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1章 魔化状态
    一  魔物竟会出现在兽人部落的内部区域?

    之前他们那营区是离得城门较近,微生墨才会抓出一只魔物。而这地方,可是在兽人部落的深处,这个魔物是如何进来的?

    伊莲娜在红莲怀中摇头,用颤音回答道:“我…我不知道。我还准备去找巴尔大哥,然后一只魔物突然从那边蹿了出来,抓着我的头发袭击我。”

    伊莲娜指着桌子后某个方向。

    北溪越过桌子直径走到草屋角落处,发现有个洞。北溪蹲下细看,这个跟之前那关押魔物的屋子出现的洞看起来是同一种魔物所挖。因为两个洞边缘都有黑色的毛,北溪之前有注意,不过没有特意出。毕竟都知道那是魔物留下的毛发。

    原来那魔物还没有离开么?

    这般看来这里出现魔物也是不足为奇的事情。挖洞的魔物,可以在地底活动,这样是谁都不可能发现。他们机械师的探测机械兽现在也没有什么作用,北溪还是有几分担心他们现在所站之处下有不少这种魔物。如果它们打穿不少通道,直通魔物中央城市,那么魔物的军队也可以通过地底通道,打个措手不及。

    不过现在细细一想,北溪又觉得不太对劲。要是魔物之中存在着不少的这种魔物,那应该在破掉兽人先知保护盾的时候,就已经着手弄着计划。

    魔物很聪明,北溪不觉得他们想不到这个办法。只要外面大军压制,再打通地底,开出一条路来,直捣中央城市,来个声东击西,兽人部落灭族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为什么呢?

    来也奇怪。

    先知预言今日是大限,意味着兽人部落就会在今日消失。但是游戏管理层的人却跑出来横插一脚,给了流心任务,就是想阻止兽人部落被灭。

    北溪盯着地洞。

    是进程太赶了?

    北溪觉得也只有这个理由,才会让出来,安排任务。

    的确,要是兽人部落被灭,后面的事情可就麻烦了。如果全部被灭,由魔物统领,往后可就没有什么竞技比赛,龙也不会来到了。

    “北溪,有什么发现么?”

    北溪看想两人,“魔物是在地底挖了个通道过来。”

    两人闻言脸色一变。

    伊莲娜脸上带着恐慌,“怎么会?有这种魔物?还岂不是连内部区域也已经不安全了?”

    红莲也紧锁眉头。

    “我们得赶紧去告诉其他人,让他们心。”

    “嗯。”

    红莲扶起伊莲娜,两人牵着手准备就此离开,北溪不得已开口阻止。

    npc主动性很高,凭借自己的意志行动,仿佛就像是活着的人一般。他们两人可不会管北溪,也不会在意任务,如果北溪不提,估计这个任务就得被搁置,甚至还能被遗忘。

    “稍等一下!”

    北溪提速,很快就拦在两人面前,双臂张开。

    两人被迫停下看着北溪充满了疑惑。

    “听我句话。”

    红莲与她好感度还是属于可以听进她话的程度,伊莲娜与北溪好感度现在处于一百二十。这是源于刚刚北溪进来救了她一命。

    两人没有表现出拒绝或者不耐的态度。

    北溪看到这里也便放心,放下手道:“现在兽人部落里充满了恐慌。外面战士们依旧在热血奋战,而安全区域的人们却还是在担心着魔物会不会闯进来将他们杀死。你们如果随便出去,只会引起更大的恐慌。并且这魔物是会打洞。轻易就进入了兽人部落内部,这让民众们会对外面战斗的兽人战士失去信心。”

    毕竟一帮人在外拼命抵御魔物,却还是有魔物可以自由在兽人部落里出入。这个消失一扩散出去,必定会让内部混乱,让兽人士气更低。情况会变得更糟糕。

    红莲微愣,“我…我没有想到。那我们该怎么办?”

    北溪看着伊莲娜,她现在在微微颤抖着,脸色也不好。这看起来也不像是在害怕什么,刚刚魔物攻击她,难道造成了伤口?

    “伊莲娜看起来不太舒服。”

    北溪话一出,红莲赶紧看向伊莲娜,这样紧紧盯了几秒,“伊莲娜你不是在害怕,而是受伤了对不对?”

