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6章隐藏
    人潮拥挤。

    北溪站的位置靠大门,这才下课,一时间也走不完,她想了想,还是走到路边,等着沈墨言过来。

    两分钟后,手机又响。北溪接了电话,电话里传来对方疑惑的声音。“在哪儿?没看见你。”

    北溪向四周望了望。“路边呀,你得开过来点,我在大门右手边。”

    “嗯,乖乖等着。”

    不过一分钟,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北溪跟前。沈墨言走下车,着了身白衬衫,西装裤,走到北溪跟前,露出比花儿还灿烂的笑容。

    北溪被这笑容晃了神,心中便想:准是有事要跟她说。

    男人搂着她,笑吟吟说:“北北,吃完饭我们两个去别的地方逛逛好不好。”

    北溪:“不是说上游戏。”

    她这几天没上游戏,都不知道公会怎么样了。趁着今天下午没课,当然要上游戏瞧瞧。

    “游戏里这两天没什么事情,也就那样子。”沈墨言双手搂紧人,低头认真的看她。“我们两个约会的次数我一只手都数的过来。”

    北溪微微挣扎,发现沈墨言用着力,于是就放弃挣扎,任他双臂环着。表情淡淡。“游戏里不是天天都见面。”

    “游戏跟现实不能混在一起。”沈墨言语气坚定,“今天一定要出去。”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却不知道四周来往的人不断投来目光。

    沈墨言长相极好,又开着辆豪车摆在校门,实在引人注目。

    这名门大学虽不缺豪车,但极品帅哥加豪车的配置可就少见了。

    高静语一行人才出学校,发现不少人出来时都会停留一会儿,视线皆往右边聚集。

    凌珂好奇,“这是干什么?”

    “不知道。”

    方盈盈颇为不耐,“咱们快点吧,金宇那边在催了。”

    “哇,那人长得好帅啊。”

    凌珂拉着方盈盈,“盈盈,你看,那边那帅哥。”

    方盈盈略带好奇视线扫去。

    那人一身白衬衫,肌肤白皙,五官俊美,气质实在出众。带着灿烂的笑容,令人难以移开视线。

    高静语也不禁感慨道:“还真有那么好看的男人啊。”

    视线落在男人面前的女人身上。

    高静语眨了眨眼睛,犹觉得那背影格外熟悉。

    凌珂也道:“那女的看着有点眼熟诶…”

    方盈盈也觉得,但又想不起来,好奇心下便提议道:“走到路边往那里看一眼就知道了。”

    三人跟着人群往马路边走。

    北溪还在跟沈墨言讨论问题。沈墨言想吃饭之后出去,可是她想上游戏。晚上她还得复习一下课程,然后锻炼。

    北溪本来是有计划的,看着他语气也坚决起来。“我要上游戏。”

    “出去。”

    “上游戏。”

    “出去。”

    北溪抬起头,瞪他一眼,而后伸手捏着脸向外扯。“你老大我老大?听你的还是听我的?”

    两人对视数秒。

    最后沈墨言泄气一叹,“你又来这招。”随后摸摸北溪的头,“依你就是。不过周末留给我,不能拒绝。”

    于是放开北溪,也不管她想说什么,拉开车门。“北北,上车。我们去吃好的。”

    北溪哭笑不得。

    “打个商量,今天出去,周末留给游戏。”

    周末是一整天,而今天也就一个下午。北溪想了下,于是后悔了。

    沈墨言瞥她一眼,那点心思还不明白。“为夫拒绝。”随后扫了眼四周又笑吟吟地对她说:“再不上车,我直接抱了。”

    北溪见他摆出态度,冷哼一声,把人推开,坐上副驾驶位置顺道用力关上了门。

    沈墨言赶紧上车。

    “北北,你对我撒气就好了,别对这车撒气。你可以捶我,亲我…”

    北溪瞪他,“打住。本姑娘想节约时间赶紧上游戏。”

    沈墨言无奈一叹。

    “我魅力在你这里连个游戏都比不上。”

    北溪不禁冷哼,看着窗外说:“你哪里有魅力了?各种粘人。”想着周末时间都没有了,北溪回头瞪他。“开车。”

    沈墨言不禁笑出声。

    “说好了,周末。”

    “走啦。”

    黑色保时捷离开学校大门。

    凌珂当先回神,颇为震惊。“那是北溪吧?”

