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0章
    最快游之机械时代

    狸猫当然是在笑。

    见北溪愁眉不展的于是便出这番话,也是想她轻松一下,整心事重重的,旁人看着也担心。

    “这一波的休息时间,决定了下一波的难易程度。”

    北溪是不知道为什么兽人族这里的魔物攻城会成这种状况,她记忆里,魔物攻城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跟他们人类帝国一样。

    除却魔物退兵以外,基本上的攻城缓和不会出现魔物全部消失的例子。北溪也是第一次见。

    她想,魔物应该在打着什么主意。

    难道是试探?

    狸猫也有这种想法。

    “如果时间比较长,魔物估计是在预谋着什么。攻城应该是一直持续的。”而当数量渐渐变少,只有少数魔物流窜时,才是玩家的休息时间。

    这种退得一只不剩的局面,倒是头一次。

    两人在城墙上了许久。直到挽扇急匆匆跑来,到了两人跟前就直接开口道:“那个魔物跑掉了。”

    狸猫大惊。

    北溪微微挑眉,她之前去看过一次,还处于负伤的状态,外面两个兽人看守着,牧师偶尔还会去上个禁制,将其继续束缚。

    这些情况下,想想也是不可能逃掉。北溪觉得也只有一种可能…

    人为放走。

    三人下了城门,朝关押诺伊尔的屋子所在方向大步赶去。待到时,屋子附近就游荡着不少玩家。

    “这些人怎么回事?”

    “听这里关了个带任务的魔物,有的玩家起了些心思,攻城战开始之后就在这里晃荡。”

    狸猫听后,也不知道些什么。

    进到屋子之后,发现那原本该坐着魔物的角落徒留之后捆绑着诺伊尔的绳子,的确不见了。

    “有问出怎么回事么?”

    挽扇蹙眉,“我是听见流心不见了才过来看,一看发现是真的不见了,就赶紧去找北北你们了。”

    “那些门外看守的兽人没有察觉?”

    挽扇摇摇头,叹气道:“他们大部分也只是在外面挂机而已…隔一段时间就回游戏看看。”

    狸猫扶额,早该想到的。

    毕竟玩家的时间也不是那么充裕,看守是个很枯燥的任务,要不是有报酬可以拿,估计也不会有人愿意一直站在这外面,什么也不做,还挺累人!

    北溪摸着下巴想了许久,便道:“扇子,你叫流心过来。”

    挽扇回了一声,“这就去,我顺道去给其他人一声。”

    等人离开屋。

    狸猫上前捡起地上的绳索,仔仔细细看了许久,抬头对眼前没什么表情的北溪道:“剪断的。”

    北溪应了声,随后打量着这间屋子。

    这间屋子面积不大,也只有一个可以进出的门。要魔物不可能直接从大门离开,毕竟还有兽人看守。

    也不可能打破屋子的墙离开,动静太大,会引起他们的关注,到时候就算跑了出来也得被其他人抓回去。

    这么来…

    北溪视线落在地面,也只有这个方法了。

    被子北溪蹲下,拍了拍地面。

    狸猫看着她的动作,挑眉道:“你认为是有魔物打通了地道过来救他?”

    北溪点点头,“嗯。只有这个办法了。看来魔物是真的很聪明。我一直在想,黑魔军是什么?以前我们遇见的魔物,高级魔物也好,领主级的魔物也罢,少有特意介绍的。也不带什么统称的,但是这魔物,带了个性质就不一样了。”

    狸猫转念一想,想起伊蓝的描述,便道:“能够凭自己意志单独行动的魔物,的确不简单。就算是高级魔物,可是在要被杀死时,突然就有个任务冒出来…怎么想,都挺怪异的。”

    北溪点点头,“而且那魔物能给我们这些玩家什么任务?看起来,也不像是会背叛魔族的…”

    一般魔物给玩家任务,像老鬼那样的,也是出于自己的利益。如今老鬼也依旧被北溪封印在瓶子里,北溪虽然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总觉得不是放出老鬼的时机。

    现在这游戏世界,可是遍布黑暗。一旦放出,那玩意儿要是趁机跑掉,可就是损失了。

    两人寻着通道,这时“砰”地一声,门被挽扇用力推开。

    北溪和狸猫一顿,皆是看向挽扇,不料她的脸色过分苍白。“流心不见了。”

    北溪一愣,手上力道一个不注意,手掌触及的地面便轰塌了下去,露出一个洞口。

    后面来的林子大了有好鸟几人不禁讶异,“这地怎么了?”