    苍白的脸色,颤抖的身体,红莲以为她还没有从被魔物袭击的阴霾里走出来。从未想过更严重的地步。

    伊莲娜咬牙,“我没事。”

    红莲可不信,拉着伊莲娜避免她逃开,视线上上下下打量着,没有发现衣服破损。其他部位没有受伤的痕迹。

    “伊莲娜,你哪儿不舒服?”

    “我没事。红莲,你赶紧去告诉长老们,让他们戒备一下。”

    “可是…”红莲不放弃,然后看向北溪求助。

    北溪上前,“伊莲娜交给我,这件事情虽然不能给民众也不能扩散出去,但是长老和雷兹殿下必须知道,他们应该会做出正确的处理。事关重大,你先把消息带回去。伊莲娜交给我。”

    红莲望着伊莲娜,她也一笑,“北溪得对,你快去快回。”

    “好!”

    “等一下。”北溪唤住红莲。

    红莲脚步一顿,回头看着北溪。

    “你可以去营区找一个叫挽扇的牧师来么?我需要她来帮忙。”

    “牧师?”红莲好像明白了什么,神情坚定。“我很快回来,等着我伊莲娜。”

    目送红莲消失。

    北溪收回视线,这时伊莲娜似乎再也撑不住,身体一软便要倒下。北溪扶的及时,才让她没有完全倒下,她依靠在北溪肩膀上,轻声道:“抱歉。”

    北溪视线落在她右手上,伸手微微拉开衣袖,宽大的衣袖下,果然一道抓伤泛着鲜红和漆黑。

    魔气。

    黑暗魔气,吸收多了都可以使人转化魔物,通过伤口更能直接进入体内,开始浸染身体。直至鲜活的生命,完全成为黑暗一员。

    “我没有想到会出现魔物。”

    伊莲娜是被完全吓了一跳,一瞬间忘记了反抗,等回神时,手腕已经有了伤口。那魔物对她的血似乎很感兴趣。

    等反抗时北溪他们已经来到。

    “我会被魔化么?成为跟魔物一样的丑陋的黑暗生物?”

    “兽人抵抗力比我们人类强大很多。”

    伊莲娜淡淡一笑,她似乎也不是很担心自己的生死。“我身体其实很弱,我并不是纯正的猫族血统。我的母亲是人类…”

    北溪一愣。

    混血的兽人在兽族似乎没有什么太高的地位。

    “我出生时,就比其他兽族的婴儿要半个头。我的母亲也因为生我,去世了。我继承了母亲的体弱多病…如果不是红莲和先知大人,我也不可能活得那么久。”

    北溪一时也不知道什么安慰她。

    伊莲娜却是看得很开,“我的身体大概是无法抵御黑暗力量很久。如果我魔化了,请一定杀了我。”

    她半坐,双手握着北溪的手,十分诚恳地道。

    “我不想变成魔物,不想伤害其他人。”

    “你不会的。”

    北溪才想起自己还带着圣水。

    连忙拿出来,“我不知道这个能起多大的作用。”

    不过想想是初级魔物弄的伤口,似乎也用不着挽扇过来了呀。

    北溪递给伊莲娜,“喝下去。”

    “这是?”

    “神圣之泉的泉水,能够净化黑暗。”

    伊莲娜接过,感激地看着北溪。“谢谢。”仰头饮下。

    几秒后北溪问她,“感觉怎么样?”

    “嗯,好多了。”伊莲娜灿烂一笑,略苍白的脸令她看起来还是那么柔弱。

    北溪拉开她的衣袖,视线触及还没有愈合的伤口,眼神开始变得怪异。

    “没有作用?”

    伊莲娜笑道:“我感觉比之前好多了。”

    她自然是不明白。

    圣水,净化黑暗,一般初级魔物身上带的魔气,可以直接驱散。那只怪不是很高级的魔物,为什么这个伤口连愈合的趋势都没有?

    北溪只能安慰道:“你觉得好多了就好。我扶你去屋子里休息,等我的朋友来,伤口就能完全愈合了。”

    “好。”

    将伊莲娜带进屋子。

    北溪让她先暂时休息一会儿,自己则开始侦查四周,以确保没有其他魔物。

    过了两分钟回到伊莲娜床前,北溪看她手腕散发黑光,蓦地一惊,拉开袖子,那伤口的魔气越发浓郁。

    “奇怪?!”

