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0章 兽族
    一  伊莲娜(莎娜琳)是移动性的npc,没有固定的位置。由红莲带路,短时间内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伊娜。

    他们并没有多少的时间,开辟出去的道路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想要正面压制魔物,只有他们几百人其实是很难做到的事情。现在让公会的人过来支援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晚上太过危险,所以北溪没有给公会的人下令,不想让他们连夜赶路过来。

    若是途中遇见什么魔物,北溪不是看低公会成员的能力,而是担心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他们没在一起,还是有几分担心。

    如果能拿到指挥权,命令兽人一起出战,压出去之后的生存率应该会提高。兽人npc战士的战斗力还是很强大的,不过对上boss就不行了。

    北溪他们可以帮助玩家们秒掉boss。但是怪数量太多,若是他们对付boss之余还是去打怪,实在消耗太大。

    几百人毕竟不是十几万人。

    若机械时代的人都在,北溪也无所畏惧。可惜,他们的身后,都是兽人玩家。

    红莲见北溪发呆,以为她担心找不到伊莲娜,于是安慰道:“不要担心啦。我知道伊莲娜姐姐没事的时候会在什么地方噢。”

    北溪回神过来。

    看着红莲一脸笑容,不禁想到了布斯。这些兽人npc的关系还挺复杂。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玩家才能得到利益吧。

    “你跟伊莲娜感情很好呢。”

    红莲笑得纯粹,没有一丝戒备和其他情绪。“对呀,伊莲娜是我的好朋友噢。”

    北溪跟她走在竹林道,两边红色围栏相围,平坦的路不知通往何处。北溪收回打量视线,看着她道:“这一路上,她对你也照料有加。”

    “嗯。”

    “你们是一起长大的?”

    “对呀。时候伊莲娜姐姐也想现在这般照顾我,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呢。”红莲不掩饰对伊莲娜的喜爱。

    北溪露出犹豫的表情,“我听兽族朋友…”欲言又止。

    红莲背着双手,回身一脸疑惑看着北溪,她以后退的方式,边带路边看着北溪问道:“听他们什么了?”

    “前些日子,原本你应该是要成为新的先知,然后与雷兹殿下举行婚礼…”

    红莲顿住,双手一松落在腿侧,随着她思绪被北溪引导回忆,手渐渐地开始握紧了。

    她低下头,表情略带忧伤。“你听了呀。”

    北溪点点头。“你其实不愿意对吧?”

    红莲抬起头苦笑道:“我不希望自己的未来因为一个身份被拷上枷锁。而且我根本不喜欢雷兹殿下,他也不喜欢我。”

    “可是你们族里的长老却不想破坏兽族历来就有的规矩。”北溪接下她的话。

    红莲一愣,而后咬着唇。“我不想顺从他们,于是逃了出去。后来遇见巴尔,听他们老师病了,便跟着回来。”

    路上的事情也便是和北溪他们相遇的那样了。

    “我…不想嫁给雷兹。”

    红莲无奈一叹。“这对于伊莲娜姐姐来,也是很残忍的事情。正是她太过温柔,我才不想去做伤害她的事情。你明白么?”她看着北溪,眼中带有一丝愧疚与歉意。她并不想破坏两人的感情。她不想…

    北溪走近,拍拍她的肩膀。“这种事情,你没必要愧疚。本来也不愿意。有错的是迂腐的族规还有你们族里老一辈的兽人战士们。”

    “也许我可以帮帮你们。”

    北溪漫不经心地道。收回手,越过她继续往前走。“也许在你看来似乎多管闲事了,只是我觉得,相爱的人就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而不是被迫分开,只能忍受分离之痛。”

    叮,红莲好感度提高30。

    “北溪。”她开始直呼其名,追了上去,拉住她的手,眼中带着期许。“真的愿意帮助我们么?”

    北溪点点头,看起来很认真。“我很想帮你们,毕竟是朋友对吧?”

