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5章变数
    诺伊尔不知何时回来的。.: 。

    流心眼见这种情况,选择不再开口,而是在一旁听着两人谈话。

    名为泽亚的魔物起身回头,对上诺伊尔不悦外加冷漠的视线,笑‘吟’‘吟’道:“回来了,诺伊尔。伽罗大人可有些什么?”

    伽罗?

    流心见这泽亚不是什么等闲之辈,估计跟诺伊尔一样是特殊级别的高级魔物,而他口中的伽罗,又以大人敬称,想必大有来头。之前帐篷外的魔物也口吐的是人类语,大抵也是跟两人同个级别的魔物吧。

    也不知道诺伊尔一直忙进忙出的,到底在外面筹备着什么事情。但是与他‘交’付给她的任务没有关系,诺伊尔也不可能跟她的太多。

    “没什么,这点与你无关。我过不要随意进出我的帐篷!”

    泽亚‘露’出歉意,“抱歉。只是‘门’卫并没有阻拦我。”

    诺伊尔不悦。

    泽亚在魔物之中地位很高,那两个守‘门’魔物也不过才中级魔物,怎么可能阻拦他。除非他在帐篷之中,才会对随意进出的人进行阻拦,并且询问他的意见。明知他没有在,才特意来,这点诺伊尔自然清楚。

    “离开这里泽亚。”

    诺伊尔下了逐客令。

    然而泽亚仿若没有听到一般,或许根本不想离开。

    “唔,诺伊尔,我听你之前被一群人类抓住了。”泽亚勾着‘唇’角看他。

    诺伊尔一顿,没想到这个人会跑来专程这个。

    他刚刚被伽罗叫过去就是问这件事情。

    也不知道谁走漏了风声,将昨夜他跟黑捺他们夜闯兽人部落的事情传了出去,而他被生擒,现在又逃了回来。伽罗本是很气,但诺伊尔也早有准备,于是成了是假装被俘虏,实际上是去打探消息的。

    将北溪那些人出,也是因为他也无法撒谎,黑捺两人都在,他没法找到更多的其他理由,让其他魔物消去一些防备心理。

    不过他也未全盘将众人拖出,只是提及了有几个牧师,需要防备一下。

    没想到一回来,自己的地盘上就有一个不速之客。

    “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吧?我已经向伽罗大人好好解释了。你可以走了!”最后一句话不由得加重了语气。

    “不要对我这么冷漠嘛。诺伊尔。”泽亚笑嘻嘻地道。“我只是听你从兽人部落逃回来的时候顺道掠来了一个人类。特意来看看的是什么有趣的人,让你一直呆在这帐篷之中,也不参与战斗。”

    着,他看向流心。“果然是个有趣的人类,竟不会害怕魔物。”

    泽亚与流心又对上视线,流心没什么表情的一张平静的脸反而引起了他的兴趣。“呐,诺伊尔,把她让给我吧。”

    诺伊尔蹙眉,“这种人类你去人类城市随便逛逛都能抓一大把。没必要跑来我这里讨要。”

    泽亚道:“像她这样不怕魔物的人类,我可不觉得随便就能遇见。”

    流心心想这魔物估计是没有去他们不列索玛城逛过,要不然这话现在可不出。

    “我拒绝。”诺伊尔抿‘唇’。

    “离开这里泽亚,否则别管我不客气。”

    诺伊尔大步走到流心面前,低声道:“睡一会儿。”

    魔法的光芒闪烁,流心仰头看着他,从眼神之中好像是读懂了什么讯息,于是闭上了眼睛,缓缓倒下。

    泽亚看着诺伊尔将人昏睡,不悦蹙眉。

    当诺伊尔回身看向他,这人脸上终于没有了那令人不悦的笑容。

    “你到底想干什么?”

