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平静的一夜过去了。

    第二日,玩家们迎来了重生之后的,魔物再未袭击,因为圣光与骑士剑的缘故,城市四周的魔物基本退出了几百米外游荡。

    一座城市的夺回,也意味着其他城市的夺回。

    而这次带起这波夺城行动的以机械时代为首的几个公会,皆是迎来了一片赞美声。此次夺城,得到的东西远比其他人想得多。

    就连神圣天堂,因为出了一分力,而使玩家们对其的看法渐渐改观。王者天下再站出来谦虚一番,又为之前的种种行为道歉后,这卡兰斯之后的局面便开始令人看不懂了。

    卡兰斯发生的事情并没有瞒过其他国家,相反,卡兰斯的玩家以此为荣,在贴吧等地大肆宣扬,炫耀。

    其他国家的人相继见到,也是惊呼这种操作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于是又一日后,人类帝国全面向魔物掀起了反抗的战旗,四个光明国度,开始了驱逐魔物的任务。

    其中,卡兰斯的胜利旗帜正在以光束见长。

    当北溪他们拿下第六座大城,第十一座小城镇时,与魔物陷入了难分的局面。夺城行动不得已暂停。

    其原因,终究是大众玩家的水平不足以支撑北溪他们继续前进。

    北溪盯着自己面前关于机械时代精英团的名单,手指在桌面上敲击着,一下又一下。

    直至大门被推开,挽扇抱着一堆文件疾步走到桌前,将文件在桌子上一放,随后转身回去将门关上。

    回来时,看着托腮思考的北溪就说:“荣耀那边的人,四十万也不过十五万的精英玩家。培养了那么久,你以为养那几十万的玩家都不要钱么?”

    “我们这里十万玩家,全部是精英。此时再招人入会,破了规矩,添了人数,可是短时间内,那些人能配合?能培养的起来?我知道你不缺钱,但是我不想公会再收点人进来给我添麻烦。”

    挽扇分出文件,没好气的看着北溪。

    “你自己倒是舒坦,噢,人一招进来,然后就当甩手掌柜,什么也不管,就扔给我…还有包子他们。”

    北溪哭笑不得,“你这是抱怨模式全开?”

    “啪”压着文件对着桌面猛地一巴掌,挽扇挑眉看北溪,“怎么滴?不想听也给我听进去。”

    北溪双手投降,“得,你说。”

    挽扇一听,更气了。“我说,我说什么。重要的是你说啊,之前说机械时代不再收人,现在又给我说想收人了,还收十万???”

    “我又没让你一天收完。”

    挽扇双手撑在桌上,俯视着北溪,表情严肃。“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十万人,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

    “我什么时候会跟你开玩笑?公会现在稳定期,不收人,拿什么发展?”

    “咱们现在公会十万精英,你北溪一句话,兄弟们拼命了都会把等级,装备弄上来,达到你的标准。你还有什么不开心的?现在收人,风险大过之前多少,你明白么?”

    “你之前说收一千人进来编个队,我想,一千人,万人,十万人里挑,肯定能挑出精英玩家。那就收吧。现在你又说十万人!”

    “你觉得我们国家有这十万的精英等着入我们公会么?嗯?”

    北溪叹息一声,“你先别气。”

    挽扇这么激动,无非是不想她在这节骨眼收那么多人进来。卡兰斯的资源一向不好,也不可能有那么多玩家会达到他们如今的要求。

    现在大部分玩家都有归宿,或者目标早已明朗。不像最初,浮世绘那些人还在发展,而且都是独立个体。就算加入公会,也还没培养出感情。所以北溪他们才能挖过来自己用。

    精英团的人也不是刚入会时,个个都那么厉害。也有技术不好的,装备差的,等级低的。

    现在成这模样,还不是慢慢培养出来的。可是这培养的过程里,金钱,精力,时间,也是相对的。

    十万人,这不是小数目。至少在机械时代这种打着名号的公会,十万人入会,等于重头来过。

    而且,这也是在给传说组的人增添负担。挽扇本着为人着想的基础,才会如此带了火气的跟她说话。

    北溪也不想置气。

    挽扇对机械时代的感情最深,她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公会好。北溪比谁都清楚。

    挽扇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会儿,又对她说:“反正我反对收那么多人。神圣天堂现在暗地里做些什么,我们谁都不知道。反正他们最近那么活跃,必定反常。”

