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8章 破
    p流心一愣。

    而后呆滞地望着身上的诺伊尔,暂时忘记了给出反应。

    这…这是什么意思?

    诺伊尔轻声道:“配合我。”

    啥?

    却听脚步声响起,诺伊尔从流心身上移开视线,不悦地看着来人。“黑捺,你来做什么?”

    流心渐渐回神,视线转移到来者的身上。

    诺伊尔唤他为黑捺。

    流心总觉得这名字似乎有些熟悉。

    “噢?看来打扰到你了?”黑捺看着两人的姿势,揶揄道。

    流心被这么一提醒,挣扎着。

    诺伊尔抓住她双手微微用力按在地毯上,低头不悦道:“我了,让你安分一点。要是不听话,心我杀了你。”

    两人对视间。

    流心回想起这人跟她,让她配合的话。起来,这人现在是在扮演一只看起来很忠诚的魔物,实际上需要暗地里发放任务。如果现在就被发现不正常,估计诺伊尔的任务也算失败。

    由于这个任务是临时加入,之前的编程没法立即改掉,所以游戏公司便想了这些法子,来稳定局面。

    任务失败,倒是没什么影响。只不过这人估计得扣薪水之类的…

    而且拖到后面再临时加派任务,玩家也没有时间完成。

    流心挣扎着,露出厌恶的表情。

    “你这个魔物,放开我!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

    “闭嘴。再吵杀了你!”

    黑捺在一旁看着,无奈抱胸道:“你这是在做些什么?跟一个人类女人废什么话?要是不听,直接杀掉不就好了。”

    诺伊尔抬头看他,蹙眉道:“这你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是什么人类让你这么感兴趣,让你一直呆在帐篷里,也看看你在搞些什么名堂。”

    诺伊尔抽过一旁绳子,将流心五花大绑后。坐起身看着黑捺道:“不关你事,你妨碍到我了。”

    黑捺摸着下巴,“你不会真想跟这个人类交配吧?”

    流心:……

    诺伊尔咳嗽一声,这个词真是下流。“黑捺,你是太闲了?”

    黑捺哈哈一笑。

    “我只是当她是宠物玩玩儿,玩腻了,自然就杀了。人类这种低下的生物,可没有资格孕育我们魔族的孩子。”

    黑捺挑眉,“算你有觉悟。我也只是听你带了个人类回来,特意来看看。现在是进攻兽人部落的关键时期,你可别出什么乱子,看好这人类。”

    “知道了,知道了。”诺伊尔不耐烦道。“出去吧你。”

    黑捺撇了一眼流心,“那你长点心眼,要是出现逃跑迹象,就杀了。可别心软。”

    “你在侮辱我?”

    “我只是在实话实罢了。”

    “哈?快出去。没事别进来了!”

    等人离开。

    诺伊尔呼出一口气。

    回头就看见流心一脸黑线的望着他。诺伊尔咳嗽一声,“那个…必须装的像一点。”

    “一口一个人类低下,你自己着不别扭么。”

    诺伊尔干笑两声,给流心解开绳子。

    流心获得自由揉着手腕,问道:“那魔物身份好像不低。”

    诺伊尔拿出地图,“如果你们机械时代一定要帮兽人部落到底,后面就会跟他打一场。”

    流心看他一眼。“我把你的事情给流心哥了。”

    诺伊尔一愣。

    流心便道:“不过你放心,我哥他嘴巴很严。只是我接到任务了会让他觉得很奇怪。而且会长也好像猜出了什么。”

    “什么?”

    流心把北溪的话复述了一遍。

    诺伊尔干巴巴地咽了咽口水,北溪这人真可怕。老大一直让别跟其有直接接触,这话现在他倒是明白了。

    感觉比他们内部人员还清楚这游戏构成一样。

    “现在就我,流心哥,会长知道你的存在。反正不会乱的,你放心好了。”

    诺伊尔心想,这姑娘都了他还能如何。反正这次之后也就见不到了。

    “你这么我就放心了。要是流言出去,我这边也不太好做。”

    “你放心啦。”

    诺伊尔看着她,“快点记路线吧。然后给你会长那边一下。我得送你出去,顺道开始逃命。”

    “(⊙o⊙)如果你被魔物杀了,我任务也会失败么?”

