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
    “哈?精灵?”

    棒棒糖指着眼前几只暗紫皮肤的怪物,这根本不是记忆中的精灵。堕落的精灵也不会有这么丑,除了那双尖耳,其他的特征都不足以看出这群怪物是精灵。

    “好丑。”

    浮世绘瞪大眼睛,没有丝毫犹豫便直接出两字。

    那些精灵握着武器的手不由得一紧,蓦地一抬头颅,那半掩在发丝下的瞳孔透出凶光,如利箭般锋利。

    “额。”一日就是一天被他们的反应惊了一下,随后兴奋道:“浮世,他们听得懂你话。你再一句,看看有什么反应!”

    这不是重点吧。

    棒棒糖在旁边扶额。

    浮世绘冷哼一声,祭出魔法权杖,“怎么比那只死孔雀还丑。碍眼!”

    语落直接冲了上去。

    “要是孔雀知道浮世拿他跟这些比,估计要气死。”

    “哈哈。”

    笑间,几人也冲了上去。

    叮,你被攻击。

    “傀儡精灵么…”

    北溪躲开一只攻击,随后拳头端闪烁电光下一秒便落在精灵肚子上。

    “砰”

    砸落在墙,血量直降半数。

    “嘁,只是普通怪么。”

    浮世绘灭掉一只,看着增长连1都不足的经验值,颇为不爽。遗迹里自然是打boss最好,经验多还能爆出其他的装备,就算浪费了时间在boss上也是花得值。

    但怪就可能是纯属在浪费时间了。

    一波清理之后。

    他们继续往前,走了几步又遇见了傀儡精灵,因为是挡在前进道路的怪,必须要消灭。北溪他们走这条通道多少浪费了些时间。

    不过也越发的确信这条通路是可以走出的活路。

    直到出了通道口,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通向上方的长长阶梯。这又是通向什么地方?起来,他们是掉进这宫殿的底部了吧?

    走上阶梯。

    “那个啊,我有个问题呢。”

    安静走了一会儿,一日就是一天忍不住开口打破这安静的氛围。

    棒棒糖:“闭嘴,好好走。你要是掉下去我可不会救你。”

    一日就是一天下意识看了看右手边,越往上,距离地面越远,空旷的一片,只有弯弯曲曲的阶梯,阶梯也没有栏杆,这一分神掉下去,百分之九十会死的吧。

    “额…我就好奇那个亚莲娜啊。”

    一日就是一天满腹疑惑,“你们就不觉得奇怪?梅瑞狄斯有个女儿?想想都很怪吧。”

    罗生门在后面发出一声“嗯”,声音拖长。似因为一日就是一天这话陷入思考。

    这自然很奇怪。

    “她爹是哪位?”

    “不,我只是很好奇梅瑞狄斯哪有时间生下那个亚莲娜。”棒棒糖觉得从他们所了解的时间线来看,根本就没法生出这么个女儿。

    当日梅瑞狄斯被弩恩他们追杀,一路逃跑,结果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宫殿?然后留了个女儿?

    根据曼尔夫所,当日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梅瑞狄斯便消失了,而后月亮再也没有降临古尔兹。

    但因为那夜,古尔兹却毁灭了。

    这种结果,其实无论是谁都不会想看见的吧。

    “难道是之前就怀了?”

    “喂,曼尔夫你知道些什么不?”浮世绘回头朝着曼尔夫大声问道。

    北溪回身给他头就是一拳。

    “砰。”

    生生挨了一拳浮世绘捂着头黑线看北溪,“会长?”

    北溪语气平淡,不过眼眸之中的情绪可不像表面这般平静。“语气好点!”

    这可是npc。

    浮世绘本想反驳,下一秒就看见北溪嘴角莫名上扬,“嗯?”鬼畜一般的表情。

    浮世绘放下手回头看曼尔夫,带着僵硬的微笑,道:“曼尔夫,我有一件事想要请教你。”

    “嗯?你。”曼尔夫回以一笑。不过这鹰脸笑起来看起来格外的怪异。

    “那个亚莲娜,你知道些什么么?”

