尔没有再什么。

    “呆在这里,我会给这个地方上结界,除非北溪他们抵达这里,否则,不管发生都不要出去。我走了~等你们的好消息。”他摆摆手,大步离开。

    流心心情凝重,赶紧联系北溪他们。

    此时战局正火热,北溪他们看似被压了回去,实则魔物根本没有占据上风。

    在远处观望着战况的高级魔物们,见到这种情况,不得不再次派出了领主魔物。

    “弗洛,去让那些人类吃些苦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