    “就像你看到的,只是来看看。”

    诺伊尔的声音又起。

    “这里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谁知道呢。”泽亚的话似乎有其他的深意。

    诺伊尔记得,这个魔物有着不简单的身份,只不过他没有负责这一块区域的策划,实在也‘弄’不清楚。他的职责只是放出任务,然后等玩家完成,拉慢整个进度就可以了。

    只是现在看来,这泽亚来这里的目的可不像是只是对他带回来的人类感兴趣了。

    这些npc是由智脑把控,赋予了一定的智商与思想。

    他们就是行走在这个游戏世界的“人类”,一举一动都有鲜活的生命特征。

    诺伊尔作为一个游戏管理人员或者活生生的人类,也猜不透这玩意儿在想些什么,来这里有什么目的。

    那边是专‘门’找了一个身上没有任务的炮灰npc让他过来充当,临时加了些程序,于是成了任务,通过游戏玩家在游戏之中的行为,再做出对策‘性’的改编。

    这种方法是一点一点的进行,而不是瞬间改变编程,以导致整个资料片必须关闭重来。

    他们其实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不过玩家们现在还不清楚罢了。

    “你可以离开了。”诺伊尔都不知道自己重复了这话多少遍。然而这魔物,仿佛是铁了心的想要呆在这里。

    “呐,诺伊尔。我听,兽人部落那边似乎不止几个神圣的使徒。”

    诺伊尔呼吸有瞬间的凝滞。而后眯眼盯着侧边的泽亚,“我只知道,人类帝国那边派了一个队伍增援,至于队伍之中到底有什么神圣的使徒,我并不清楚。”

    “那你可知道那些人类在谋划着什么事情?”

    诺伊尔一惊。

    一时想不起来这魔物有什么能力。

    他跟伽罗的谈话时,在场的魔物并没有泽亚,而机械时代那边的情况,魔营也没有派出魔物进入部落侦查。

    目前适合进入侦查的魔物还没有传送过来,这个魔物是怎么知晓的?

    “他们想要帮助兽人部落打败我们。”诺伊尔抿‘唇’回答。“不过都是异想开的想法,一支队伍,怎么可能翻起大‘浪’。”

    “可你也不是被那些人掳去,做了一晚上的俘虏么?”

    明显的嘲笑。

    诺伊尔脸‘色’一沉,“我了,是假装被福俘虏,去看看里面的情况。还有,这是我与伽罗大人他们才知道的对话,你为什么知道?”

    “别管为什么。既然你知道了情况,也逃了出来,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伽罗大人?”

    现在倒是来责备他来了?

    “你有资格来盘问么?”诺伊尔冷笑,“该的我已经对伽罗大人了。没必要在这里与你废话,现在出去,五秒之后再不离开,否则我就动手。”

    “诶,可别。”

    泽亚嘻嘻一笑,双手挥摆,这时又是另一副面孔。

    “我现在倒是清楚了你只是被掳了过去。”泽亚眼神变得深邃,嘴角上挑。“真是可笑呢,诺伊尔。竟会被人类打成重伤,灰溜溜地跑了回来,还对伽罗大人了谎。胆子倒是不。”

    “你有证据么?凭什么就我在谎?”

    泽亚冷笑。

    “我只是来确认一下,看你的反应,倒是像那么一回事。是不是在撒谎…现在我也不在意。我的使徒已经打入兽人部落内部,现在阻止着那群人类的计划。”

    “我想作为黑魔军的第二将领,应该会出去显‘露’一下自己的本事,将自己丢掉的荣耀重新取回吧?”

    他在‘逼’他出战?

    而且还擅自行动派了魔物过去?

    诺伊尔眯眼,“你擅自行动了?就不怕打草惊蛇?”

    泽亚一听,不由得捧腹大笑。“哈哈哈哈,呐,诺伊尔我没有听错吧?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蠢笨么?我的本事可是比你高多了。自然不会像你那般,莽撞的直接闯进兽人部落。”

    “人类计划着什么?”诺伊尔蹙眉。

    泽亚盯着他看了几秒,而后笑道:“自然是怎么给我们魔族一个重创。这次拿不下兽人族,我想,你我都清楚其中的利害。”

    “现在那群人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里。只要我发现了什么不正常的行为,诺伊尔,你应该行动了。可别丢了黑魔军的荣耀之名。”

    泽亚话落,视线落在流心身上。“这个有趣的人类,真的不愿给我。”

    “我准备烙印诅咒,我的宠物正好没有人照理。这是我的东西,谁也别想再染指。你知道我一向讨厌别人动我的东西。”

    “噢?就算我去伽罗大人那里点什么,也不愿意么?”