    曼尔夫挂着笑,回答的很直接:“不知道。”

    “诶”

    意料之中的回答,棒棒糖都不想去期待些什么。

    “我们一定要抓住那个亚莲娜才行。”狸猫道。

    “嗯。不过现在最麻烦的是我们不知道她到底在什么地方。没有地图,乱走的话,我们也容易迷了方向,别找人,可能还要在这里浪费太多时间。”

    棒棒糖接着:“任务没有提示,也没有路标了。看来还是需要我们自己去想。”

    正商量着,走在最前端的微生墨突然停下,随后回身对着他们做出了一个动作。

    安静。

    “怎么了?”

    罗生门声问。

    他在后面,有些看不到前面发生的事情,突然都停下,他想会不会是到了出口。不过过了一分钟也没有动静,倒是一个个都突然不开口了。

    罗生门疑惑不已。

    队伍频道::罗生看不见吧,到了路口,不过有道门,外面有声音,所以暂时别话。

    罗生门收到消息后便不再开口。

    微生墨贴于墙面,外面的声音很,这堵墙应该很厚,隔音效果也不弱。其他人不敢发出声响,打扰了微生墨集中就不好了。

    保持这种情况便过了两分钟。

    微生墨看向他们,淡淡道:“人走了。”

    北溪仰头看他,“有几个人?”

    “两个人。”

    棒棒糖挨着狸猫,“他们都了啥?”

    微生墨:“听声音,是之前遇见的那个npc,还有奎因。”

    什么?!

    这下曼尔夫也站不住了,吃惊开口:“奎因?他认识那个女孩?他们是什么关系?有什么预谋?”

    “问题好多。”一日就是一天忍不住吐槽。这曼尔夫不跟他搭话时,就安静得跟空气一样,一旦主动,话又变得很多。这么多问题,还想微生墨一次回答?总得给人思考的时间吧。

    微生墨语气不冷不热,“不清楚。”

    空气突然安静。

    一日就是一天哭笑不得,这位果然是大佬

    北溪看着微生墨也不知该怎么骂。

    微生墨又道:“他打不开那本书。”

    “啊?”几人一愣,随后反应过来微生墨口中的他是谁。奎因吧…

    打不开?

    “曼尔夫不是他知道打开方法么?”

    曼尔夫被一群视线盯着颇为不自在,“奎因有很多事情都瞒着我,所以…”

    他也不出个所以然来。

    “知道打开方法和他能不能打开也是两回事吧。”

    “那个女孩在跟他商量。”微生墨视线落在北溪身上,声音不轻不重。“要找我们。”

    北溪被他看得一愣。

    “哎哟,这个时候又想起我们了。”

    棒棒糖很想给他一拳。“你那阴阳怪气的调调让我好想弄你。”

    一日就是一天露出好怕怕的表情。“哎哟,好怕怕噢。”

    “闭嘴。”棒棒糖告诉自己要理智,现在不是胡闹的时候。

    北溪很快反应过来。“因为那本书原本是么?”所以也许是需要机械师。而北溪与罗生门,两人的服装和武器都极具特色,如果那两人知道一些什么,那么肯定是想来找寻他们的。

    当初梅瑞狄斯究竟用了什么办法打开了那本书,并且能够自由使用?

    这也是北溪最不理解之处。

    “那他们只是想要找会长跟罗生吧?”浮世绘这时智商又上线了。“那本书跟机械师有关,如果这两人是认识的。那么之前奎因消失的时候,是不是就跟那个亚莲娜有关?”

    “两人如果合作了之后。那么也能解释,奎因为什么会知道被封印的位置,还有为什么有那把钥匙。”

    棒棒糖:“嗯,只不过还有很多迷题没有解释清楚。梅瑞狄斯为什么不把书带在身边?”

    “那间屋子会不会有什么她想要保护或者隐藏的东西?”罗生门突然开口。

    众人一愣。

    “我错什么了?”没人接话,相反变得安静起来,罗生门从思索之中回神,迷茫的看向前面的人。

    “不。”狸猫摇摇头,“为什么一开始没有想到?”

    “现在回去应该来不及了吧。”

    “那是发生在过去的古尔兹的事情…”棒棒糖提醒他们,空间上时间上是有着不同的。

    “啧。”浮世绘不满一声。

    “现在怎么办?”

    下一步该做些什么?

