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7章真实
    幻象。

    这在迷宫之中十分的常见。想要出去,就需要找到制造幻象的源头。这个源头不一定是制造物,或者制造人。也有可能是某种与这空间格格不入的东西,也有可能是某些标志性的物品。

    北溪看着小溪对面那形状怪异的树,这空间是一直处于幻象,那东西极有可能制造源头。有时候源头跟玩家距离相近,但其实想要破坏起来,十分的困难。

    北溪抽出双枪,枪口瞄准对面女像树,北溪想了两秒,随后按下扳机,子弹末端一缕光芒在半空留下一道轨迹,在触及那树像一刻停止了。

    而后空气出现漩涡,子弹没入。

    竟消失不见。

    北溪将武器放回枪套。出现这种情况,极有可能有着东西在保护着树像,不过也有可能这个树像并不存在。

    北溪以为,那树像是个很重要的存在。与这地方格格不入,应该就是幻象源头。如若不是,那必定是被保护着的重要东西。

    必须亲身试一下。

    北溪见溪水不深,她个子虽矮,但目测应该只能到她小腿处,于是便下了水。

    下水一刻,触及冰凉的溪水,让她有几分怀疑。这种让人一眼就能识破的幻象空间,玩家的触感是不会如此的清晰。

    到底是真实存在还是虚假的?

    北溪也不能立即判断出来。她继续行走,小溪大概两米左右宽,北溪在溪中极为艰难的行走着。不知哪儿来的一股力量压制着她,令她寸步难行,身体承受着一股压迫。

    北溪咬牙前进。原本这股力量在她下水是不存在的,但等她前行几步之后,便莫名的出现,似乎在阻止她前进。

    北溪不由得停下,重重一叹。如果不是情况不允许,她很想直接坐到水中休息。腿这打颤,身体也在发抖,但是她感觉这股力量并不是真的在阻止她前进。力道并不会强力到直接将北溪弹飞,但也不会弱到,让她畅通无阻。

    这仿佛是在试探。

    北溪不由忆起进入这个空间时耳畔边出现的那充满沧桑语气的话语。

    ?

    为什么会问她所寻之物?她的回答是什么来自?北溪记忆模糊,那时是在意识极为不清醒下时下意识的回答,北溪自己都弄不清楚。

    眼看距离树像不过一米距离,北溪真想不到自己走一米距离竟然花了两分钟。脚底仿佛有千斤重般,北溪开始觉得抬脚都极为困难。

    咬着牙,北溪不想这么放弃。说起来也不可能会那么容易让人过去…总得付出什么,北溪这是清楚的。就是不太清楚她要如何破坏那个树像。

    一分钟。

    北溪才前进了半米,真是个漫长的过程。她艰难的抬起头,这力量很奇怪,对她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但明明直接的作用在她的身上。

    果然是在试探什么?还是在阻止她前进?

