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9章
    “不可能!”

    第一个站出来反对的依旧是那些长老。

    北溪淡淡一笑,看着雷兹道:“我其实一直想问,兽人部落做主的人到底是谁?我又该听谁的话呢?”

    “父亲病倒时将族长的权利暂时交付于我,如今的兽族自然由我全权掌控。”雷兹冷冷道。

    后方长老话已经到嘴巴,雷兹回身,抽出腰间佩剑直指众兽人。“若对我的话有异议者,便以族规处理。如今兽族受难,我的决策如果让兽族陷入更加困难的地步,此难过后必定卸掉职位,任父亲大人处置。”

    语落,见无人再出言反驳,雷兹收回佩剑,望向北溪。“兽人族的指挥权,不可能轻易交出。”

    北溪挑眉。

    合着半,还做出那副模样,以为是要给他们指挥权了,没想到还是不轻易松口?这些兽人npc到底是为了死守着那份尊严?

    到了现在这种地步,还不愿意给出指挥权?

    “条件?”北溪望着外面,乌烟瘴气的空,哪有什么时间等着他们跟这群人谈判。

    雷兹看起来还在想。

    也许在他队伍设定里,还没有对这种问题的详细回答,或者根本没有。

    北溪无奈一叹。

    如果在没有知道傍晚时巫师会来这个消息时,北溪他们也许还会跟这几个npc较劲一番。

    现在?

    先过了这一波再讨论这指挥权的事情吧。

    青离已经通知了其他人,等待他的命令一下,全数引爆炸弹。否则这一波是抗不过去。

    领主出现,他们根本打不了。青离等人才发现,就算等级到了,然而能不能打出伤害却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他们根本打不动领主,要不是有npc拖着,东部区域这边,城门破掉只是几分钟内的事情。

    “抗住,大家再坚持三十秒!”

    青离大吼出声。

    “青离哥…”青麟这时惊呼。

    不想高级boss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这波人身后,青离反应很快,亦娇娇也不差,朝那boss脚下一箭。

    减速。

    但是攻击在同一时间出现。亦娇娇如果反应过来,理应第一时间尝试着打断其技能,让boss不要打出技能。

    这技能已经出去,就算减了boss速度,可是不到一秒也会化解,再者攻击也会落在青离身上。

    青离自身也是有些意识。

    退了几步,但是没有判断出具体范围,因此还是被余波打中,整个人因力往后跌倒,而他身后,除了成片魔物,就是已经找不到敌人和友军的陷入混乱的各个玩家。

    “遭了。”

    蓝鳞沉声大喝。

    这时人影一闪落在其后,想要过去帮忙的青麟等人一顿,只看柠檬先生单手抓着青离的肩膀,微微用力便把人一带,而后抬脚,将扑来的中级魔物踢开。

    那两只魔物在半空身体一顿,红蛟身影显现,魔物化作云烟消散。

    “你们…”

    青离被柠檬抓着,望着熟悉的身影愣住了。随后反应过来,大喜道:“npc交出指挥权了?”

    挽扇摇摇头,“没有。”

    蓝鳞一愣。

    “那你们……”

    为什么出来帮忙了?

    “因为得节约时间。”

    北溪走出,双手武器散发蔚蓝的光芒,脖子处的晶体缠绕细的光点,随后一秒向四周散开,如花般绽放。

    风衣轻扬。

    手枪在手中一转,魔法炮则与手相融,直至完全融为一体,炮弹加载。

    这时高级boss猛地一跃,朝他们而来,北溪抬起手臂,炮口对准,“砰”一炮又快又狠,脱离炮枪,撞击在迎面而来的魔物boss身上。

    “轰”

