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8章 夺城(七)
    众人看起来已经偏向后来的那个辰星枫寂。

    毕竟相比较起来,有些事情在他们看来还是不太理解,而且后面追过来的辰星枫寂似乎更加有理有据。

    只不过…一种奇怪的感觉正在漫开来,让他们说不出的怪异。

    那虚弱的辰星枫寂一字一句的说道:“你说你追过来是奉了老大的命令,那我便要问问。在我击伤了盗贼团的队员之后,以老大的性格,为什么不是他来追击,而换成是你来追击?”

    众人若有所思。

    如果说哪个方面觉得怪异,可能在这点上就比较怪了。正如虚弱狼狈的辰星所言,这种事情微生墨不追击,还要让辰星来追。速度上来说,无人能比微生墨。

    这点大家都知道。

    但是那后来的辰星提议说用圣光分辨,这点也混淆了众人的试听。魔物也不会找死的主动请求用圣光攻击它。

    一日就是一天本来也偏向了后来的辰星枫寂。只是玩家之间,一些没有太多人知道的称呼,魔物还是没法学会的。

    它可以装扮人类,混在人群里窃听信息,然而有模有样的照搬下来。它们由无法读取记忆,所以魔物获得的信息应该不会很多。

    这点可以利用。

    执酒与谁喊停两人的争执。

    “阿芙,你用圣光先试探一下。”

    执酒与谁担心的是,如果虚弱的辰星是真的,那么这魔气现在再不除尽,他们可能就失去了一名公会成员。若是假的,那圣光多少也能试出来,这样就可以免去后面的争端。

    伊芙点点头,其实她早就想用这个办法。

    站在虚弱的辰星面前,相隔两米。筱裳担心对方的真伪,也不想让伊芙靠的太近。

    虚弱的辰星露出苦笑却没有说什么。

    圣光落在他的身上极其耀眼。

    只是辰星枫寂身上的魔气太重。伊芙的一个技能才去除了他胳膊上的一块区域。如果他真是辰星,真不知道如何坚持到了这么久没有魔化…

    队伍里的其他牧师伸出援手。一片圣光拂过,连同两个辰星都将之包围。

    无人看见在炫目的圣光下,其中一人露出痛苦的表情,然而瞬间即过。

    五秒后。

    两个完好无损的辰星枫寂站在他们众人面前。

    浮世绘微微蹙眉。

    这是最糟糕的情况。

    伊芙抱着权杖,吃了一惊不禁退后了几步。筱裳扶着她的肩,把她拉到身后。

    看来对方魔物是个狠角色。

    伊芙不敢相信。“圣光…没用?”

    “不可能啊。就算是我一个人的没用,可是大家的圣光多少会对魔物造成影响。就算一百三十几级也是有反应的。”

    伊芙觉得可怕。

    难道两个都是真的?

    不禁产生了这种想法的她觉得自己格外可笑。

    “别慌。”一日就是一天安抚。

    执酒与谁看着眼前一模一样的辰星,双手一抱神情却并不为此感到苦恼。他说:“总有东西能够帮助它瞒天过海。”

    筱裳上前,向左边的辰星问道:“你为什么会单独出现在这里?”

    若是右边那辰星说自己是因为微生墨的命令而单独追来,这算是理由的话。那么左边这突然负伤出现的辰星,又是什么理由?

    辰星抿唇。“队长,我并不是单独行动出来。而是在我们队伍搜查的时候,我被魔物袭击并且带到了这里。在途中我击杀了看守我的两只中级魔物才逃了出来。只是路上遇见了不少魔物,打斗时负伤。”

    辰星的语速并不快,也没有什么起伏。辰星枫寂这个人大家都清楚,他是一个沉稳的人,也不可能会咄咄逼人。

    刚刚那右边辰星的质问语气太过浓烈。所以才让他们颇为怪异。

    大家都是每天相处在一起的伙伴,还是极为了解的。

    这个辰星说的话,他们也不知信还是不信。

    筱裳这时又问右边的辰星。“组长为什么只让你一个人追过来?”

