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6章 幻
    与此同时。

    大门向两边打开。打开瞬间无数蜘蛛从那逐渐变大的缝隙之中涌了进来。北溪大喝一声:“快丢!”

    罗生门没有多做犹豫,拿起手中的往那地面一扔,北溪疾撤,就在触地一刻,那魔法阵便绽放出耀了眼的光芒,刺得人睁不开双眼。连同在这一刻闯入的亚莲与奎因也不由得停止了动作。

    “轰!”

    巨大的光柱自魔法阵之中而起,如同龙卷风般直接打通了这间房子的天花板,伸向外面的天空。银色的光辉洒落,光柱逐渐扩大,占领整个魔法阵。

    亚莲娜吼道:“你们都做了些什么?竟敢破坏梅瑞狄斯大人的房间!”

    北溪和罗生门没有给予理睬。

    光柱没有消失,那本也没有了影子。北溪不禁蹙眉,难道是魔法阵出了什么纰漏?为何没有书的影子。

    北溪想要走近,不到半米一股力量直接将她弹开。弹得远远,幸而北溪反应灵敏,才没有砸落在墙上。空中一翻,稳稳落地。

    光柱的光芒似乎变得更加耀眼了。

    一日就是一天在大门外处大声一道:“会长,这光柱还在扩大!”

    还在扩大?!

    “快,都避开。”狸猫连忙说道。

    幸而亚莲娜跟奎因只绑了他们的双手,北溪和罗生门对视一眼,此时光柱正如一日就是一天所说一般已经超过了魔法阵的那范围,扩大再扩大,直逼所有人。

    本就离梅瑞狄斯那水晶床近,那光柱也依旧无视躺在那床上的尸体冷漠的扩展着自己的领土。倒是亚莲娜与奎因脸色一变,也顾不及去找北溪两人麻烦,闪身就到梅瑞狄斯的尸体旁。

    “大人!”

    光芒淹没了他们。

    北溪和罗生门现在已经没有出路,退至墙边,光柱也越来越近。上空的天花板已经完全消失,就连一颗碎石也不存在,尽数在光柱之中消失。

    对面没有了狸猫他们的声音。

    身后已经没有了任何退路,北溪摸着水晶墙壁,前方只有一片银光。

    北溪已经做好被吞噬的准备,却在这瞬间,光柱停止了扩展,就与她相隔五厘米,北溪呼吸不由得放缓。

    而就在这时一股力量突然从光柱之中打出。

    “轰!”

    身后的墙壁尽裂,北溪不由发出一道低呼,墙壁碎开一刻人已经往后方倒下,而后一股风卷来,将她吹至更高的半空,尘埃漂浮,强风未停。

    梅瑞狄斯的宫殿已经毁了。

    北溪在空中挣扎,视线落在下方,却发现那宏伟的水晶宫如今只剩下不起眼的残垣断壁,那光柱完全占领了宫殿之前的位置。

    “会长!”

    下方传来声音。

    天空不时刮过强风,皆是来自那光柱之中。目前应该是还没有稳定下来才导致出现这种暴乱的现象。北溪很难调整姿势,下不去地面也无法在空中安然处之。

    除了强风,还有碎会,尘渣。北溪尽量不张嘴,视线往下方一扫,狸猫他们躲在一块大石后正仰头看着天空。

    北溪收回视线,却发现罗生门就在她不远处,依旧是被强风刮着身体,每每要摔下便会有一股风自下而上将他们吹至高空。这样久久不落地,空中也不能一直保持稳定的姿势,是极其难受的。

    北溪望着巨大面积的光柱,里面到底有着什么?

    “会长他们怎么不下来?”

    “是下不来。”棒棒糖拉着领子,狂风吹拂,耳畔边都是“唰唰”的声音。头发缭乱,如果不是借助这块大碎石,他们估计也得被吹上天。

    “这反应太大了。”棒棒糖蹙眉,“会长他们把书扔到一个魔法阵之后就出现了这种情况,是在解除封印么?”

    “想必应该是了。”

    狸猫想,若是解除封印的话,那应该只是一个伪装,毕竟原书是机械师的,想必应该还有另一个模样。

    如果她是梅瑞狄斯,得到书之后的确也会想方设法的把书隐藏起来,换一个外皮可能是最有用的办法。既不会让人怀疑,也随时可用。

    “要是风突然停了,会长他们摔下来了怎么办?”

