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8章 进展
    第二日。

    微生墨大早上了游戏,而北溪则去了学校上课。她不在的时候,材料的进展也不能停下。五里雾中得知北溪两人强行升级后,也颇为无言。于是砸了不少圣者经验书,让自己团队下的打材料小队纷纷升级,奔至各大副本。

    随后他又得知北溪他们有计划要去兽人部落那边支援,于是提前去了皇宫,向休伯特接取任务时有意无意地聊上了两句。五里雾中他本身声望也很高,特别是皇家声望。自己也带了个爵位,因此很容易接近休伯特,并且休伯特因为是智力npc,能与玩家交谈,只要本身有相关的任务,就会对玩家的话做出反应。

    而五里雾中经过一番试探,也成功接取了关于兽人部落探查的任务。回到不列城即赶往了机械时代。

    挽扇得到消息后开始召集人手,动静弄得不大,也就一百玩家。去兽人部落那边现在还不能放出消息,以免一些玩家打草惊蛇。

    “啊,你们要出去查探情况啊?”

    红蛟特意跑到花园找到伊芙,将今天公会的活动说了一遍,希望伊芙跟着一起出去。他是盗贼,行动能力比其他职业高,所以自然要跟着去。此行的还有棒棒糖,执酒与谁,狸猫,浮世绘他们。当然,微生墨也会跟着去。其他人因为任务的关系,没法跟着一道。而且去的时间会比较长,所以都抽不出身。传说组的人都跟着去当然好,毕竟距离那么远,路上有什么危险好照应。

    红蛟见伊芙有些犹豫,又道:“也就出去个两天。我们不深入调查,就是看看去兽人部落那些路有没有魔物。先挑个没有的,到时候等会长上来,我们就能直接兽人部落那边了。”

    伊芙摇摇头,“不行。我这里还有任务。”说着,回头看了眼花园中的那金色精灵,沙因曼往他们两人这里瞟了一眼,随后又面无表情地收回视线。

    伊芙和红蛟也将视线从沙因曼身上移开,两人对视,红蛟又说:“这精灵的任务最近都没有进展?”

    伊芙摇摇头,她和沙因曼的好感度距离那的程度还差很多,她也不知道要刷多久。每天给的好感度都不一样,十分不稳定,所以伊芙也没法算出个稳定的日子。

    她现在就不能从这片花园出去。

    伊芙叹气。“抱歉,去不了了。我还得培育这些花花草草。”

    某种程度上红蛟还挺心疼她的,估计大半月所有活动的区域都是围绕这个花园和不列城了。

    “那好吧。”

    “红蛟,组长那边喊人了,要走了。”这时不远处传来柠檬先生那粗糙的声音,红蛟两人看去,柠檬先生的身影隐没在花丛里,随后光芒闪烁想来是离开了。

    伊芙看着他,“你快去吧。”

    红蛟撇嘴,“好嘛。那我走了。”

    “嗯嗯。路上小心点!”

    “走了。”

    看着人渐行渐远,背影从视线里消失。伊芙低头看着自己手上的水壶,仰天又是一叹。她这双手,明明是该拿着权杖的。

    现在只能提水壶。

    微微收整情绪后伊芙回到花园,今天的任务除草,除虫,修理花园…伊芙从不喜欢摆弄这些花花草草,她是一个没有耐心的人。

    然而为了任务…

    伊芙虽面无表情但心中流着泪,走到一盆植物前,拿着水壶开始j浇灌,然后神游。她还没有去过兽人部落那边,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

    因为离帝都很远,交通不便,也就边缘小镇有和兽人部落建立传送阵。以前是玩家没有坐骑,如今有了当然便利。但是黑暗纪年来临,天空笼罩着浓郁魔气,地面又是聚集不少的魔物。

    在天空飞行实在危险,而且容易暴露行动。所以他们也肯定只能弄地面行走的交通工具。跑着过去应该不行,毕竟太耗体力,而且现在野外不一定有安全区域给他们补充体力。

    伊芙想着,眉头一紧。希望大家安全回来的好。

    “浇太多水了。”沙因曼冷冷的语气在耳边响起。

    伊芙吓了一跳,手一抖,水壶差点落地,幸而反应快,抓住水壶后害怕地退后了几步,看着那差点与她脸贴脸的精灵,伊芙忍住了吐槽的心情。

    沙因曼冷冷瞥她一眼,薄翼煽动,飞回以往所呆的藤椅上。“那植物重新换盆换土,你水浇多了,它会死。”

    伊芙磨牙。

    告诫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于是搬开植物,去找了个新的花盆,走到一边开始新的“任务”。

    沙因曼看她气嘟嘟的表情,淡淡道:“连这点耐心都没有,怎么养花?”

