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6章 不同寻常
    “兽人部落存在人类,而且还是简单的商队…”

    如果是简单的商队,出现在人类帝国之外的地方这也是常有的事情。但是两个人能跟领主和什么黑魔军打成那样,以高级智力魔物的智商,估计多少会往支援这个方向上想。

    要是他们猜测有支援,明不一定就会跟预想的一样,倾巢出动。

    “不至于吧?”王战还没有往这方面想过,只能这帮人似乎都会把事情想得很复杂。

    “不要看智力怪。它们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的,并且有的甚至比玩家聪明。难道你们这里不存在,那种能让人分不清楚是玩家到底还是属于游戏世界之中的存在?”

    “倒是有…”

    “那就简单啊。”筱裳笑笑,“魔物军队之中就有这种堪比玩家的存在。所以他们也有顾虑,也会用计,可不会像没有脑子的猛兽一样横冲直撞。”

    挽扇看了看时间,现在距离亮还有六个时。他们不可能一直呆在游戏里,现实里休息不好,也会影响游戏状态。想了想,便道:“毕竟是他们计划有段时间的行动,不可能会因为区区两个人类就会停止攻击。估计也只会加强后方的防御,阻断其他种族的支援。”

    “副会的有道理啊~”执酒与谁打了个哈欠,“明的事情谁也不准,与其在这里担心,还不如休息的去休息,明再。”

    北溪也觉得困。

    她都没有叫醒微生墨,突然接到挽扇的电话,二话不就爬上游戏。

    “现在问题是,这个叫诺伊尔的魔物,要怎么处理?”

    “他现在不是昏迷着?就算想问事情,或者接取任务也不可能。也只有等他醒来..”北溪盯着奄奄一息的诺伊尔了那么一句。

    挽扇一听,拿出权杖道:“看他要死了的样子,我给他扔个治疗算了。”

    众人不由得瞪大眼睛看着她,认真的么这是?

    挽扇看他们一个个的反应哈哈一笑,“着玩的了。”

    诺伊尔是黑暗魔物,就算受了伤也不可能是让牧师治疗,这样只会让他死得更快而已。

    “那就这样放任他一直这种状态?”樱桃觉得这魔物看起来还挺可怜的。

    “没有办法,谁让卡兰斯不存在黑暗祭祀。”执酒与谁又打了一个哈欠,“我的是玩家,不是魔物啊。想要治疗他身上的伤肯定需要黑暗力量,除此之外就没有办法了。咱们玩家的红药对这种魔物可不会管用的。”

    “(⊙o⊙)…”

    “要是死掉了怎么办?”

    “那就死掉吧。”挽扇撇嘴,“我现在不想接任务。手头的事情没有忙完,还有很多日常任务搁置着,反正我是没兴趣。”

    “的也是。”筱裳摸摸鼻子,那这魔物绑回来有什么作用?

    现在又是因为头顶上有问号,成为了魔物npc,身上带有任务,目前没有玩家能够将之杀死。

    只能绑着。

    一番商量后,众人让兽人玩家找了个可以关押的地方,暂时先找人看管着。至于他身上带着的任务是关于什么的,还是等他醒来再。

    不过现在诺伊尔这奄奄一息的模样,能不能活下来似乎都是一回事儿。

    之后,北溪他们便相继下线,筱裳陪着伊蓝继续守夜。

    一个时后,流光上线,代替了伊蓝。两人将情况跟他了一遍,流光诧异了一番,而后得知诺伊尔被关押的地方。

    “你记得每隔二十分钟去看一次,以免他醒来,或者跑掉…如果能问出任务,你想要接就接好了。”

    流光揉着乱糟糟的头发,“我任务栏满的,一听就麻烦死,不接。你们两个快下线休息吧,接下来交给我。”

    “记住,看好他。别让跑了!”

    “跑不掉吧,你们不是他受伤了。又没有人给他治疗,能恢复到哪儿去?”

