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7章 劫后
    这是个大招。

    也许是的绝技。

    他们已经做好抵御的准备,一个个的脸上带了视死如归的表情。牧师们的技能已经在权杖上聚集,战士的盾牌正闪烁着不同的光芒。

    六棱的盾不断旋转,无数人聚集形成了庞大的盾。玖玖不离他们虽然等级不高,装备上也比不上机械时代的玩家,但是他们依旧出了技能,整个过程也不是说只是站在原地等着被人保护。

    他们已经蓄势待发。

    调整着状态,等待迎接的大招。

    一秒,两秒,三秒…

    四周接连不断响起了惨叫声。挽扇他们惊了一跳,往声源看去,却不是他们的成员死亡。

    而是来自魔物的。

    四周的魔物在成片死亡,不知是头顶上魔法阵的缘故还是什么,随着魔法阵转动,惨叫声络绎不绝。

    一片血色弥漫,血腥味传入鼻中引起阵阵反胃。那片铺天盖地的血雾,是魔物死后形成,血色向上空飘散,触及到魔法阵便被吸收。

    巨大的魔法阵笼罩天空,而血色的雾气柱子成片在他们四周凝聚。

    这个场景似曾相似。

    “每次浦西斯回血都会杀死好多魔物…”伊芙说。

    一次回血,四周总有魔物为他贡献生命。所以他那庞大的血量条,简直是他们的梦魇。然而在北溪三人升级之后,输出一起来,浦西斯那回血技能又不管用了。

    浦西斯的绝技难道又是回血?

    他们背对背望着四周,魔物在一只只死亡。他们没有任何反抗,但是却因为身体爆开,或者化为一瞬间血雾的疼痛叫出声。

    声音持续不久也只是瞬间,但是魔物数量极多,这惨叫声虽只响起一瞬,可是紧接着又会有其他魔物的惨叫的声音传遍场地。

    一声接一声,久久不散。

    这是一场杀戮。

    他们现在倒有些同情了这些魔物。看着一只又一只在眼前死去,机械时代的人心情颇为复杂。

    魔物的确是冷酷而无情的生物。

    他们怀揣着难言的心情,直到三分钟后,眼前再无一只存活的魔物,所望之处一片黑暗,也没有任何影子。

    空气凝固,世界寂静了。

    天空的魔法阵不再转动逐渐变得很淡。他们看向,这人的血量从那仅剩的百分之四,如今回到了百分之六十四。

    看到这又过了一半的血量众人倒吸一口气。

    就算是没有满血这百分之六十四已足够他们再打上几个小时。而且经历刚刚,如今的浦西斯,还能是他们可以作战的对象么?

    “打。”

    北溪没有畏惧也不迟疑。

    她冲了上去,与此同时微生墨也提速压制过去。他们试图将压制住,那魔物却一退,没有与北溪他们两人作战。

    这时天空响彻一声“砰”。

    巨大的震荡让众人不禁吓得一抖,纷纷抬头看去,那黑色的天空,被一道蔚蓝的光打穿了。

    蓝光蔓延,有那么瞬间他们似乎看见了被层层魔雾束缚了的圆月。只是很快,被那仿佛天空的色彩覆盖,而后边缘弥漫出生机的绿色,汇集一起,在那中心向两边蔓延,这黑夜,就像是被打出了另一个世界。

    那是苍穹。

    这异变骤生,谁也没法预料。北溪一度以为是的技能,可是直到在他脸上看到了凝重的表情,而后他扫了他们一眼,是恶狠狠的,像是要将他们吞入肚子的眼神。

    北溪他们以为要攻来。

    结果他转身,二话不说直接跑了。

    直到浦西斯的身影完全隐没黑雾,北溪他们站在原地望着他跑掉的背影,呆了许久。

    两分钟。

    没有了,没有了魔物。一片空寂,整个天地间唯有他们。

    “安全了?”

    棒棒糖眨眨眼,有谁可以来告诉她发生了什么事情?

    浦西斯刚刚的背影,怎么看都像是落荒而逃…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看得呆滞了。

    他们让一个接近满级的领主魔物落荒而逃了?

