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0章 红莲
    白落落村的传送阵坏掉了,那他们只有一个选择。

    如果雪原的传送阵也无法传送,摆在北溪等人面前的只有一条路。与几十万魔物正面对抗。

    布斯看起来很是冷静。他主动朝北溪他们道:“白落落村这里的传送阵,在还没有被魔物袭击前,是有着溪流覆盖的。”

    可是魔气蔓延,汲取了这里的生机,于是草木枯萎,水流干涸。这几乎是被魔物攻击过后的景象,无一例外。

    “没有了溪流帮助掩藏,魔法阵很容易就会暴露。”布斯双手抱着胸,自言自语的着。

    虽是这样,其实也是等同于在跟他们玩家搭话。此时只要接下去,任务就会自动更新。

    半个时前他们身上的任务进程,由变成了,,而现在,当布斯出那句话后,任务渐渐发生了变化。

    “你之前过还有一个传送阵。”

    尽管他们心里都清楚在什么地方,但是为了走一个过场,还是得需要询问。

    布斯回答道:“在雪原深处。那里很隐蔽,魔物应该不可能轻易察觉。”

    “那可以为我们带路么?”

    布斯扫视众人,随后又看向红莲。两人对视不过几秒,红莲便移开了眼睛。而后听布斯继续道:“可以。但是想要进入那个地方,必须要走雪原径。你们之前提到过,那边已经有被魔化的雪原骑士。”

    “是这样没错…”

    “雪原骑士都是很强大的守护者,格鲁斯也被魔化了么?”这话出自巴尔的口,他们当然知道雪原骑士厉害,毕竟是让传组感到困扰的存在的。至于格鲁斯是谁?

    一行人猜测估计是巴尔认识的某个npc。只是那些雪原骑士被魔化之后不都是一身黑铠甲套着全身么?

    再者,被攻击时也没有特别的称呼,只是简简单单的罢了。

    布斯不提还好。

    一提起雪原骑士,这才是让众人感到头疼的。六个骑士组成了一个队伍,只要没法一次秒就过不去。

    这绝对很难完成。

    所以才会此行的一个难点。

    “不好意思,我们并不知道你口中的格鲁斯是何人…不过据我们所知,那雪原上的骑士几乎都是已经被魔化了。并且魔化之后,他们的能力得到了加强。”

    原本,很少有骑士会在那片区域之中游走。毕竟雪原骑士等级不低,不适合成群出现,否则玩家打不过,连进入都不行。

    而且一般来,雪原骑士这种存在,应该不是随意攻击玩家的怪。北溪见惯那种级别的怪,多少是能猜测的。雪原那的地区很微妙,是兽人部落与卡兰斯的国界。出了雪原过去,所有的领土都是属于兽人部落的。

    兽人部落虽然在外被称之部落,其实整个种族占据的领土面积很广,是一个庞大的种族。战斗力也不容觑。

    卡兰斯的背景里,与兽人部落的关系是近十年缓和的。雪原骑士,其实实际上,是守护雪原那片区域的第三方骑士。

    卡兰斯与兽人部落也默认了雪原骑士的存在,因为种族本身的血脉力量,所以现在雪原上的那些骑士才会所向披靡。

    本身就已经极其厉害了,如今却被魔化了,对玩家造成了很大威胁。如果巴尔他们能够出手帮忙,也许还能安全过了雪原径,找到传送阵直接回到兽人部落?

    巴尔他们听后,也是蹙眉摇头叹息。“魔气是会影响心志,连强大的雪原骑士也无法逃过魔爪么…你们可有其他办法通过径?”

    众人:……

    所以这些npc看来是不准备出手了?

    看来救助他们是不行的。

    北溪微微一叹,而后拿出纸质的地图,看向布斯道:“告诉我,雪原深处的传送阵具体是在什么地方?”

