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追击
    这是个办法。

    这群高级魔物的血量,防御都比他们之前遇见的魔物要厉害许多。数量不少的情况下,他们需要花费太多的时间去消灭这些魔物。而那领主魔物至今都是一个威胁,等级必定比他们高出太多。

    没有办法打。

    能不能安全离开克洛克达尔神庙已经是个问题。贸然进入这片区域的确过于冒险了,现在只盼着北溪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毛怪,传送进死亡之地。

    北溪突破重围之后直接狂奔。

    那毛怪之前的坐标离他们所在处只有百米的距离,要不是突然出现的领主,他们现在应该就能拉近距离。不知道毛怪是否已经离开了原来的坐标。

    希望那东西还在原地徘徊。

    北溪心中这般所想着,脚下的速度提升,百米不过花了不到十五秒的时间。她停在之前所标记的坐标处,通道之中却根本没有毛怪的身影。只有前方几只低级魔物朝着她这个方向奔跑过来。扭曲的身体在地面蠕动,它们速度很快,人类的味道激起他们的嗜血的**,于是不到两米距离便朝北溪兴奋的扑来。

    北溪举枪一个大技能轰出,瞬间秒杀。

    她召唤出自己的侦查机械兽,甲虫落在手心没有分散开,而是煽动的翅膀上流转着魔纹,它在检测信号波。之前北溪入机械兽记录下来那毛怪发出的信号,特殊的信号在这片区域很快就能察觉。

    甲虫发出“嘟嘟”的声音。

    北溪的眼前浮现出大量的数据,而后地图上出现了一抹红点,正以一般的速度行走的。就在前方不过百米!

    北溪收回机械兽,提速欲追。却在动身一刻蓦地回身,机械手套呈现防御状态,“砰”的一声力量碰撞,北溪还是因那突如其来的力道被打飞了出去,血量降落百分之十五。

    她进行了防御。

    防御状态下的机械手套可以削弱敌方很高的伤害,趋近于免疫。没想到对方的攻击,在她这种状态下依旧打掉了她将近百分之十五的血量。

    那人自黑暗之中缓缓现身。

    肩头的骷髅头似不怀好意的注视着她,那红光格外的充满了邪气。

    男人盯着北溪,手上缠绕黑色的锁链,他的发色在这昏暗中极为的显眼。北溪在被他攻击的瞬间,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叮,你被攻击。

    :黑暗大领主魔物,来自于深渊之地,被称为“十二夜之帝”,乃君王座下的直属领主。其力量还没有完全苏醒。

    一百三十九级,血量:2138084608338,技能:未知。

    未知……

    未知的情况,一般属于两种。一是其过于神秘,二便是其等级高于玩家太多,不足以查看。一般来说,他们遇见的情况都是后者。

    没想到这领主追了过来。

    也对,他召唤出一群魔物之后也并没有彻底消失,如果不杀死他们这群闯入者,肯定是无法就此离开的。

    北溪打不赢他。

    等级相差那么多,各方面属性又比普通的boss高出太多。越级强杀简直就是无稽之谈,她现在只能逃。

    “你们来到这里是在寻找什么吧?”他语气淡淡,表情也冰冷异常。智商太高,他已经察觉了北溪他们此行来到这里是有着目的的。

    北溪不能暴露出死亡之地,至少果实还没有送到,亿现在极其危险。她没有回话,握着双枪,脚下转着漩涡,北溪掉头就往前跑。

    男人发出一道不屑的声音,随后讥笑般自言自语。“真是愚蠢,你以为能够逃得掉么?”