    意识到这点,一声欢呼,引来了更大的欢呼声。魔雾也无法阻碍他们那响彻天地的吼声,他们活下来了,从濒临死亡的绝境,一度活了下来。

    没有人能够体会,面临的绝望。在这长达五个小时的战斗之中,他们也不知道是如何坚持下来。

    也许是想活,也许是舍不得他们的公会,也许是不想让北溪失望,太多也许,他们也忘记是为了什么坚持下来。

    从绝望到希望,从希望到绝望…

    挥着武器到肢体麻木,疲惫到意识模糊,甚至有了不想反抗的念头,甚至想舍弃所有,就在此离开好了。

    可是他们的会长,他们的传说组,没有放弃过求生的念头。至始至终,北溪的神情都是一如既往的坚定,她的眼中他们看不见绝望。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所有人都坚持了下来。五个小时,被迫升级,如今虽然没有打败,可是至少活下来了。

    没有什么比这个还要重要的。

    确认四周再无魔物,北溪才完全卸掉作战状态,松了一口气,身体一软,胳膊被狸猫一扶,才免于跌倒地面。

    “没事吧?”

    北溪整个过程都处于紧绷状态。的速度是压制她的,北溪其实速度不够,她的伤害高,但是浦西斯打到她很多次,有几次差点死掉,北溪当时心里也在打颤颤。

    谁都不知道她在拉怪时,手在发颤,手心里也是汗。

    为什么野外,城市会频繁出现领主,频繁出现这些一百三十级,甚至一百四十级,满级的魔怪?

    这跟北溪以前所处的,根本不一样。初期基本没有领主的影子,最活跃的不过是高级魔物。并且高级魔物的数量并不多。

    让玩家感到艰难的,理应是那些有着武器,会团控技能的低中级魔怪。初期因为低,中级魔怪魔化的玩家就已经很多,到了中期才渐渐出现领主的影子。

    中后期玩家被魔化数量是最多的。也是那时,被魔化堕落至黑暗阵营的玩家,才开始接触光明阵营。那是资料片开启的半年。

    真正的战争全面拉开。

    玩家与玩家,玩家与魔物,各大种族被迫拉入战争,于是整个大陆,五国,陷入了混战。

    不再有国与国的交界,不再有种族之分。而北溪记忆里第一个覆灭的种族是矮人,第一个灭亡的人类帝国便是最弱小的卡兰斯。之后帝国相继覆灭,直到人类玩家与各大种族组成了战争联盟,抵御魔物。

    这个资料片的末尾,是连接着另一个资料片。

    北溪不太清楚,为什么走向,和进度快了。而且快的不是一点两点。

    巫师,领主,皮克希,无尽深渊……

    这本该是中后期,甚至后期才会出现的怪。

    现在似乎不按正常流程走了。

    北溪不禁会想,难道是有人触发了什么任务?

    挽扇看北溪脸色不太好。

    “北北,我们到附近安全城市就下线吧。”

    北溪回神,摇摇头。

    “你脸色很差。”

    狸猫在旁边也开口劝道。“今天累了一天,虽然是游戏,现实里不会太累。不过看你这样,还是下线休息一下。反正今天也没事了。”

    北溪咳嗽一声,“没事。让大家休息五分钟,等会儿就回不列城。”

    挽扇看了看她又说:“你要是勉强,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等着我直接上门弄你。”

    说完,对伊芙道:“阿芙,你过来扶一下。”

    伊芙连忙过来。

    挽扇跟林子大了有好鸟去安排公会人员休息,确认具体人数。这场战斗应该是无人死亡,不过还是需要确认一下。

    长达几个小时的抵御。

    所有人的补给,装备,也经过这场战斗出现了大量的毁坏。打的时候都在逞强,能够活下来真是太过幸运。

    这次不比攻城。

    攻城他们虽然是主力,可是还有其他玩家帮忙分担伤害。这场他们全程,扛伤害,打输出。

    狸猫他们也不敢带太多的人,原本准备公会所有人出动,但因为后来久酒他们一行人刚好回来,于是只带了两万人过来支援。

    他们这连三万都不到的人,输出已经堪比其他公会十万的人了。

    玖玖不离是这般想的。

    当挽扇来询问人数与装备损失时,玖玖不离还颇为吃惊。人数其实没有差,不过问装备这点,他是很吃惊。

    “我们公会的人会报销的,没事。”

