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8章
    从地面跃出的是一只体积庞大的黑暗魔物。

    在岩石的身躯的缝隙间流淌着炙热的岩浆体,它身披战甲,脚踝处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他双臂巨大,手腕处蓝火化圈,紧紧缠绕。他有一对羊角,像石头一般坚硬。一双幽暗的眼睛看着他们充满了不怀好意,锋利獠牙从那嘴中露出,意味着他已起了猎杀之心。

    身后的黑色翅膀向两边张开,后脑勺处燃烧火焰。在他的屁股后,一条蝎子尾巴正在摇。

    跃出时,便向众人吼了一声。

    而后双臂一震,仰吼叫,双手间燃烧起熊熊火焰,随即凝聚成一团火球。他朝着众人的方向甩出攻击,火球快速掠过,砸在地面。

    尽管众人极快的避开了这个火球攻击,可是当火球落在地面时,一圈一圈的向四周蔓延,足足有四米范围。

    来不及退的人,陷入火圈之中,被火焰灼烧,灵魂受到侵蚀。不仅造成伤害,还会造成减速。

    牧师的圣光极快落下。

    北溪没有见过这种魔物,心想,许是什么野怪变异而来的。不过怎么看,等级也不低。一个火球攻击下来,北溪他们就差不多知道了这个怪的信息。

    :一百三十四级王者boss。因魔气侵蚀神志,堕入黑暗的安纳布,得到了强大的力量。技能:,,,绝技:,。

    “今晚就当安纳布的下酒菜吧。”

    他哈哈大笑,双手之中涌出岩浆,岩浆自手心弥漫落地,众人警惕退后。那眼岩浆落地之后没有再度蔓延,而是一部分就在他的手中由液体凝结成了固体,逐渐形成了充满刺刃的柄端。

    而三分之二的岩浆,则形成了鞭子。

    他握紧武器的手柄用力一甩,岩浆鞭子在地面抽过,所抽之地,出现了灼烧后的烧焦痕迹。

    他露着张狂的笑容朝着众人走来,手中鞭子抽出,长达三米,在半空划过一道橙红的痕迹。

    “分开。”

    有人大喊一声,于是众人极快分散开来。在的空地上,几百人很快将boss包围住,隔着五米距离,开始了围剿。

    北溪抽出单手手枪,一个跳跃落在安纳布的面前。对着其脑袋位置“砰砰砰”就是机枪,安纳布不悦,鞭子对着北溪抽击而去。

    北溪灵敏闪过,一个侧扑,翻滚,起身,举枪连射,几颗子弹贯穿安纳布的脑袋,仇恨被完全吸引。

    “可恶的人类,竟敢在我的面前如此放肆!”

    举起鞭子抽击,挥动时鞭子上自带火焰,随着安纳布每次鞭子落地,火焰便成水滴状向四周洒落。

    若是接触到火焰,自身的血量就会降低,并且还附带很厉害的连续灼烧状态。boss毕竟是boss,而且不管安纳布以前是属于什么级别,如今被魔化,各方面的属性全部被强化。就等级上来,如果还没有被魔化,北溪他们以现在的装备其实打一只一百三十级以上的王者boss还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的。更何况又是被魔气强化了的野怪。

    安纳布不断朝着北溪抽击,只是他的所有攻击全部都被北溪躲避了过去。仇恨完全把控在北溪的身上。一开始北溪还显得生疏,但是她能够很快适应boss的战斗方式,并且给出最准确的预判。就算没有躲避开,棒棒糖他们的治疗永远会在第一时间落在北溪身上。

    北溪是没有后顾之忧的。

    打怪的节奏越来越快。因为北溪一开始是试探性的拉怪,众人不敢轻易打出高伤害,以免拉高boss仇恨,让他脱离掌控,反而倒会害了北溪。不过等过了两分钟之后,随着她越发熟悉安纳布的攻击方式,打怪的节奏则加快了。

    众人不再顾虑。

    因为北溪完全踩出了节奏。这种与他们级别差不多相同的野怪,其实血量是极其多的。到了他们这种等级,一旦接触了boss,会发现boss的血量比起他们在一百二十级遇见的boss要多了不少。翻了两倍数。