    这话才落,在几人周边肆虐的狂风骤停,空气似乎也开始稳定下来,上空所有的东西一顿。这瞬间,世界仿佛静止了。

    “你这个乌鸦嘴!”狸猫抬手往棒棒糖后脑勺一拍,而后手一撑跃出石块,不过微生墨的动作比她还要快。

    棒棒糖哭笑不得,鬼知道她刚说怎么就停了。

    “快,帮忙!”

    停得太突然,高度也超过了承受范围,浮空调整目前是有隐藏的调整范围的。一日就是一天和浮世绘也赶紧跑起来。

    这高度,两人坠下只需要四秒,而他们跑过去最快也需要三秒。

    叮,技能限制使用。

    下落瞬间北溪还在“挣扎”,到底是没法在这种情况下使用。眼看就要坠地,男人身影一闪便到了她将要落下的位置处。

    一个人估计会一起被砸死。

    “砰”

    落地时北溪下意识闭上眼睛,一秒后感觉自己心脏还在跳动,耳边传来狸猫的声音。“幸好赶上了!”

    北溪睁眼,微生墨跟狸猫的脸映入眼眸之中,北溪嘴角忍不住上扬,“接得漂亮。”

    狸猫给她头顶一拳,随后起身。“还好意思笑,那东西真的是被解封的书弄出来的?”

    北溪坐在地面揉着头,“噢,你猜出了啊。这动静好大,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北溪要是这样,肯定不会轻易解封。刚刚那情况太过危险了。

    微生墨:“里面好像有东西。”

    北溪闻言收起嬉闹的表情,她拍拍身上灰尘,站起身看想四周。另一边棒棒糖他们接下了罗生门,四人像是在说着什么,不过很快往他们三人所在处走来。

    “这光柱不会再扩展了吧?”狸猫盯着那光柱,想要看透当中隐藏的玄机。光芒已经弱了下去,可是柱子外流动着像水流一样的液体,银色与淡淡的金色交织,竟是让人看不透。

    明明都是极其浅薄的色彩,不经意看时会以为本身就是透明的。银色的本身也没有多么浓郁,而那时而若隐若现的场景,让他们的好奇心也越发强盛。

    “会长。”棒棒糖他们走到身边。

    四人看起来都安然无恙。

    随后盯着光柱一群人突然不说话了。直到半晌,这光柱依旧什么反应都没有,北溪叹息一声:“看来是不会有什么大动静了。”

    “奎因跟亚莲娜是死了么?”

    “谁知道,不管他们。”

    在亚莲娜与奎因被卷入光柱的一刻,他们手上的魔法锁链就完全消失了。出现这种情况,要么是那两人死了要不然就是魔力断开,或者他们两人跟他们已经不在同一空间。

    “走近点看看。”

    七人准备接近光柱,一步一步走去,停在一米距离处便不再前进。不是他们不想,而是有一股力量,阻止了他们前进的脚步。但是这股力量,并不具有北溪之前所承受的那般强力。

    十分的薄弱。

    似乎只要他们坚定的跨越这道屏障。

    “啊~”北溪看着伸入了这道无形之墙的手,自己一时也惊异于这种情况。

    其他人也是露出惊讶的表情。

    北溪只是想尝试,没想到就伸了进去。她就着这姿势,没入了墙之中,与光柱零距离相对。

    “我也来。”一日就是一天激动不已,伸出手往前面一探,“砰”。

    被无情的弹开。

    “嘶~”一日就是一天捂着手倒吸一口凉气。“这…”疼痛的感觉是瞬间的,不过很快就消失掉了。

    棒棒糖:“这是什么意思?”

    一日就是一天:“我怎么知道?”

    “难不成只能会长进去?或者机械师…”棒棒糖的话才到一半,微生墨已经穿过那无线的阻墙,走到了北溪旁边。

    棒棒糖嘴巴一闭,当她没有说过。

    狸猫伸出手在面前挥了挥,虽然是有一股力量在将他们外往推,但是狸猫却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于是往前迈步,轻易的就走到了北溪另一边。

    看着这情况,一日就是一天心里很不爽。

    再之后棒棒糖跟浮世绘也轻易走了进去,一日就是一天变得更郁闷了。

    “一日你快进来。”

    一日就是一天吞吞口水,刚刚的那灼伤的痛感比平常的灼伤要清晰。一日就是一天没出息的关了触觉,手一伸,嗯,似乎什么都没有。

    他走了进去,然后开了触感。

    “哎哟!”