    高静语在她旁边默默点头,绝对是。还说谁的背影那么熟悉。

    “她有男朋友的啊。”凌珂最为震惊的是这处。因为北溪给她不太好相处的感觉。人的性子太淡漠,过于高冷,而且开学后没多久就搬了出去,他们没什么感情。

    主要也是北溪不是那种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气质跟长相融合,算是个小美女,也不知道怎么有那么帅的男朋友。

    方盈盈冷哼一声,“看不出这北溪还有些手段嘛。一声不吭的就勾搭上个高富帅。也是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高静语瞥她一眼,“万一人北溪自身家世也不差呢。人家天造地设一对,没毛病呀。”

    高静语觉得自己多少是了解北溪为人的。再者北溪现在可是个大土豪,游戏里坐拥一座城,每天也是几百万的入账。

    要说攀上人家,还指不定是人家攀北溪。高静语看两人说话时的神态,也猜得出那男人是微生墨。她从未看见北溪跟谁那么亲近过,又是男人。

    想来只有微生墨了。

    没想到两人早就步入现实,或者说现实的时候就认识的?

    高静语不由得想:难怪游戏里微生墨从不摘面具。就这长相,走到哪儿都是瞩目的。

    “能什么家世?”方盈盈冷笑声,“我打听过,这北溪爸妈也不是什么大富人家。妈妈没工作,老爸现在好像也没工作。真是稀奇了,你说怎么就认识那种富二代呢。”

    凌珂笑笑,“许是缘故呗。”

    方盈盈嗤笑一声道:“之前听说北溪跟江晟在交往,现在看她又跟其他男暧昧不清。我们还是别随意猜测了,指不定谁都不是她男朋友呢?”

    高静语揉着眉心,“算了,别说了。我们赶紧去吧,晚了那边要骂。”

    凌珂也是干笑几声。方盈盈从北溪搬出去后,对北溪态度一向如此,估计也是不太喜欢北溪的性格,觉得太装。所以一见着北溪那样,说话便难听了些。

    她们虽与北溪没什么交集,谈不上喜欢但也不至于讨厌。方盈盈这些话,还真没法接。

    高静语转移话题是个机会。

    凌珂笑过之后也赶紧说:“是啊,那边等着开派对,我们去晚了,到时候一个个兴师问罪的,又免不了多喝几杯了。”

    “走吧走吧。”

    方盈盈冷哼一声,也不再多言。三人结伴离去,不多久被人群淹没。

    北溪可不知道别人在怎么议论自己。

    跟沈墨言吃顿饭后,拉着人赶紧回了公寓。

    电梯中,沈墨言牵着她的手还在无奈叹息。北溪看他这幅模样,抬手给了胸口一拳头。“别露出这种生无可恋的表情。”

    沈墨言捂着胸咳嗽一声,痛苦状。“你想谋杀亲夫。”

    北溪撇过头,“闭嘴。”

    沈墨言还想说什么,电梯已经到了北溪所住楼层。门一开,外面几双眼睛都看着两人,打量着,审视着。

    沈墨言也不再胡闹,拉着北溪,两人镇定自若的走了出去。那帮人也纷纷进了电梯。

    待门关上。

    “弟,刚刚那个是上次隔壁的女生吧?”

    马翼斐轻轻“嗯”一声。

    这几个月,沈墨言来这里来的很勤,马翼斐以前只是听说过上头那边几个公子爷里最不能惹的就是沈家的小少爷。

    沈家的名头以前就有耳闻,不过马翼斐是想不通,他可没听过沈家少东家有什么未婚妻的。

    北溪跟沈墨言关系不浅。不过他打听过北溪的家世,也就平常人家,不知道为何入了沈墨言的眼。

    想起之前两人游戏pk,他惨败给北溪。不由得蹙眉,难道沈墨言也在玩盛世?