    北溪没有回话,起身看着挽扇,问道:“什么叫不见了?她之前不是还跟你碰过面?”

    挽扇咬着唇角,“五分钟前,我本来想着可以问问诺伊尔一些事情,来的时候便正好遇见跑出来的流心,她诺伊尔不见了,于是我跟她进屋子看。的确是没有人影了,我让她先去附近看看,我去通知你们…之后就是这样了,也没有见她呆在这里,我以为她出去找人了。”

    狸猫将视线丛洞口收回,起身问道:“扇子,怎么确认不见了?”

    挽扇深吸一口气,“队伍里流心头像黑了。”

    众人默。

    “跟流光了么?”

    “了,他现在已经下线去联系了,确认一下流心到底有没有被魔物魔化…”挽扇抿着唇角,“都怪我,当时应该让糖糖他们跟着过来看看的,流心肯定是发现了踪影,然后…”

    棒棒糖拉着挽扇的手,安慰道:“扇子,不是你的错。别这样想。”

    挽扇苦笑一声。

    北溪看她这般,也出声道:“这种事情你没必要往自己身上揽。等流心上线,情况出来之后再想办法。”

    随后,北溪看着洞口,拿出魔法灯点亮后往通道里放进去,旁边狸猫拿着地上的绳子往里扔,听着动静,这个通道不是很深,抬头看着北溪问道:“去看看么?”

    “等等吧。”

    北溪完,视线落在其他人身上。

    “兽人先知的盾一破,这片区域,就是魔物随意进出的地方。现在起,分队巡逻,以免有魔物混进来,造成混乱。”

    林子大了有好鸟深知后果,点点头,“我立马去跟永恒荣耀他们。”

    “都让人注意一点。虽然没有攻城了,但也不能放松的。”

    “嗯。”

    微生墨听到消息,原本是在探查任务也火速赶了回来,同行的还有久酒等人。

    光头少年摸着头,打量屋子,看到了桌上摆放的神圣晶石,心想这些魔物也是有本事。

    “现在是什么情况?”

    北溪盘腿坐在一边,靠着墙,大腿边放着魔法灯,双手抱胸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久酒问了个问题,北溪也没有理睬。

    久酒不悦。

    “咻咻咻”

    寒冰利箭没入肩头的墙壁之中,北溪是被寒气冻回神,微微偏头,无奈地看着久酒。“你自己不会看么?”

    久酒放下弓箭,冷冷注视。

    这会儿就是微生墨不悦了,匕首架在久酒脖子上,“想死么你。”

    两人对视,眼神化为火光,在空气里碰撞。

    狸猫哈哈一笑道:“你们感情不错啊。”

    微生墨放下匕首撇过头不给予理睬,久酒神情更冷,撇向另一边,两人同时一哼道:“和这种家伙不熟。”

    盛城也是爽朗一笑,“不是挺有默契的。”

    北溪也觉得。

    微生墨突然指着久酒道:“这家伙他不喜欢女人。”

    众人:……

    久酒抿着嘴角,“了不是那个意思。”

    “盛城你得心点,他不喜欢女人不就意味着他喜欢男人。”微生墨懒洋洋地。

    狸猫惊讶,“北北,这是真的?”

    随后打量久酒,眼神热烈。

    北溪被她这眼神吓一跳,“你似乎很开心?”

    盛城一愣随后笑道:“不会吧。久酒他连喜欢是什么样的感情都不知道。之前他还夸过狸猫不错。”

    众人:……

    这兄弟专业拆台的吧。

    狸猫指着自己,不可置信地道:“我?”

    再看久酒,脸色更加难看。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瞥了盛城一眼,随后看向狸猫似乎很认真地道:“你皮相不错。”

    微生墨:……

    北溪看着久酒一时不知该如何形容。

    盛城也是哭笑不得。

    哪儿有人这么夸人家的?

