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9章 白落落村
    北溪滚落在地,立即翻身跃起。

    “久酒,打断他!”

    北溪朝着后方大吼。

    反馈回来的伤害数值以北溪的经验来看,不足以让安纳布停止使用这个绝技。如今众人深陷炼狱,血量在一加一减,岌岌可危。待这次技能过去,接下的覆盖将有人会面临死亡!

    安纳布放出大招浮在了半空之中,微生墨无法跃上,不能帮助北溪打断安纳布的技能,北溪现在只能让久酒出手。打断boss释放技能。

    当伤害超过其防御一点值,那技能就能被打断,boss会恢复平日的状态。如果不能打断,接下来boss则直接用大招送他们团灭了。

    北溪为何不让其他一起打出技能来阻止boss继续释放技能呢?因为一旦伤害超出太多,狂暴状态是必定会被引出来。

    打断boss施放技能对于玩家来是有一个陷阱的存在。如果伤害超出了boss本身的防御值太多的话,boss则会陷入虚弱的状态,而不正常的虚弱状态下,boss自身狂暴的概率达到了百分之六十。

    正常虚弱状态下,例如血量值正常下降到某一数值时,boss狂暴概率为百分之三十。并不是所有boss在血量下降时都会出现狂暴。这种状态只是几率出现。

    一旦出现狂暴,自然要更加难打。

    技能有可能会得到增强。

    因此这就是北溪不让其他人出手,而只让久酒出手的缘故。久酒一百四十级,只需要一个中级的技能,就可以凑足伤害,并且不会因为无法预测伤害数值而导致过高或者过低。

    混乱的场面一度让北溪无法辨别久酒在什么位置,她用力的一吼,也不知道是否能够透过嘈杂的场面传入久酒的耳中。

    北溪已经没法跳起第二次了。

    她现在陷入岩浆之中,减速不,血量正在持续减低。虽然团体治疗稳着她的血,但是她的行动因为巨爪而被限制。

    不要忘记了,在安纳布的大招里,除了红色区域覆盖面广,出现岩浆,还会出现巨大的爪子。

    一旦被爪子穿透,就会动弹不得,忍受炼狱灼烧。

    北溪落下时判断了掉落位置,本应该是在安全的区域,但是因为玩家数量的过多,占据了她的空位,并且因为血量的缘故,北溪掉落时偏离了原本自己所预定的位置,只是因为为了避免砸到血量残余的人。

    无奈之下,早已深陷火焰中心,动弹不得。幸好她血厚,再者第一时间召唤出了机械兽,使用了伤害转移,勉强承受住这些伤害。

    挽扇是惦记着北溪的,单体治疗不断给北溪扔。给其他人就是群体。

    他们六百人的队伍,有五十人是牧师,按理再如何都不可能出现有人死亡的情况。但现在安纳布伤害太高,五十牧师竟还有些吃治疗了。

    当北溪落下吼出那句话后,人群之中冷着脸的久酒其实早已举起弓箭,寒冰临世,蔓延四周。

    他微微拉弓,冰雪纷飞,寒冰凝聚而成的利箭在他手中浮现,他抬起弓,对着半空哈哈大笑的安纳布猛地射出了一箭。

    穿透一切,破空声一瞬间的响彻,便是安纳布闭嘴之时。

    寒冰破裂,与此同时,半空之中的安纳布的双手之中的火焰熄灭,他巨大的手手臂在肚子前相交,身体微躬,翅膀震动下缓缓落地。

    地面的红色标记区域在瞬间消失。

    岩浆隐去,众人终于可以从那炙热的火焰之中得以喘息了。

    牧师的群体治疗不断落下。

    血量缓慢回复之中,北溪冲到安纳布的眼前开始了连续的攻击。

    安纳布猛地抬起头,由半跪姿态起身,看着北溪,单手手心“唰”地一声,燃起了火焰,而后火焰凝聚成火球,安纳布朝着北溪扔去。

    看起来没有进入狂暴。

    久酒再次拉弓,冰箭透过人群,落在安纳布的脚下。

    减速!

    微生墨这时落在其后,数十道影子不断重叠,令人无法辨出他真实的位置。

    “大家专心继续输出!”

