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3章
    一  雷兹是很聪明的兽人。。: 。

    北溪这话他能知道其中深层的言外之意。她之前也别提过关于兽人部落指挥权一事,但是仅凭族长的承认是不够的,否则兽人部落的长老会也没有存在的意义。

    雷兹必须要将众位长老的想法考虑进去,这才不会影响他继承族长之位。等当上族长之后,就算是是长老也必须遵从他的命令,这便是族中规定。

    那时,他即可以力排众议,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现在他只是代理族长,还没有经过继承仪式。若是一个决策不对,长老们亦可联合起来,让他推出族长候补的位置。那他数年的努力,终归功亏一篑。

    雷兹的沉默,让红莲感到震惊,之后是愤怒。“你对伊莲娜的感情只是的么?你真的放不下那位置么?!”指责之声,不出意外的响起。

    ‘棒’‘棒’糖她们这时只能沉默。

    雷兹如果不能为了伊莲娜去压制长老,给他们一次号召兽人军队的机会,他们也不会再多逗留。直接坐着传送阵离开。

    光靠他们七百人去抵御百万魔物,这实在是无稽之谈,也是人们可笑的妄想。如果npc不跟出动,那么兽人部落今日必定被灭。

    既然做出再多努力也无法改变其npc的想法,那么北溪他们只能选择离开。

    可能早在黑暗纪年触发之刻,这一切进程都在跟着游戏公司的剧本走,而玩家,想改变,很难。

    这些npc如此态度,估计也是因为设定之中本就是要被灭的。所以北溪他们怎么做,也没法改变想法,获得完全的信任。

    雷兹看着红莲,语气坚定道:“如果我不站出来,族中除了我还有谁能胜任下一个族长?”

    挽扇和‘棒’‘棒’糖对视一眼,之前听蓝鳞等人,兽人族长儿子很多。起来,他们也只看见了布斯和这个雷兹,其他人呢?

    北溪倒是知道这其中缘由。

    雷兹沉声又道:“现在父亲卧病,命不久矣。如果我不出来,其他人的脾‘性’只会成为长老会的傀儡。难道你就不想自己的师父从那地方走出么?”

    红莲一愣,而后摇头,直视着雷兹。“我希望师父获得自由,我也希望自己不被族规所束缚。但是,我们不能拿伊莲娜的生命开玩笑!”

    “我知道!”雷兹咬牙,握紧双拳。“我不会让她死。”

    北溪这时冷冷开口,“可是你也不会为了她,而选择与那些顽固的长老们成为敌人。如果你不愿意,你又有什么办法,救下伊莲娜?”

    北溪摇摇头。

    “我们不应该来兽人部落的。”

    ‘棒’‘棒’糖此时也道:“虽然这话现在有些不人道,不过真的对你们很失望。我们来是想帮助你们,结果你们却不愿意合作。难听一点,临死也要维护你们兽人可笑的自尊和骄傲,我只能灭族也是迟早的事情。先知的预言也不会出错,就算我们出现了,也不会发生变数。”

    挽扇看着雷兹,“如果今日兽族被灭,往日也无族长可言,到底也不过成为魔物的阶下囚罢了。”

    北溪这时又收到流心的消息。

    她那边已经准备逃跑,自己前往雪原黑暗之‘门’藏匿点,是等待队友过去与她回合。

    北溪看着眼下情况,只能回个消息,让她先逃,但是不要去黑暗之‘门’所在,因为他们现在,不一定会去破坏黑暗之‘门’。

    “为什么?!”

    流心看着北溪回复的消息大惊道。

    一旁玩着匕首的诺伊尔看向她,眼中透出疑‘惑’。“怎么了?你亲爱的会长给你回了什么消息?”

    流心蹙眉,“会长他们不一定会继续帮助兽人部落。”

    诺伊尔:……

    “为什么?”

    流心盯着北溪回的消息仔仔细细看了之后,对上诺伊尔的视线,不解道:“兽族为什么那么固执?”

    诺伊尔一头问号。

    “他们怎么也不让人类成为指挥官,号召npc战斗。”

    “兽族啊…自尊心比‘精’灵族还强的一个种族。他们骨子傲,设定里,原本从初始族开始就是很强大的一个种族。所以傲气都是与生俱来,不愿臣服也是极为正常。”

    “有办法么?”

