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9章
    这魔怪是什么?

    只是行走不做任何动作便已经造成了大地震动。空气之中的魔雾似乎都已凝固,形成了刺骨的寒针,令他们连汗毛也竖立起来了,哪怕那些魔物都还没有对他们进行,他们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血量在慢慢的一点一滴的下降。

    魔雾也对他们造成了伤害?

    这点认知让众人一度心惊,而后对于眼前这突然的魔怪,更加畏惧。似乎是他们根本无法撼动的魔物。这东西光是出场就已经造成了对他们的伤害,那要是战斗起来?

    之前遇见的皮克希,是因为北溪手上有一颗高质量的圣石才勉强压住。现在这魔怪他们要如何抵御,战斗?

    圣石只有一颗,已经无法再拿出一颗了。而比起之前的遭遇,那是因为众人搞了突袭,在皮克希与那些魔物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出现,并且在数量上是胜了那些中级魔物。再之后北溪一举控制了最高级别的怪,他们才能秒尽其他小怪,包括那只高级魔物。才得以从逃离出来。

    没想到从虎**出来又进了狼窝。

    看起来这些怪已经蹲点了许久,就在等着他们这群猎物进入早已挖好的陷阱。而悲催的是,北溪他们一概不知。

    就这样跳进了这包围圈。就像是他们打皮克希那帮魔物一样,趁其不备…

    周围魔物的数量比他们想的要更多,已经是无法估计的程度。

    “怎么办?”天翼空城有几分恐惧。这点数量的魔物已经足以造成他们伤亡,更不要说那零头的盔甲魔怪,出场自带霸气,震慑四方。

    应该是满级怪吧?

    玖玖不离苦笑摇头,这种问题不要问他,他也不知道。他们等级都还没有机械时代精英团的部分人员高,技术看得过去。但除却他与天翼空城之外的玩家,可能都要比两人逊色不少。

    的人是没法算进输出伤害里面的,相反,他们只能让机械时代的人保护。

    玖玖不离喔紧武器,虽然不甘心,但他也不想公会的人都死在这里。

    “北北…”挽扇贴着北溪,心中也是极为忧虑。没有想到,他们的前方道路会有高等魔物蹲点。现在他们只能战。

    可夜色是魔物最好的保护盾。

    没有天时地利,也无法数量取胜。要么战,要么死。二选一没有退路。挽扇担心对方是满级怪,而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我带人吸引他,你带一部分人趁机开出一条路走人。”挽扇这般说。

    北溪面无表情,甚至过于冰冷。“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旁边的人听着挽扇的话,心中很快就明白她得用意。无论是不是满级怪,看这气场,最少也得一百四十级吧?

    他们打不死的。

    人数上几千,可是平均等级下来也才一百二十七。相差十多个等级,在这个接近一百三十级的等级位里,只要差五个等级,就能是一个鸿沟,更何况对方又是个高等魔物。差了这么多等级,光是防御就甩了一些boss怪好几条街。他们打不了普通的一百四十级怪,魔物更加不要说了。

    如果在这里全军覆没,那么机械时代就得遭受巨大的损失。虽然是黑暗纪年,但不难保往后还会开启公会活动,竞技赛等。

    这里都是公会的核心成员。

    挽扇的想法就是舍小救大。北溪是万万不能去深渊的,作为公会支柱,最不能失去的人就是她。

    可是北溪又同意挽扇的提议么?

    自然不会的。

    “一起回不列城。”北溪抿唇,神情冰冷。“这是命令。”

    浦西斯静静看着眼前这帮人类渐渐露出恐惧,绝望的表情。他喜欢看这种表情,十分的享受自己给人类这物种带去的恐惧。

    害怕吧。

    为此恐惧吧。只有这样,才能做最棒的祭品。

    挽扇拉着她厉声道:“北溪,你看清楚情况。”现在还有办法一起回去?

    对方等级明显在他们之上。平常高几个等级的领主魔物boss都能让他们感到为难,现在这只是那些怪能够比的?

