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5章 令牌
    北溪他们的到来,将宁缺等人所遇的困境直接打破。不少玩家问讯赶来之时,才发现根本就无需他们出力。

    北溪与久酒的攻击实在骇人。两人出手,便是一片魔物瞬间死亡。原本玩家们的输出与魔物不断出现的数量持平,才会出现被堵住进路的情况。北溪与久酒却是根本就无视了对方的数量,一击可带走一片,几个连攻下去,通道瞬间干净。

    咒主啧啧不断。“不愧是咱们会长啊~”

    果真是武力压制。

    精英团的人负责着队伍秩序。赌场的通道其实有很多,但目前只打通这一条,如果玩家都想第一时间进去,很有可能造成拥堵。

    北溪让他们留在队伍后,让其他玩家暂时不要进来。这城市还有很多地方没有被清理,黑暗之门也不是目前大众玩家的水平可以破坏。

    能别来造成麻烦就不要造成麻烦。

    北溪的原话虽然是这样,不过流光他们在疏通人群时,还是找个其他的正当理由。

    玩家们自然也不是非得进去。听说有什么领主,便望而却步了。领主魔物,还不是他们现在可以打的。

    以往在野外,就算遇见什么王者boss,只要玩家数量够多,王者也一定能打。可魔物,到底不一样。就像是王者boss又提高了一个层次,他们数量再多也无法撼动。

    也只有北溪他们这群站在巅峰的玩家才能与之相抗。

    “我记得那个地下黑市是隐藏坐标吧?”

    来到赌场大厅,形形色色的通道门迷乱了他们的视线。宁缺听闻过这片区域有一个贩卖其他种族的地下黑市,但是从未踏足。

    玩家们其实对于异族奴隶还是很感谢,毕竟就外貌长相来说无可挑剔,且据说一旦收服奴隶,玩家还能得到隐藏任务,或者获得巨大的福利。至于这福利有什么,说法太多,宁缺也便不再去探究。

    毕竟他身边的人都没有npc奴隶。

    再来想要进黑市,所交付的门票就是天价。且有的玩家进去黑市了,还不一定能讨到好处。地下黑市过于混乱,npc与玩家根本难以分清,有时候玩家进去还会被打劫。

    甚至被杀。

    黑市没有规则,他们的规则就是权势。有权就有能力说话,有钱便可站住脚跟。

    所以宁缺,对这种地方一向不感兴趣。说起来,传说组的其他人应该没有来过。

    宁缺看向孔雀他们。

    神情也是带着一副疑惑,估计这游戏几年,连这个地方都少有听闻。土豪间才会流传。

    盛世地图太大,每天新奇的东西层出不穷。玩家们不可能一天就能将所有的消息全部记入脑子,而官方的攻略一天可以刷新几万张帖子。这种地方不被广为人知,也不稀奇。

    不过…

    宁缺看向北溪,“你来过没?”

    咒主笑嘻嘻说道:“会长肯定来过啦。我听说地下黑市门票就要好几百万是吧?”

    孔雀捂着鼻子,这赌场里遍地狼藉,魔物进来之时估计这里就存在不少人。npc也好,玩家也罢,都难逃魔物之手。

    桌子碎裂,装饰品碎了一地,天灯悬挂,在他们头顶摇摇欲坠。

    “这里味道太大了。”

    咒主白他一眼,“什么味道?”

    “腐朽味。”孔雀闷声说道。

    “哇擦,你在外面闻到的不就是这种味道。矫情孔雀!”咒主冷哼。

    孔雀回答:“更浓了好么。”

    “呸。矫情就是矫情。”

    孔雀磨了磨牙,“咒主你个智障。再说一句?”