    诺伊尔摊手,“玩家自己攻略呗。这种情况,我再什么,就是已经超出本身职责范围,要是被老大知道,我就得…”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流心无言。

    “那这个任务我不做了。”

    诺伊尔猛地抬眸盯着她,眼中透着“你有本事再一遍”的讯息。

    流心道:“我不觉得自己一个人能打百万魔物。”

    “不是还有兽人玩家?”

    “你是gm,你心里没一点数么?你自己都黑暗纪年超正常水平在前进,玩家都跟不上节奏,当然也只能在这资料片里被淘汰。”

    流心躺在‘毛’毯上,“五分钟。五分钟后,你送我走。”

    诺伊尔眯眼,“你不做任务就不送。”

    流心抬脚踢他的胳膊,用力跟轻。“你把我绑来,也没有问我意见。现在要害我魔化是吧?”

    “你不是对任务感兴趣?”

    “那也是兽族肯配合的情况。如果他们不配合,你告诉我,平均等级一百二十三级的兽人,怎么打出来?那些魔物最低中级魔物的等级也有一百二十八,九。本来属‘性’就比平常怪高。”

    诺伊尔无言以对。

    流心起身,磨牙。“你们游戏公司倒也是耍了个好手段。自己监测系统不够完善,导致资料片提前降临,出了这个意外,所有人都得跟着遭殃。现在跑来想拉回进度,结果只是给个任务就了事了?”

    诺伊尔蹙眉,“你也了是意外。”

    “那这么你觉得你们没有过失了?”

    诺伊尔沉默几秒,而后‘摸’着鼻子看流心,无奈道:“又不是我负责这块区域的,你对我发脾气有什么用。我现在也只是按规定办事。不能对你太多其他的,也是希望维持这个公平。”

    流心知道也不能撒气到他头上。

    不过就觉得很烦躁。

    这点上,游戏公司方面本来就没有完善,也有过失。结果想的补救方法也这么低端。

    流心转过身,盘‘腿’坐着,背对他不准备话了。

    沉默了许久。

    诺伊尔靠在后面的‘床’沿,侧头对她喊道:“喂,在生气?”

    没反应。

    “好吧,我送你离开。这个任务我收回。”

    流心瞥他一眼,随后又连忙回头。“不会影响你?”

    诺伊尔无奈一叹,“我只是不知道兽人部落里还有谁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因为现在都是在按剧本走没法直接停止。我知道这个任务难度大,你的没错,玩家们赶不上节奏。发现机械时代在的时候,我还‘挺’开心。想着应该有人能够完成这任务…”

    流心撇撇嘴。

    “你刚刚你不负责这个区域什么意思?”

    诺伊尔心想问题还‘挺’多。

    然而嘴上也答道:“就是兽族背景设定,以及部落场景策划和任务线这方面,我都不知道。不是我负责的意思…”

    流心懂了。

    还想问什么,这时北溪那边又来了消息,流心点开一看。

    “咦?”

    流心关掉消息界面,看向诺伊尔,认真问道:“会长让我问问你,你们这个任务‘插’进来拉进度,原本能成功的概率是多少?”

    诺伊尔‘摸’着鼻子,“百分之三十。”

    流心给他一个白眼。

    被坑了。

    给北溪回了一个消息。那边很快回:等待命令行动。

    流心想,难道由改变主意了?

    北溪这边原本已经打定主意不再参战,然后离开。但是布斯的到来,打破了僵局。

    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布斯会来。

    他走到红莲身边,“我听巴尔,伊莲娜出事了。”

    他身上沾了不少血迹,分不清楚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看起来很狼狈。

    红莲心疼他这番模样。

    “你去哪儿了?”

    布斯抹掉脸侧的血迹,表情淡漠道:“去北部那边帮忙了。”

    布斯看着躺在‘床’上的伊莲娜,又看向雷兹。“什么情况?”

    众人默。

    布斯不明白为什么伊莲娜现在还是这种情况看向挽扇两人。“使徒大人,没有办法驱散魔气么?”

    两人摇摇头,心想这布斯对他们态度还‘挺’好。

    布斯垂眸。

    “谁能告诉我到底什么情况?”

