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6章 玩家
    “有魔物‘混’进来了。”

    微生墨之前便是抓出了魔物,自然是知道有些魔物有着特殊的能力在大军‘交’战之际,偷偷‘混’入兽人内部之中。

    不过北溪这般严肃的表情,微生墨想大概并没有那么简单吧。

    “流心那般刚刚发了消息给我。是有一只不低的魔物‘混’入了我们这里,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并时刻向那边的一只领主汇报。”

    微生墨不禁思索,“什么时候开始监视的?”

    他们的计划难道是被魔物知晓了?

    “流心没有清楚这点。不过我想是我去找伊莲娜之前开始的事情。”

    微生墨望着她询问道:“怎么那么笃定?”

    北溪便回答道:“流心那魔物会想法设法阻碍我们的计划。我们计划是先得到指挥权,然后再去破坏黑暗之‘门’。我不知道对方现在知道多少,不过没有提及黑暗之‘门’,我想那些魔物估计还不知道我们会去破坏黑暗之‘门’,只是听到了我们想要指挥权,一直在跟兽人沟通无果,最后得知我要去寻找伊莲娜,于是先我一步。”

    北溪是找了红莲再去找的伊莲娜,至于那魔物是用什么方法得知伊莲娜的位置,这点北溪就不清楚了。

    “伊莲娜莫名受到攻击,也得通了。”北溪之前还寻思着,怎么就有魔物跑到内部区域,偏偏就在她去找伊莲娜的时候。“那魔物有着特殊的能力,至少可以掩盖自身的气息。”微生墨道。“如你猜测的话,目前通知大家不要谈论黑暗之‘门’的事情。计划一旦暴‘露’对方防守就会加强,于我们来,这场仗几乎没有胜率了。”

    “我怀疑那魔物会幻化模样。”北溪蹙眉。

    如果不是幻化着其他的模样,现在在这紧张的时期,人人都想明哲保身,想要打探出消息只能‘混’入内部跟别人‘交’谈。维持着魔物的模样,是不可能接触人类或者兽人。

    “也有特殊读人心的能力。”微生墨道。

    “如果能读人心,那应该也是知道了我们想要破坏黑暗之‘门’,流心那边没有的太明白。我让她再去打探一下。”

    “半个时后视情况行动。”

    “现在,先把那只隐藏在我们这里的魔物找出来。”

    那魔物一直存在他们的身边,也不可能不管不问。否则他们开始出战之后,所有的行动都有可能被魔物知晓,过去也只是送死。

    这件事情,不能够对太多人。

    一旦出只会让玩家们互相之间形成猜忌,在这敏感的时期,魔物还没有打进来,倒是内部就可以‘乱’成一团。

    而且,顾虑到流心那边,也不能出去。

    北溪叫来狸猫,林子大了有好鸟与永恒荣耀。

    跟三人商量了一番后,因为流心那边的缘故,若是他们明目张胆的要去抓魔物,反倒是败‘露’了流心那边的魔物npc,流心也不可能会安全回来。

    “那npc明明是魔物,为什么要帮助我们?”

    狸猫不解。

    这一点她实在想不通。

    “不知道,应该是被设定了什么悲催的背景吧。”

    北溪答应过流心不去,所以只能胡编‘乱’造一个理由。两人也没有多虑,毕竟这游戏里npc太多,自身有故事的也不少。

    “那我们只能引它出来。”

    狸猫提议道。

    永恒荣耀也没有想到会有魔物一直存在他们身边。

    “北丫头,有没有具体的样貌?或者更多的信息?”永恒荣耀觉得信息太少,让人根本没有头绪。

    “对啊。我们都不清楚那东西的能力是幻化模样还是其他,如何找出来?本身的长相也‘弄’不明白。”

    林子大了有好鸟思索了几秒,抬头看北溪这般道:“可以从伊莲娜那里下手。”

    “它的目的是阻止我们,而也知道了我们想要获得指挥权这个信息。所以才特意将伊莲娜‘弄’受伤。我们可以在那附近搜查一下。”

    “不可能会一直呆在那附近。”永恒荣耀双手抱着‘胸’思考着,“诅咒不是都已经下了。它目的都达成了,估计现在在我们这边呆着,想要打探些消息。”

    林子大了有好鸟道:“不过这些魔物智商真的‘挺’高。”

    现在也不知道有几只魔物在他们附近游‘荡’。

    这个消息透‘露’出去,也得‘弄’的人心惶惶。

    “北北,我觉得不太对。”这时狸猫突然道。

    “嗯?”