    北溪:“必须一起回不列城。”

    “你够了,平日里固执就算了,现在还跟我这样?”挽扇气极。

    北溪依旧表情平静,伸手捏了捏她的手心,眼睛直视她。“扇子,相信我。”

    挽扇望着她的眼睛沉默了许久。原本生的气,在这一刻也渐渐化为虚无。她叹了叹,又听北溪在耳边说:“相信我。大家会一起回去的。”

    北溪这话,也不仅仅是在对挽扇说。

    而是说给四周的机械时代的成员听的。士气低迷,也许机械时代的精英成员们也在担忧者能不能活着回去的问题。

    此时,作为领头人的他们,更不能露出一丝惧怕之意,不能焦虑,不能恐惧,不能退缩。一旦皆心灰意冷,北溪知道,他们真的会死在这里。那么机械时代,其实等同于废了。

    神圣天堂再乘虚而入。

    北溪能够想象那个后果。她也不想从这里离开,更不想失去任何一名公会成员。

    看向面前几米的浦西斯。

    那魔怪眼中透着享受,透着胜券在握的眼神。他在享受,而他迟迟不动手,更加令北溪相信一件事情。

    他不会杀他们。

    如果对方是皮克希派来的骑士,那么抓他们只有一个目的,开启。那个虚空之门,只需要一次献祭,而献祭的必须是鲜活的生命,并且不能使用同族的。

    也就是说,任何的黑暗之门,或者祭祀,可以让魔族的上去为种族大业做出牺牲,可是唯独,这是个只能用其他种族生命才能开启的特殊传送门。

    其实原本不属于魔族。

    皮克希这个种族,严格来说也不是魔族,只是为魔族效忠,于是久而久之,这个存在也拥有了魔族的一半血统。

    如果这魔怪对他们动手,那么他们便会魔化。一但魔化就无用了,没有那么傻。为了魔族大业,此时很需要开启。

    这骑士应该是不会杀他们的。

    北溪抱有这样的想法,大声开口:“机械时代的人听着。”

    一瞬间场面安静,只有魔物的低语在场地上不断响起,但这并不影响北溪的声音传达至每个人的耳中。

    “我们一定会从这里出去,回到不列城。”北溪一字一句的说着,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吐得很清。“相信我,没有什么是我们机械时代克服不了的。如果连打都没有打你们就怕了,那么这场仗打从你们有这个想法后就已经注定无法赢了。”

    北溪神情坚定。“公会走到今天,是靠大家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我不相信奇迹,但是我知道以玩家的潜力可以创造奇迹。这场仗,必须打,也不能退缩。输了也好,赢了也罢。但我不希望此时此刻,我机械时代的成员,因为惧怕对方的力量而畏惧,而成为懦夫,连拿出自己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告诉我,你们想成为不敢战斗的懦夫么?”

    “不想!”

    吼声震彻。

    北溪表情越发坚定,抽出双枪,紧紧握在手枪。

    “你们没有理由不相信我这个会长。如果真的害怕,那我就成为你们的希望,成为你们最强大的支柱。你们只需要知道,只要我不倒,这里任何一名玩家也不会死在魔物手上。”

    北溪的话敲击在他们心间,令众人呼吸一时凝滞,心中却激动异常,难以压抑的战意开始涌出心间。

    “相信我。”

    三个字,赋予了太多。

    娇小的身躯此刻仿若一座高山,担负起了他们所有的希望。

    “我们都是机械时代的成员。”孔雀拿着权杖上前一步,表情淡淡。

    “会长,我相信你。但是也请你相信我们。”侧过头,眼中带着笑意。

    北溪勾唇。

    “我一直都相信你们。”

    所以,才会并肩作战,将后背托付。

    林子大了有好鸟回身面对几千成员,高高举起自己的传奇权杖,那七彩的特效在夜里成为一个极致的存在。

    “机械时代的人听令。”

    “唰唰。”

    这是公会战时,指挥的人下命令时的手势。

    身边纷纷挺直了腰板,虽然场地不允许他们分出整齐的队形,但玖玖不离他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公会之魂的凝聚。

    仿佛都在那把权杖之上。

    而后林子大了有好鸟难得收起自己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神情严肃而认真。

    “此战,我只需要一个结果。”

    “那就是胜!”

