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4章
    挽扇不太懂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故事。。 就算如何有着理由,可是如今人已经陷入魔化,这些已经毫无意义。

    原本不想开口只想在一旁看看好戏的挽扇,对着雷兹,不冷不热地道:“我不知道你跟伊莲娜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约定。但是你应该得清楚一件事,现在,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之所以几百人来这里帮助你们,是因为我们手中握有底牌。如果你们兽族不配合,待巫师出现,必定都得死,没有例外。”

    “你们先知为你们撑起的那个保护盾,耗尽了他很多的力量吧。今肯定是无法恢复了,所以你们现在只能依靠我们。”

    挽扇盯着雷兹,“巫师必定会出现。而我们有阻止拯救你们兽人部落被灭族的策略,可是你们,却不配合我们的行动。就算你在兽人部落之中再怎么深得人心,可现在有人选择站出来,选择相信我们。这之后,族长的位子可就真的不会是你的了。”

    雷兹沉声回道:“你觉得你们真有那个能力,挽回这一切么?”

    如果这群人真的让兽人部落逃过一劫,那么之后必定会是被兽人所信赖的友人,而选择相信他们的布斯也会因此被兽人信任。

    他苦心经营那么久的形象,也许还会因为决策不当,失去民心。

    雷兹之所以在犹豫,是因为还是不相信北溪他们有能力帮助他们完全击退魔物。其实他是有其他办法…

    到最后,若是城‘门’全被占领,他也会保存兽人的血脉,带着人乘坐隐蔽的传送阵离开。

    “我们是你们最后一根稻草。赌上机械时代之名,你若不信任我们,那我们只能选择布斯。如果他也办不到,我们便会直接利用魔法离开。”

    “雷兹殿下,这是一个赌注噢。”挽扇‘露’着笑意。

    “反正输的概率本就大,输了就得付出无法弥补的代价,你的子民们会沦为魔物的奴仆,为他们做牛做马。若赢了,你们至少还有时间重振旗鼓,向魔物复仇。至少还可以住在自己的家园…”

    挽扇不再言语。

    雷兹已经陷入抉择的思索之中。

    她望着伊莲娜手腕上的诅咒,扔个净化过去,又一次将魔气压制。“对了,忘记了。我不可能一直压制得住诅咒。随着我为她净化的次数越多,到了最后面,圣光将不会对诅咒生效。魔气会加快进程将她魔化。”

    挽扇着,勾出一抹嘲笑。侧头望着雷兹,发丝微拂。“到时候,你就得跟她一样成为魔物之后才能娶她做你的新娘了。”

    雷兹呼吸一凝。

    眼神放空般想了许久,直至收回思绪,视线落在挽扇身上,他道:“拜托你了,我暂时将她‘交’给你。也许你们的对,之前是我太过执着,想法没法转变过来。”

    雷兹完,走到‘床’边弯下身体,在伊莲娜的额头上烙下一个‘吻’。

    凝视着她的容颜,深深铭记。

    他起身,默默离开。

    红莲见人离去,询问挽扇道:“他会帮助你们么?”

    挽扇点点头。“他会的。如果真的还爱着伊莲娜,族长的位子,以后再争取也不是不可以,对么?”

    红莲叹息一声,“他太执着。”而后又道:“真的很感谢你们。感谢你们为我们做的一切,还有伊莲娜…”

    挽扇哈哈一笑,不在意的摆摆手,“不是什么大事。对了,你可以跟我,这雷兹与伊莲娜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他一定得成为族长?”

    红莲一愣,知道挽扇没什么恶意,低头想了想。

    “他们两个啊…”

    离开了伊莲娜木屋的北溪一行人,匆匆忙忙地回到了战斗场地。布斯与鸠前往一群npc所在的望台,北溪则去看了看其他人的情况。

    营区内,有十几人正在休息。传组的有,‘精’英团队的人也有。外面厮杀声与爆炸,技能释放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十分吵闹。

    见北溪与‘棒’‘棒’糖回来。

    筱裳停止给武器上修复水,看向两人。“北北,你们去干什么了?”