    按理说,就算微生墨不追击,也是会让红蛟他们几个人一起。

    单独行动,实在不可能。

    辰星说:“当时这魔物被组长重伤逃窜,我们是组队分散追击出来,只是我当先发现它的踪迹,于是先追了过来,组长他们已经在后面,很快就到。”

    “跟你一队的人呢?”

    辰星冷静回答:“来时在四周发现魔物踪迹,大家去标记路段了。让我先来前面通知你们,因为那魔物会进行伪装,怕你们受骗。”

    这回答似乎也挑不出太多的毛病。

    不过筱裳是有法子的。

    “接下来,我将用一种传声魔法跟你们说一句话。”

    传声魔法???

    旁边的人一头雾水,但都没有吱声。

    但是其他闲散玩家多少弄不明白,然后嘀咕着,在队伍里窃窃私语。

    不该出现的骚动。

    浮世绘颇为不悦。如果在场只有三个公会的玩家,大抵不会出现这些骚动。

    闲散玩家开始变多,他们没法控制。

    这时,也不知道谁在人群里喊了声,“什么传声魔法啊,听都没有听过。”

    蓦地,执酒与谁脸色就冷了下来。

    两个辰星露出奇异的表情。

    这坏事的玩家。

    魔物该是有所察觉了…

    执酒与谁与人群某一玩家对上视线。两人相对不过两秒,执酒与谁收回视线,而那玩家则隐匿人群。

    筱裳默了两秒,看着辰星们说:“这种传声魔法,是我家族独传的魔法。只对有心的生物有效,魔物那种冷血的生物没有心,所以是听不到的。”

    魔物没有心么?

    此心是何心,无人知晓。

    那两个辰星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也不知道筱裳这招迷雾弹有没有用处。

    浮世绘他们已经猜出筱裳要用什么办法来区别真伪。

    这时一人走到执酒与谁的身后。

    “刚刚是神圣天堂的人喊的。”

    除却执酒与谁,浮世绘他们也都收入耳中。

    心中也是一团火“蹭蹭”冒着。

    那些闲散玩家本来也是有些疑惑,而且看好戏成份居多。都是跟神圣天堂一路来的,能是些什么好心的路人玩家。

    有的人自然也服气神圣天堂的人喊了那么一声。

    可毕竟对方是个大公会,也不好出声阻止。

    一看就知道故意的。

    这机械时代的人出事,他们乐都来不及,还能一副很热心的模样去帮助他们么…

    玩家都知道两个公会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仇敌公会。生死仇敌,没法化解的。

    这要是神圣天堂露着热心的模样帮助,还真让人觉得虚伪。

    不过如此光明正大的给魔物传递消息,是多想让他们为难?

    浮世绘默默给队友发了个消息。

    记下脸,回去半路截杀。

    他一向记仇。

    不杀对方不肯罢休。这次让他们神圣天堂的人在面前站那么久,也是他们顾全大局。

    没想到有些狗还是忍不住想张嘴咬人,那就别怪他无情。

    筱裳这时再次开口说:“现在我要用魔法了,请大家不要吱声。”看向两个辰星。“这是最简单的区别方法。”

    随后,她冷笑一声,对着数万人众道:“如果接下来有人再开口,我就不得不找出发声的人,就地斩杀。因为我可以怀疑你是魔物的奸细,想要帮助自己的同类来欺骗大家。所以请大家记好,只要谁发声了直接拉出来。我也不想听发声的玩家解释,因为我觉得自己说的已经很清楚。如果你说听不懂,或者没听明白。那我觉得可以怀疑你的脑子是不是被魔物啃了。也麻烦某些公会的玩家,别在这里耍什么心眼。我们现在不跟你们计较,是给其他玩家面子,别以为是怕了你们。”

    筱裳心中也是有气,说话也带了几分挑衅意味。

    扫了一眼眼前所有人。“我说的话,做的事情仅代表机械时代。不服者可以直接出来。”

    无人回应。

    神圣天堂那边也没什么表示。

    筱裳看这情况便道:“现在开始不要再发声。”

    语落,看向两个辰星。

    “你们两个好好听着。然后在接下来两秒,复述我说的话。最先复述出来的人,就是真的辰星。”