    “嗯。不仅如此,兽人部落也会面临灭族。我虽然是【g,但是现在只是在扮演魔物,我自身能够动用的权利不多。一旦你离开,我只能隐瞒一个时。一个时之后,魔物进攻的计划就会改变。主脑是按照程序走的,出现了变化,主脑也会给出应对的计划。现在玩家的成长等级没有达标…原本这一切就超出掌控范围。”

    流心看着他,“你给我那么多,不会有事么?”

    诺伊尔笑笑道:“你不出去,他们也不会知道。”

    “你就确信我不出去?”

    “我只是觉得你还是挺值得信任的。”

    流心撇撇嘴,“只要破坏了黑暗之门,就可以阻止魔物进程了?”

    “嗯。”

    “这个任务难度挺大。”流心道。

    分布在兽人部落以外区域的一共有十个黑暗之门。

    他们想要阻止魔物攻城,当然就必须要直接断了魔物的援军乘坐的传送门。没有了新的战斗力,解决掉现在场地上的魔物,今就能挺过去。

    明日如果魔物还想再打。

    他们的援军也能在中午时抵达,到时候肯定能够保下兽人部落。

    只要扛过今。

    “没让你一个完成。你只要带着任务安全回去,只要在傍晚之前破坏了黑暗之门,你们就能胜利。”

    “为什么要在傍晚前?”

    “到了时间点,还没有攻破下兽人部落,会触发隐藏的条件。”

    流心一顿,“黑暗巫师?”

    “嗯。那是玩家目前没法对付的。”

    “你你们为嘛要这样设定呢?”

    诺伊尔摸着鼻子无奈道:“黑暗纪年降临,其实连公司这边也没有料到。触发设定条件的那个玩家,不知道该他幸运还是倒霉。不过就我们公司来,因为他得收拾一堆烂摊子…”

    “那也是你们自己不够严谨。”

    “可是触发的条件是在一百四十级的某个地图里,半个月前,整个游戏都没有人到达一百三十级。”

    流心吃惊,“那那个玩家怎么…”

    “只能运气。原本设定是等玩家到达一百三十五,六级时就能触发,按照正常的发展顺序,也得半年后的事情。”

    诺伊尔叹了一声。“那玩家真的是…要知道游戏里最没法预测出来的就是你们玩家的行动,那会儿想着打完竞技赛就差不多可以开资料片了,于是公司这边开放了那个地图。没想到…”

    没想到某个玩家恰恰因为运气,被随机传送到了那个地图上,于是成为了第一个被魔化的玩家,开启了黑暗纪年。

    别官方没有给出预告,让玩家们没有任何的准备就被赶上战场,而是官方本身也因为那个玩家,而不得不被赶了进程。

    “现在魔物的一切行动都是按照之前设定好的程序步骤来的。但是,因为过于突然,玩家们的等级没有达到我们设定的那个标准值,我们这边也是赶鸭子上架…于是我这种人工npc便出现了。现在,是在拖着进程,让整个资料片的进度慢下来。”

    要不然,这个资料片按照这种情况不到半年就会结束,并且结果只有一个。大陆被魔物统治,所有玩家魔化。

    流心听得也是感慨不已。

    “那个玩家的名字方便透露?”

    对于那倒霉的玩家,流心还是挺好奇的。

    诺伊尔摸着鼻子,“不方便。涉及玩家**,我们公司有规定。”

    流心耸耸肩,“好吧。不强人所难。我都记下来了,现在我联系会长他们。对了,你傍晚,能不能给个具体时间?”

    “17点。”

    流心点开界面信息一看左下角的时间表。

    现在是14点21分。

    没有时间了!