    伊蓝微微抬起眼眸,眼中带有几分担忧。“那个魔物没有那么简单。你心点为好。”

    流光听伊蓝这么,也想该是多留个心眼。“好,我会留心的。”

    “那下线了。”

    “嗯,晚安。”

    “晚安。”

    流光接下了守夜的任务。

    孤零零一个人坐在火堆旁打着哈欠。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因为筱裳两人下线再三嘱咐,流光还为此设定了闹钟,一过了二十分钟,耳边就响起震耳欲聋的轰隆声,让昏昏欲睡的男人猛地起身,呆愣地看了看远方。随后揉着眼睛,朝那关押魔物的地方走去。

    离得不远,找了一间木屋关押。看守的人是秋那边的人,两人一见流光,视线落在胸前的水晶徽章上,便没有拦阻的打算。

    上头吩咐过,但凡机械时代的人都用不着阻止进入。

    毕竟这魔物还是人家传组的人抓过来的。

    流光看着两个壮硕的兽人,身高有两米四左右,十分高大。对比起来,他一个一米七的机械师,还真的跟蚂蚁一样渺。

    流光摸着后脑勺,“辛苦你们了。”

    两人笑笑,为流光打开门。

    他走了进去,房间漆黑,流光拿出魔法灯提着深入,在左侧墙角处,找到了伊蓝它们口中的高等魔物。

    走近一瞧。

    这魔物披着人类的一副好皮囊,身上穿的像是骑士服,但是不是卡兰斯帝国骑士团的那种圣洁的银白,而是黑色。款式也不一样…

    仔细一看,总觉得在什么地方见过。

    流光盯了许久。

    不禁若有所思道:“这不是卡兰斯的骑士服装啊。是圣弗兰的啊~”

    而后摸摸下巴。“奇怪,圣弗兰的骑士?是正统的骑士么?”流光蹲在其跟前,正欲拉开他的领子查看内里,蓦地感受到一道目光落在自己身上,流光猛地抬起视线,与冰冷狠辣的眼神对上,一瞬间仿若失去心神。

    流光连忙撤手,提起魔法灯退出了一米外。

    诺伊尔低声道:“人类,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流光左手叉腰看着他也没什么表情,“你叫诺伊尔对吧?”

    诺伊尔冷哼一声,没有回答。

    流光看他这看起来还挺有精神的模样,可不像是筱裳她们口中提的那个快死了的魔物啊。

    流光挑眉道:“你之前的快死的样子是在伪装?”

    诺伊尔眯着眼,“你们人类真以为可以轻而易举杀死黑魔军领队么?”

    “黑魔军?什么玩意儿?”

    诺伊尔脸色一变,“无知的人类,你日后就会尝到我们黑魔军的威力。”

    流光摸着下巴思考他这话的含义。

    “你应该也不是在伪装。”流光看他这幅模样,分析道:“要是伪装,身上这种破绳子估计也拦不住你吧。”

    诺伊尔阴沉着脸不话。

    这时,流光从包裹里掏出一盏巧精致的琉璃灯,将灯摆放在诺伊尔的跟前半米,流光手指轻轻在表面一碰,那灯闪烁光芒,一瞬间弥漫圣洁的气息。

    诺伊尔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随后,其半米范围支起了一道囚笼。

    流光看着他,“为了提防你跑掉,看来是得预防一下。”

    诺伊尔冷冷地望着他,估计已经在心里杀了他千遍百遍了。流光倒是不在意,摆摆手,“有个好梦。我要走了,之后再来看看你,可别死了,死了没有人给你收尸的。”

    “砰~”

    随着木门紧闭,木屋恢复了安静,诺伊尔咬咬牙,往墙上一靠。这神圣的囚笼令他十分不舒服,但不至于要他的命。只是压制了他自身力量回复的速度…

    出了木屋。

    流光又嘱咐了两个玩家一声,务必看牢。要是这魔物跑出来,可是火祸害不。具体要如何处置,还是要等清早大家都线之后再。

    很快,两个时过去,流心上线。

    这是最后一轮守夜,待剩下的三个时过去,便是黎明。

    而那时,也许魔物就会发动进攻。

    “哥,你不下线了?”