    挽扇看了看靠柱子的北溪,北溪撇嘴。

    挽扇上前,“我给你情况吧。”

    两分钟后。

    布斯看着雷兹。“你知道我不会让红莲嫁给你。”

    雷兹与他对视语气淡漠道:“她只能嫁给族长。”

    布斯抿‘唇’,“我会成为族长。”

    雷兹微微蹙了眉头。

    “你没有那个能力。”

    “三哥,我一向将伊莲娜当做姐姐,现在她有了生命危机,你却想着要怎么迎娶红莲,获得族长之位。”

    “就算你做上那个位子,你觉得自己有能力压住那些人?”

    布斯握紧红莲的手。

    “我只知道,我必须守护重要的人。之前我不愿意跟你争,只是认为以三哥的本事的确可以领导兽族。可是现在经历伊莲娜这事…”

    布斯表情冷漠。

    “外面是魔物围城,下一任族长却在想如何继承族长之位。你不能带领他们,就由我来好了。”

    雷兹眼眸一沉。

    “布斯,你变了。”

    “是你变了。那个带着大家去山谷看萤火的三哥,已经没有了。”

    布斯走到挽扇他们面前,诚恳道:“诅咒,可不可以帮忙压制?”

    挽扇看北溪一眼,点头道:“我会尽力压制她身上的诅咒。”

    布斯感谢道:“谢谢你。”

    随后走到北溪前。“我知道你是他们的领袖,你很强。我有在城‘门’上观看你们的战斗。谢谢你们能为兽族做到这个地步。”

    北溪挑眉。

    “恕我直言,听布斯王子在兽族是有名的废材,现在你站出来,能为兽族做些什么?”

    布斯并没有生气,握紧拳头,眼神坚定而清澈。“我会尽全力去做。”

    对视许久。

    北溪挑眉,“我要指挥权。”

    “‘交’给我。”

    布斯走到红莲身边‘摸’‘摸’她的头,眼神柔和。“在这里陪着伊莲娜,我会带着好消息回来。”

    “好。”

    布斯笑笑,而后看了看脸‘色’难堪的雷兹,没有再什么。

    北溪朝‘棒’‘棒’糖勾勾手指,两人跟着布斯走出木屋。

    倒要看看这布斯想做什么。

    一出木屋,空突然出现‘阴’影。

    两人抬头一看,鸟人立在上空。“布斯,你想好了?”

    “鸠。”

    这时他们初来兽人部落时出现的那只兽族。

    “这个时候总得有人站出来…”

    做出牺牲。

    鸠不再言,看着北溪她们的眼神也与之前大不相同。

    “走吧。”

    目标,是那些顽固的长老。

    等人离开之后。

    木屋陷入了沉寂。红莲无视了雷兹,而挽扇也只是把注意力放在诅咒上,一看有异样,就净化。

    过了许久。

    红莲抬头发现雷兹还站着,不悦蹙眉,“雷兹殿下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雷兹没话。

    “这里不欢迎你。我想如果伊莲娜好起来,知道了你是这种人,也会死心了吧。”红莲冷笑。

    挽扇在旁边看着好戏。换做是她,也觉得这雷兹不是好对象。布斯跟他比起来虽然气场不够,在兽族也没有雷兹有威望,但至少是个可以依靠的。

    雷兹这样,的确人让人很讨厌。

    “伊莲娜过,如果是你做出的决定她一定会支持到底。”红莲咬‘唇’,压制怒气。“在你最孤单的日子,陪着你一路走来的也只有伊莲娜。你应该清楚,除了她,没有人能够理解你。我不明白,现在家园都要没有了,你为什么还要那么执着。”

    “我答应过她!”

    雷兹突然加重语气,声音变大。

    挽扇吓了一跳。

    看向这人,发现一副十分悲伤的模样,脸上带了一抹难堪的红晕。

    “我答应过她,会给她建一个‘花’园城堡,会让她成为整个兽族最美的新娘。”

    如果不成为族长,他连最基本的幸福都不能给予。

    红莲怔愣。

    突然鼻子一酸。

    伊莲娜是半兽人,不纯正的血统,如果不是先知照顾,以她的血统只能成为低下的仆人,不可能嫁给兽人,还是高等的王子。

    如果不成为族长,他不能娶伊莲娜。任何族中的兽人都可以,唯独低下的仆人不行。

    所以,几近成为了他的执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