    当时红莲来到这里没有太多,只是找了挽扇,两人低声了几句,便跟着红莲离开。之后‘棒’‘棒’糖收到挽扇的消息后也急急忙忙地离开。

    他们那会儿还打得分不神,等休息时才听其他人起有这么一回事。

    “外面情况怎么了?”

    北溪没有立即解释,而是询问了草原上的战斗。

    一日就是一回答道:“你走了之后,新的一‘波’出六只高级魔物,还有领主。不过我们在,没什么大事,倒是听青离他们,其他区域连连被破,npc不得全数出动抵御,如今似乎在距离中央城市的几千米外的战场上,战斗处在白热化。”

    所以他们这边npc那么少,也是因为其他的都去了另外三个角。

    “只要还没有打到他们兽人部落的中央城市,一切都还好。”狸猫道。

    “辛苦你们了。”

    “哈。”咒主笑了一声,“会长,咱那么辛苦,回去加薪水呗。”

    北溪无奈一笑。“行。那你可得多杀几只领主,回去我就多给你薪水。”

    多杀几只领主?

    咒主黑线。

    他一个人杀高级魔物还行,杀领主就不行了。他可不是输出,没有变态的输出能力。

    一日就是一嘲笑他立马软了下来。

    咒主狠狠剜他一眼,侧过身嘟囔了几句。

    狸猫笑笑,随后又问北溪。“你把扇子和糖糖她们叫去干什么了?”

    “扇子呢?”筱裳才发现回来的只有北溪两人。

    北溪看了看时间,趁着布斯与鸠还没有来,便跟在场几人明了一下她在木屋那边的所见所闻。

    正如蓝鳞给他们的提示,北溪是去找了伊莲娜,可是没想到结果却是这样。

    “伊莲娜被魔物攻击陷入了昏‘迷’,那任务不就不能做了?”吞噬苍穹在旁边问道。

    “嗯。伊莲娜身上的任务没法做,而且估计也接不了。”

    众人看北溪,连‘棒’‘棒’糖因为她这话也不禁侧目,眼中带了疑‘惑’。

    “为什么?”

    都是一副想不通的模样。

    “那是正常情况下的任务,但是现在处于黑暗纪年。你们觉得接了,能完成结婚这事儿?”

    家都不保了还想着结婚,的确过分了。

    “就拿卡兰斯那边来。一些城市毁了,那么我们之前接过的一些任务是不是也显示灰‘色’,暂时无法继续,或者直接失败,然后被补偿了经验这些奖励。”

    因为城市被魔物毁掉,但凡任务变成灰‘色’或者直接失败,都是npc死亡,亦或者是这个任务里所包含的一些任务地点,无法进入,于是暂时变了灰‘色’,任务暂停。

    “对哦。”咒主恍然大悟。

    北溪又继续道:“我去了那地方了那么多,红莲还是没有把任务给我。明,原本蓝鳞提到那任务,现在已经不能接取。现在整个兽人部落的日常任务,应该都暂停了才是。”

    只是因为玩家们关注点都在城外的魔物身上,才没有注意到自己其他的任务已经无法继续了。

    北溪便想着,因为大祸临头,按照进程被灭,那么今日之后便再无兽人族,于是所有的任务估计都无法继续了。

    那个gm,既然特意给流心一个破坏魔物计划的任务,应该是游戏公司做出的临时策略,想要拉回这个资料片的进度。

    “那现在我们离开么?”

    “布斯去谈判了。”

    北溪到布斯,众人就想到红莲,伊莲娜,雷兹等人之间的关系,众人都‘露’出八卦的表情。

    ‘棒’‘棒’糖把事情了一遍后,筱裳撇撇嘴,“渣男。”

    “所以那雷兹就是想要族长位子,怎么也不帮咱?”

    “差不多吧…”‘棒’‘棒’糖摊手。

    “那我们在这里辛苦打魔物是为什么?”冷兔不悦。

    “那个布斯,能行么?”

    原本在兽人部落里就没有什么声望,长老们也并不信赖他。如果他能干些,也许四人之间的关系就不会那么复杂。

    “不清楚。”北溪抿‘唇’,“等,顶多十分钟。如果不行,我们便离开。”

    “好。”

    “听会长的。”

    现在是午时15点25。

    距离流心所的傍晚还有一个时三十五分钟。

    他们还有多少时间可以‘浪’费?