    在他眼里,北溪也就游戏技术不错。除此之外,还真没什么出众的地方。

    而且他都还不知道北溪游戏里叫什么。想了想,有几分气馁。

    连旁边的几人的谈话都没有听进几分。

    回到屋子。

    北溪一溜烟就往房间里跑,沈墨言把她鞋子摆好,看着背影颇为无奈。

    等到了房间门,北溪已经打开游戏舱。

    沈墨言一手搭在门上,看着她躺进游戏舱,凉凉道:“不就几天没上游戏。”

    北溪撇嘴,“你就说跟不跟着上游戏。”

    沈墨言走到游戏舱边,低头看她,无奈苦笑。“我不上,你会理我。”

    北溪:“干嘛说得我那么无情。”

    “你说呢?”沈墨言挑眉,而后俯身,双手撑在游戏舱两旁,低下头凑近北溪,轻声道:“总得给些安慰,或者让我有些动力。”

    他静静凝视着,哪怕一刻都不愿移开视线。

    北溪望着他,抿了抿唇,抬起手搂住沈墨言的脖颈而后微微用力,沈墨言顺着她的力道,拉近两人距离,直至鼻子相触,呼吸变得灼热,北溪主动吻上了他两片薄薄的唇。

    四周仿佛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安静,耳畔边只有彼此的心跳声。

    过了许久,北溪推开他,神情虽然镇定,可脸颊染上绯红。明明害羞得要命,又拼命装作若无其事的。沈墨言不禁再次俯身,哑着声音说:“再一次。”

    末了,已然再次吻上。

    北溪的吻虽浅,可是带着浓浓的情。

    沈墨言再次吻下,却是如狂风般卷走了北溪一切思绪。忘乎所以。

    待呼吸困难,沈墨言终是放过了她。离开那柔软的唇,北溪急促呼吸间,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又从鼻间拂过,沈墨言只觉得一向冷静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

    忍不住往那柔唇上又啄了几下,才心满意足的起身。

    北溪瞧他一副满足模样,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而后戴上连接头盔,没好气道:“我要关游戏舱了,一边去。”

    沈墨言心情极佳,也没多说什么,退到一边看北溪进入游戏后才带上门离开,自己去客房里开了自己的游戏舱。

    这几日卡兰斯的夺城行动一直空下,虽是如此,卡兰斯夺回的城市依旧比其他国家多。

    其实杀魔物极其简单,但是想要破坏黑暗之门的水晶,就不是人人都可以做到。北溪是因为得到了能够破坏黑暗水晶的力量。

    而其他玩家若想对黑暗水晶造成伤害,最好还是多往祭祀殿跑跑。

    北溪上线后,挽扇连忙就给了消息。

    “来花园。”

    北溪迅速赶去。

    到了公会花园时,就见一堆人围着不知在讨论什么,北溪还没有靠近就能猜到是关于那些精灵的。黑暗纪年的缘故,他们从黑市里救出的美人鱼跟精灵现在成了机械时代公会的客人。

    他们只能供着,还不能打,不能骂。

    解除这帮异族身上的枷锁后,这帮异族就是上帝。

    北溪往一日就是一天小腿踢了一下。

    一日就是一天回头,心想哪个龟孙敢踢爷爷,一看是北溪,立马喜笑颜开。“哎哟,会长,您老可来了。”赶紧让路。

    其他人也纷纷让开。

    北溪直径走到人群最前。“你们都呆这里干什么?不升级?不任务?”

    “不就是好奇嘛。”

    “对啊,我们就来凑个热闹的。等会儿就出门了。”

    “北北,你可上线了,好几天没看见你你又胖了。”

    “明明是长高了。”

    “屁,那是你变矮了。会长个子再长就不可爱了。现在挺可爱的。”

    “哇擦,你个变态萝莉控。”

    “这话组长听到不得削了你。”

    北溪无言。

    挽扇笑过后,拉着北溪说:“伊芙接到任务了。”

    “嗯?”

    北溪疑惑。

    就看挽扇指了指前方,不远处,伊芙跟那精灵王族在说着什么。

    这时其他人也停止吵闹,开始小声议论。

    “北北,那精灵还挺难攻略的。不过幸好一开始伊芙有好感度在身,又是牧师,那精灵对她戒备就少了些。”

    北溪点点头。想来也是,精灵对人类本就没有好感,不过若是非要选择,神圣牧师肯定是首选。

    “是什么任务?”

    “之前伊芙有透露,好像是隐藏主线。”所以他们才格外好奇。

    盛世的任务很多,不过主线任务大家都能接取。主线又分出很多支线任务,然后推动资料片进展。

    隐藏主线任务,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取。

    这可能关乎着黑暗纪年资料片的另一个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