    在半空直接炸裂,蔚蓝的魔法阵旋转分裂,随后几道光束落下,在魔群里炸开,瞬间秒了不少中级魔物。

    其他人技能相继落下,范围技能不在少数。这一波技能砸落在魔物群之中,顿时清空了压在他们城门下的这一波。

    后方魔物很快压制上来。

    但是北溪他们已经冲进了魔群,数十秒扫荡,蔚蓝的子弹在半空落下了不少的痕迹,一秒炸裂,一秒烟消云散,转瞬间,北溪周身数十范围处魔群尽消。

    高级boss自有人拉着打。

    传组合力打一只高级boss只需要一秒的时间。至于领主,出了城门之后,微生墨跟久酒两人便已经直接朝领主而去。

    混乱的局面顿时便控制了下来。

    青麟他们望着玩家们又起的战意,不禁咋舌。青离关掉了好友的询问,苦笑着,看来炸弹还不是引爆的时候。

    尽管知道他们与北溪等人存在着不的差距。但是没有想到这差距竟会是如此之大,以至于现在,他们已经不敢在妄想与之攀比。

    竭尽全力的他们也无法稳定因为一只领主出现而被打乱的局面。玩家们已无战意,逃的逃,退的退。哪怕系统通知了有惩罚,仍旧拼了命的想要挤破城门回到安全区域。

    这下北溪他们一出战,用不着北溪发号施令,玩家们得知这一消息,士气大震,而后那些回到城市的玩家们也纷纷出来,就开始参与战斗。

    他与北溪之间的差异,大概便是实力。

    若是实力能与之堪比,就算不用苦口婆心的劝阻,玩家们也能甘愿主动出击,听他号令。

    “机械时代啊…”

    蓝鳞推了推眼镜,望着此时火力集中到领主身上的机械时代一众。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也许那些疯传的流言与视频,大抵还是无法服理智的玩家。

    百人之力,比得上万人之力。

    令人惧怕恐惧的领主boss,在传组他们的手下,跟普通的boss一般,仍旧凭借着走位,配合,将那领主耍得团团转。

    这本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经历过昨夜,筱裳两人独挑三魔物的事情后,十二月他们显得十分平静。任凭青麟他们在旁边啧啧称赞,表情也没有一丝变化。

    太儿科了。

    这些人便是屹立在卡兰斯顶峰的人?

    传组没有出现时,他们曾以为卡兰斯厉害的玩家也只有久酒,阿楠这几个。不知什么时候,他们卡兰斯突然就冒出了这几十个大神玩家。

    到了现在,已经是其他国家的人也仰望的巅峰。

    “伤害真高。”

    看着打出几十万伤害的执酒与谁,不止是执酒一人,传组其他人随便一击也打出了超高的伤害。

    尽管这其中不外乎有着什么破甲,提高攻击的辅助状态,可是能够随便一击就能上几十万,他们这些玩家里随便找也找不出一个。

    “真不敢相信,那些人大部分跟我们都在一个等级。”亦娇娇感叹一声。

    垂眸看着手中的弓箭,差距到底在什么地方?

    “别发呆了,趁这个时候也去杀点魔物,涨点经验。”

    蓝鳞此时出声提醒众人。

    北溪他们没有获得指挥权就出来这点让他很意外,细细一想,也许是出现了什么变卦让北溪他们不得不在没有谈拢的情况下赶着时间出来帮他们。

    蓝鳞握着短杖,猜不透是什么原因。但直觉其深藏的理由应该不是很好。

    抵御任务再度走上正轨。

    十分钟后,众人合力推到了血量极厚的领主。

    boss死后,爆了一地的东西。

    可是没有玩家敢上前伸手。尽管看着金光闪闪的一堆,有着邪念也不敢在北溪他们面前动手。

    “北北。”

    挽扇想要提醒她,没有太多时间一直在这里跟魔物耗了。流心那边的消息如果不假,那么傍晚17点就是兽人部落的最后期限。

    必须赶在17点之前,破坏掉所有的黑暗之门。

    指挥权,北溪得让npc出来帮忙打。这样他们才能分出人数往不同的方向压回去打,以开出通往黑暗之门的路。

    北溪收起武器,“你们帮忙打。”

    “嗯。”

    北溪走到青离他们跟前找到了蓝鳞,“你之前提到队伍那个npc,现在在哪儿?”

