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7章
    为何消失?

    消失了又去了何处?

    曼尔夫并不知情,奎因对那事绝口不提,他肯定是有秘密的。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并且突然就知晓了的位置,解开了他们一直被困在此处,并且无法走近某些区域的迷。又清楚的知道这个宫殿位置,包括梅瑞狄斯的身处之地。曼尔夫怀疑过奎因的目的,只不过还是小看了他。

    “曼尔夫还从奎因那里听过什么?”

    但凡能想起一点都是很重要的线索。

    曼尔夫似在认真回想,随后看了北溪一眼便道:“奎因提过,惩戒之书是有可以复活死物的能力,并且只要有了那本书,就可以长生不死,与神齐肩。”

    北溪说:“复活死物应该是成为书中的野兽。至于长生不老…”她说着,唇角一勾。曼尔夫对于这个应该也有所执着,毕竟谁都不想死。他在这里度过了将近一半的人生,自然还想多活写日子去外面看看。“如果能够完全继承那本书的力量自然也会出现那种情况。”

    这话自然是北溪瞎扯的。

    曼尔夫看起来深信不疑,“真是厉害。”他说着,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奎因似乎还提起过,那书是开启通往神迹的钥匙。”

    曼尔夫所说的神迹,指的应该是吧。

    “他还说过什么没?”这点线索似乎不够。

    曼尔夫其实知道的不多,他摇摇头表情有几分内疚。“实在帮不上什么忙,真是抱歉了。”

    “不会。已经知道很多重要的线索了,剩下的就是找到他,阻止他复活梅瑞狄斯,并且夺回了。”棒棒糖斗志满满。

    曼尔夫看起来也格外有着斗志。

    北溪到底对他还是保留了几分警惕,因为遗迹npc很容易叛变,任务在最后也有翻转的可能。他们玩家在遗迹里完成一节任务时都会获得经验,至于装备,道具等,一般是通过宝箱,boss身上获取。

    现在他们身处之地是个封闭的走廊,走了有四分钟之久。很长的一条走廊,并且也不是一条直路畅通下来,期间转了两道弯,北溪他们走了最后一分钟,停在了一堵墙前。

    “咦??”

    没有路了。

    一日就是一天伸出拳头打在墙上,“咚咚”。

    有回音。

    “机关应该在附近。”浮世绘摸着一边的墙,开始寻找。

    不过他们这里可是有一位机关行家。

    微生墨扫视了四周,走到右侧,食指触及墙面,向里滑动。直到几秒后,微生墨动作一顿,指头微微用力墙面上凹下去一块不大区域。

    挡在他们身前的那堵墙发出了响声,随后光线从墙的缝隙之中泄露出来,墙面开始了上移。

    打开了。

    “这么快就发现了?”

    一日就是一天哈哈笑道:“组长出手当然快了。”

    微生墨在这方面可是个行家。

    而且一看这种机关就是普通的机械机关,只要不具有魔法阵,都是可以轻易破解的。

    随着墙不断上升,刺目的光线迎头打来。这是他们进入这个偌大的宫殿后,第一出现强光。

    待墙完全从眼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卧室。这强光是来自卧室的吊灯,吊灯上发光的物体…

    棒棒糖有几分不确定。

    “那是…精灵么?”

    它们坐在灯头上,翅翼如流光般闪烁,小小的身躯,青色的头发也随着翅翼化为火焰流动。数量不少,足足有十来只。

    适应这强光之后,北溪他们关掉了魔法灯。

    “。”曼尔夫主动开口了。“这种精灵自身会发光,他们没有什么力量,血脉并不纯正。”所以只是普通的低端精灵。

    不过以精灵作为灯火,这卧室的主人也是极为奢侈的。低端精灵的寿命并不长。

    “它们一旦燃烧自己发光,寿命就会减少三年。所以它们一生,并不长久。”

    “可是这房间没有其他人了,它们为什么还亮着?”

    曼尔夫叹息一声:“大概有人为它们点燃了生命之光,却忘记将它们的火焰熄灭了吧。”

    精灵一旦契约,只会听从主人的命令。这种精灵又不会说话,也没有自主行动力,除了跟它们契约的人能够与它们交流,其他人也不可能将它们这个状态停止。

    迟早会死,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这种精灵一旦燃烧就会减少寿命,那它们这样持续燃烧也不会活多久吧?顶多一百多年。”棒棒糖若有所思。

    古尔兹两百前就毁灭了,那时候什么人都没有,曼尔夫这群人也还不知道这个宫殿的位置。那么问题来了,一百年前,甚至更近,是谁又点燃了这群的精灵的生命之火?