    流光往火堆里扔着木头,落在火堆之中,火四溅。“不下了,反正也睡不着。”

    流心笑笑。

    有人陪自然是最好,要不然几个时,一个人实在无聊。

    两人一人分担一片区域。

    本来探测仪器就有不少,他们一个人在时,在别人不知道的眼前,存在着密密麻麻的数据窗口,每一个正方块形的窗口都有不同的波长,一旦波长出现了异常,那么就是在那探测仪器附近存在着魔物。

    系统也会进行提示,但只是“滴滴滴”的声音,具体还要玩家自己去查看在哪个方向,十分麻烦。

    流心所开心的自然也不是有人能陪着,而是有人可以帮她分担一点区域,减少压力。

    “哼哼哼~”开心到哼起歌。

    流光默默撇了流心一眼,注意力又放在窗口上。

    “诶,哥,我给你唱个歌吧~啦啦啦啦,我是守夜的行家,大风大雨都不怕~”

    流光:……

    二十分钟后。

    流光起身,流心看他突然起身吓了一跳。“哥,你用不着激动,兴奋到起来想要鼓掌吧。”

    流光摇摇头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而后直径离开。

    流心轻哼一声,扔掉手上的木条,一蹦一跳地跟了过去。

    跟着流光来到一所木屋,流心发现还有守门的玩家,颇为好奇。

    “换班了?”

    两个人点点头,“他们下线去休息了。流光你没有下线?”

    流光指着后面的流心,“陪这个人。顺道怕她看不了这魔物,长个心眼。”

    “啥魔物?”流心好奇不已。

    流光提着她,“麻烦两位了。”

    “不碍事不碍事的。”

    门又一次打开。

    流光带着流心来到诺伊尔的跟前,这魔物嘴巴都是苍白的,看起来的确是虚弱的不行。

    “这是…魔物?”流心诧异。

    “筱裳她们抓来的。”

    “哇~还能抓魔物回来成俘虏啊…”流心蹲下,打量着诺伊尔,像是在看新奇的物种一般,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诺伊尔蹙眉。

    这是这个男人第几次过来了?每一次来都能气他一次。而这次,又带了个人类来,诺伊尔看着都烦。

    “人类,你想要杀死我?”

    流光单手提着魔法灯懒洋洋低回答他,“你放心,这点神圣力量是杀不死你的。这几个时不就是证明?”

    “这周围的神圣力量在吞噬我的生命。”

    “谁管你…”

    流光不在意的道。他对任务不感兴趣,自然也不想去顺着他的意思走。

    诺伊尔一哽,而后瞪着流光,“既然如此,那你们也没有必要抓我回来。”

    “想抓就抓哪有那么多理由。”流光撇嘴,不屑一顾。

    流心嘻嘻笑道:“诶,哥,他要真的死翘翘了,会长他们那边应该不好交代吧。肯定是留着觉得有用,才让先绑着,没有直接杀掉的噢。”

    流光淡淡回道:“我知道。”

    “看他脸色都白了,就让他休息一会儿呗。”

    流光心中诧异,这妮子还会替魔物求情?扫了笑得灿烂的流心一样,流光沉默一会儿,“你的对。”

    于是将琉璃灯收回。

    流心看着诺伊尔,“喂,这样你就不会死了吧。”

    诺伊尔眼神闪了闪,“恩。”

    流光这时道:“该走了。”

    “好嘛好嘛。”

    流心起身,跟着流光走了几步后,又回头看诺伊尔一眼,便与流光离开。

    等两人出了屋子,走远后。

    流光停下,看她。“打什么主意?”

    流心嘻嘻一笑道:“哥,你发现了吧。他身上的衣服是圣弗兰的骑士服。”

    “嗯。”

    “不觉得有意思么?卡兰斯的黑暗魔物,竟穿了一身圣弗兰骑士团的服装。”

    “哪又如何?”

    “这魔物不简单。我要看看他身上有什么任务!”

    流光看她这般,摇摇头。“随你好了。”

    “诶,要是我能接取到,会长他们会不会什么?”

    “想多了。会长他们可没有你想到那么闲。”

    其他玩家巴不得接到这种任务,而北溪他们,现在是避之不及。

    一个个本身就有不少任务,他们哪有那么多的精力同时处理。

    回到营区。

    两人继续探测。

    之后的时间里,流心执着于在魔物那里挖信息,来来回回都跑了几趟。流光也没有再管,而是认真探测。

    时间流逝。

    不知不觉已然到了黎明时分,然而空依旧是黑沉沉的一片。

    这时,有人从帐篷之中走出,一个,两个,三个…

    冷清逐渐被喧闹替代。

    黑暗黎明将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