    众人很快收起思绪,拉出距离,开始了稳定输出。

    有了一次的体验,第二**绝技出现时,一行人显得很老练,很快躲过一波,北溪跟久酒再次合作打断了安纳布的技能释放,迫使他不得不恢复正常状态。

    他们毕竟都是卡兰斯的顶尖玩家。

    如果连一个boss都无法打过,那真是会让人笑掉大牙。好歹,有六百人呢。

    推倒了安纳布后,他们迎来了短暂的休息。随着北溪下令,众人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打了二十分钟,也是挺厉害的。

    千人军揉着肩膀,感慨道:“真是血厚。”

    江南墨画也是笑了笑,接话道:“现在这种级别的boss,不是我们以前遇见的那些boss了。大家还是不要掉以轻心的好。”

    “嗯嗯。”

    永恒之城的一行人对着江南墨画赶紧点头。

    “江南姐,你咱们之后遇见的boss是不是都这样?”

    江南墨画做出思考的模样,随后对永恒之城的几个成员柔柔的道:“大概吧。这种boss也算是领主了?”

    “还是传组的人厉害。”其中一人笑嘻嘻道。

    “团队里,伤害输出排前的全是传组的人。”

    江南墨画点点头,“是啊。”

    “流光他们也厉害啊。你明明一个等级的,怎么差距会那么大?”其中一人不解。

    “因为他们厉害呗。江南姐,你呢?”

    江南墨画眼睛一弯,笑盈盈道:“是啊。我们永恒之城要是也多出几个高手就好了。”眼中很快闪过一缕复杂情绪。

    千人军和妖娆他们在旁边听着,倒也是颇为赞同。

    总感觉卡兰斯的所有高手都去机械时代了。也许是机械时代的名望一直如此的缘故,让他们也久而久之的认为卡兰斯的高手似乎都在机械时代了。

    其实,仍旧有不少的高手还是闲散玩家。

    只是机械时代的人最为出名而已。并且不可否认,他们的确优秀。

    “比如我。”

    “哈哈哈,自恋狂。”

    一行人有有笑的。

    棒棒糖舔了舔手上的彩色糖果,看着永恒之城那边江南墨画他们的圈子,似乎颇为和谐热闹?

    “江南姐,累么?”

    “还好。”

    “诶,江南姐去过兽人部落么?”

    江南墨画摇摇头,露出遗憾的表情,带着苦涩的笑意。“我哪有空闲去啊,你们可别笑话我。”

    “哎呀,对不起。瞧我这嘴巴~”

    “该打。”

    “是该打。”

    “那我帮你?”

    “滚。我只让江南美女打。”着,凑脸过去。

    一边人的便生那人是想吃豆腐。

    江南墨画掩唇而笑,一举一动十分优雅。她看起来是很开心。

    “你们啊,多休息休息吧,后面还有更累的。”温柔的劝。

    看来永恒之城的人很吃这套。

    旁边妖娆翻了个大白眼,拉着千人军走到一边。

    棒棒糖摸着下巴。

    起来,永恒之城的人跟他们混得很熟的人不少。像那几个元老级别的玩家,差不多跟他们都是十分的熟络。

    不过,除了一个人。

    棒棒糖含着糖果回身,走到挽扇边坐下。

    他们现在是在白落落村子外暂时休息。北溪让休息五分钟,之后再出发去找传送阵。现在北溪在跟布斯确认传送阵的位置。

    “诶,扇子。”

    挽扇见她神神秘秘地凑近,心想这人是想做什么?

    棒棒糖拿出嘴里糖果,握在手上,低声问她。“我一直很好奇,那江南墨画是永恒荣耀的谁啊?”

    棒棒糖对陌生人的八卦一向不感兴趣。现在突然有了兴趣,倒是奇怪。

    挽扇撇嘴,“这个,好像只是喜欢永恒荣耀吧?”

    她其实都不清楚。只是知道,跟糯米有些关系。因此不太喜欢江南墨画。

    棒棒糖眯眼,“永恒荣耀是喜欢我们糯米吧。”

    挽扇点点头,所以这孩子到底想啥?