    “嗯,朋友。”

    叮,红莲好感度提高50。

    北溪唇角勾出不易察觉的弧度。

    “答应你的事情,我会竭尽全力去做。现在,我可以问几个问题么?有些事情我还没有弄懂。想要使两人在一起,光凭一个人的意愿不可能成功。”

    “你问吧。”

    红莲这个npc设定,心思还是挺单纯。所以北溪了几句就被攻略。也许她本身,是真的不想伤害伊莲娜,也不想自己的感情从此被埋没在规矩之中。才答应的如此简单而没有难度。

    “雷兹是会轻易舍弃族长之位的人么?”北溪不太了解雷兹这个人是什么性格。光从表面无法判定。

    如果雷兹本身不愿意舍弃权利,北溪觉得服了伊莲娜也是没用的。

    红莲突然的沉默让北溪确定了自己的想法。事情果然麻烦…

    也难怪那么多玩家接取了任务,也无法完成。直接挑战兽族族规,以现在的威望跟地位,也没有可以做到了。

    “雷兹是一个很厉害的人。”

    红莲做出了这样的评价,表情有几分复杂。“他很厉害。族长病倒之后,雷兹接管了兽族有些时间了,族里大事务,他管理的很好,不到几个月,也收拢了很多人心。”完,不禁一叹,略有忧愁。

    北溪不太明白她叹什么气。

    两人慢悠悠走在空寂的道上,北溪接下来的问题有些敏感,于是放低声音询问道:“族长有不少儿子,为什么现在只有一个雷兹和布斯出现?”

    红莲眉头不禁紧蹙。

    看她为难的模样,北溪笑笑,“如果是机密的事情,那就别了。我一个外人知道了的确不太好。”

    红莲眉头微微松开,“也并不是不能。我只是在想要怎么。”

    北溪没想到会是这种答案。看来是些难以启齿的事情?

    “族长的儿子之中已经有六人死亡,除却布斯和雷兹,还有一名叫的排名在第九的殿下还在兽人族。剩下的几人,不是离开了兽族,就是被派到兽族的其他部落里去当管理者。”

    那除却布斯这三个活着的兽人,剩余活下的兽人也只有四个。走的走,被派遣出去的出去了。

    为什么死了六个儿子?

    北溪看着红莲,“感觉有些古怪。为何有那么兽人遭遇不幸?”

    红莲张嘴,“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大殿下是生病而死,二殿下跟四殿下是战死的。至于其他殿下,我不清楚死因。但是他们并不是在同一死的。”

    北溪想,难怪现在兽族族长卧病在床,这儿子一个接一个的死,心脏都受不了。

    “所以族长病倒后,以长次位子来定便是由雷兹暂时接管兽族。若是族长病逝,那么雷兹殿下便是下一任族长。”

    其实现在已经等同于族长无异了吧。

    北溪撇嘴,没有出心中所想。也就是雷兹不会轻易放手权利。其实只要他放手,一切迎刃而解,就能跟伊莲娜的人在一起。

    偏偏鱼和熊掌皆想得到。

    这样的话,自然不可能把四人都成全了。若是提议让红莲不要继承先知也是不可能。兽人先知必须有人继承,而继承者,也只能是拥有先知血脉或者能力,赋的人。

    目前兽族也只有红莲。

    成为先知的难度那么高,玩家目前不可能完成。

    不过哪一步都很难继续走棋。

    布斯…

    这个人若是能有点作用,现在北溪也不用愁这些事情。

    “你们的族规是谁定的?”

    “自然是长老与族长商量之后的结果。为了保证兽人先知血统的纯正,早在几百年前,便定下了这个规矩。新的一任先知,若是年轻少女,便嫁给血脉纯正的王室。若是男性,便在兽人部落,选择妻子。”

    所以,男的娶兽人,女的也得嫁兽人。

    北溪想,也难怪先知这职业其他种族没有,也只有兽人部落存在。

    “每一代的先知都遵从了这个命令?”

    红莲默然。

    北溪瞥了一眼,等她开口。

    “我听师父,曾经有一位先知大人爱上了人类的女子。后来…”

    “后来?”

