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7章 魔蚺
    “嘛,不过书上说的也不是太详细。我只知道那魔蚺算是古代物种,后来灭绝了。魔族在之前的与人类的大战之中,并没有出现魔蚺。这次…大概比较悬了。”

    宁缺当时也只是随意翻阅了那本,那魔蚺占了四页纸张,所以让他记忆深刻。

    宁缺说完后看向微生墨,“组长知道些什么?”微生墨能唤出名字,必定是知道些消息。也许北溪也知道。

    这两人懂得很多,宁缺知道他们没事就跑图书馆,有时候还挺佩服这两人。十足的有耐心。

    “古代生物,如今也不可能存在。但古书记载,这东西最后埋葬的地方在。”

    “哪儿?”

    ,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

    微生墨看着河水语气淡淡的说:“不清楚。卡兰斯目前还有很多地方玩家没有踏足过,也许是更高级的区域,也有可能在黑暗深渊。”

    执酒与谁不解,“为何这么说?”

    北溪解释道:“因为现在出现了这东西,而上一次没有。这几百年的间隙里,早就灭绝的东西难道一直潜伏在我们国家地底?想想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我那发魔法弹声音其实也不大,那东西翻土的力道可不像是才被我刚吓醒的。一般情况,也会直接破土而出。”

    但是那东西没有。

    反而熟络的这地底打洞,然后时不时弄出响动。

    棒棒糖摸着下巴微微点了几下头,“也就是说,那东西近期才出现。以前若在,暮色镇早已有了动静。”

    “在深渊的话,那魔物就能轻而易举的找到残骸。”狸猫垂眸。

    “找到残骸能干什么?”

    微生墨掏出自己身上的卷轴。“找到了,便能再制造甚至复活下一只魔蚺。”

    摊开卷轴,众人围了上来。

    卷轴上满是魔语,根本看不懂什么。不过唯有那图案他们还是能够看懂。

    宁缺说:“和我翻到的书上长得一样。”

    微生墨沉默了一会儿,便道:“不一样。”

    嗯?

    众人疑惑望他。

    “我追的那条,体积太小。角也没有完全长大…”微生墨细想过后,才突起想起看书时,上面对魔蚺的体积有很详细的记载。

    “会不会是还没有完全成长?”

    这个假设也许说得通。

    众人低头思考了会儿。

    “让星辰先过来看看这卷轴。扇子,你联系浮世他们,魔物清理完了就赶紧从拿小镇里撤退。其他人去附近小镇看看情况,机械师分散跟着众人。对了,嘱咐其他人暂时不要踏足暮色林。”

    “好。对了,要不要也让公会的人先去看着情况?”

    他们跟丢了那魔蚺,不知道它到底存在着什么目的,但这个方向实在令人放心不下。就算现在没有发现异常,也不难保以后不会。

    北溪倒是忘记这点。

    “你们下命令。”

    挽扇点点头,与林子大了有好鸟开始分工。其他人也不逗留,各自找事做去。

    等人群散了,辰星枫寂终于能跑到北溪他们跟前。一到身前,微生墨就把卷轴腮给辰星枫寂,语气不冷不热地说:“翻译出来。”

    辰星枫寂对这语气习以为常,拿着卷轴看了看,嘟囔着:“这那张是上卷啊。”

    狸猫不禁失笑,“你好好看看,可别让我们白期待了。”

    辰星枫寂摸摸鼻子,“狸猫美女这话说的让人觉得好有压力。”

    “哈哈哈。”

    不过也只是玩笑罢了。

    辰星枫寂抽出另一张递给狸猫,“帮我先拿着,我先把上卷念给你们听。”

    狸猫赶紧接过。

    辰星枫寂两手抓着卷轴拉平,打大致浏览一遍,神情几度变幻。而后在几人期待的眼神下,将卷轴上的内容逐字说出。

    这是一张如何关于魔蚺和如何复活魔蚺的上古密卷。传说这东西能与龙匹敌,也是因为其是浴龙血而生,随后斩杀幼龙,食血食肉,成就半龙身躯,但因血脉不正,依旧无法成为强大的龙。后因击杀了太多龙,而遭到龙族追杀。最后重伤,死于。那地方原先并不属于黑暗一族,那本是作为龙族是黑暗一族的分界线。

