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9章 布局与契约
    第989章

    “北溪,最接近东部的南部区域已经被连续破了五座城。。: 。魔物的大军很快会冲向这里。”

    在旁人看来,久酒上去破坏倒是有些不解风情。不过如今局面,时间紧要,若是有紧急情况,自然也顾及不了那么多。

    微生墨抬头一瞬间目光便变得冷冽,“一边去。”

    久酒却是无视他,对着北溪继续道:“我不知道你在打算什么,再拖下去,这场战斗没有任何意义。”语气依旧冰冷。

    微生墨道:“魔物还没有抓出来。”

    久酒猛地看向他,冷意之中带了嘲笑。

    “这就是你没用了。”

    “这么来,久酒兄在这方面很拿手了?”微生墨倒也不至于生气,不过自然也得驳回去。“那不如趁着这势头,你去把那魔物抓出来。”

    久酒回答:“你求我的话,我可以勉强考虑考虑。”

    “得寸进尺了?”微生墨语气微带不悦。“如果你不去抓,那就给我闭上嘴巴好好呆着。再吐一字,便让你去。”

    久酒道:“威胁我?”

    “红蛟。”微生墨对着人群一唤。

    “哟,老大,啥事啊?”红蛟从人群里‘露’出头,笑嘻嘻的问道。

    微生墨不冷不热道:“让兄弟们都撤回来休息,久酒带人去。”

    “我可没有答应。”久酒抿‘唇’不悦。

    微生墨看也不看他,“都休息。这种事情‘交’给组长做。”

    “嗷,得勒。”

    久酒微微蹙眉,盯着微生墨。“肚量在哪儿?”

    微生墨挑眉,冷笑道:“跟你很熟?”

    语落,便直接离开。

    场面寂静一会儿。

    北溪看着久酒笑道:“你要是不准备接手他手里的活儿,可就别质疑。玩笑话也得看场合开。”

    微生墨很讨厌别人对他用“求”这个字眼,话者又是久酒,便是火上浇油。倒是有些不悦了。

    久酒可不知道他会这般,往日里随便话都一副没什么反应的模样,心中默默思索他了什么话让微生墨生气了。

    这时北溪道:“既然阿墨撤了,那你负责找出魔物吧。”

    久酒回神不悦看着北溪,“我没有答应。”

    北溪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不答应,那谁来负责?把他气跑的是你,也需要别人替你擦屁股?还是,忘记我们的约法三章了?”

    久酒沉默。

    北溪看他一眼,“不过你作为传组的组长,这公会的人都得听你的命令。有什么不明白,或者需要帮助的事情尽管拜托他们就好了。”‘露’出不怀好意的一个笑容,北溪摆摆手离开。

    留下原本看戏的一群人,僵硬着笑脸。

    久酒回头看着他们,许久后点点头,嘟囔着:“原来如此。”

    微生墨离开后。

    北溪去了挽扇和林子大了有好鸟呆的地方。

    “有情况么?”

    问的是那魔物有没有动静。

    两人皆是摇摇头,结界支起之后,外面安静得连微风吹拂的声音也能听见。出现魔物袭击后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七分钟,还有二十分钟左右,北溪他们就该离开。时间紧迫,但是那魔物倒是没有什么动作。

    “对了,筱裳组长不负责搜查那魔物了,久酒能行?”

    挽扇收到筱裳那边来的消息,不禁提出疑问。盗贼感知极高,正是因为如此,微生墨他们去搜查,才有很高的几率把那玩家拉出来。再者,盗贼能够隐身,接近时也可以无影无踪,不会被轻易察觉。

    由他们去抓魔物是最好的选择。

    挽扇也不是久酒的能力不行,只是觉得在这件事情上,久酒没有那种优势,反倒会‘浪’费很多时间。

    “还了久酒把组长给气了?”

    于是北溪只好把搜查的任务‘交’给了久酒。

    毕竟盗贼团那些人只听微生墨的话,就算久酒现在是传组组长,也没法喊动。所以筱裳给她发消息吐槽了一番,现在让他们这些人去搜查,不是更提高了魔物的警觉‘性’?估计魔物更不会‘露’出马脚了。

    北溪靠在‘门’边,听着挽扇吐槽她这个决定,便道:“没明白么?”

