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0章
    “喂,开玩笑吧”

    流心看他一副舒服的模样,不可置信。她一个玩家,还会被npc控制

    诺伊尔感慨一声,“嗯,舒服。”

    流心想要停止自己的动作,可是却无法控制。

    “你最好给我马上停止这个命令,要不然我就去投诉。”流心几近咬牙切齿的道。

    诺伊尔原本只是想要逗逗她,这话一出,他连忙解除了对流心的控制。“诶,开玩笑,开玩笑。你刚刚不是在好奇要怎么动用契约么,差不多就是这个样子。”

    流心察觉自己身上的束缚消失得无影无踪,呼了一口气。随后一听诺伊尔的解释,便蹙眉询问道:“我想问问你这游戏里,到底是npc主导还是我们玩家”

    要是成为魔物的玩家,也不得不跟npc进行契约,是不是也会像她现在这般,只要npc一句话,就得被控制行动。

    诺伊尔摸摸鼻子,“性质不同。因为是由我扮演,当然可以使用控制这种权利。”

    换言之,游戏里设定的那些npc,就算跟玩家有了契约,其实从另一方面来看,只是有了一种联系,玩家们可以从魔物那里更好的接取任务,之后获得的奖励也更加丰富。而魔物,除了不能对玩家控制外,也不能决定生死。

    就是对已经魔化的玩家,不能随意剥夺生死。尽管玩家死了还能复活,但是这种设定还是必须存在的。

    否则魔化之后,玩家在深渊可是不好推动主线。

    “我跟你的这个契约和那些魔物跟普通玩家签定的不一样。”诺伊尔戴上手套,笑呵呵道。

    “那些玩家跟魔物签下使魔的从属契约,是为了获得任务。随着契约之人等级不同,任务也分了难度。”

    流心眨眨眼,想通了一件事情。“那个,在兽人部落的那个魔化了的玩家,就是签订了你口中的从属契约吧”

    “嗯,在那边,是获得任务的一种途径。那里跟这边设定不一样,所以玩家获得任务,推动主线的方式也有很大的变化。”

    “你魔物等级不同,接取的任务难度就不一样。”流心挑眉,“像这种只身探入敌营害人的任务,难度可不。”

    “泽亚是只高级魔物。”

    “不是普通的高级魔物吧”

    诺伊尔发现自己似乎得太多。低头整理手套,“谁知道呢。”

    “那个玩家是不是就是第一个被魔化的”

    诺伊尔摊手,“不清楚。”

    流心无言。

    这人不经意间就给跟她开了,结果现在又打起了哑谜,有意思么

    算了。

    流心想她知道这些也没什么意思,游戏就是因为未知才有趣。不再继续问下去。

    她想起了之前诺伊尔跟泽亚的对话。

    看来那玩家还没有发现他们的目的是破坏黑暗之门,这个消息要赶紧跟北溪一下。

    诺伊尔看她跑到一边去,也知道是在做什么。抱着双臂往后一倒,这个任务很有难度。

    在流心看不到的视野之中,巨大的时钟在他的眼前,时间正一点一点的流逝。

    没有多少时间了。

    他也弄不清楚北溪那帮人到底还在犹豫什么。不过对于这次任务成功没报什么希望了。

    就当是跟这个丫头玩玩吧。

    视线落在流心身上。

    机械时代么

    流心关掉消息界面,回头就发现诺伊尔盯着自己看。“你干嘛那样盯着我”

    诺伊尔尴尬的移开视线,“没什么。”

    “喂,这个契约。只要你死了,就可以解除的吧”

    “嗯。你放心,一定会消失的。”

    听他这么,流心也便放心了。

    此时北溪他们那边。

    收到了流心的确认之后,北溪也算彻底安了一个心。只要那边还不清楚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们就能好好进行计划。

    现在只有等,等对方沉不住气。

    离开了伊莲娜的屋子。

    北溪原本想去跟狸猫商量一下分队伍的事情,就感觉不知何处有什么在看着这个方向,尽管有所察觉,北溪也没有明显的反应,依旧跑动着。

    只是过了桥后身上流转一圈淡淡金色的光芒,不少机械兽向四周留去,很快埋没在还未完全腐蚀的林子间。

    北溪点开消息,给微生墨发了个消息。

    “老大,要行动了”