    只是最后龙族搬离这片大陆,那片区域便全成为黑暗种族的地盘,其中便包括那。

    只是那里有着不少其他凶兽的残骸和怨气,魔族一直未能轻易踏足。

    如今也不知道从何得到了这密卷,然后通过这上面的方法,准备复活魔蚺,或者说重新创造。

    “这上面说了,魔蚺本来是魔族的一条,就是机缘巧合下沐浴了龙血,然后破蛋而出的时候就比其他魔眼蛇有更强的力量。于是同类吞噬,逐渐强大后,便开始狩猎幼龙,一步步成为了魔蚺。”

    “龙血?”

    “龙族?”

    对于现在他们来说,这还真是个新鲜的词。龙虽然一直被提起,但是也从未被拿到明面上说明,像这种连龙族搬迁都有记载的卷轴,以往他们是看不见的。

    “那出现在暮色镇的那小魔蚺,是沐浴了龙血?”狸猫蹙眉。

    魔族哪儿来的龙血?

    辰星枫寂“额”了一声,“这上面的方法说,取魔蚺部分尸骸,然后加入精灵的血碾碎,融合以后,便灌入普通魔眼蛇的身体里。如果能存活下来没有死掉,那么便有可能成为魔蚺。当然,之后蛇通过精灵的血再生再造,待完全吸收魔蚺尸骸的力量后,便开始以龙血为食,悉心培养,便能日益成长。如果没有龙血,还能用第二个办法可以让魔蚺短时间成长起来。但是有的魔眼蛇一开始虽然能够汲取能量成长,可中途也会出现差错,致使发生异变,异变后就不具备条件,有的会因为不能完全消化血液力量爆体而亡。它们会尝试消化,会到处跑动,不过这种只是徒劳,实在是浪费本大人的时间。”

    众人:……

    最后一句话什么鬼?

    “是第二个方法是什么?”

    “额…也是血,不过是大量的其他种族的血浇灌,只是这个办法跟前一个相比比较差。”

    “我的天…”

    “不是,魔族哪儿来的龙血?”

    北溪摇摇头,“不可能,现在卡兰斯大陆绝对没有龙。”

    “难道是龙骸?”

    “可是魔族能轻易弄到么?”

    “假设他们就弄到了。按照他们这方法,很快不就有第二条魔蚺了?”狸猫眉间透着忧虑。

    这黑暗纪年这样进行下去,结局真的有点悬。狸猫也慢慢察觉这资料片有着开放性的结局,也就是说不像第一个盛世一样,早已经设计好了主线的最后结局。玩家们去接任务时,会比以前多了更多支线,复杂性也大大提高。

    狸猫突然明白,每一个玩家的选择都有可能影响这资料片里人类玩家的最后结局。所以,他们才越发的需要去主导大的任务线,不能让npc牵着鼻子继续走了。

    辰星枫寂这时打断他们的谈话。

    他拿着下卷,指着一处说:“应该是不会轻易出现第二条魔蚺。这最后的内容是攥写这张卷轴的魔物的建议,它说虽然发现了这个办法,但是龙血难取,而第二个方法,需要太多的血液,越强大的物种血液力量越强。他提议最好是精灵族,兽人族,海族之类的强大种族的血,越纯正越好。”

    一行人默了许久。

    “与我们无关了。”林子大了有好鸟无情的说道。“让它们尽情浇灌去吧。”

    “要是死了还留有尸体,魔族也能把他们用魔法弄成他们的走狗啊。比起其他魔物,那些被魔化的异族,肯定要厉害很多。”挽扇摇头扶额,蠢!

    “扇子说得对。”狸猫看着辰星手上的卷轴,“现在大家都是互利共生的关系,也不能幸灾乐祸。万一哪天就轮到我们了呢?”

    “嗯。现在它们目标还不是我们人类,我们有很大的优势去准备。”

    “那我们追的那东西,到底是不是魔蚺?”

    微生墨说:“嗯。不过没有成型。”

    也就是失败品。

    如果成功了,那么估计也不至于一直在地底流窜,早就跑到地面上闹得翻天覆地。

    “噢,也就是说它在乱跑,一方面躲我们,一方面在消化身体里的力量?”