    棒棒糖被他吓了一跳,“靠,你干嘛?”

    一日就是一天捂着手,挂着两行泪,“真尼玛疼。”

    棒棒糖:??

    “不要一惊一乍的。下次这样我就直接给你一佛山无影脚!”

    这时北溪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你们看见里面有什么?”

    距离一近,光柱之中若隐若现的东西似乎变得清晰起来。但是北溪不太确定,不得不询问其他人的意见。

    “树~”浮世绘这样说。

    棒棒糖:“不是有几个人影?”

    一日就是一天:“我看见是一只会飞的东西。”

    狸猫讶异,“可是我看闪过的东西明明是机械兽。”

    怎么答案会差那么多?

    北溪偏过头,微生墨眼睫毛颤了颤,他低头跟北溪说:“机械师。”

    “机械师不就是人影了。”

    棒棒糖眼睛一亮,“看来你们都看错了嘛。肯定是人影闪过。”

    “哈?”浮世绘并不赞同。“是树影,肯定的!”

    “就是人啊,组长都说人了。”

    “你说的是人影。”

    北溪不由得出声,“别争了,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说的也是。不过能进去?”

    棒棒糖撇嘴,“你试试就知道了。”

    浮世绘:“啥?”

    迎接他的是三人合力一推,男人直接没入光柱,消失在他们眼前。

    “走走走。”一日就是一天兴奋不已,紧接着走进没入光柱。

    棒棒糖跟狸猫紧跟其后。

    这时微生墨一把拉住准备往里走的北溪。北溪回头疑惑看他,“你干什么?”

    “一瞬间我把那机械师看成了你。”

    北溪闻言怔住。

    微生墨改成握着她的手,眼神认真,语气很沉重。“不要放手。”

    北溪没有挣开,反握住他,两人一同没入了光柱。全员进入的一刻,天空出现了巨洞,血月消失,那洞中繁星点点,呈现出了浩瀚的银河之景。那银河的末端,一座城市孤傲矗立着。

    北溪盯着右手的手心一时出了神,温度似乎还残留着。

    她看向自己的右边,那人上一秒还在她身边来着。他让她不要放手…

    北溪蹙眉,“怎么会这样?”

    微生墨不见了,进来的一刻北溪便再也无法感觉到他的气息,还有手心的温度。

    被拉入不同的空间?

    她处在黑夜,立在星空,脚踩之处都是一片繁星。一条星河直直通往前方,遥远而不知归所。北溪只能前进,站在原地没有办法。

    “这是幻象还是真实的?”

    北溪握紧拳头往左边位置一打,拳头打空,这空间似乎很大。

    难道光柱里只有这个?

    她想起了进来时,微生墨说的话。还有其他人…

    “是幻象么?”

    北溪小心翼翼的前进。

    浩瀚星空,除了她以外什么活人都没有。

    北溪找不到出路,只能跟着脚底的星河漫无目的的走。直至走到了尽头,星河淡去,北溪望着前方辽阔之地,突然一晃神。

    耳边响起沧桑低沉的话语:“机械师,说出你寻求之物。”

    北溪意识渐渐模糊,往前踏出一步,猛地坠下。恍惚间,眼前浮现了太多东西。

    这是她的记忆。

    意识消失前,北溪仿若听见自己在说:“我来寻找万物。”

    溪水的流淌声传入耳中。

    北溪迷迷糊糊的醒来,才发现自己在一条溪边。溪水的对面有着一颗奇形怪状的树,树身像极了一个女人,枝桠不多,树叶但是茂密。

    那树不怎么大,但是长在一簇花间,两边堆砌着岩石,宛如人的手一般。

    北溪心想还真的是一颗怪树。

    她起身,看着变化的场景有些莫名。所以进入光柱之后,他们就会陷入各种各样的幻境么?

    到底要如何打破这个幻觉?

    北溪打开队伍频道,却发现这个频道目前是灰色的,也就是无法使用。

    “真是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