    回应他的是几千人的怒吼。

    “胜!”

    激动人心的怒吼声,让玖玖不离等人心中升起难掩一份战意。

    他们不是机械时代的人,但在心中也默默说了一字。胜!

    必须胜。

    北溪提枪冲了上去,微生墨如影随形。

    “阿墨,那魔物应该不会主动攻击我们。”

    后方一侧的微生墨身影骤然停顿。

    下一秒已然落在了那魔怪的身后,消瘦的身影渐显,那双墨瞳蹦射出凛冽的杀意。

    浦西斯回身,然而迎接他的是一把血红匕首。

    眼前红光一晃,突觉疼痛,可是魔气极快为他治疗,伤势瞬间好转,他伸出手去抓那黑影,却是抓空了。

    这是身后一阵风声。

    浦西斯又是回身,子弹迎头射来,浦西斯手一抬,不急不慢,在他看来这子弹的速度太慢了。

    “砰。”

    子弹打在突起的玻璃罩上没有消失,没有弹飞,而是仿佛粘在了玻璃上一样。

    那是浦西斯的防御技。

    他余光扫想左侧,嘴角一勾。手掌望左侧一挥,那子弹突然就朝他所挥的方向射去。

    红蛟堪堪避开,但还是被擦过,血量顿时减去了三分之二。

    “嘶~”倒吸一口冷气,连忙隐入人群。伊芙的治疗圣光落下才让红蛟较为安心。

    :隶属于皮克希的三级骑士。半领主,一百三十九级,血量:7628689235,技能:未知。

    知道这魔物的大概信息之后,北溪有了一定的估量。三级骑士?

    北溪想着,以前的皮克希的骑士还有等级之分?

    一百三十九,也是有十多级的差距,比起他们预想的要好一些。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就刚刚打红蛟的攻击伤害,似乎其属性不仅只是等级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他们打出攻击。

    四周的小怪没有行动,必定是听从那魔怪的命令。众人可不管那么多,技能一波接一波往四周砸,不出手那就等死,道理很简单。他们可不会因为魔物不攻击就不进行攻击。

    浦西斯很生气。

    脸色一沉,手中出现了光团,往地面一砸。

    这群人类竟然主动挑衅他?

    必须要给他们教训了。

    一波强烈的黑色雾气向四周扩散,如狂风般,差一点将人掀翻。

    很多人头上出现了骷髅头的图案,那是侵蚀。

    魔气侵蚀。

    以伊芙他们为首的牧师举起神圣的权杖,手中拿着一本,咏唱起了驱魔的歌。在场地之中,建立起了一道神圣之壁。

    驱散的光芒遍布。

    侵蚀的状态逐渐褪去,并且得到了增益的效果。

    北溪冲上去与浦西斯打成一团。

    不能被动。

    北溪知道必须有人牵制这个魔物。微生墨现在还没有调整好状态,这魔物感知很高,微生墨很难隐身近身。

    本来盗贼隐身之后再近身,造成的攻击比正常状态下高出许多,也容易及时脱离战斗。但这种情况,近身却是很容易被攻击。

    刚刚也是红蛟帮他分散了一些注意力才能退开。

    所有攻击落在浦西斯的头上,造成的伤害却十分的不尽人意。以往那么多人的攻击,哪怕是一百三十五级的怪,也是能够打出百分之四的伤害。可是这…

    不过四个等级的差距。

    看着那伤害,执酒与谁不禁“啧”了一声,颇为不满意。

    柠檬先生趁着一波攻击去近了个身,砍了几下,回来之后面如死灰。

    “我只打出两万攻击。”

    这实在太低太低了。

    “还特么是暴击!”

    这怪,真的是一百三十九级?确定不是一百四十九级么?

    不过要真的那么高,他们的攻击几乎不会过万了。

    也许只是黑夜给了怪属性加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