    神圣天堂近日,在没有机械时代和其他公会的情况下,也在带着玩家们夺城。只不过夺的都是那些小镇,规模不大没有黑暗之门的城市。

    可是尽管如此,也收获了不少掌声。再加上弑神那边也有出力,两个公会狼狈为奸,在谋算着什么他们谁也不知道。

    看卡兰斯玩家的反应,似乎都忘记了神圣天堂以前的恶行。玩家本就是忘事的,除非血海深仇,其他的又怎会一直惦记着。

    “我们走到这一步,都不容易。”挽扇不会忘记这个公会到今天,走了多少日子。

    “一步错,全盘皆输。北北,这不仅仅只是个游戏。”

    安静一会儿,挽扇又道:“文件都在这里,你看吧,我先出去。”

    没有得到北溪的回答,挽扇也自顾离去。

    北溪扫了眼前一堆的文件,这些是合同,跟其他公会的合同。北溪想要看看公会的盟友到底有哪些。

    “收人可以,但现在不是时机。”

    微生墨从椅子后走出,身影从浅到深,从虚到实。待完全解除隐身后,他坐在桌子前的椅子上,与北溪面对面对望着。

    北溪抽出一份合同,翻阅起来。

    没有理睬他,异常沉默。

    微生墨也不急,往后一靠,闭目养神。

    许久后,北溪将文件往桌面上一扔。微生墨听到声响,缓缓睁开眼睛,北溪的眼神,说不出的冰冷。

    微生墨不由得笑出声。

    北溪听着笑声,抬眸瞪他一眼,“闭嘴。”

    微生墨右腿一抬,落在桌上。“我可什么都没说。”

    北溪冷哼一声。

    “现在不是说了。”

    微生墨看她这么生气,收回脚。“现在卡兰斯的局面,谁都不好说。你这么大张旗鼓的收人,那边就有办法穿插人进来。难为的也是挽扇他们。”

    “你觉得公会还不够强大,所以想收人进来培养,那你觉得魔物那边会等你培养起来么。”微生墨不掩饰的嘲笑出声。“什么时候想法如此简单了?”

    北溪默了一会儿。

    微生墨又扫她面前一堆有的没有的合同。

    “当初你为了杜绝神圣天堂的势力入不列城,跟这些公会签订合同,如今,这些公会又能帮上你什么?”

    微生墨起身,挑出一份看了看,最终笑出声。“这个公会,现在为止还是四级。”

    将东西扔在桌上,其他公会,微生墨也懒得再看。

    “这次拿不下,不是我们不够强大。”他们机械时代在前方杀魔物,可是后方的其他玩家却跟不上他们的脚步。

    卡兰斯目前的现状,能够夺回六座大城已经不易。魔物那边从第二座城市夺回时,就已经开始了反压。

    这十天以来,机械时代的贡献,已经足以名垂青史。

    只是今日一战,却败了。

    玩家们兴冲冲去,灰头土脸的回。这一战,也让北溪清楚,每次战斗时,她公会的人都是拿什么在战斗。

    用命扛起了其他玩家的安危,而那些玩家大半数却比北溪想的,要拖累他们许多。

    十万人,终究力量太小。

    于是动了再次招人的念头。

    目前已经不止神圣天堂对机械时代虎视眈眈,兔子部落,屠城,雄狮之翼…

    机械时代若错一步,满盘皆输。

    北溪不由得握紧拳头,最终又无可奈何的松开手。

    “不收了。”