    伊芙嘀咕一句:“耐心能吃么。”

    “不要悄悄说话。”

    伊芙无言。

    埋头继续刨土。

    花园里安静了许久,沙因曼却又突然说道:“你的同伴要去兽人部落?”

    伊芙抬眸看他,“问这个干什么?”

    沙因曼低着眼眸,清澈的瞳孔流转光芒。“你只要告诉我他们去兽人部落干什么就行。”

    伊芙想了想,告诉这精灵也没什么问题。反正总不能是魔物的底细。而且人家既然表露兴趣,估计也有相关任务说不定。

    “唔,就去探路探情况啊。”

    伊芙刨着土漫不经心的说道。

    沙因曼又问:“探什么情况?”

    伊芙回答:“之前我们老大跟你说过,你们长老带来了消息,说巨魔已经臣服魔物,现在魔物的目标转到了大地。所以具体是兽人还是矮人你们精灵长老也没有说清楚。现在就去打探一下情况咯。如果兽人部落还没有沦陷,那么我们就会派支援过去帮忙抵御魔物。”

    伊芙想了想,嗯,他们好像是这么说的。

    沙因曼眼眸光芒闪了闪。

    “你们人类似乎与兽人交情很好。”

    “还行吧。反正现在这情况,以后没交情也得变的有交情。你是没有瞧见魔物攻城那模样,反正现在魔物可厉害了。咱们不团结起来,迟早要被魔物吞掉的。”

    “噢?”沙因曼语气上扬,“你给我说说。”

    伊芙想,今天这精灵跟她说的话有点多,看来是对她说的有些兴趣了。于是丢下手里的铲子,开始跟沙因曼他们所经历那一次次攻城战。

    时间流逝。

    “最后凭着我们人类的力量,就把魔物大军打回去了。怎么样,厉害吧?”

    沙因曼表情没什么变化。

    伊芙看他这般,撇撇嘴,心想:估计又在心里瞧不起人类了。

    叹了一声,便回过身继续弄花,又嘟囔道::“反正那么糟糕的日子我们已经挺过来了,如果以后还有更糟糕的,那我们肯定也能挺过来。毕竟大家都会倾尽全力守护我们的家…而且也有北北在。”

    像是在跟沙因曼说,又像是在跟自己说。伊芙便又突然有了动力,利落地给植物换了个盆,然后搬到一边摆在花架上。“看你都喝饱了,我也不给你继续浇水了。”

    伊芙对那植物笑吟吟地说道。

    随后看向沙因曼,“我去买的种子,然后杀虫的药水也没有啦,我得去买。”

    沙因曼没有说话,默许了她离开。

    待人离开,沙因曼视线落在伊芙之前摆弄的那株植物上。

    “嗯,她的确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沙因曼突然开口,背后薄翼颤动,绿光遍布整个花园。

    “虽然没什么耐心满是抱怨,但仍旧会温柔对待。”沙因曼眼眸之中浮现了一座岛屿,那岛屿充斥着生机。

    植物微微摇曳,似乎在赞同着沙因曼的话语。一时间生机充满整座花园,那才种下的种子,在顷刻之间就破土发芽,长出了嫩绿的叶子。

    含苞待放的花儿们也竞相绽放。

    “这场浩劫并不只是人类,蓝天属于每一个种族。”

    绿光渐渐淡去,低喃声也被淹没在花草树木吵闹声中。

    伊芙刚在杂货铺买了东西,就被系统提示,她与的好感度发生改变。点开一看,发现那条关乎主线的好感度,涨了三十点。

    伊芙眨眨眼,再眨眨眼。

    而后又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深吸一口气,然后在大街上叫了出来。随后在路人复杂的眼神之中,发疯似地跑回了不列城。

    回到花园,沙因曼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漠。伊芙却是开心地傻笑起来,整个过程沙因曼让她做什么都是毫无怨言,并且比以往还要热情。

    看来果然还是需要给点甜头。

    伊芙这边任务有了进展,虽然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好事当然要给人分享,于是狂密其他人。结果一个个都没有回,伊芙也不恼,反倒自己能乐起来。

    现在这时期,每个人都很忙。

    “北溪,中午一起去吃饭不?”