    “那个女子去世,先知反抗了族规。兽人部落出现了一场内战。之后,先知被当时兽人的战士绞杀。有一段时间兽人部落不曾有先知的存在。后来因为生存,又不得不需要先知。”

    “之后兽人为了防止出现,之前那场内乱。会让先知提前用寿命预测下一任的先知继承人,之后让那位继承者,在成年之前都不允许出兽人部落,直至与族长成亲之后。但是就算那样,也不会获得自由…”

    红莲一起这个,脸上忧伤的表情更加浓郁。也许是想象了自己以后的生活。

    “如果你逃掉呢?”

    “我逃不掉。”

    红莲苦笑,抬起手拉开了袖子,那手腕上朱红的印记,十分刺目。“因为我的行踪被他们掌控,所以无论逃到什么地方,他们都能找到我。”

    “除不掉?”

    红莲摇摇头。“不行,这是一种特殊的印记,由魔力控制道具印下,印章在大长老手里。我逃不掉的,就跟师父一样。只要成为先知,必生生世世困于此地,再也不能出去。”

    北溪从不知道,兽人先知是这样一种职业。如果是玩家成为先知,必然不可能一直被困在这里,被兽人束缚。

    会不会还不能成为先知,只是因为这些奇葩的规定还没有被打破,不适合玩家?

    “伊莲娜一直在想办法帮我。”红莲拉下袖子,“我是真的很想帮助她。可是我没有任何力量,成为先知,也只是成为一个工具。我希望在我成为先知之前,趁我还有自由,尽力去让她开心。”

    “我一直以为兽人先知在兽人部落之中,有着超然的地位。”

    红莲苦笑。

    “你的师父预言今日兽人部落就会被灭族。若是你能活下来,而束缚你的枷锁也被毁了,这样不也是挺好的么?”

    红莲垂眸,“如果大家不能一起,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北溪无奈。

    某种程度,这些npc也挺矫情的。

    “那布斯呢?”

    北溪淡淡问出声。

    红莲一怔。

    这时两人走到了这条路的尽头,清澈河水阻挡了前进的路。幽幽竹林,左边不远处有一座红色的木桥。

    而对面,则是另一个树林。

    北溪收回视线看向红莲,她低垂着头看不见表情,北溪应该是到了重点。

    “没事吧?”

    红莲咬唇,“伊莲娜应该就在树林之中的木屋里。”

    “嗯…”

    “你可以先去么,我马上就到。”

    北溪不知她在想什么。

    这么反常估计是因为她提到了不该提的人吧。北溪摇摇头,还没有话,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北溪一愣,身边红莲也蓦地抬起头,表情惊愕。“是伊莲娜的声音!”

    “有情况!”

    北溪与红莲立即过了木桥,朝发出尖叫的地方赶去。过了树林二十米,一出来便是草坪与一座不大的木屋。

    这时大门敞开,依旧可以听见伊莲娜的声音。“放开我,放开我。”

    北溪抽出武器对着红莲道:“在这里等我。我可以进来,再进来。”

    红莲拉住北溪,“我不会拖你后腿。如果是兽族的人我也许帮的上忙。”

    “那好,跟紧我。”

    两人入了木屋。

    只见一屋子的凌乱,而后伊莲娜捂着头发,一只全身漆黑的东西煽动着翅膀,嘴巴咬着一半的头发,用力地拉扯,意图把人拽在地上。

    “魔…物?怎么会?!”红莲惊讶出声。

    那魔物蓦地转头看向北溪两人,眼神透着兴奋。而后放开伊莲娜的头发,发出怪异的尖叫声,扑向他们。

    北溪单手枪支迅速一举,枪口对准那血腥大嘴。

    “砰”直接穿透。

    魔物顿住,下一秒烟消云散。

    秒杀?

    北溪见它会飞,以为是只高级boss。没想到会是中级怪。

    “伊莲娜。”红莲连忙过去抱着因恐惧而瑟瑟发抖的女人。“没事了,没事了。魔物已经死了,不要害怕了。”

    北溪看她双眼微红,估计现在在忍着泪水。

    “这里为什么会出现魔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