    狸猫蹙眉,“这之中有些事情不通。”

    “你看。”林子大了有好鸟没察觉什么奇怪的点。

    “第一,它知道我们的目的是获得指挥权。我们打从一开始,并没有跟那帮兽人直接摊牌,而是比较迂回的。如果它知道了我们的目的,就应该是在那个时候。跟着npc,或者是那帮兽人玩家,亦或者成为了我们公会跟永恒那边的人。但是,魔物是如何得知你要去寻找伊莲娜?”

    “那时候谁都没有提起伊莲娜。”

    最初提起指挥权跟伊莲娜也许有点联系的,是在最早的他们来到这里,蓝鳞跟他们提及后才知道。这之后,他们少有摆到明面上。

    传组的人都‘精’明的很,如果有魔物试图出来伪装自己身边的人,很快就能发现端倪。那么那魔物,是如何得知的?

    兽人npc自然不可能,本身任务这种东西他们就是不知道的,就算玩家在面前提及,也会自动屏蔽。

    兽人玩家对于伊莲娜的任务,其实只知道她与雷兹几人的复杂关系。但是这更深层里的,伊莲娜服雷兹给他们指挥权是不存在兽人玩家的日常任务之中的。

    这是蓝鳞自己想出来的办法。

    解决了伊莲娜等人的问题之后好感度提高,然后再要指挥权。

    原本的目的是这样。

    为何那魔物就能明白,北溪去找伊莲娜就是为了指挥权?还比北溪先一步找到伊莲娜,并且得手。

    “第二,没有直接杀死伊莲娜。而只是下诅咒这么麻烦。明是阻碍我们行动,可为什么非得‘弄’个诅咒那么麻烦?”

    林子大了有好鸟赞同的点点头,“这点倒是没错。直接杀死再魔化掉,十分容易。偏偏就‘弄’个诅咒那么麻烦。”

    狸猫继续道:“如果是npc,不会知道任务是什么。更不会明白我们口中的伊莲娜到底存在着什么样的价值,就算npc智力再高,也不可能过了那个与玩家之间的界限。”

    很明显,这次针对伊莲娜的诅咒,已经是超过界限的行为。

    北溪若有所思,“不是不想直接杀死,而是直接杀不了。”

    “只有玩家才不能对npc随意动手。除非是任务的怪,至于目标的npc,战斗之后那个npc也不会消失。只是不会消失的npc一般都是固定位置的,像伊莲娜这种移动‘性’的npc,一旦死亡,就不会再复活。”

    “这种npc,是唯一‘性’质的。玩家不可能杀死,除非npc成跟我们敌对怪。比如魔物之类。”

    “因为没法杀死,所以只能用诅咒魔化伊莲娜。你的意思是这样吧?”永恒荣耀道。

    林子大了有好鸟有几分诧异,“按照你的法,是玩家动的手?”

    “嗯,是玩家。”狸猫点点头。“否则不通。npc不知道任务什么意思。就算是在玩家里面打听消息,也不可能听得懂在什么。大费周章的把人魔化了,估计也是这个原因。”

    玩家么?

    被魔化的玩家一直都没有跟他们这边的人联系,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正处于一个怎样的世界。没想到,竟会存在被魔化的玩家。

    北溪不曾往这边想。

    因为被魔化的玩家是在黑暗纪年降临后的第二个月,才开始出现。然而现在,也许她就不应该带有常识‘性’的去看待这些事情。

    “也不知道他们魔化之后到底是怎样一个情况,现在上也没有消息。如果真的是被魔化后的玩家,他们是帮我们还是帮魔物啊?”林子大了有好鸟突然好奇。

    狸猫一愣,没料到林子大了有好鸟会想这种事情,自己也不由得去想了想。“这个,随他们吧。就算曾经是我们的一员,可是人家也有自己的选择。没有义务和必要,一定得站我们这边。”