    北溪硬着头皮走完剩下的距离,最终力量突然消失,北溪身体上的束缚全部消失得一干二净,北溪再也忍不住腿一软,跪在了溪中,上半身靠上岸边,大口喘气。

    北溪抬起头,再过去一米便是树像,北溪刚刚射出的子弹是在半米的位置被吞掉的,也就是说,目前还是安全的。

    休息足够,北溪从溪中爬出,站在岸边将身上水拧开。她没有时间等系统刷新,衣服浸湿后身体会变得沉重,极其影响移动速度。

    平日里大可不在意,不过这个时候她可不敢掉以轻心。要是在这里赔了小命,可就白费了这一路的时间和努力了。

    北溪拧干后试着跳了两下,感觉身体恢复以往的轻盈后才往树像位置走去。到了半米的位置,北溪停下。踩在那个准确的界点,开始观望。

    她抽出一把枪,对着那位置再次射出一枪,子弹极快飞出,却又瞬间消失于那旋涡之中,还是一样的情况。而且就在北溪近距离的观察之下,她似乎有发现了。

    这只是一个保护罩。

    为了再次验证,北溪又打出一枪。子弹脱出枪口的速度是极快的,不过一旦触及这屏障,就会停滞,以子弹为中心周围开始出现漩涡,之后子弹消失。

    而树像周边的那花也不会散发出微弱的光芒。因为花本身就是晶莹剔透的,色彩是自身从花的内部蔓延,那光芒在花朵的花蕾上,之前隔了些距离,还以为是本身花的特效。

    北溪却发现一旦她攻击,那花的光芒才会变强。

    这种细节如果没有被她发现,估计也没法识破了。北溪收回枪,防御是从内部架起来的,外面根本无法破坏。不过北溪倒是发现一件事。

    那花不是产出机械兽食用的能量石的么。

    机械兽的能量石,一种是可以食用金属,另一种就是特殊的晶石,也可以说是高级的能量石头,可以瞬间恢复机械兽的生命和提高战斗力。

    当然这花也有另一种的用途。就如眼前所见,防御性的机械种,除却这花可能就别无选择了。

    这花现在少有,外面几乎是见不到的。北溪还是在机械师工会之中知道这花的用途,但是除却一些遗迹里可以寻到,其他地方几乎不可见。

    产出的晶石所含的能量是极其庞大的。

    这种花机械师本身就能接近,北溪也不做任何攻击,直径走到了树像面前。安全过去后,回头看了眼身后,心想果然是如此的。只要不攻击,它也不会启动防御。

    这种花只对机械师友善,毕竟都是被以前的机械师培养出来的。

    用机械母体。

    不过北溪很好奇为什么这地方会长了,这种花只会生长在钢铁金属上…

    北溪蹲下一瞧,发现这些花根部的土壤是松动的。她拨开一些土,红色的东西便露了出来,北溪按压一试,是十分坚硬的,似乎是铁片?

    北溪将一部分的土都拨开,那东西连接着的根茎,北溪看见象征着能量不断传输的那些金色光线。铁片上有着精密的纹路,这是机械师留下的导入系统。引导力量传输…

    的生长只需要传播花种就能在金属上寄生,然后生长繁衍。北溪看着这几株花,像是人为种的。而且为什么这幻象里会出现这些东西?

    如果结合进来之前其他人跟微生墨所说的话,这个幻象是根据玩家的想法变化的。北溪又没有想过…

    “真是奇怪。”

    她起身,觉得不太寻常。

    随后视线落在树像上,不由得“咦”了一声。这女像的怪异树,肚子的位置闪烁着绿色光芒。若说树身是她窈窕的身子,那树叶则是她的衣裳。树头形状也恰恰成了一个人脸,枝桠展开相互缠绕,又树叶堆积形成了她的头发。

    不过这树像没有双臂。

    北溪视线扫过两侧手掌形的岩石,这该不会象征她的双臂吧?

    北溪站在面前左右走了一遍。

    “嗯…有点奇怪。”

    说不上什么地方奇怪,只是她的一个直觉。岩石手展开的角度偏大了,高度也低。这手掌很大,至少立起来应该是比树像要高出一点,但是并不是倾斜而立,角度向两边压的很低,倒像是为了托出什么。

    北溪视线落在那肚子的绿光上,随后左右一瞧,当下明了。的确是很明显的高度。

    肚子里有着什么吧?

    北溪走过去,越过这堆站在树像面前观察了一番,北溪拨开肚子的树叶,里面一团绿光也不知道有些什么,北溪伸手进去摸索了一番。

    似抓到了什么,北溪便一把拿出。

    往手里一瞧北溪即刻露出了一脸懵比的表情,眼前闪过了无数的画面,北溪定住。

    叮,你获得。

    不等她反应回来,突然一股力量突起,场面颠倒几度成了黑夜,而后星空再现,不到一瞬再度变化。来来去去,北溪已眼花缭乱,意识抽离的一秒,她便被一股力量拉扯随即飞了出去。

    落地时北溪闷哼一声,滚了几圈。

    “会长!”

    北溪头晕间仿佛听见了棒棒糖的声音,错觉?

    直到她发现自己被扶起,圣光笼罩,不适感消退,意识清醒,北溪看着棒棒糖,随后一日就是一天,狸猫,“你们?”