    “明白什么啊明白?”挽扇不由得翻白眼,她只知道自己呆在这里扔治疗要无聊死了。

    北溪看了眼昏昏‘欲’睡的红莲,伊莲娜也用另一个魔法阵笼罩起来,那是隔绝声音所用,他们的谈话只有三人能听见。

    “我们在给那魔物行动的机会。”

    “哈?”

    林子大了有好鸟顺着北溪的话思考起来。

    北溪笑笑,“阿墨故意生气的。”

    微生墨一向不在意细节,别人如何他,都进不了他的耳朵,除非是谩骂北溪的他才会生气。

    “故意?”挽扇一愣,而后恍然大悟。

    “演给那玩家看的?”

    林子大了有好鸟这时已经想透彻了,道:“这样能够确定他一定会行动?万一看出了是演的呢?”

    北溪歪了歪头,眼眸里透着狩猎的兴奋。“他很聪明不过也有局限。知道阿墨他们感知高,又会隐身,所以才一直躲着不敢出来。毕竟他是在暗处,而我们在明处,所以就算是第一盗贼也找不出去他。可是‘交’给久酒不一样。弓箭手的敏锐直觉再高,也高不过微生墨那群盗贼可怕的感知。隐身也会给那人带去不的困扰,这样反而让他没法‘露’面。”

    “是?”

    北溪冷笑道:“你们这边突破不了,他也只能去那边打探消息。故意演给他的看罢了,这样阿墨也可以顺理成章的‘交’给久酒。”

    而不被怀疑。

    如果突然移‘交’出去,大概会让人怀疑目的‘性’。

    吵架之后就不一样。外面盛传微生墨和久酒不和,两人之间平日里见面就开始斗嘴,自然不可能传出和谐相处的传言出来。只要不是他们机械时代的,或者熟人,在其他人看来,两人就是不和。

    微生墨生气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久酒话确实有些挑衅意味,似乎也见不惯微生墨的行为。

    只要移‘交’给别人,也不一定是久酒。只是那个时候两人低声商量时,久酒那笨蛋自己走了过来,又跟平常一样开口就是怼微生墨。

    那时,微生墨跟北溪就知道机会来了。

    “噗~”

    挽扇忍不住发笑。

    林子大了有好鸟不解,“笑什么?”

    “笑久酒都养成见面就怼组长的习惯了。估计对组长生气一脸懵比吧?”

    北溪想到当时久酒的表情不由得失笑,“是‘挺’有趣。”

    “可惜了,没有在场亲眼看看。”挽扇哈哈一笑。

    林子大了有好鸟也觉得遗憾。

    “现在由久酒带领人去寻找,只要往更偏的方向走,那暗处里的玩家确认久酒找不出他之后,就会开始放松警惕。”

    “也会有所行动。”挽扇微微勾‘唇’。“只要我们没有再透‘露’他想要的信息,那么唯一的机会只有伊莲娜。”

    任务目标以外的npc他不能动,而玩家。魔化玩家,只会让玩家直接掉到深渊去,不可能还会继续呆在这世界里。清楚这一点的那个玩家,只会被北溪他们‘逼’得‘露’出破绽。

    “不过我倒是担心其中的变量因素。”

    “什么?”

    “流心那边的派出这个玩家的领主魔物。只要有着足够的智商,改变任务轻而易举。”

    两人蹙眉。

    那倒是让人很在意的因素。

    “流心那边有情况了么?”

    北溪摇摇头,现在还没有给她新的消息。估计是被缠住了吧。

    雪原与平原‘交’界口,魔物营地。

    “你能出去么?”

    诺伊尔没什么好脸‘色’的看着坐在流心旁边的泽亚。这玩意儿是准备一直呆在这里了?

    流心默默扭过头。

    这东西只要一直,她就没法跟会长他们联络,也不知道情况怎么样。他在这魔物口中也得不到什么信息,如果贸然直接开口询问,倒是会暴‘露’自己的目的。

    此时此刻还是选择不话为好。

    套消息的事情还是需要‘交’给诺伊尔。

    “我不是来找你的。”泽亚不冷不热的道,视线落在流心身上就没有移开。

    倍感压力的流心僵硬着身体,想着要不要继续装睡。

    “这里是我的地方。”

    “那我带她去我那里。”

    “不行。”

    “那你就不要话。”泽亚不耐道。

    诺伊尔倒吸一口气,上前一步猛地扯住他的领子半提起来,那双瞳孔之中覆满了怒意。“泽亚,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呵呵。我了目标不是你。”

    诺伊尔眯眯眼,随后撒开手。

    “就算我让给你,她也不会跟你走。”

    泽亚笑‘吟’‘吟’道:“哦?这么自信?”