    身处黑暗之地,北溪的感知也受到影响。魔法灯的灯光只能找出她身边一米的范围,其他两旁的黑暗,北溪完全感知不出任何东西。

    就算那领主发起攻击。

    也是快要落在身上时北溪才发现,随后堪堪避开,极其危险。攻击只是不经意间的擦过,便能伤她一千的血量。

    北溪的防御是极高的。

    真不知道这种情况她能够坚持多久。想起微生墨他们,北溪咬咬牙,再次提速,注意力与精神高度集中起来。这时左侧后方一道攻击打来,黑色的光团夹杂着紫色闪电,北溪侧身一避开,那光团落在墙上,“轰隆”一声,动静极大,足以震彻整个克洛克达尔神庙。

    北溪无暇顾及其他,避开之后就已经在继续奔跑。离那只毛怪几十米的距离,却仿若隔了几万公里一般遥远。北溪心急如焚,这时她只希望那毛怪别再走动了。如果不是魔气阻挡,她大抵可以让机械兽发出信号,而那毛怪如果能够接收,就不是北溪寻它,而是它来寻找他们了。

    可惜这魔气对玩家机械兽的探测波有着阻碍作用。

    身后又是一道攻击,北溪再次侧身避开,那人攻击速度不慢,甚至已经堪比盗贼的连续攻击。北溪高度集中了注意力之后,身体本能也做出了反应。

    几次都避开了攻击,对方似乎颇感惊奇。黑暗之中发出了一声“咦”,之后北溪突然感觉身后有动静,连忙回身,机械手套与其人的手掌相触。

    拳头被伽魔握住。

    所有的攻击在顷刻之间化为虚无。

    他看着北溪,冷酷无情的说道:“人类,反应不错。不过还是太弱小,跟蝼蚁一样,杀着都没有什么让人兴奋的。”

    北溪试图要抽回自己的拳头,但是其人力道极其重,根本就使不上力气。北溪挣脱不开,但是也没有受到对方的攻击。

    她不禁冷静下来。

    眼前这个魔物是有着极高智力的存在。盲目跟他战斗,最后死亡的只有自己。他追过来必定也是带有目的的。如果真的有杀死她,早就应该冲上来动手,而不是一直试探。

    也许这个领主魔物。

    对她的目的很感兴趣。

    这是可以利用的条件,北溪必须要争取时间。地图上毛怪现在距离她只有二十米距离,就在过去的转角处,此时停在原地不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会动身行走。

    北溪必须要从这领主魔物手中脱离出来。

    “既然如此,你何必追着我不放?你自己都觉得我是蝼蚁,想杀我也是轻而易举,若不是我们不小心踏入这个地方,谁会想跑到虎**之中送命?”

    他表情淡淡,“噢?那为什么不往出去的路走?人类,你是带有什么目的吧?这神庙之中,是不是存在什么?”

    北溪极为冷静,没让心中的惊讶泄露出来。“这神庙不是早已经是你们魔物的领地?有什么,你应该比我清楚。”

    北溪这话多少也是在试探。

    其实她也不敢保证魔物有没有发出这神庙之中存在着一处不为人知的地方,而那地方,被称为,机械分子与机械师的灵魂,封印着对他们魔物而言最为重要的深渊之门。

    伽魔抓紧北溪的拳头,那力道,若不是北溪戴着无坚不摧的机械手套,估计是会被其力道抓得粉碎。

    拳头感到疼痛。

    “这神庙里有几个进不去的地方。”他俯视着北溪,眼中轻带着蔑。“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会从这地方出来?”

    北溪:“不感兴趣。”

    他并不在意,而是继续说:“当年一战,人类之中有着极少部分的奇异人种,你们称之为什么?机械师是么?”

    “这里的黑暗之门所剩下的魔能是最为充足的。当年的大祭司将深渊之门建立在人类世界的某一个地方,而所建之处,又有着三道黑暗之门相互照应。”

    北溪听着呼吸不由得一紧。

    “这个地方的黑暗之门强大到可以令吾等领主穿越封印之壁。深渊之门在什么地方?你们是在寻找这个对吧?”

    他带有的目的原来是这个。

    也许自身猜到了什么,才会断定北溪他们的来这里的缘由。

    不杀她,只是因为需要知道深渊之门的位置。

    北溪很平静的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那你便是无用的。杀了好了~”

    他说着,抓着北溪的手散发出强大的魔气,那魔气沿着他的手心攀上北溪的机械手套,慢慢浸入,再不断的缠绕,开始侵蚀她的身体。血量开始下降…

    北溪咬牙,“我说。你先放手,别再放魔气。”

    “呵。”他讥笑。

    北溪见他没有动作,无奈出声:“你放心我跑不了。而且你这样我怎么带你去封印之地?”