    微生墨走出帐篷,红蛟一见,立马从地上跃起来,其他几个还在玩扑克牌的盗贼也纷纷起身。

    微生墨点点头。

    红蛟握拳欢呼,“很好,这次一定要把那兔崽子抓出来。”

    开始召集公会的盗贼成员,身形隐匿。

    而此时此刻久酒带着其他人也在附近展开了包围圈。

    临近伊莲娜木屋的某一处。

    黑色羽毛从空缓缓落入树木,而后化为人形。

    “哇啊~肯定是之前我坏事了,现在戒备这么严。机械时代果然不好对付啊!”

    他嘟囔着,翻开自己的任务,查看剩下的任务时间。

    一个时十四分钟。

    “这时间可不好熬。”懊恼地抓着头发。他之前想法太多简单了,以为自己能变幻模样就能直接接近。

    没想到…

    机械时代的副会长那么聪明。

    身份败露了,也让对方更加警惕了。他都不知道如何下手。

    “要是现在去给泽亚求派人手,估计奖励得减倍…”

    “可是不增派人手,我一个人也对付了机械时代传组的人。啧,烦死了…”

    “还是先去看看附近情况。”

    化作羽毛开始在树林之中飘荡。

    然而却从未察觉,离开树冠一刻,自己的一举一动皆在眼中。

    金色的甲虫,早在他不注意间弥漫。

    北溪在临近营区时,便收到了来自甲虫反馈的画面。只可惜魔气缘故,画面倒是模糊,不过北溪还是能够看出那东西是片羽毛。

    黑色的羽毛么

    北溪摸着下巴,嘴角上扬。

    “这么不注意的么。”

    画面一直在持续,直到那羽毛朝着他们这个方向过来,随后黑色的光占满屏幕,画面终断。

    北溪召唤回机械兽。

    公会频道。

    会长:给我注意身边的兽人玩家,有没有行为怪异的。不要闭口不言,一些话题,偶尔透露一下出发时间。还有,注意身边有没有黑色羽毛。

    副会长:北北,怎么了

    会长:他行动了。

    执酒与谁跟一日就是一面面相觑,会长怎么知道

    算了,也不管这些了。

    现在蜘蛛已经完成,就等猎物自己送上来了。

    明处有着他们,而暗处有着微生墨他们。

    只要步入他们的陷阱里,想逃也逃不掉了。

    浮世绘冷笑一声,“只要露出破绽,必死。”

    “怎么样”

    青离他们这时从外面回来,经历了二十分钟的血战,外面的魔物似乎永远不会减少。他们已经很疲惫。

    真想快些结束这种局面。

    趁着交接,青离他们回到营区。看着精英队的人都不在,传组的人也只有几个。

    “其他人呢”

    执酒与谁撇嘴,“跟着久酒去抓魔物了。”

    亦娇娇蹙眉,“那魔物还没有抓到么”

    之前听人伊莲娜那边出了事情,他们就知道要完了。只是没想到到最后指挥权还是交了出来。

    可是北溪又突然休息半个时后再打。

    现在时间不多,没想到还没有抓到魔物……

    “那魔物什么级别”

    孔雀想起来,他们还没有告诉这些人那魔物是玩家。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也不适合。

    浮世绘正张口,孔雀一看连忙给他一脚。

    “哇擦”

    到嘴的话直接变成脏话。

    “孔雀你奶奶的干毛踢老子”

    孔雀道:“看你在这里坐着不顺眼。”

    “艹!”

    孔雀起身躲开浮世绘的拳头,随后气定神闲的对青离他们道:“一只中级魔物罢了。就是狡猾了些,趁着现在局面混乱,不好抓。”

    “这样…”

    后方某个兽人玩家听言,撇了撇嘴。

    浮世绘听孔雀一,倒是想起来一些事情。他们还没有给这些人那魔物是玩家。而且现在,唯一能够信任的只是他们自己人。

    都不难保现在眼前的青离他们之中,没有魔物的存在。

    正如孔雀,狡猾了些,也尽耍些聪明。

    不过浮世绘虽然想通了,但是也觉得这戏得演下去,白白受了一脚,他可咽不下。

    扑向孔雀。

    “死孔雀,敢踢爷爷。”