    北溪赶紧掏出圣水,滴了几滴在手腕上,圣水触碰魔气,瞬间被吞噬得一干二净。北溪直接一瓶倒下去。

    “滋滋滋滋”

    两股力量相抵,圣水逐渐将魔气吸收,暂时压了下去。北溪不放心,将伊莲娜唤醒。

    她意识有些模糊,在北溪帮助下又饮下一瓶圣水,而后沉沉睡去。

    若不是能感受她的呼吸,北溪以为她就此死亡,然后成为魔物…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不就等于魔化么。

    北溪也是无奈,她只是来做任务取得指挥权,没想到伊莲娜却遭到了袭击。巧合?还是意外?

    也没有任务,看来只是个意外?

    等了七,八分钟。

    这个过程北溪用了十瓶圣水来维持伊莲娜的状态,挽扇才赶来。

    同行的除了红莲,还有一脸冷峻的雷兹。

    进了草屋。

    北溪靠着石床盘坐在地面,身边一堆空瓶子。红莲两人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也只有挽扇知道那是装圣水的瓶子。

    雷兹视线触及床上的伊莲娜,脸色一变,快步走来,北溪自觉让开。

    没有血色的脸庞,呼吸微弱仿佛下一秒就会消失。雷兹望着她右手处又开始作怪的黑暗魔气,看向北溪,神情凝重之中带了惊慌与焦虑。“可以驱散么?”

    来时,红莲已经把情况都了。

    雷兹原本已经有心理准备,可是没有想到情况比自己想得更糟糕。

    北溪指着挽扇,“让她看看。”

    挽扇踢开碍事的几个瓶子,走到床边。“挪个位置,这里也只有我可以帮她净化黑暗魔气。”

    雷兹握紧拳头退开。

    红莲拉了拉北溪的衣角,北溪看她,她低声询问道:“会出事么?”

    北溪不确定。

    第一次见这种情况。圣水压制不住黑暗魔气,然而诡异的是那袭击的魔物才是初级的。

    这就没法解释了。

    北溪现在也懵。刚刚魔气力量大增,吓得她赶紧灌圣水,可是那么多圣水,这个魔气反而一次比一次浓郁。

    “我也不清楚。”北溪没法给出承诺。“如果她没有办法,那就真的没法子了。”

    她指得是挽扇。

    挽扇给了个净化。

    伤口魔气消散,一瞬间这屋子充满了好闻的清新气息。而伊莲娜那手腕的伤口魔气被瞬间打散,消失不见了。

    红莲大喜。

    雷兹表情也柔和下来。

    然而异变在这瞬间,那伤口突然“蹭”地一缕黑暗魔气蹿出,直接冲向挽扇。

    北溪反应最快,一把拉着挽扇往后带,拳头迎了上去。魔气与机械手套撞击,竟发出清脆声响。

    挽扇蹙眉。

    那魔气撞击后渐渐消散。而伊莲娜那伤口又开始萦绕浓郁魔气。

    “这怎么回事?”红莲震惊。

    她们也不知道。

    北溪回头看挽扇,挽扇摊手。“你确定是初级魔物伤了她?”

    北溪摸着枪,若有所思道:“之前确定是初级,现在不确定了。”

    雷兹语气带了几分焦虑。“勇者,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像你看到的。”

    “这满地的圣水也压制不了她身上的魔气,牧师的净化也没有作用。”

    “你的意思,伊莲娜会魔化?”红莲着急问道。

    “不是会,已经在魔化了。”挽扇道。

    这话一出,雷兹跟红莲脸色被吓得苍白。

    “不过这个状态可以打回零点。”

    如果魔化都有进程,那每一次她们的圣水和净化都可以把这个过程打到最初的数值。但是,却不能完全把这股魔气驱散,这点两人就不明白了。

    “让糖糖过来,她的技能比较高,而且还有徽章,应该作用比我大。”

    “也只是对有状态的人吧。”

    “这种情况不试试怎么知道?”

    “好吧。那你跟她。”

    两人旁若无人的起来。

    等挽扇走到一边,红莲才问道:“还有其他办法么?”

    北溪点点头。

    “嗯,我们会尽全力试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