    “喂,你会长还没有回信?”

    流心不悦看他,“我那样没有名字么?喂什么?本姑娘叫流心!”

    “我知道,你头上有名字啊。”

    “那你不会喊名字?”

    “噢…流心。”

    “你的会长还没有回信?”

    “没有。”

    流心等得也‘挺’无奈。

    诺伊尔看她躺在地毯昏昏‘欲’睡的模样,瞥了一眼,收回视线,又瞥。“时间不多了。魔物现在已经在加派阵容。从三点四十开始,就是带有大量魔法范围技能的魔物出击。他们能行么?”

    “兽人不‘乱’阵脚,会长他们就能带起来。”

    流心闭着眼睛,“谁让你们把兽人设定的那么讨厌,现在知道着急了有什么用。”

    “我可没有着急。”诺伊尔‘摸’‘摸’鼻子,干笑道:“我只是担心你们离开不了兽人部落。巫师不是现在玩家能对付的。”

    流心睁开眼,视线看着对着脚方向坐着的诺伊尔。“哼,虚伪,假惺惺,人面兽心。”

    诺伊尔黑线。

    “我…的是实话。”

    “骗子。”

    “诺伊尔大人!”

    帐篷外响起一道声音。

    诺伊尔原本想跟流心的话也咽了下去。跟人对视一眼,流心都已经习以为常了。这人扮演的魔物,在这魔物军队里有着不低的位置。

    呆在这里。

    他对着流心了四个字,便起身离去。

    帐篷里突然变得安静起来。

    流心继续躺着。

    等人回来应该就能离开了。

    这般想着,浅浅睡去。

    直到身前有着异动,流心‘迷’‘迷’糊糊睁开眼,还没有抬头,嘀咕着:“诺伊尔你回来了?有什么事情么?”

    “呵呵。”

    头大传来轻笑。

    流心‘揉’着眼睛的动作一顿,意识瞬间清醒。瞬着一双皮靴,视线不断上移,最后停在对方一张无害的面孔上。

    “你是魔物?”

    他保持着笑意,“这区域内除了你一个人之外,你觉得还有第二个人能在这区域自由出入任何地方么?”

    流心一听,心想这魔物长了一张人畜无害的样貌,连气质都让人觉得是个温柔的人。一头加起来很柔顺的银发,长相俊朗。

    帅哥这游戏里不是很少见。

    他们公会里随便拉出一个都长得惊动地的帅。反正大家都是用过美化系统的玩家,也是已经免疫了各种帅面孔。

    流心此时并未被男‘色’所‘迷’,只是觉得这个魔物笑得怪渗人。

    感觉在打她什么主意一样。

    现在诺伊尔还没有回来,流心不由得更加警觉。他过其他魔物不会随便进入他的帐篷,所以才让她呆在这里。

    因为是最安全的地方。

    结果还是有魔物闯进来?

    还是在她完全没有防备的时候。

    流心抿紧‘唇’角,从半坐慢慢收回双脚,拉开距离。

    “我听诺伊尔带回了一个人类玩物。很好奇是什么样的人一直让他呆这里,都不出去参与战斗。”

    他笑时,眼睛如弯月一般。

    “噢,原来是为美丽的姐。”

    流心被他笑得汗‘毛’直立。

    他蹲下,与流心平视。“不知怎么称呼?”

    流心现在反应有些迟钝。

    因为她正在考虑,是该‘露’出惧怕魔物的表情,还是很平静的表情,还是直接无视这魔物,继续睡觉。

    这样过去十多秒。

    流心才干笑着对他道:“问别人名字之前不是应该先报自己的名字么?”

    他笑笑,“得对。我叫泽亚,美丽的人类姐怎么称呼?”

    “我叫流光。”

    流心嘻嘻一笑。

    泽亚眼中闪过一抹异样,但是依旧笑着道:“噢,不错的名字。”

    “嘿嘿,是吧。”

    “你不怕我?”他语气有几分好奇。

    流心对上他的眼睛,“准确来,我不怕死。”

    所以也就不怕他们了。

    “有趣。”

    流心撇嘴,可不是嘛。反正她一个玩家死了还会复活,npc嘛,也就一次生命。

    “泽亚,你怎么在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