    尽管他们攻击也会随着等级的提高而提高,可是对于boss造成的伤害,会被一百三十级的boss以各种方法吸收。

    比如这只。

    自身带有了火免状态,以及百分之四十的伤害吸收。boss的攻击是很好预判的,所以在现在的这个等级,血量一多,皮肉加厚,对于玩家来,就需要多花一些时间。

    哪怕是他们几百人的攻击,在安纳布自身的状态下,也在一点一点的被削弱,减低。

    “这boss真厚。”

    他们并不是破不了防御,而是在能够打出十万暴击,几十万暴击的情况下,打了将近四分钟,这安纳布的血量依旧还剩下百分之六十。他们这些人可都是卡兰斯的顶尖级别的玩家。合力下去,还要花上那么多时间去揍一只王者boss…

    再者,北溪,微生墨以及久酒。他们三人等级可是比boss要高啊。传组现在的平均等级是一百三十三级。与boss相差等级不大,可是属性依旧那般。

    也许只是因为武器和装备没有跟上的缘故?

    他们虽然都在一百三十级以上,可是装备还是在一百二十级左右。也就是,其实攻击力还是不够的。

    打怪的过程之中,很多人都察觉到了这一点。

    然眼下情况危急哪有时间给他们去刷副本的时间?

    “怎么比海底遗迹副本的boss血还厚?”

    “别跟那副本比。那里面的boss难度难在技能上,这boss也不难,只是血厚。咱们以前不都是花两个时打一只boss?”

    区区变异野怪,花上十分钟算得了什么。

    “会长好强,近身拉仇恨第一次见。”筱裳看着北溪贴着安纳布不断绕圈,她与魔物的距离只有短短的二十厘米,有时候甚至直接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以往他们拉怪,都是拉开了一点距离。一方面是不熟悉boss的技能,另一方面是怕仇恨突然脱离而导致没法第一时间从boss的攻击范围里逃出来。

    北溪这样贴得太近,也是令人佩服她的勇气。

    “这怪的鞭子攻击抽的范围很大,可是有个盲区。”执酒与谁开口。

    “你看,一旦近身,安纳布抽击时,是先抬起手,平角抽出,随后再向右侧抽击。这是个空隙,近身躲避是最好的办法。而且还不用带着怪上跳下窜的,稳定在一个点我们也好输出啊。”

    筱裳挑眉看着执酒与谁,手中法杖没有停顿攻击。“我又不是不知道,你是在瞧我?”

    她只是感慨北溪走位和预判罢了。

    虽然这两方面已经感慨了无数次,可是再次看见北溪拉怪,还是觉得十分享受。

    执酒与谁摸摸鼻子,“没。就老毛病…”

    筱裳冷哼一声不再理睬他。

    执酒与谁瞥一眼旁边偷笑的咒主和柠檬,“你们两个是我朋友么?”

    两人摇摇头,“儿子,什么时候我们是朋友了?”

    执酒与谁忍住想弄死他们的冲动。握紧权杖,全神贯注地输出起来。

    一分钟后。

    安纳布的血量降到了百分之五十。

    终于过了半数。

    众人望着头顶血量有种解脱感。不过这才是刚刚开始。

    正当北溪带着安纳布转了一圈后,安纳布手中鞭子突然消失,看着北溪大怒。

    “你惹怒了我,苍蝇。”

    猛地朝北溪撞击了过去。

    北溪冷静地避闪开来,安纳布与她擦肩而过冲刺两米后便蓦地停了下来。而后转身又朝北溪攻击而去。

    北溪避开。

    安纳布攻击不到她,怒火更盛。

    翅膀一震,安纳布突然飞上半空。

    “感受我的怒火吧。”

    所有人都清楚。有的boss在使出大招时,总会那么一句话。这其实是在给他们的提示。

    他们下意识的退。

    而这时地面出现火红的光圈,正在不断的增多蔓延。北溪感受到了空气变得灼热起来,大喝一声道:“退!不要踩到火圈!”

    语落,那些火圈猛地喷射出巨大火柱。一根接着一根。当火圈之中出现了火柱后,状态持续两秒,火柱消失而火圈也消失。但是,会在另一个位置突然出现。

    这招攻击的范围似乎是四十米内。

    范围很大!