    “智障。”

    孔雀却没有发怒,嘴角一勾,“乖~真听话啊,狗儿子。”

    咒主:“喊爸爸。”

    话落,北溪回头扫了他们一眼“屁话怎么那么多,你们几个。”

    咒主摸着鼻子尴尬笑了笑。

    “会长,我们可不知道黑市的位置啊。”

    北溪睨他一眼,“我没指望你们。跟着过来…”

    说着,将武器放回枪套,越过巨大石柱,往一通道走去。

    盛城打量着四周,这地方他还真没有来过。

    随着人群跟上北溪。

    老妖抱着双臂,一行人走在中间位置,久酒慢悠悠在后。光头少年摸着自己光溜溜的和尚头,好奇不已。可以从墙壁上的图案,以及柱子,灯,地板,还有一些看起来很贵重的瓷器等等,看出这赌场在这城市的重量。

    很多东西,都是只是贵族才有资格纹拥有的。

    “这地方,是有钱人的天堂。”

    老妖笑笑。

    此话自然是在指向玩家。

    随后视线落在前方北溪的背影上,“果然是有钱。就光是门票的几百万,就已经让很多玩家不敢随意踏足。而且我听说这黑市里,npc还会向玩家讨取保护费什么的。”

    光头少年一听,“多少哇?”

    老妖朝他比了个数。

    “五百金币?挺便宜啊~”

    老妖无言,“好好看看。”

    光头少年挑眉,“五十万?”

    老妖摇摇头。

    “额…五百万?”

    老妖笑笑,“差不多了。”

    光头少年咂咂嘴。“你骗人呢。”

    “我朋友说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就不清楚了。”

    “那你朋友有说,如果不给npc这种保护费,后果是什么么?”

    老妖对着他,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真会动手?”

    “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系统不会管么。玩家的安全至少是被保护的吧。”

    “那里就是个无规则地区。正因为如此,才不会面向所有玩家开放。”

    老妖感慨一声,“所以这北溪啊,果然有钱。”

    几人也极为赞同。

    而且不仅有钱,懂得东西也太多了。有时候都甚至会怀疑北溪是不是有戏公司的人。

    跟着北溪,绕了不知道几个弯子。

    走了三分钟左右,前面的队伍终于停下,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光头少年不禁踮起脚尖打量前方。

    只看见一堵墙向两边打开,后反应过来,那应当是道石头。人群很快又向前进。

    没入了传送阵的光辉之中。闭眼一秒,再次睁眼便已是另一个“世界”了。

    空寂无人。

    魔物的身影从他们来往黑市时就已经没有。按照北溪所说,魔物可能已经退回了自己的窝点。

    “这附近应该还有魔物。”

    北溪停下步子,看向咒主他们。“你让他们带人去清理掉,我们几个人先过去看看情况。”

    永恒荣耀扛着大剑,而后也对千人军等人说:“你们也去。把窝底翻出来,最好先查探一下黑暗之门的位置。”

    千人军点点头,众人带对向四周分散。

    北溪一行人迅速赶往执酒与谁等人所在处。

    早在发觉屙伲罗不同寻常之时,执酒与谁就向北溪他们发了救助的信号。他们不喜欢逞强,有的时候是迫不得已,但这种情况下,若是执酒与谁等人逞强,死的不仅仅只是他们几个传说组,还有机械时代几千精英。

    就算是为了公会成员,执酒与谁他们也不得不向其他队伍求助。

    抵达人群之时,北溪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玩家就站着看戏,隔着老远就能看见机械时代,永恒之城以及至尊殿堂的玩家在清理魔物。

    那其他玩家呢?

    为什么全部挤在前面,微生墨怎么能够完全施展开来?

    “会长!”

    眼尖的人一眼就看见了北溪。

    随即纷纷让出道路。

    北溪在前,宁缺等人后,盛城与久酒一行人便在末。

    颇为拥挤的人群,很快就自动为其让开的一条宽阔的大道。一路畅通无阻,直到北溪在人群里瞟到了神圣天堂的公会衣服。

    蓦地停下脚步。

    那些人接到北溪目光,下意识的就避开,低下头或者看向别处,不敢与之对视。

    北溪视线落在打怪的微生墨身上,想了想,抽出武器,对着那肤色怪异的孩童打出一枪。

    微生墨身形一顿,视线仿若望北溪方向一扫,而后速度加快。

    “会长。”

    “北北~”伊芙激动的扑到她身上,“你来了!”