    对于凌珂突然的邀请,北溪愣了一秒,随后干净利落的拒绝。“我中午跟别人有约了,不好意思。”

    走到几人面前的位置上坐下。

    这节课是上午最后的一节,大教室好位置也差不多被坐满了,北溪也没什么可挑的,只能随便坐了个位置。

    “跟谁有约?男朋友吗?”

    凌珂八卦询问。

    旁边好奇问道:“你们说谁男朋友呢?”

    凌珂指着北溪,“北溪的啊。”

    任清诧异地瞟了北溪一眼。北溪这个人不是很合群,反正班级活动从来不参加,而且很多课都不会来上,但是基本是全勤,每次都有人帮北溪签到。

    她也不是班上的焦点人物,所以注意到的人不多,但细心一点就能发现本人和那每日来听课的人有些区别。

    任清作为班长最清楚这点。

    跟班导谈过这个问题,然而得到的也只是只要“成绩出色,其他用不着管。”这样的话。

    任清那时就知道这北溪不简单。

    而从上学期成绩来看,任清便把北溪归入了“不能结仇”的名单之中。

    “诶,北溪你男朋友好帅啊,怎么认识的?”凌珂从昨天就很好奇。她不太明白北溪这种看起来不怎么合群的女生,怎么能交上那么帅的男朋友。

    北溪翻书的动作一顿。

    昨天沈墨言接她动静有些大,以男人的长相,的确吸引不少人。

    北溪淡淡回答:“首饰店。”

    她沈墨言现实里第一次遇见的确就是在首饰店。那时她都没有认出人,没想到他便已经认出她。

    凌珂颇为讶异。

    方盈托着腮帮子,看北溪那风轻云淡的表情,笑了笑。“首饰店都能遇见?那估计当时是给其他女生买东西吧。那你们两个怎么说上话的?”

    高静语咳嗽一声,翻着书决定不参与这个话题。

    北溪回头扫她们一排的人,“你们对我的私生活那么感兴趣么?”

    方盈盈笑得和善,“交男朋友自然是件好事。好事当然要和大家分享…”

    “这是我自己的私事,不是什么好事。还有,跟你也不熟,为什么要跟你分享?”北溪说完,回头继续看书。

    她不喜欢跟方盈盈这种人打交道。第一,对方不值得她浪费时间。第二,没有意义。

    方盈盈笑容一僵,抓着书的边缘,指甲也紧紧嵌入。

    凌珂赶紧打圆场。“哎呀,多大的事情。不想说就不说了。咱虽然不是朋友,不过好歹也是同学嘛。而且之前分宿舍也在一起,算是有缘分的,不要那么疏远人嘛。我们没有恶意的啦。”

    北溪回头看她,淡淡一笑。

    “嗯,我知道。”

    凌珂也没想到北溪会接话,有些诧异,不过也是很快回以一笑。“别介意啊,是我们太八卦了。”

    “没事。”

    北溪回过头,便不再说话了。

    “对了,这次文化课有ppt作业,你们做了么?翻译多少句子来着?”

    尽管话题转得生硬,但任清看这情况,也只能跟着把话题带过去。高静语打了个哈欠,视线落在北溪身上。

    心里还挺佩服北溪的。

    不喜欢的人就不会接触,认定的朋友也会极力维护。想起之前帮她的那个大忙,结果虽然闹得沸沸扬扬,但是北溪在事情发生后还是第一时间出来护着她,事后又再三询问她在格兰林的情况。

    高静语趴在桌上,盯着北溪的背影出神。

    那孱弱的身子似乎正在与游戏里意气风发的机械师大神融合。

    高静语觉得,北溪给人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