    “人家都说这样实在浪费本大人的时间。”

    最后的结局估计也是死路一条。

    “那就暂时不管,指不定哪天就自己爆体死掉了。”挽扇摆摆手。

    “那就这样吧。”

    反正他们现在也追查不到踪迹。确认了是条无关紧要的小蛇后也便不打算找了。挽扇发消息让公会的人各自干活去,除了还在清理小镇的人,其他人赶紧去升级。

    公会里的人是一连串的问号。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一会儿去主城看情况,一会儿去小镇看情况的。怎么大家一出去,事情就那么多。

    “很好,那么现在我们来讨论,这个暮色林如何处理。北北,你说呢?”挽扇看着眼前一片树林摩拳擦掌着。

    这树林里不除实在是极大的隐患。鬼知道魔物在这里呆了大半月,就弄出了不少的明堂。其他的城市再不夺回来,估计到时候修复的工程更大。

    “那东西怕圣光,不能把树都摧毁了。”

    “可是那些树里面都是空心的吧?留着也没有用处。”

    北溪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不摧毁树,是怕里面的虫子跑出来。魔幼虫触地就死没错,但它会短暂的飞行。一旦进化了阶级,背部就会出现肉翅,助它们飞行一定距离。方便他们捕捉猎物。”

    “之前打死的那只,有一瞬间想要寄生林子的时候,背部露出了小翅膀。”

    狸猫一愣,“那些虫子都进化到第二阶段了。”

    挽扇听着感觉好恶心。

    “而且你们也根本看不见,它隐身很厉害,没有直接打中的话,是出不来的。”

    “那怎么办?”

    北溪说:“还能怎么办?机械师战士牧师组合清理吧。这林子也算小,最近辛苦大家了,战士让永恒那边出,牧师就至尊吧。反正他们人手多。”

    “这提议好。三个公会搭配组队,谁也累不着谁。”

    北溪看了看时间,对挽扇说:“那剩下交给你们负责了。”

    挽扇眯眼,“你干嘛?”

    北溪撇嘴说道:“我本来是想去刷材料的。”

    挽扇一听,那可不开心了。扑到身上,抓着脖子就摇,“你丫的出来一趟就得把传说组一个个喊出来。现在又要不负责的走,我掐死你。”

    说是掐,然而根本没有用力,也就做做样子罢了。

    北溪无奈。“我一个小时后就下线了。”

    挽扇愣,放开手问:“你明天要忙?”

    北溪揉着脖子,“嗯。”

    “后天呢?”

    “嗯。”

    “大后天呢?”

    “嗯。”

    “那大大后天…”

    “打住。”北溪看着她也是无奈。“大概五,六天的样子。你们把公会打理好。”

    挽扇撇撇嘴也没说什么了。

    “一天大约能上多少时间?”

    北溪打了个哈欠,“不清楚。到时候看吧,反正有事电话联系。”

    “好吧好吧。”

    “那我们去了。”

    “滚吧滚吧。”

    两人离去。

    挽扇也是吁了一口气。

    “北北,她还是学生吧?”

    旁边的狸猫突然问道。

    然后这问题让林子大了有好鸟和挽扇都愣了愣。

    等两人反应过来时,狸猫已经笑了笑,“没什么,我乱猜的。那我也先回去任务了,你们用不着在意我刚刚的问题。”

    于是转身潇洒离去。

    过了一会儿挽扇拉着林子的手,指着自己的脸。“我反应很明显?”

    林子大了有好鸟揉揉眉心,“我们两个反应都挺明显的。”

    “哎呀。狸猫那么聪明,估计也是知道了。”挽扇扶额,他们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主要也是问得太过突然,一时愣了,还接不上话。

    林子看着那远去的背影,目光深邃。“应该没事,她自己心里有掂量的。”

    “希望如此,要不然北北要杀掉我。”

    北溪与微生墨在混了一个小时后,北溪回到不列城下线。微生墨则继续在游戏里刷材料。

    北溪最近忙着学校的事情,微生墨也不想此时去打扰她。于是北溪下线了后,便在游戏的各大副本单机游走。

    直到到了饭点,才下线开始准备今晚的饭菜。

    吃完饭后,两人吵吵闹闹的收拾完餐桌,看了会儿电视,于是又各自忙碌起来。

    一夜无话,便这么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