    14点21分。

    此时兽人部落外,兽人战士与魔物陷入了苦战。

    npc的出战,一开始的确挽回了局面。

    可是随着不停歇的消耗战的持续,哪怕是兽人npc,也不可能经得起高级boss的消耗。并且,每隔十五分钟,就会有高级boss出场,随着次数递增,数量也会增加。

    到增加到八只高级魔物共同出战时,强大的精英npc,也开始败下阵来。

    一只,两只…

    到第六只死亡,北溪他们听着战报,并没有什么遗憾或者同情的表情。

    这场战斗会一直持续下去,没有停歇。就像他们那时面对魔物攻城一样,随着高级boss出现到一定的数值,领主魔物就会降临。

    他们那时到后面只出现了一只领主。而兽人部落这里,如果想要一个种族毁灭,至少不会低于两只领主。

    甚至更多。

    玩家死亡人数又开始增多。

    北溪也在这个时候收到了流心的私聊。北溪一直认为,黑暗纪年来的很不是时候。现在和流心在一起的那个游戏管理人员的行为,似乎也更加笃定了北溪某方面的想法。

    “怎么了?”微生墨察觉北溪的表情异样。

    “流心那边来了消息。她接到的任务里提到了魔物在傍晚17点时会有一次大行动。而她现在得到了关于几个黑暗之门的所在位置,我们需要在这点时间内,破坏掉黑暗之门。”

    “有是什么大行动么?”

    北溪思考了一会儿,“应该会是巫师吧。”其实流心那边给她的很清楚,不过涉及到了g身份。北溪不能得太过详细,以免引起大家怀疑。

    “哇,这可就难办了。要是真的是出现了巫师,就算是咱们也很难跑掉啊。”

    “所以现在我们要办法,把战线拉到雪原那边,得打出去。我们才能够行动起来…”

    压到雪原跟草原的衔接处?

    那得兽人部落的玩家给力一点,而且指挥权必须给他们。这样北溪才能指挥一些npc灵活战斗,才能打出去。

    “我们也可以直接坐那个传送阵到雪原。”宁缺突然道。

    “我可没黑暗之门都在雪原…”北溪眉头一挑。“流心给我了几个路线,其中雪原里面有两个,另一个在草原以西和以东位置,三角区域过去的地图里也有。”

    “我们要是行动,就必须把这几百人分出几个队伍,要在同一时间破坏黑暗之门。”

    “可是会长,目前也只有你可以破坏黑暗之门。”

    北溪道:“那npc向流心透露了黑暗之门的弱点。只要把圣水倒在魔法阵上,水晶防御就会减弱,不是我,你们也可以对水晶造成很大的伤害。”

    “还有这种操作哇?”

    孔雀这时道:“如果要分队伍行动,我们人数会不会太少了一点?要去的地方都有几百万几千万的魔物,要是兽人部落打不出去,我们也只能破坏雪原那边的传送门。”

    其他地方根本出不去。

    来去,他们玩家打不出去,北溪他们也没法子完成这个任务。

    众人不禁沉默了。

    空在这一刻出现大片的紫光,连带着在兽人部落之中也能察觉异样。轰隆隆的声响响彻,北溪他们被这雷惊得回神,抬头一看空。

    异样突起。

    “领主?”

    这时负责监视兽人战场状况的队员急匆匆跑到他们身边。

    “会长,领主出现了。”

    惨叫声开始络绎不绝地响起。

    北溪他们用不着去城门那里看情况,也能想象外面现在是什么模样。

    兽人npc不断出了城门。

    过了十分钟。

    北溪他们还在营区里坐着没有动弹。

    这时微生墨突然起身,匕首握在手中,徒留虚影。不到两秒,“砰”的一声,重物落地。

    大家伙纷纷看去。

    竟是一具魔物的尸体。

    “这里都开始出现了魔物?”

    那么意味着,魔物已经把队伍压到了城门下打。

    也许现在城门已经处于破损的状态。

    还不来么?

    北溪把玩着武器,心中想法才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