    孔雀用力一推,位置转换。“胆儿肥了是吧”

    “妹的。”

    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

    旁边执酒与谁不禁扶额。抬头看青离他们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样,苦笑道:“那什么,这是常有的事情,不用在意。大家坐吧,休息一会儿。”

    青离收回思绪,心想这传组里倒是欢乐。

    一日就是一嗑着瓜子,看着两人打了一会儿,“你们就不能收着点趁着副会长不在就开始了吧”

    “他先踢我的,你眼睛没瞎应该能看到吧。”

    一日就是一点点头,笑吟吟道:“难道不是你长了副欠揍的样子还有,孔雀这种娘娘腔你都打不赢,是不是爷们了”继续嗑瓜子,已经笑得眼睛眯在一起。

    正扭打的两人同时一顿,皆目光凶恶的看向一日就是一。

    十几秒后,一日就是一被两人拖走。又几秒后,帐篷后方发出惨叫。

    执酒与谁干笑着看青离。

    “日常,日常。”

    青离笑笑,“你们感情真好啊。”

    “哈哈。”执酒与谁以笑应对。随后看着他们狼狈模样,也渐渐收了笑容。“兽人部落北部区域已经完全沦陷,西部也快打到中央城市。”

    几人沉默着点头。

    他们知道。

    这段时间里死去的玩家名单,在系统上可以拉出几千页了。每一秒都会出现伤亡,他们也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我们这边很快就会行动。”

    “有明确的计划了么”亦娇娇询问。

    执酒与谁扫视在场七,八的兽人,“有。并且会一举压制住魔物。如果能按照计划顺利进行,这场仗应该会赢。”

    亦娇娇激动不已,可是很快冷静下来,“胜率多大”

    “百分之八十。”

    青离震惊,虽然是知道有希望赢,可是没有想到这些人给出的胜率那么高。不会只是在安慰他们吧

    “你们是不是太过看魔物了”

    青离蹙眉,“数量上就已经是无数倍了。”

    胜率得那么高,反而让人不敢相信。

    执酒与谁笑笑,“无关数量。现在指挥权在手,npc的战力可是堪比不少兽人玩家。只要不出巫师,没有我们传送组杀不了的**。而且,我们手上有武器。”

    “什么武器”

    执酒与谁拿出一根圆管状物。“知道这是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随后摇摇头。

    执酒与谁一笑道:“也对,兽人部落里是没有这个东西,在我们卡兰斯这东西都还没有当成商品贩卖。”

    “这是什么”青麟好奇。

    蓝鳞在一旁推了推眼镜。

    心中有了个想法,正好听执酒与谁道:“魔法炸弹。比起你们的地雷,这东西扔一根下去,半径两百米内的魔物都能被炸死。”

    闻言,所有人倒吸一口气。

    竟会有这种杀伤力的武器

    “在哪儿可以得到”

    执酒与谁收回炸弹,“我了,现在商店也没法得到。这东西是宝箱出来的。我拿出来给你们看,只是希望你们信任我们,就算几百人,也有那个能力让你们活下来。所以好好配合吧。”

    “我们会尽量配合的。”亦娇娇坚定道。

    “那这个炸弹能对付巫师,领主么”蓝鳞突然道。

    “子,你以为巫师是白菜,想切就切这种炸弹,范围大,伤害的确不低。对付中级魔物卓卓有余,有它,就能开出条路,直奔魔物大军营地。”

    “到时候,只需要把它们的营地炸毁,这场仗就可以赢。”

    这话倒是得好听,那营地只是姑且让魔物休息的地方,其实这些源源不断出来的魔物都是来自黑暗之门。

    可惜这些人都不知道。

    “你…”

    突然被执酒与谁盯上,兽人一愣,而后挠着脸。“怎么了”

    执酒与谁一笑,看着青离他们道:“这人还是少见的白鹿族。有我有点好奇什么技能”

    那兽人笑笑,“就是给队友增幅状态,没什么伤害。”

    执酒与谁摸着下巴,“唔,能不能够瞬间逃跑呢”

    “哈怎么可能”

    “这样…我听是可以一下子逃跑。”

    “那人胡的吧”

    “不不不。”

    执酒与谁盯着他,笑容扩大。

    “我得是魔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