    北溪蹲下,将地图在地面上摊开。

    布斯大致扫了一眼,随后蹲下,漫不经心地指了一处。

    微生墨立在旁边静静看着。

    布斯指的位置,需要通过雪原径,雪之索桥,努尔哈的沉眠之地,以及冰川大道。入了冰川大道,那里有个山洞区域,便是布斯指出的位置。

    他们没有深入探过雪原的所有区域,但是地图上所有的路线点都一清二楚。北溪手里的地图不会骗人,想要去布斯指出的地方有很多条路线,但是无论近远,都要先路过径。

    进入雪原区域后就是冰山路,过去五十米便入径。

    两旁堆积雪山,径狭窄,但是又有很多路线通向其他地方,真假难辨。雪原骑士就是一直穿梭在径的左右两边。

    亦如迷宫的怪一般。

    径很长,有两百米左右。

    就他们所知,雪原径上,以及过去的几个区域,由机械兽探测出来的半模糊图像里,都出现了雪原骑士的模样。

    虽然机械兽在魔气的影响无法正常探测,但如果使用圣光拂照,短时间内还是可以探测出一些东西,尽管画面或者数据仍旧有几分模糊。

    但他们当时也只能靠这个办法去探测远一点的区域了。

    原本是打算让伊蓝他们坐着飞行兽过去看看情况,但是没心想到,就算高度达到了百米,雪原骑士仍旧能够打出攻击。

    只要出现在他们视野范围的所有不属于魔物的生物,都会被其判断为敌人。而他们玩家也不能飞得太高,空上的魔气比地面的更加浓郁,一旦接触,还是被魔化的可能。

    之前正因为除了微生墨几个盗贼外,其他人怎么都没有办法通过,一行人才最终回到了不列索玛城。

    莎娜琳看北溪他们眉头紧锁,于是忧心忡忡的问道:“各位勇者,怎么了?”

    “雪原骑士很难对付。”

    棒棒糖看着莎娜琳这般着。之前的时候,就算看着他们一脸忧愁,这些npc也不会像现在这般主动开口询问。

    许是好感度已经上去了的缘故。

    莎娜琳很赞同。“的确呢,雪原的骑士有着强大的冰雪力量,连冰雪精灵也无法企及。或许,人类的冰雪魔法师,也难以用冰雪魔法对其造成一丝伤害。”

    “如今被魔气侵蚀,黑暗力量更是将他们强化。不过如何,想要回到兽人部落,就必须要打败那些被魔化的雪原骑士。”

    巴尔看着北溪他们,“你们也无法打败他们么?”

    北溪收起地图,起身后语气十分平静地回答巴尔,“我们只是普通的希望大陆归于和平的卡兰斯子民。”

    巴尔不由得一愣。

    “你们对我们的期望是不是太高了?”北溪直直地看着他。

    其实他们也没有义务和责任去帮助兽人,为什么要不辞辛劳,不远万里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嘴上虽然得好听,实际上,北溪他们的出发点也只是为了卡兰斯。

    只是这些兽人看不出名堂罢了。

    要是一直让巴尔等兽人觉得他们很厉害,那么估计一路上,这些npc没有一个是会出手帮助他们的。

    并且,倘若玩家即将面临失败,在任务要宣布失败时npc会出手帮助一次,之后能不能扳回局面还是得看玩家。一般来,任务最后都能顺利完成,但是这种被迫的让npc出手,是会影响奖励的。还有,这种情况,玩家基本跟隐藏性或者后续的任务无缘了。

    “这…什么意思?”莎娜琳不太懂,她眉头轻轻一皱,北溪的话实在不太好听呢。

    北溪道:“雪原骑士的力量很强大,以前他们只有几个会时常出现在径途中游走。可是魔化之后,几乎全部遍布在雪原之中。替魔物看守着这后方的道路。”

    “不用我,你们也清楚雪原骑士的能耐。如果真的没法打败他们,我们也过不去。而且,这条路,是其他种族通往兽人部落的主要道路之一。如果突破不了,要想其他支援,大概是不可能了。”

    狸猫也开口道:“魔物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将雪原骑士都魔化。想必也损耗了不少的力量。”

