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3章 索桥
    北溪所见过的兽人先知,也只是在敌方的阵营里见到。她虽然知道先知的强大,可是毕竟那会儿是在她的敌对面,她是感受到了兽人先知的强大性。如今,得到先知的辅助,这种强大的感觉实在是令人很爽啊。一击破百万,若是像北溪,久酒,微生墨他们这种等级已经很高的玩家,一击下去,接近千万的伤害。

    六百人的攻击一累积,那再加上骑士的防御冰甲被红莲用技能降低,几乎都是瞬间被秒杀。

    可惜的是这个的状态,是有着时间限制的。600秒,也不知道能不能支撑他们过了这个雪原径。

    “速度过去!”

    他们不能够在这里浪费时间了,后方的红莲看起来十分虚弱,莎娜琳与布斯一直在为她过度魔力。北溪不知道魔法石对红莲有没有作用,起来就算兽人再如何的不精通魔法,但是兽人先知,一定是兽人部落里与魔法元素亲和力最强的。

    兽人部落的兽人以强悍的**和力量而著名。这种力量在远古时期,遇神杀神,可以是极其的厉害,几乎一度快要称霸了整个大陆,后来龙族出现,压制了兽人族,大陆因此曾一度在龙族的控制下。只是后来,其他种族相机崛起,经历了漫长的岁月,每个种族都有了自己的能力。并且,联手起来,推翻了龙族的控制,这之后,大陆稳定发展。

    魔法被在大陆上开始普及。

    兽人原本只有蛮夷之力,只是百年前开始了学习各种的魔法。只可惜本身血脉的抑制,很少有兽人能够掌控魔法。

    像兽人先知这种存在,必定是与魔力亲和力最高的。他们自身魔力越强,辅助能力自然也会更强。

    赶路途中,北溪掏出了一块递给了脸色苍白的红莲。

    原本,红莲还想准备继续为众人降低骑士的防御,可是她的魔力几乎透支,如果不是莎娜琳与布斯相继渡两魔力过去,红莲大概已经无法站立。

    北溪对于兽人先知其实也不是很了解。唯一一次还是直观上的了解。那个玩家不是卡兰斯的人,自然也不可能为卡兰斯写出攻略。

    官上对于兽人先知的描写只有寥寥几语,玩家们也搞不懂兽人先知到底是些什么。只是后来听了些道消息,北溪也算是知晓一点,两点。

    如果可以,北溪当然想培养一个兽人先知出来。只是她完全不知道步骤,所以想想还是放弃了。

    “这是…”莎娜琳看着北溪递来的魔法石,面露疑惑。

    “魔法石,增加魔力的。”

    布斯正想拒绝,北溪便道:“你们兽人与魔力亲和力很低这点我还是知道的。你们两个人的魔力,完全无法支撑红莲一直吟唱魔法。难道想直接三个人魔力透支?”北溪直接扔给莎娜琳,“这是人类目前为止发现的最高级的魔法石,其中魔力可以让一个初级魔法师瞬间拥有高级魔法师的力量。让红莲吸收,先知血脉对魔力应该还是有很强大的亲和力,应该可以很快吸收。如果不够,再来问我要。”

    莎娜琳搀扶着摇摇欲坠的红莲,握着魔法石,看着北溪走远。

    “速度跟上来。不要白费了红莲的努力!”

    莎娜琳不由得紧紧住魔法石,而后看向布斯,“抱着红莲走。”

    布斯眼睛一亮,随后不等红莲出声抗议,一个拦腰直接抱起,低头看着虚弱的红莲道:“别拒绝,现在你连路都走不了。”

    莎娜琳把魔法石递给红莲,红莲捧在手心,莎娜琳轻声道:“答应我,一定不要勉强自己。”