    “得也是…”

    “现在就出现了玩家,会不会是第一个被魔化的人?”永恒荣耀道。

    第一个被魔化的人么。

    不知道该幸运还是倒霉。

    现在骂他的人倒是不少,毕竟谁都没有想到黑暗纪年会是这样子。

    幸运的是,至少他作为触发的人,肯定得到了一些别人得不到的奖励。也许是有这种可能的。

    “不管是谁。”北溪开口,三人停止讨论看向她。“现在首要的任务是找出它!并且打回去。”

    “阿墨已经叫上红蛟他们去探查了。”

    “你们都心些,‘精’明一点,如果会伪装,又是玩家,就有点防不胜防了。”

    “嗯。”

    北溪突然想到伊莲娜那边。

    如果目标是阻止他们,那人应该现在知道他们出发的时间,虽然还‘摸’不清楚目的。北溪已经在公会频道里通知众人不要提及黑暗之‘门’,永恒荣耀那边也提醒过。

    现在处于保密阶段。

    那魔物现在察觉指挥权他们已经得到了,估计还会另想办法…

    挽扇!

    “林子,你快去扇子那里。”

    林子大了有好鸟虽不知其中缘由,可是北溪这般一,也不询问,直接离开帐篷。

    “扇子那里怎么了?”永恒荣耀想不通。

    “我们已经得到指挥权了。”北溪蹙眉,“他们妨碍失败。那就会趁我们休息这段时间,在内部制造恐慌。只要这里面一‘乱’,外面也不可能打起来。”

    永恒荣耀深思。

    “我让林子过去,只是怕魔物对伊莲娜又起了心思。因为正好有一个可以用来扰‘乱’内部的工具。”

    魔化的兽人,战斗力爆表。

    加上等级不明若是真的让对方得逞,雷兹这边不好‘交’代不,整个兽人部落都得陷入巨大‘混’‘乱’。

    “让牧师多去四周溜达。对方目标是我们,不会去其他地方了。”

    “好,我现在去分队伍。”

    “等等。”北溪唤住狸猫,“让外面的玩家,故意放点中级魔物进来。”

    永恒荣耀蹙眉,却没有话。

    狸猫眼瞳变得幽深,倒是瞬间明白了北溪什么意思。

    “北丫头。”

    “嗯?”

    “这个局面胜率有多大?”

    永恒荣耀其实不想再‘浪’费时间在这里,前前后后魔物夹击,这兽人部落已经处于岌岌可危的地步。

    待巫师一出,连同他们都逃不过其攻击。

    永恒荣耀可不想死在这里。

    “在这个最后时限里,如果能抓到那魔物。胜率,至少提高到百分之六十。”

    “这么有把握?”

    “我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

    不要忘记了,北溪他们手上的几千块魔法石,还有没法炸弹。

    这都是利器。开辟出一条道路极其容易,所以北溪的确在等。

    在等一个时机。

    一举毁灭整个魔物大军。

    他们会成为英雄,成为兽人部落的英雄。

    对了,我问个事情。趁着就我们两个在。”北溪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永恒荣耀笑道:“什么事情?”

    “那江南墨画在你公会倒是有不的威望。”

    永恒荣耀蹙眉,有些不悦。许是北溪提起了她,令他心烦。

    “你关注这些做什么?”

    永恒荣耀‘揉’着眉心,“我是真的不想提她。”

    “当初只是随便邀请人入股,没想到现在她却成了公会里第二个股份持有人。”

    北溪表情让永恒荣耀捉‘摸’不透。“丫头,你到底想什么?”

    北溪盯着他,“有些话出来太儿科,现在让你踢了她,估计也是不可能的吧。”

    永恒荣耀讶异,“踢?”

    他虽然不喜欢那‘女’人,但是手中握有永恒之城大半的经济来源,永恒荣耀可不敢动。哪怕是为了公会。

    苦心经营那么几年,可不是想得到一个落败的下场。

    但是北溪也不可能会无缘无故这件事。

    “荣耀哥,我也不跟你兜圈子了。”

    “还记得机械时代升遗迹公会时,那场怪物的暴动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