    “这种级别的,怕是巫师进行的魔化吧?”孔雀呵呵一笑。

    巫师,黑暗的巫师。

    提起这个存在,几乎所有了结过去战争历史的人都会变色。那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存在。就算是北溪他们,也还是对巫师十分的忌惮。毕竟满级,对于玩家来目前还是比较遥远的,

    之后的升级,所需要的庞大经验,是以前的几十倍的。上了一百四十,最后的等级,几乎是一个等级要一个月。

    所以北溪还是想这,如果这里出现巫师,那他们肯定打道回府,不再试图去帮助其他的种族。

    兽人部落没有了,便没有了吧。

    北溪想,大不了去联系海族跟精灵族。拉个长久的拉锯战,也可以支撑很久。

    兽人精通魔法的并不多,他们战斗都是靠着本身的强健的体魄与可怕的第六感。速度,体质,力量…比起其他种族都要具备优势。

    这种种族一旦与他们为敌。

    后期对于脆皮的玩家来,简直如同噩梦。

    北溪经过一番挣扎,扶着额头看了看与巴尔他们的好感度,一百二十。

    应该可以多问一些线索出来才是。

    “之前我们遇见过巫师。目前已经知道的是,有一位巫师已经降临到了大陆,至于有没有在前方的魔物大军里,目前没法确认。但看雪原骑士的力量,我也怀疑是巫师转化。”

    “巫师…”红莲眼瞳一缩。“我们,我们得快点回到兽人部落。”

    莎娜琳张嘴,却不知道些什么。

    “想要回去,现在只有两个办法。”北溪看着他们,“但是两个办法,无论什么都要打败雪原骑士。你们可了解雪原骑士?”

    巴尔不解,“了解?什么意思。”

    “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打败他们么?”

    几人摇摇头。

    众人沉默。

    他们身上的魔法炸弹,可不想轻易就用出。但如果一瞬间秒六只同样级别的雪原骑士,他们几百人还是很困难。

    北溪沉默思考着。

    这时,红莲走出,咬牙看着北溪,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一般。“我有办法。”

    北溪回神盯着红莲看。

    “雪原骑士,其实弱点在他们的心脏位置。但是他们的盔甲十分坚硬,很难打破直接攻击到心脏。”红莲的手不禁紧握。

    “我能够帮助你们。”

    “怎么帮?”

    “我来吟唱,你们趁机消灭雪原骑士。”

    闻言,布斯脸色一沉,拉着红莲的手腕低吼道:“你现在的能力,是在自寻死路!”

    莎娜琳他们也接连着开口。他们并不赞同红莲的提议。

    倒是北溪他们这边的人,除却北溪他们一些人,其他人都是一头雾水的看着红莲他们。这群兽人是什么反应?

    “果然是具有先知血脉的狐女。”狸猫低声在北溪耳边道。

    北溪点点头。

    一开始就觉得这红莲身份不简单,不过有时候兽人的先知并不能完全以瞳色来证明。

    兽人先知,一种相当于其他种族祭祀的存在。他们可以预知未来,这是其他种族祭祀无法做到的事情。生被神眷顾的先知,有着强大的魔力。

    红莲所的吟唱,如果北溪没有记错,应该是只有兽人先知才会的辅助魔法。这种魔法,比起牧师,战士的团队提升要强大。

    如果非要用玩家技能的等级来,是属于禁咒级别的。

    红莲虽然具有血脉,可是如果没有完全经历过洗礼,也许自身的魔力无法承受起禁咒。稍有不慎,爆体而亡。

    兽人先知是最强的辅助。

    玩家里,几乎没有一个能达到先知级别。因为难度极大。

    但是北溪以前时,曾经在战场上已经过,其他国家的兽人先知。当时一招禁咒回春,其技能内范围内所有友军满血复活,并且身上带有死而复生的状态,属性提高的不止一点半点。

    先知是很逆的存在,正因为如此,后期只有一个玩家坐上了那个位置。而且还不是他们卡兰斯的玩家…

    “他们到底在争论什么?”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