    挽扇摇摇头很坚持。“这次害你们跟我们陷入危险,这个装备损坏还是得算我们头上。”

    天翼空城道:“也是我们主动提要跟你们一起去。”

    “而且受你们照顾够多了。”玖玖不离这次很坚持。“这点损失我们还能承受。你还是先看看你们公会的人,这次劳烦了好多人。其实我们损失不多,他们都在照顾我们。”

    看挽扇还想说写什么,天翼空城又道:“真的用不着赔什么,你这样反倒让我们不好意思了。真的。”

    本来就已经受到了很多照顾,如果再接受对方的“好意”,那他们这群人反倒有些过分了。

    本来也没有出什么力。

    一路上又混了不少的经验,机械时代各方面都在照顾,还救过他们。再这样,说出去他们都觉得没脸见人。

    挽扇看他们这么坚持,也不好再说什么。于是便走开继续询问成员的情况。

    北溪走到一边的石头处直接坐下。

    微生墨跟久酒在一边“冷战”。

    狸猫走到北溪边坐下。

    北溪挪开一点屁股,拍了拍岩石,“坐这里。地上有点脏…你那裙子弄脏了清理都要花钱。”

    狸猫瞥一眼,“我说你人小屁股挺大。这一块玩怎么坐?”

    北溪瞟了瞟,又看向她。“你不觉得是你屁股大么?我都快坐出去了…那你还是乖乖坐地上,也就这大地能容下你那肥屁股。”

    狸猫失笑,“滚。”

    北溪抬脚要踢过去,狸猫作势避开,“你要真替下来玩跟你拼命。”

    北溪:“猫有九条命呢。没事~”

    狸猫嫌弃的伸出一根手指抵住北溪的鞋头,“脏死了,拿开。”

    北溪笑了声,收回脚。

    看着眼前坐地休息的公会成员们,不禁感慨。“真是谢谢你们了。”

    “谢什么?”狸猫笑道。

    北溪笑而不语。她谢的又怎么只是现在的并肩作战。

    狸猫看她表情,突然领悟了一般。“我挺羡慕你,怎么能遇到他们这帮人呢?”

    她指的不光是传说组。

    北溪还没有说,狸猫又道:“应该也不都是他们的缘故。你把公会弄得太好,我其实很佩服你。”

    公会的气氛与环境,才让这些人不知不觉的变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

    北溪推开她靠过来的头。“莫名其妙说恭维的话,你想干什么?”

    狸猫失笑。

    得,想法都被她看穿了。

    “听着不开心?”

    “开心啊。”北溪很诚实。“狸猫大美女的恭维,听着可舒服了。”

    狸猫:“那就行了。”

    北溪低头看她的侧脸,“我表情看起来不太好?”

    “嗯。”

    但是狸猫不想过问太多,北溪看起来是在想什么,应该是不好的事情。

    让她看起来不太开心。

    狸猫当然想帮她分担,不过她第一次触及北溪时就觉得,这人不会轻易开口说自己的事情。

    这点,想必微生墨也很清楚。

    狸猫自认也不是北溪最好的朋友,毕竟还有挽扇。但是作为一个朋友,还是想人北溪开心一点。虽然她也很笨拙…

    北溪笑了笑。“让你担心了。”

    狸猫抬头,“所以你是在担心什么?今天这个魔物?还是关于竞技赛?”

    其实狸猫能够猜到。

    北溪也没有隐瞒。“只是觉得这个资料片有些不正常。”

    “你说领主魔物?”

    北溪点点头。

    频繁出现。

    以玩家大众的水平根本没法抵挡。

    而且这才是开始。

    这让他们能怎么走下去?如果是想直接将所有玩家黑化,将这里成为炼狱,那么大可以直接落下天谴。

    就像触发时天空降下的黑柱。

    大陆毁灭,那么游戏再次重建就行。没有什么必要还让他们玩家遭受这些罪。

    北溪不懂,不明白。

    这个黑暗纪年,与记忆中的那世界已经无法接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