    红莲捧着石头,认真的点了点头。

    三人追上大部队。

    不得不,先知的吟唱祝福能力,实在比牧师强大许多。虽然只是npc的祝福,可是如果是玩家成为兽人先知,其实过继下来的能力也不会差太多,至少就是如同npc这般变态的。

    众人一路打一路讨论,因为北溪给出的魔法石,红莲有了充足的魔力,接连放了几个技能,助众人秒了一队又一队的雪原骑士。

    简直毫无压力。

    但是相对,先知耗费的魔力实在太大。过了雪原径,北溪已经给出了十块,而径上,他们总共遇见了十一队雪原骑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魔物即将要攻打兽人部落的缘故,他们一安全出了径,还没有来得及松一口气,前方三只魔物提着武器就冲了过来。

    口吐魔语,体积庞大,装扮看起来像是高级魔物。众人是被突然跳出来的这三只魔物吓了一跳,惊恐下,一个护盾先挡下攻击,而后下一秒技能漫落下。

    等特效消失,也只剩下尸体了。

    叮,状态消失。

    众人收到系统提示后才缓缓地回过了神。

    执酒与谁打开系统提示,往上翻了两格。系统信息提示道:叮,你击杀了一百三十八级领主魔物,获得声望值10000,获得经验43766782。

    叮,你击杀了一百三十九级领主魔物。获得声望值10000,获得经验46586134。

    叮,你击杀了一百三十三级高级魔物,获得声望7000,获得经验10056731。

    执酒与谁默默关掉系统提示的信息。

    兽人先知的辅助真是厉害了。就在刚刚,他们的状态正好结束,只能这三只boss来的不是时候。

    “我们赶快走吧。”

    就算过了雪原径,他们依旧有很长的一段路需要走而且不知道前方是不是还有雪原骑士。

    不过只要红莲在,他们应该能安全的抵达魔法阵的位置吧。

    然而,事情绝非他们想的那么简单。

    前往的路途上,红莲与莎娜琳来到北溪他们跟前。红莲略带歉意的道:“抱歉,我无法再吟唱了。”

    大概,还是出乎了众人意料。

    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红莲狐女,只是有着先知的血脉与赋,但是她其实还不是正式的接受过神明考验的先知。

    目前,应该只能被称为。

    北溪他们摆摆手,其实也不在意了。那径是唯一的路,是必须过去的。现在过了径,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有无数条路,他们的选择已经变得多起来。如果前面的路行不通,那大可以换一条路走。

    不一定非得死脑筋的,打怪,打怪…

    “你不用为此感到抱歉。”狸猫出声。“你做的已经足够了。不要勉强自己,接下来看我们的好了。”

    旁边人几人赞同的点点头,他们还是有人性的。尽管只是npc,可是游戏之中的一言一行,还是没发将其当做一堆刻板的数据。

    叮,狐女红莲对你的好感度提高100。

    收到系统提示,执酒与谁他们几人魔族鼻子略尴尬的走开。

    所以,npc其实比玩家单纯。

    “赶路吧。突然死那么多雪原骑士,魔物那边应该也会察觉。用不了多久就会追上来。”

    “嗯。”

    兽人回到队伍后方去。

    北溪领着队伍到了。两旁的山谷处于一片薄雾之中,看起来十分朦胧,只不过由于是魔气,显得阴森冷寂,倒是没有那朦胧的美感。

    看不清楚索桥的对面,这让北溪他们一时顿住。

    微生墨将匕首握在手上,“我去探探情况。”

    “心点。”北溪虽然相信他的能力,不过还是忍不住担心。

    微生墨拍拍她的头,随后消失在众人眼前。

    过了四分钟,渐渐浮现身影。

    男人为他们带来了一个很好的消息。

    “对面只有一群低级魔物。过去的努尔哈的沉眠之地,有一只高级boss。”

    盛城闻言,极为诧异。又一次对微生墨刷新认知。这两个区域距离应该是不短的,可是四分钟,微生墨就摸清了情况,并且赶了回来?