    “我发现啊,永恒之城的人好像都挺喜欢江南墨画的。”

    挽扇歪头想了想,江南墨画的位置在永恒之城可以是举足轻重的。被喜欢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她长得漂亮,平日里话也温柔,而且又很会话。你应该,永恒之城没有几个人讨厌她吧。”

    棒棒糖撇嘴,“妖娆不就讨厌,还有永恒不落。”话一顿,“不过他们两个讨厌似乎也影响不了人家什么嘛。要是没记错,那江南墨画在永恒之城里是管仓库的人吧?”

    挽扇撇嘴,“现在好像是副会长了。”

    棒棒糖讶异,“诶?”

    虽然与永恒之城是兄弟公会,但其实两方不是什么活动都会一起行动。各自都有自己的安排。

    只是永恒之城与其他跟机械时代签订同盟合约的公会不同,永恒之城是跟机械时代资源共享的公会。

    白了,如果是永恒之城出现问题,机械时代这边肯定会受到影响。至于影响多大,就得看是何种程度的。反之,若是机械时代也出了问题,永恒之城自然也不可能安然无恙。

    正因为如此,才是被称为兄弟公会。

    “我都不知道。”

    “人家不就提个副会,干什么还得让咱们知道。我都是后来听林子提起的。之前的那个副会好像退了。”

    “为什么?”棒棒糖记得永恒之城的副会是个挺斯文的男人来着。叫。

    “好像是组了个工作室,退出去单干去了。”

    棒棒糖撇嘴。

    “在永恒之城福利不好么?”

    一般来,自然是在大公会里赚得比较多,而且还不用去考虑装备,道具之类的。只要做足公会声望任务,兑换东西轻而易举。

    再者,公会里人多,路子也广。自己单干?

    如果能够进入一级公会,并且职位是管理者,一的收入绝对不少。

    棒棒糖不太理解那个是怎么想的。

    “不清楚。反正我都是听林子的。他们自己公会的事情还是自己处理,我们偶尔私下聊聊就行,就别评头论足了。”

    其实公会之间,关系会很容易变得微妙。机械时代如果去评头论足,估计有些人心里多少会有想法。挽扇以前遇见的这种事情不少,所以现在得尽可能去避免。

    棒棒糖吃着糖果点头。

    这事也不再提起。两分钟后,队伍整顿,开始启程。

    白落落村虽然只是个村庄,不过面积也算是大了。毕竟这里有一个白落落族,人口大约在五千左右。

    就一个村庄来,这人数已经不少了。

    可惜现在,这个村庄除了废墟,再也没有任何人影。

    巴尔他们显得很凝重而悲伤。

    他们常年途径这里,跟这里的白落落族一向熟悉。如今遭受魔物袭击,无人生还,对于巴尔他们来,也许是件极其悲伤的事情吧。

    一路无话。

    白落落村的传送阵是在通往雪原的石桥下。北溪他们才走了没有两分钟,一群魔物就迫不及待的从四周的废墟里钻出并且攻向了他们。

    北溪他们早就有所防备。

    魔物扑出时众人一起打出了技能,满的技能与魔法阵令人眼花缭乱。一波下去,所有在攻击范围之中的魔物全数被秒杀。

    这应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以六百人的攻击,就算对付上千,上万的中低级魔物,也是将其直接秒杀。唯有领主,方才让他们畏惧几分。

    若是没有能力,北溪他们此行不过是为魔物送上一顿饱餐罢了。

    巴尔他们不禁发出感慨,真是强大的人类。

    布斯望眼见魔物在瞬间被斩杀,也是颇为震惊。而后不禁对众人刮目相看。

    于是几波清理下来。

    系统不断地提示,这几个兽人npc对他们的好感度一直在提高。

    如今已经在白数。

    这意味着,不用他们主动搭话,这些兽人反而会主动向他们搭话,提出任务。

    无恙的通过了白落落村。

    这村子里魔物虽多,但都是一群不怎么厉害的魔物。

    布斯之前就指过了路,他们出了白落落村,来到与雪原方向连接的石桥前。

    桥未断,但溪水已干。

    红莲道:“传送阵就在下面。”

    “去看看。”挽扇对旁边的人。

    红蛟点点头。

    他走上桥,轻松跃下落在干涸的地面。

    走到石桥下磨蹭了一会儿,而后走出,仰头看着岸边的众人:“坏掉了。”

    这个答案,尽管在意料之中,但依旧难免让人失望。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