    两个辰星皆是露出凝重的神情,点了点头。

    执酒与谁跟浮世绘对视一眼。

    筱裳是真的厉害。

    这时在场所有人都接到了一个消息。

    不对,应该是所有机械时代的成员。因为筱裳发的,是公会频道。

    此时出团,挽扇要求大家都不能发公会频道。因为公会人数很多,一人发一句就能刷好几十页,这样会埋吊一些很重要的消息。

    所以规定但凡有队伍出团,大家都不能使用公会频道。

    只能精英队的副队,以及传说组等人可以使用。

    而且也不能进行日常的聊天。

    这消息一出。

    不过两秒,早已因为筱裳给出的信号而蓄势待发的众人已经打出了技能。

    而这一刻,真的辰星早已隐匿身形,之后落在那魔物身后,匕首划过脖颈。

    技能尽数而落。

    不光被攻击的假辰星,就连其他人都是一脸懵比。

    有的人是没有猜到筱裳的方法是什么,而有的人是已经猜出的。永恒之城跟至尊殿堂的人还没有得到消息。

    不过看他们此时行动,多少猜出了些。

    筱裳也只给辰星枫寂一个命令。

    隐匿身形直接攻击!

    公会频道的消息,只有真的辰星枫寂可以看见。因为魔物并不具备这个设备,它不是玩家。

    可笑至极。

    万人技能相继而下,那是魔物最终显露真实模样。技能一波又一波,他想逃却是逃不掉。

    就在这刻,狂风突起。

    天空传来一声尖锐的鹰啼,风缠着魔气,形成巨大的囚笼将他们笼罩。

    “呵呵,我的目的已经达到。”

    魔物落下最后一句话在玩家的技能下烟消云散。

    他们现在已经无法出去。周身被风暴卷袭着,形成了一个无法突破,具有强大防御力的风之囚笼。

    辰星枫寂露出苦笑,走到他们面前。

    “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他不小心被魔物袭击,就不会引发这种种事端。是他过于松懈,才让魔物有机可乘。

    执酒与谁拍拍他的肩膀。“不怪你。你没事才是最重要的。”

    趁着风暴还没有停,魔物也没有出现。一日就是一天问他,“魔物为什么没有杀你?”

    遭到魔物袭击,还能逃出来真是命大。

    辰星枫寂抿唇。“我当时在搜查,后来发现了运送人类的的囚车。我准备向组长报告,但是也是那时松懈取消了隐身之后就被魔物袭击。后来醒来,自己跟着一些npc被关在囚车里。那魔物想从我身上得到关于大家的消息。”

    “你说了什么?”

    筱裳问。

    那种情况,辰星枫寂肯定要说些什么来保命。所以筱裳也没有问,他有没有说,而是说了什么。

    辰星枫寂将当时的对话简单的回忆了一遍。

    他提及了他们此次行动的目的,后来推测出对方知道了他们的一些事,于是便没有隐瞒找寻黑暗之门的目的。

    之后又问了他关于盗贼团的事情,辰星枫寂说的话半真半假,希望他们可以通过一些细节知道魔物的身份。

    后来魔物离开,由一些中级魔物运送。辰星枫寂知道是逃跑的机会,于是从人类居民那里接到了任务。

    用计逃了出来。

    他第一个想法就是通知来到这里的机械时代的人。

    这些消息都是从魔物的谈话之中得知。

    他不会魔语,自然听不懂他们说话。但是囚车之中,一个年迈的长者却是能够听懂。也是因为他,才能与魔物对话,进而用计逃脱出来。

    原本辰星枫寂以为他能够顺利让大家离开。没想到那袭击他的魔物,没有去他们盗贼团那里…

    幸好也是筱裳他们聪明。

    “抱歉,我以为那魔物是去了组长那边…”辰星枫寂还是认为是自己的责任。

    浮世绘摆摆手。

    “没必要道歉,你比谁都做的很好。”

    伊芙也说:“不用自责啦。这种事情你也没法预料。”

    执酒与谁看着周遭渐渐停下的风,魔气也开始散去,那些立在他们附近的身影逐渐清晰。

    “现在也不是自责的时候。”执酒与谁的语气凝重。

    他们屏息看去。

    那街道口,高耸的房屋屋顶,废墟岩石之中,视线所及之处。

    皆是形形色色的魔物。

    他们被包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