    这盗贼的速度真是可怕啊。

    “哇,组长有你在真是太好了。”咒主不禁热泪盈眶。

    红蛟抬起下巴,骄傲的:“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的老大。”

    “瞧你这下巴,都快到眼睛上了。”一日就是一跟着众人走上索桥的时候,对着红蛟吐槽道。

    红蛟冷哼一声,棒棒糖在旁边抬脚往他腿上轻轻一踢,“哼你毛线,赶紧过桥。”

    红蛟捂着屁股跑开。

    人数太多,他们并不是一次性全部上了索桥,这索桥看起来有些年代,常年又在寒冰雪谷之中,也不知道能不能承受太多的人。于是分出了数十个队伍,一个队伍一个队伍的过桥。

    “狸猫,带人先去清理魔物。”

    狸猫点点头,与永恒不落他们先去了索桥前方。

    北溪他们等着队伍全数过来。

    索桥不怎么长,如果有五十米,估计花的时间还要多一点。

    “呜哇哇,这下面黑乎乎的诶,啥都看不清。”抓着铁链,看着下方一片漆黑,不禁出声道。

    后面的筱裳握紧一侧的铁链,看她一脸兴奋的表情,便问道:“林林,不怕么?”

    她朝筱裳眨眨眼,“怕啥?”

    筱裳没有回话。

    微风林林一边缓慢往前,一边回头瞅着筱裳一脸严肃,而后笑嘻嘻道:“裳姐,不会是恐高吧?”

    筱裳拨着刘海,严肃道:“没有。”

    “哇,看着不像噢。”

    筱裳看着空,“赶紧走,别废话,心我揍你噢。”

    微风林林指着她,“哈哈哈,你看多明显。”

    筱裳默了一会儿抓着铁链慢悠悠走着,“就感觉挺没安全感的。我不喜欢这种悬在半空的建筑,特别又是这种摇摇晃晃的索桥。”

    微风林林一听,“可是我觉得还好啊。有时候走这种地方,风景其实特别好噢。”她抓着锁链看着索桥下方,“不过这里都是魔气,也不知道以前是什么样子。”

    筱裳扯了扯嘴角,没什么。

    微风林林靠着铁链伸出头看了看前方,好像还有十米的距离,随后看着筱裳道:“裳姐你跟我话吧,话分散注意力,很快就能过去了。”

    “嗯。”

    十米,本来也不是很长的距离,可不知道为什么,却感觉过了漫长的时间一样。

    微风林林跟筱裳话间,两人不知不觉离尽头只有一米。

    后方的队伍才刚刚上桥十几人。

    正这时,怪异的叫声突然响彻整个山谷,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索桥猛烈一晃,筱裳与微风林林惊呼一声,紧紧拉住了铁链,身体半跪,如果不是及时抓住了铁链,就会被那撞击索桥的力道给撞了出去。

    “什么东西?”

    闻声的赶回来的众人看着摇晃的索桥脸色一变,执酒与谁大步走到崖边,着急道:“你们两个,赶紧过来。”

    筱裳伸出手,与执酒与谁的指尖正要触碰时,索桥又是猛烈一晃,那奇异的声音响彻。

    “啊啊啊!”

    “退,那边的退回去!”挽扇忧心的大吼。

    那一头才刚上桥的玩家也是赶紧的往地面回去。

    筱裳咬咬牙,看了看旁边惊慌的微风林林,抬头看执酒与谁,“先把林林带过去。”

    明明一米的距离…

    执酒与谁可不想丢下谁,一日就是一大步上前,“伸手过来。”

    两人想踏上索桥,原本只有一米的距离,踏出去后,与她们两人半米不到。

    这时,索桥又是猛烈摇晃,不知物体一直在撞击着索桥。

    一下,两下,三下…

    连续撞击,让索桥一次一次摇晃,踏上索桥的执酒与谁与一日就是一,就要被带出去的一刻,后面几人迅速上前拉住。

    “砰!”

    这一瞬间,索桥断裂,鹰啼响彻。

    “筱裳!!!”

    棒棒糖在人群后没法上前,她没有看见筱裳有上平地。

    “人呢?”

    执酒与谁看着空无一人的前方,一时失了神。等回神后,挣脱众人,跪在崖边大喊着,“筱裳!筱裳!”

    然而无人回应。

    执酒与谁回身,拉着咒主的领子,大吼道:“为什么要拉我,为什么要拉我啊?!”

    咒主被吼的一脸懵比。

    心想,这娃儿怕不是脑子瓦特了吧?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