    诺伊尔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送。”

    泽亚眼眸微敛。

    两人对视数十秒,气氛如同上弦的利箭,然而即将在脱弓一刻,突然松力。

    泽亚轻笑一声。

    “等会儿等她醒了,我再过来跟她话。这人类倒是有趣。”

    落下这么一句话,泽亚慢悠悠地离开。

    “啧。”

    诺伊尔感觉到了麻烦。

    流心这时睁开了眼睛,起身看着诺伊尔。“这魔物什么鬼?你还是gm么?”

    诺伊尔蹙眉,“这些魔物行动能力很高。本来也不能只当是死的存在。而且原本设定里,卡兰斯失去大半领土之后,魔物会把目标转为兽人族,很快就能把兽人收复。所以这些魔物只要自主的行动是为了覆灭兽人族,都是得到允许的。”

    流心咬‘唇’。

    “那他派了东西去,打入了内部,是真的?”

    “应该。”诺伊尔原本不记得那泽亚有什么能力。不过现在听他到使魔,便想到了化鸟。

    白羽一族支配魔鸟。

    但魔鸟只能用于视野共享,要打入内部,应该还是有着另外一只魔物。

    “如果里面有魔物存在,会长他们不可能不会发现。”

    ‘棒’‘棒’糖几人对黑暗力量十分敏感。再怎么伪装,魔物也不可能完全隐去身上的魔气才是。

    “你可别看魔物了。”诺伊尔无奈一叹。“现在你难道不是该担心自己能不能逃出去?”

    流心一愣,而后突然反应过来。

    那…那魔物后来又了等会儿过来跟她聊聊?

    “现在离开。”

    “不行。”诺伊尔‘揉’着眉心,否决。之前机会那么多都不想走,现在想走明显晚了。他也没预测到有魔物过来这里。

    “你现在离开,之后我就会开始被追杀。但是你任务都还没有开始,我不能冒这个险。这是唯一的机会。”

    “如果…没有成功,会怎么样?”

    诺伊尔看着她,“往后都会是魔物的下。”

    流心不禁用力抓着身下地毯的绒‘毛’,想了许久,“我现在先给会长他们。我这边就不先逃了,雪原这里的黑暗之‘门’,由其他人去。,”

    “你确定么?之后不一定会有机会送你走。”

    “嗯。我还是想在一片蓝下溜我的机械狗狗。”

    至于此时,十分钟已过。

    北溪他们等来布斯。

    同行的还有鸠,以及出乎大家意料的一个人,雷兹。

    “那边反对的声音已经压了下去。”雷兹这时开口。

    北溪很好奇这个人怎么突然改变了主意,不过想想现在也不是询问的时候,准备回答之时,没想到流心那边来了消息。

    北溪望着一大段的文字叙述,突然觉得这整件事变得复杂起来。

    “北北?”

    原本得到了指挥权,理应高兴。以北溪‘性’子应该迫不及待的带着人出去反压,结果现在一脸平静得到模样。

    倒是让狸猫不由得愣住。

    随后便猜想,难道是出了什么事情?

    “勇者,现在整个兽人部落的战士都会听你的指挥。我们只要一个结果,让大家活下来。”

    北溪轻咳一声。

    “雷兹,布斯两位王子,能不能借一步话?”

    两人迟疑地点点头。

    三人竟跑到了帐篷之中。

    “这是怎么了?”

    还有什么需要商谈的?直接带着人打出去不就好了。

    “等等。”狸猫安抚其他人。

    两分钟后,三人出来。

    北溪看着众人便道:“我们等一等,需要一个绝佳时机。”看向狸猫,“阿狸,让大家回来休息一下,补充状态。三十分钟后行动。”

    众人面面相觑。

    时间本来就不多,怎么的就要休息三十分钟。

    “会长,为什么?”

    有的人不解,发出疑问。

    北溪耐心解释道:“现在战斗一直消耗的不仅是我们,那些兽人战士负伤的也不少。这三十分钟,轮流切换,之后,我要看到一个有‘精’力,体力的大军,再一同打出去。”

    “好吧…”

    这个理由也不是那么牵强。

    众人散去。

    默不吭声的微生墨这时起身,“北北。”

    北溪看着他,“你也休息一下。去帐篷里休息,恢复得快。”

    两人进了帐篷。

    帘子才落下,微生墨便问。

    “发生了什么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