    蓝鳞早有料到北溪会来找他。

    因为北溪他们的出现不可能没有理由,指挥权是必须得到的。只有命令npc作战,他们的生存率才会提高。

    “伊莲娜是移动npc。”蓝鳞回答道。“如果她不想出现,地图上也不可能有她固定的位置。”

    而且现在系统地图也用不了。

    “想要找到她,就先去找红莲谈谈。”

    北溪还没有开口问,蓝鳞推了推眼镜,道:“红莲在先知居所。纸质地图上有…如果红莲对你还有印象,任务应该会很顺利。”

    北溪挑眉,“和聪明人话果然用不着费脑费口舌。”

    蓝鳞点点头,“谢谢夸奖。”

    “不客气。这里其他人先帮你们看着,你们适当让玩家回去休息吧。”

    “嗯。”

    北溪离开战场。

    注视着她一举一动的玩家们见她离开,心里一紧,随后见其他人没有离开的迹象,才缓缓松了一口气。

    尽管如此,依旧胆战心惊的打着。

    因为都在担心机械时代的人突然又撤了。事实上经过领主一战,他们已经明白自己和机械时代的玩家差距在什么地方。

    更加意识到,这场消耗战,没有了机械时代,他们可能撑不下去。

    北溪按照地图上的路线,出了东部区域,进入了中央城市。今日的城市显得冷清,大部分的玩家都在其他区域抵御魔物,而人行道上行走的,都是等级低于百级的新人玩家。

    见到北溪在走道上奔跑,行人还想着是哪个不要命的人无视他们兽族规定在城市里跑动,等视线聚焦,才发现那背影有几分熟悉。

    等着想细看时,人已经离开了视线的范围。

    北溪拿着地图一路奔跑。

    终于,出了中央城市,在平地上走了百米,前方是一座石桥。

    北溪放慢速度,上了桥,发现桥下有着清澈的水流。走过了石桥之后,一片白光迎面而来,北溪遮挡几秒,再睁眼,便是处于一片葱郁的树林间,前方一条两米宽的山林道。

    弯弯曲曲,不知通往何处。

    北溪沿着道走了两分钟,豁然开朗。

    一间草屋,一片竹林,与之外面格格不入。

    “来者何人?”

    门前两位体积庞大的兽人伸出胳膊拦住了北溪前进的路。

    “洛浦,洛阳,这是我的朋友,放她进来吧。”

    红莲的声音响起。

    北溪静静看着立在木屋草坪前的红莲。她望着北溪露出一抹笑容,随后兽人给了北溪通行的路。

    走进先知居所的区域。

    红莲看着北溪,“人类的勇者,感谢你为我们兽族所做的一切。”

    北溪装作诧异。

    红莲笑笑,“我可以感知到外面发生的一切。”她对着北溪行了一个礼,“十分感谢您的援助之手。”

    “不用客气。”

    红莲起身,眉头一蹙一松,而后苦笑道:“先知大人现在正在修养之中,不能见外客。若是你想见先知大人,怕是不能通行…”

    “我是来找你的。”

    “我?”

    北溪点点头。

    红莲一笑,“若是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你尽管开口。救命的恩情,铭记于心。”

    “我想知道伊莲娜现在的位置。”

    北溪没有时间跟她寒暄,只能直接切入正题。

    “伊莲娜?”红莲一愣,颇为不解。“伊莲娜姐姐只是普通的兽人…”

    言外之意,她帮不了什么。

    北溪便道:“我只是希望可以找她谈一谈,关于雷兹的事情。”北溪突然想起之前蓝鳞提过的任务,于是开口试探一下。

    “诶?”红莲惊讶,又道:“雷兹的事情么?”

    北溪无奈一叹,“实不相瞒,我听兽族的一些朋友起了关于伊莲娜与雷兹的事情,她是我的朋友,如果可以,我也想帮助她。现在又是兽族危难的时刻,如果没法渡过今,也许是最后的机会。我看雷兹殿下,似乎因为见不到伊莲娜也挺难受的。”

    红莲垂下眼眸,眉宇之间透着淡淡地悲伤。

    “也许是最后的…机会么?”她低喃着。

    北溪看她这般,心想应该能成啊。

    便对她道:“雷兹殿下现在因为伊莲娜的事情有些心不在焉,又是抵御魔物大军的重要时刻。我还是希望找伊莲娜谈一谈…可以帮帮我么,红莲?”

    犹豫了几秒。

    红莲似乎笃定了想法。

    “好,你跟我来,我带你去找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