    末了,久酒又道:“不过我没那种意思,你不要…多想。”

    北溪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狸猫好气又好笑。“谢谢噢,你皮相也不错。比我还好,你不知道吗?”

    久酒:……

    挽扇走进来时,发现这屋子里一个个都在笑,就久酒露着一副不出的怪异表情。

    北溪他们一见挽扇,也收起了玩闹的心思。看着她,神情立马严肃起来。“流光怎么?”

    挽扇露着苦笑,“我也不知道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

    “怎么?”

    “没有被魔化。”

    闻言,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不过只是现在还没有,之后就不知道了。”没想到挽扇又补了这么一句。

    北溪无言。

    “把话直接完不好么。”

    挽扇无奈笑道:“好好好。流光下线后联系了流心…”

    流心当时进屋的确发现诺伊尔不见了,也正好跟挽扇碰上了,这其中并没有什么异样。之后挽扇离开,流心也准备去附近寻人,没想到消失的诺伊尔突然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只觉眼前一黑,醒来时,已经在魔物的大营…

    “所以是被诺伊尔带走了?”

    挽扇扶额,“嗯,现在就是这样。已经在魔物的大营里,四周全是魔物。”

    狸猫迟疑了一下,“是那魔物身上带着的任务被流心触发了的缘故么?”

    挽扇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流心那边的不详细,只是让流光跟大家,不要担心,然后会联系大家的。”

    “可是头像都黑了。”狸猫。

    这样根本无法联系。如果他们不去救流心,之后的事情又有谁能预料的到?

    “也有另一种情况。”

    玩家头像黑,明暂时无法联系。出现这种情况,一种是处于其他空间,还有一种是封印魔法阵,或者某种力量阻断连续,另一种,就是玩家自身被束缚的情况。

    “魔物大营离这草原有多远?都是在同一片地区,不可能是因为空间和封印,那也只有现在流心被束缚的情况。”

    “那我们该怎么做?”

    北溪提着魔法灯起身,“如果之后的攻城顺利的话,一个时,一个时之后,流心那边如果还没有消息,我带人出去救人。”

    “直接去魔物大营?”

    “那还有其他办法么?”

    挽扇一叹,“没有。”

    只能妥协。

    “这个消息,先不要透露给我们之外的人。”

    “我知道了。荣耀那边,我也会嘱咐的。”

    “嗯。”

    看着洞口,北溪收回魔法灯。

    “现在先不要冒险。等下一波攻城看看情况再。”

    北溪担心情况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

    流心被俘的事情压了下去,也只有北溪他们一行人知道。

    十分钟后,草原上开始陆陆续续出现了魔物的身影,一波新的攻城拉开了序幕。百万魔物奔跑,地面也随之不停地晃荡。

    对方来势汹汹,很快,只见草原与雪原相接的一片黑压压的巨浪以铺盖地的气势直接朝他们这个方向涌来。

    北溪站在城门上,那些魔物还没有完全进入视线,便已经感觉到这一波的不同寻常。

    待完全进入。

    北溪看着那领头的一波魔物不禁讶异出声,“骑兵?”

    乘骑着黑暗坐骑的魔物,手中握着锋利的武器,气势汹汹地朝兽人而来。

    就在以为两军要碰撞在一起时,那领头的骑兵突然齐齐一顿,抬手举起手中的武器,朝空猛地一扔,数十万武器在空划出一道抛物线,如磅礴大雨般降落在兽人大军之中。

    “砰砰砰”

    北溪眼瞳一缩。

    魔法炸裂,黑暗烟火在兽人间蔓延。

    场面瞬间变得混乱。

    尽管已是9点。

    可空黑沉,站在城门上,看着混乱不堪的局面,北溪知道这一波,大抵是撑不了太久。骑兵的战斗力十分强大。

    它们跃进人群,武器横扫就是一片,加上武器上带有魔法力量,出去是中级魔物,估计也没有人信。

    玩家们打得太乱。

    青离这个时候,顾得东西太多,一时间也乱了分寸。

    眼看这一波即将崩溃,北溪还想着要不要出手。

    突然城门下涌出一批兽人,看起来比场面上的玩家要更加有气势。

    北溪看见了那群之中的布斯。

    p出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