    也就是他们不可能完全出了这个范围,因为仇恨会脱离。一旦boss仇恨脱离,没有攻击对象,那么血量就会回复到满值状态。

    火圈并不是不可能躲。

    相邻的火圈距离隔了半米,也就是是有给玩家在这个技能下生存的空间的。就看的是玩家自身的反应速度了。

    “大家尽量不要踩中火圈。”

    挽扇出声嘱咐。

    众人还在避开火圈,不断跑动之中。满场地都是忙碌不停的奔跑身影。

    持续了十秒,地面火圈消失,原以为可以松了一口气的众人,没有想到,重头戏其实在后面。

    要不然,安纳布为什么会飞到空呢?

    他们没有去认真想。

    等火圈消失后的两秒,空上的安纳布突然双手一抬,手心出现火焰。随后惊呼声起,众人发现自己脚下的这一片区域,覆盖上了一层红色。

    也就是,又要出大招了!

    这次是矩形区域被红色覆盖,而在那区域间的成员迅速往四周逃离。就在他们扑去一刻,火焰猛地燃起,岩浆喷溅,那区域翻滚着岩浆。

    如果没有跑出,那么他们会在一秒前掉入这岩浆之中,粉身碎骨!

    区域在改变。

    一时左侧,一时右侧。哪儿人多,红色的区域便在哪儿出现。

    而且这与前面的一招并不同,这次的技能是前者消失的最后两秒内出现新的区域。

    众人来不及避闪,被岩浆烧伤的大有人在。传组的人也不例外!

    一秒,两秒,三秒…整个过程持续了六秒,在他们以为快要结束时,安纳布手中的火焰更大。

    他在半空大笑,“尝尝炼狱的滋味吧!”

    “轰!”

    地面一处突然爆炸了。

    而后红色的一片区域迅速扩大,由矩形成为了长方形区域。

    “哇擦。”

    防不胜防。

    众人赶紧连滚带扑,扑出那片被标记的区域。

    一日就是一刚跑出一刻,后面不仅变成了岩浆之地,还出现了火焰的巨爪,自火焰深处而出,伸出时往下一抓,似乎要带去什么。

    可惜猎物早已跑掉了。

    很快不到三秒消失,在消失一刻其他区域相继出现了长方形的被标记区域。众人赶紧避开,往没有标记的红色区域跑去。

    “我去,这范围太大。”

    而他们因为人数众多,在躲避时有可能会因为自己的动作慢而拖累了他人。这自然不是他们所愿意,可是一旦人多起来,拥挤是不可避免的。

    于是后面当红色覆盖的区域不断出现,一个接一个的开始受伤。

    浮世绘扑出那片岩浆地,只是在里面被灼烧了两秒,他的血量顿时就降低到了百分之十。

    棒棒糖他们的治疗很快落下。

    伤员可以出现,可是死亡者绝对不允许出现!

    持续了十秒依旧没有停止的迹象。当两个长方形区域突然一起出现,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还有后续?

    北溪当机立断。

    提枪跑动,“兵王,朝我举盾。”

    人群之中高大的兵王一愣,迅速反应过来举起盾牌半跪在地。北溪猛地一跃,跃过几个人,而后落地朝着兵王冲了过去。

    就到跟前时,北溪踩上兵王的盾牌,兵王顺势用力抬手一推,将北溪送上了空。

    微生墨穿梭人群。

    “大家防御技能全部用出来,战士护住脆皮,给盾!牧师范围治疗!”狸猫回身朝着慌乱人群大喝。

    他们无法所有人都能在安全的区域。因为左右两边皆被标记,唯有中间。

    可是中间空地留得少。

    一些人注定只能承受这一波攻击。

    这boss伤害高,这一波过去如果他们还没有回复状态,那么下一波,必死无疑!

    北溪跃上空。

    拿下了背上的魔导炮枪,模式转换,调整姿势,对着自己下方的安纳布轰出了毁灭性的一炮。

    “砰!”

    当空被闪电和耀眼的光芒占据,一切归于寂静。1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