    第二日,机械时代在国家频道上宣布不再发起任何夺城行动。

    争议声渐起,却始终没有影响这个公会的人们的日常生活。

    神圣天堂那边也猜不透机械时代想做什么,但依旧活跃在夺城行动之中。其他公会各揣心思,等待着卡兰斯帝国天空有明朗的一天。

    3月26日。

    阿笑向传说组发起挑战。

    3月28日。

    阿笑正式加入传说组,成为传说组的一员。

    3月29日。

    机械时代不参与夺城行动下,重要的大城市一直未被占领。小城镇虽然被夺回,但因为玩家呆的少,不到几日,魔物便能破掉圣光防御,再度毁掉城镇。

    这些日子,卡兰斯的夺城行动一直没有太大进展,玩家们每日依旧是胆战心惊的过着。

    继续升级,继续生活。

    而他们的一切似乎与机械时代毫无关系。有的玩家也已经看明白,想要夺回大城市,就必须破坏黑暗之门。

    而黑暗之门,只有机械时代能够破坏。

    至于其他帝国。

    至今日,夺回的城市也不过两,三座。放眼大陆,也就卡兰斯在这次黑暗纪年里最为出色。

    这是资本,也是卡兰斯玩家们抬起头的一次机会。

    笑傲四国。

    论坛上每日都能吵到不可开交。卡兰斯的玩家们活在荣耀之中,也逐渐忘记,这份荣耀是谁带来的。

    神圣天堂的威望日益增长,帝都的脚跟较之以前越发稳固。双足鼎力,争端又起。

    四月一日,愚人节。

    北溪有一个星期没有上过游戏,这几日一直在学校安安心心的上课。游戏里面的事情如何,她现在也不关心。

    如今,正拿着一份小测卷,认认真真的做着。

    直到答卷完毕,北溪抬眼看了黑板上的时钟一眼,随后举手,在老师点头后,上交了卷子,提包离开。

    “北溪。”

    不想后面高静语追了过来。

    北溪停下等人。

    她跑到北溪边一把揽住人肩膀,笑嘻嘻道:“交卷那么快啊?”

    北溪瞥她一眼。似乎在说,你自己也不差。

    高静语摸摸鼻子。

    “这次小测,徐老师那是在筛选人。我当然就随随便便做了,交了就出来啊。”

    北溪眯眼看她,“筛人?”

    “对啊。你难道不觉得那份卷子难度比咱期末时候考的大?”

    北溪木然。

    在她眼里不都一样,反正都看得懂。虽平日不来上课,但她聘得有老师,再加上她一有空就看书,谁让她北溪记性好。

    高静语见她表情,“你不知道?她上次就说了啊…”话落,她想起了什么,顿了顿,“噢,你上节课请病假,没来。”

    北溪从上个学期后半一直在请病假。主课时而来,时而就是假条,公共课点名几乎是有人代点。

    老师给过警告,后来北溪跟班导和老师说了什么,最后事情不了了之。上个学期期末考试,北溪成绩是年级第一。

    高静语觉得,北溪这种人绝对是来打击人的。

    北溪闻言,心中一突。“她为了什么筛人?”

    “15号有个比赛。就外语答题比赛,我们低年级和高年级都会参加。但是学校给低年级的名额就几个,然后老师们商量一下,就说每个班挑四个学生去。不过你知道讲究公平,所以就有了这次小测。”

    北溪:……

    高静语见她神色不对。

    “你…不会认真做了吧?”

    北溪扶额,“现在可以进去重新考么?”

    高静语哈哈大笑,拍着她肩膀。“我说出来的时候,怎么见徐老师看着你的卷子笑那么诡异。原来如此。”

    北溪揉眉。

    “算了,就是个答题比赛。不碍事,我先走了。跟人有约。”

    高静语摆摆手,“去吧,去吧。对了,班导让我转告你,明天去找她一下,她有事跟你聊。”

    北溪揉着眉心,“好。”

    等离开后,拿出手机看了看。

    一个电话刚好打来。

    “喂。”

    北溪从电话一头听见了轻笑声。

    “在哪儿?”

    北溪弄着包,“刚出教室没多久。”

    “在学校门口等着我,我来接你。”

    “嗯。”

    北溪走到校门,b大大门出去没多少距离就是一条热闹的小吃街,马路上来往的车辆很多,人流也不少。

    这时又到了下课时间,学校大门处一时间就变得很热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