    他闻言,缓缓放开了手。

    “你也跑不掉。弱小的蝼蚁,除了向吾等低头臣服,也没有选择了呢。真是可笑的种族。”自言自语的说着。

    北溪捂着手,没反驳,也不想说话。

    伽魔看着她命令道:“带路。”

    北溪垂头,轻声:“嗯。”

    于是带着这领主魔物开始往前走。北溪步子迈得很小,她尽量让自己放慢速度,又不让伽魔察觉着什么。

    过了转角。

    毛绒绒的怪物就站在那通道处,看不出什么表情,眼神呆滞,如果不是体积过大,这种毫无生气的东西还真的不会让人察觉。

    北溪对着毛怪走了过去。

    身后传来伽魔的阻止声,“站住。”

    北溪蓦地一停。

    毛怪的传送需要启动,张嘴的一刻北溪如果没有被吸入,伽魔破坏的话,她就不能离开这里。他起了疑心。

    破坏这种毛怪像他这种领主魔物只需要一击。

    哪怕是魔气,也能绞杀。

    “这种东西是干什么用的?”

    北溪:“只是这神庙之中存在的无生命摆设品。”

    伽魔冷冷道:“那便杀了好。”

    北溪连忙阻止,“不行。”

    伽魔不禁盯着她似要看破她的心思。“为什么?”

    北溪说:“这神庙里这种东西应该不少吧?”

    她猜,伽魔是在试探她。

    这毛怪遍布神庙,之前来时很容易就能找到,但是今日却出奇的少,非得寻一遍才找到一只的踪迹。

    这些魔物必定是发现了端倪,正在大量清理这毛怪。但伽魔应该不知道这个的作用,所以才没有当即消灭,而是在等着她进行解释。

    伽魔没说话。

    北溪说:“这东西身上有着封印之地的线索。”

    他绿幽幽的眼睛盯着北溪,“噢?”语气漫不经心。

    “你们没有寻过么?你既然知道机械师,那不知道这东西是机械兽么?”

    “他身上有开关。打开之后,就能得到关于封印之地的线索了。”

    北溪:“不过也不是每一只都有。封印之地是会进行移动的,所以…只有一只带有线索。你不能杀它,我需要看它身上有没有关于那地方的线索。”

    伽魔半信半疑。

    北溪:“开关只有机械师能触发,这是机械兽。我给你示范一遍吧,不一定能得到线索,不过也不能放走。没有的话你再消灭也不迟。”

    北溪说完,便想走近。

    “慢着。”

    他突然又开口阻止这让北溪蹙了蹙眉头。

    这人难道又猜到了什么?

    就在北溪惊疑不定时,伽魔再次开口:“线索是以什么方式给出?”

    北溪没有犹豫,“是地图。魔法地图!封印之地里有着镇守的机械兽,每到一定时刻就会放出这东西,给来到这里的机械师线索。”

    她不能犹豫,要是被其识破都是在编造的,北溪便很难逃出去了。其他人也得跟她葬送在这里。

    与之对视。

    北溪目光坚定没有移开视线。

    过了半会儿,伽魔只道:“你看吧。”

    北溪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真是以为这人不会相信她。

    北溪走到毛怪旁,伽魔紧跟。他就在北溪的身后,想要看清北溪的一举一动。

    北溪感到压力。

    摸上毛怪毛绒绒的身体。感受到机械师的力量,毛怪颤了颤身体,但呆滞的表情依旧没有变化。“它的开关在嘴里。”

    北溪并不担心被这个人知道传送的位置。

    她打开毛怪的嘴巴,说:“需要启动开关,你等等。”

    伽魔没有阻止应该也是允许的。

    北溪探入头,毛怪眼睛一亮,嘴巴蓦地扩大,而后便将北溪一口吞没。

    伽魔站在旁边静静等着。

    等着…

    跟毛怪大眼瞪小眼,一分钟后终于察觉了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