    狸猫蹲在她面前,“安心,这不是那个幻象空间了。”她伸出手往前方一指,“你看,光柱在那里。”

    北溪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的确是光柱。也就是她被弹出了光柱?

    北溪视线不禁往天空一看,光柱上空的那片浩瀚银河是什么?一个建筑若隐若现,那好像是个城市?

    “会长你手上是什么?”浮世绘有几分好奇。

    北溪一愣连忙看向自己的手。

    “咦?”她觉得惊讶,而后蹙眉盯着手中的果实。

    狸猫见她这副表情,担心问:“有什么不对么?”

    北溪抿唇,“你们进去之后都是幻象么?”

    “对啊。”棒棒糖把自己所遇说了一遍。他们一进去就发现是幻象空间了,然后很快找出了制造源头,结果就被推了出来。

    “遇见什么奇怪的事没?”

    “奇怪的事?”对于这点棒棒糖他们的表情倒是疑惑,“没有啊。就普通的幻境…”

    北溪盯着手里的果实不说话了。

    狸猫看她表情凝重,视线停在那果实上,金色的果实看起来很坚硬,体积不大,小巧且精致。果实表面还有着图案,像是圣痕,形状有些古老。

    狸猫对圣痕研究不深,但至少知道,圣痕都是带有远古的魔法。

    “这果实……”并不简单。

    北溪:“这是我在幻境里面得到的。”她抬头看三人,表情怪异。“是我们在寻找的。”

    三人露出吃惊的表情。

    “你确定??”棒棒糖吃惊得破音。他们千辛万苦跑出来,在这个遗迹呆了五个小时之久,本什么线索都没有,却突然就得到了?

    而且还是在幻境?

    “幻境里面的东西都是不应该存在的。”狸猫突然明白北溪为什么露出这个模样。

    正因为是从虚无的幻境里带出,北溪才不得不怀疑这果实的真实,还有怀疑他们三人,难怪会露出怪异的表情。

    “会长,这里不是幻境。”

    棒棒糖不得不开口。

    北溪:“幻境是根据玩家的所想创造出来的。你们也有可能只是我想出来的存在。”

    狸猫:“那好友对话吧。”

    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三人几乎是同一时间给了北溪消息。

    之前因为不在同一个空间,而不能交流,眼下看来的确是真实的世界了。

    北溪握着果实的手在发抖。

    “怎么会这样?”

    她想不明白。

    其他人又如何回答她,毕竟北溪到底经历了什么他们也不知道,只能靠她自己想通了。

    狸猫:“你好好想一想遇见了些,肯定有什么预兆的。”

    这般一说北溪蓦地起身,说起来…

    “得到果实的时候,一瞬间眼前浮现了很多画面。”

    “什么样的画面?”

    三人慢慢引导,“是关于这果实的还是关于幻境的?”

    北溪也许是太过震惊而暂时想不起来当时的事。

    冷静下来。

    北溪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开始回想。

    三人不再出声以免打扰她的思绪。棒棒糖侧身看向光柱,罗生门跟微生墨为什么还没有出来?

    以两人的能力不可能发现不了这简单的幻境。

    这时北溪睁开眼睛,比起刚出来的模样现在她看起来似乎已经完全冷静了下来。

    “我们找错了地方。”北溪抿唇,“这个遗迹一开始不存在这个果实的。”

    “什…什么?”

    得到的瞬间,那些闪过的画面倒是像一条路线。明确的告诉了北溪,这果实本该存在的地方。但是那些闪出的画面,说实在北溪一个都没有见过。

    这树生长的地方有是点像遗迹。

    “那为什么?”

    狸猫也吃惊了,为什么不是这果实所在的地方,北溪还会得到。

    北溪不由得握紧果实,就像是害怕那东西会突然消失一般。“不知道,但我的确收到了系统的提示,说我获得了果实。”

    “会长你也收起来吧。”棒棒糖咽咽口水,真怕果实消失不见。要不然他们这一路真的白费了,而且没有时间再去重新寻找。

    北溪把果实放入包裹。

    “先不说这个了,其他两个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