    曼尔夫这时突然又开口了。“你们一定要抓住奎因他们。”

    “我们这群人过去奎因看见了也得怕吧。”一日就是一天哈哈一笑。

    微生墨:“他已经知道曼尔夫跟我们在一起行动。”

    估计是亚莲娜的缘故。

    那么目的已经暴露,就算他们想跟奎因谈判,那个家伙也不会愿意吧。

    “他应该知道梅瑞狄斯的位置,不管是死人也好,活着的也罢。奎因不可能轻易暴露梅瑞狄斯的位置。更何况我们人很多,他会更加警惕。”

    “呐,我有个计划。”北溪悠悠开口。

    视线跟微生墨对上,眼中情绪涌动。

    这个门只是个简单的机关,推开就能出去。他们又回到了宫殿之中,现在处于某个走廊,至于奎因他们在何处,北溪并不知道。

    不过等会儿就能清楚了。

    她看向其他人,“就按照计划来行吧?”

    “万一机械兽不管用了怎么办?”棒棒糖其实不太想实施这个计划。万一失去了联系,他们就不知道位置了,而且如果出现危险,就没法去救人。

    北溪:“这个遗迹没有地图所以不能固定坐标,道具没用处。我会多布置一点机械兽,也会设置好它们行动。”

    “真的不会有事?”狸猫也不放心。

    北溪笑笑,“不是还有他么。”

    狸猫挑眉,无奈一笑后便道:“那心行事。”

    “嗯。那就兵分两路了,走了。”

    北溪跟罗生门离开队伍,朝走廊的另一个方向走去。两人身边魔法的光芒渐渐闪烁,而后蝴蝶与金色的甲虫从两人的身边飞出,带着魔法的机械兽聚成了两条不同色彩的银河,两人远去。

    “呼希望这个计划能够行得通。”

    他们任务最后的目标是梅瑞狄斯,就算找到奎因,夺回,最后这个依旧是会呆在遗迹里出不去的。北溪都快忘记此行的目的地了。

    罗生门跟在她身后,“会长,我们去什么地方找他们?”

    北溪打量着走廊左右环境,“不用,他们会来找我们的。只要等着就行”完,北溪扭头瞅他,“罗生,你做什么走我后面?”

    “啊?”罗生门一脸茫然。

    北溪无奈,“你可以走我旁边。”

    为什么要走在后面?

    罗生门停下步子,嘴角的笑容十分柔和。“习惯了吧”

    北溪望向窗边,发了一下呆。几秒后收回视线,继续往前。“你这样,追不上我的噢。”

    把自己摆在永远比她低一等的位置,北溪不喜欢这样。

    罗生门的实力,已经不是她可以随意估计的。

    “会长。”

    他大步追上人,走到北溪身边这么唤了一声。

    北溪笑着:“你是第一个让我从心里佩服的人。”

    这一世…

    上一世的话让北溪佩服的是我是星光。不过现在依旧也佩服,只不过可能要排在罗生门后。

    北溪是第一次见一个人从零在短短时间攀至巅峰的,而且无关天赋,只是靠他的努力和毅力。

    罗生门不太好意思,拨着耳畔的碎发一时不知道怎么回话,脸颊微微泛红。

    多久没有跟北溪单独相处。

    “罗生,你还是不适应别人夸奖么?”北溪对他一笑,并未打趣之意。

    罗生门本就容易害羞,伴随着实力的成长,他多少也在改变。不过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而且有的话对人不对事。

    罗生门笑笑,“师父夸徒弟,自然会觉得开心和不好意思。”

    北溪:“是吗?”

    “嗯。而且你很少开口夸我。”

    北溪认真想了想,有吗?

    “那我以后经常夸你算了。”北溪笑眯眯着,“不过看你害羞还挺有趣的,哈哈。”

    罗生门无奈一笑,“有趣什么的…”

    “不开玩笑了。”北溪一秒收。

    现在还是集中注意力看看四周有没有什么机关陷阱,或者奎因突然从某处出来袭击他们可就不好了。

    “机械兽不要再放了,省得被发现。”

    “嗯。”罗生门停止外放蝴蝶。

    两人继续前进。

    “哎呀,奎因跟那个亚莲娜怎么还不出现。”

    棒棒糖伸出头隔着距离看北溪跟罗生门背影,忍不住嘀咕。

    狸猫把人拉回拐角。

    “别暴露了。”

    指不定奎因两人在什么地方监视着。

    只希望这个计划真的管用吧。·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