    诺伊尔点点头摘下自己的手套,那手背上刺眼的契约魔纹让泽亚收敛了笑容,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而充满敌意。

    “使魔契约。”

    “看来你很喜欢这个人类啊。”泽亚缓缓起身。视线往沉默不语的流心身上一瞟,在其故意遮掩的左手手背上,发现了熟悉的图案的一角。

    诺伊尔慢慢戴上手套,不急不慢地道:“我了,不喜欢别人碰我的东西。你这么感兴趣,我倒是想着许是可以慢慢养着,不一定以后还真的能够有什么用场。”

    “呵呵。如果我现在杀了你,这契约便会解除了吧?”泽亚歪头‘露’出灿烂笑容,只是出的话却没有那笑容般温暖。

    诺伊尔觉得莫名其妙。

    这泽亚是看上流心哪一点儿了?

    打量着流心,正好跟人视线对上,那清澈的瞳孔里透‘露’着:你丫的倒是快让他滚啊。

    诺伊尔咳嗽一声,“泽亚。你要违抗魔族里的规定?杀害血统魔物,可是要被驱逐的。你大可以试试。”

    他盯着诺伊尔看了好一会儿。“呵呵,开玩笑的。不过就算签订了契约,也不妨碍我跟她话吧?”

    “有什么好的?”诺伊尔不解,随后蹙眉。“比起这个,你让使魔去干的事情好了吗?伽罗大人那边已经在为黑暗之‘门’传输力量,就等皮杰斯他们过来。你的使魔可别在那边‘露’了什么马脚,倒是被那**诈的人类给抓住了,那才有意思。”

    泽亚脸‘色’一冷,“这点倒用不着你关心。”

    诺伊尔冷笑,走近他附耳道:“你是不知道那群人类手中握有的神圣之力有多强大吧?能够将我重伤,自然也能轻而易举杀死你的使魔。一旦死亡,可是白白‘浪’费了用在他身上黑暗之力了,对吧?”语落缓缓拉开距离。

    “他暴‘露’了的话,我们这边的行动也得改变。伽罗大人怪罪下来,可别怪我无情将你干的事情全部出去了。”

    泽亚冷冷看了他许久,衣袍一甩,便大步离去。

    等人离开,流心终于松了一口气。“我的,这魔物是看上我哪点了?”

    流心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有什么魅力。

    诺伊尔撇她一眼,“我也觉得奇怪。要‘胸’没‘胸’,要长相没长相,脾气还不好。”

    流心不屑的哼了声,“你也差不到哪儿去。”着,抬起手背看他,“这东西可以解除了吧?”让流心颇为不自在。

    诺伊尔‘摸’‘摸’鼻子,“现在解除不了。”

    流心瞪大眼睛,又听他继续道:“需要等我死掉之后。”

    “噢…那你什么时候去死?”流新好奇看他。

    诺伊尔看她这般,一时无言。

    流心看着手臂上的魔法纹,“这契约,有什么作用?”

    “签定之后,就任我召唤,为我所用。”

    “怎么召唤怎么用?”

    诺伊尔‘露’出坏笑,“要试试么?”

    流心感觉不太好。

    只听诺伊尔此时念念有词,却是她听不懂的魔语。而后手背上契约纹发出红‘色’光芒,灼热感蔓延肌肤,流心突然觉得有一股力量拉扯着自己慢慢漂浮起来,随后眼前一黑,人已经落在诺伊尔的怀里。

    流心茫然地看着他的下巴。

    诺伊尔放她下来,“这是召唤。至于怎么用…”他嘿嘿一笑,“给我捶肩。”完,坐在‘床’边笑嘻嘻的看着流心。

    流心反应过来后一听他这话,心想这人胆儿‘挺’大,然后身体一僵,不听使唤的走动起来。一步,两步,三步…

    停在身侧,缓缓抬起手,轻轻的为诺伊尔捶起了肩膀。

    流心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了。意识是自己的,但是身体不听使唤。

    这便是契约作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