    北溪点点头。

    “挽扇他们在后面,你们让其他玩家分散开去清理魔物,别在这里呆着,空出位置给我们输出。”

    “遵命。”

    北溪手中双枪转动,光芒闪烁。随后提枪开始对屙伲罗进行射击,子弹没入身体,无需判断,本就有微生墨拉怪,这屙伲罗自身满是破绽。

    久酒取下寒冰长弓。

    对着那屙伲罗脚下射出一箭,寒冰蔓延,暂时将其冻结。很快,寒冰破裂,但是微生墨与北溪已经打出不少伤害,对方掉了百分之二的血量。还剩下百分之五十的。

    玩家们其实大多是想在这里看微生墨他们如何击败屙伲罗。感慨的同时,也深深知道与其的差距。

    神圣天堂的人,到底是出不了一个,能够与这眼前三人进行比较的妖孽。卡兰斯的妖孽,如今尽在机械时代。

    “哎呀,这种情况都不需要我们牧师嘛。”

    微生墨全程用速度吊打着对方。

    看来这游戏对玩家还是很友好的嘛,等级一上去,同等级的魔物都可以吊着打。

    不过应该还是要看人的。

    棒棒捏了捏伊芙的脸颊,“不要掉以轻心。”

    “扇子呢?”

    棒棒放开手,“她跟林子他们带玩家清北边角去了。”

    “噢~”

    偌大的城市,可不是几个小时就能将所有魔物清理干净的。最主要的还是摧毁源头。

    北溪三人合力,连接近满级的魔物都可以吊着打,区区一只被削的只剩一百三十九级的领主,目前根本就不是他们对手。

    北溪发现这叫的魔物攻击有些单一。

    “这魔物攻击好单一。”狸猫也发觉了这点。

    孔雀也道:“它没有其他技能了么?”

    执酒与谁哈哈大笑:“你们就不知道了吧。组长刚刚毁了它武器,然后它就变得有些辣鸡了。只能用拳头。”

    “之前一个大招,瞬间就能秒人。我们都差点死在那招数下。”

    看着北溪三人,越看越觉得怪。可是他也说不上什么地方怪异,只是感觉这三人实力超纲了很多。

    难道他们也有那个道具?

    心里一突,后一想,以机械时代的本事,在黑暗那边怎么可能没有什么同盟的公会。

    但是国界才开没有多久,不少公会处于观望状态,战争未见苗头,理应不会擅自结盟才是。

    出神间,才发现已经过去两分钟。而这期间,北溪三人合力,将屙伲罗打掉只剩余百分之二十的血量。看得玩家们那叫一个热血沸腾。

    想想几分钟前,他们还在这魔物的实力下颤抖。

    果然,北溪他们的实力,对得起自身的名望。

    屙伲罗血量剩余百分之十的,产生了逃跑的想法。然而微生墨与久酒几乎在同一时间迅速出手,将之传送技能直接打断,北溪冲上去一个轰击,而后对着它肚子处一枪,子弹力量将之弹起,悬余半空。

    北溪身体旋转,双枪连续射击,子弹蹦射火光乍现,形成两条子弹锁链不断鞭打着屙伲罗的身躯。

    暴击,暴击,暴击!

    一连串暴击伤害不断飘起,玩家们看得目瞪口呆,心想北溪暴击到底是多少,才能招招打出这种可怕暴击的伤害。

    “砰。”

    屙伲罗落地,才动了个手指,便已经被冰冻。久酒举弓对着天空一箭,刹那间无数冰箭自天空落下,纷纷砸落在屙伲罗身上,冰箭碎裂,还能造成冰冻伤害。

    屙伲罗一跃起身,它眼中聚火,嘴巴鼓动似要出什么招式。然而…

    当黑影擦肩而过,匕首落下死亡的烙印,屙伲罗表情瞬间凝固,下一秒,轰然倒地。

    微生墨身影渐渐浮现,由透明至若隐若现,再到完全出现视野。

    他一身黑衣,如影随形。

    由始至终,这是微生墨来到这片区域,第一次显出身形。

    玩家们感到不可思议。

    速度竟可以快到如此程度?

    “爆了什么东西没?”

    微生墨视线在屙伲罗尸体旁扫了扫,而后弯腰,捡起一块令牌。

    叮,你获得。

    微生墨摆弄着令牌,暗红色的令牌上有着三头蛇的图案,背面刻着一个魔法阵,还有密密麻麻的魔语。

    令牌重量较足,体积不是很大。是五菱形状的领主令。

    “这东西有什么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