    在这宫殿里住着的某个人?!

    棒棒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可是细细一想,似乎这样也能说通。古尔兹毁灭之后,曼尔夫这些人都活下来,肯定也有人是活在这个宫殿里。

    浮世绘走到窗边,窗户是敞开的,而窗台上正摆放着一束盛开的蓝色妖姬。浮世绘盯着花看了半会儿,随后露出吃惊的表情看向北溪他们,指着花像是发现惊天秘密一般。

    “这花是真的。不是假的!上面还有水珠,花瓶里的水也是清澈的。”他直接把花扯了出来,一阵翻开。

    众人:……

    那不是废话么,用眼睛就能看出来的事情。

    “这个房间,应该住着人。”北溪环视整个房间。干净又整洁,床单也是新的,并且没有灰尘。

    她不由得看向曼尔夫。

    鹰脸透着震惊。“不…不可能。”虽然在否定,却是没有任何底气。他说过自己是第一次踏足这个地方,这个表情自然是对的。肯定震惊,在他们所未踏足的区域,竟然居住着人,而这个地方,还是梅瑞狄斯的行宫。

    “在我们还没有来之前。”北溪拿起魔法烛台,这东西散发着魔法的能量,并且看底座的魔法阵,是才雕刻上去的。北溪将之放下,对上曼尔夫的视线。“一定有人呆在这里。”

    狸猫看着半掩的衣柜,接着北溪的话继续道:“并且是仓皇出逃。”

    一定是发觉了密道里有人,所以在他们来之前,跑掉了。

    棒棒糖走到衣柜前将半掩的门完全打开,表情微愣。

    微生墨从腰包掏出一枚飞镖,没有任何预兆直接扔向了那大开的房间门。

    没入漆黑通道,却有飞镖落地的声音。

    众人纷纷看去。一日就是一天大喝一声:“谁在那里?!”作势就要冲出去,棒棒糖却是早就预料一般拉着了他。一日就是一天回头想骂人,这时身边一阵风刮过,发丝微撩,一日就是一天愣了愣就听棒棒糖说:“你就不要在这方面瞎添乱了。”

    一日就是一天冷静下来,摸摸头。

    他们之中缺了微生墨。要说速度抓人,微生墨才是最厉害的。

    北溪看了门外一眼,又看向房间别处继续搜查。其他人也没有动作。

    曼尔夫见况不禁出声。“不去追没有关系么?”

    话落,却听一声惊呼,随后黑色的物体自房门外砸进,落在地面。曼尔夫默默闭上了嘴。

    黑衣的人类出现在视线之中,他都忘记了。当时自己就是被这个人类从隐藏的位置拉扯了出来。很厉害的一个人类。

    那黑袍人滚落在地没有多久就立马弹跳起来,看着北溪他们,黑袍掩盖下,他们依旧能够感受这人的恶意。

    奎因?

    应该不是。

    北溪放下手上的书籍走到那人影跟前。他像是被吓了一跳,退后了几步,可是却被坚硬物所挡。回头一看,是一个身材高大的人类男性。

    “哈,想往哪儿跑?”

    黑袍人连忙退开,发现左右的退路都被其他人占领。无路可逃了,他发出一道低喝声,那掩藏在黑袍下的手伸了出来,指甲锋利无比,对着身前的微生墨就攻击了过去。

    想要突围。

    微生墨一闪,再现已然到了他的身后,匕首自袖中滑出,炫酷的特效才起,那黑袍人便晃了晃身体,微生墨虚影残留,又到跟前,匕首自眼前划过。

    那人却是躲开了,黑袍扬起了飘逸的弧度,随后逼上前利爪对着微生墨攻击而去。

    叮,你受到攻击。

    战斗开响。

    北溪他们围了上去,早就准备好的技能也纷纷落下。

    神秘人,连攻击技能都是未知,除却血量,其他信息都不明确。不过对于身经百战的传说组来说,就算是未知,也能打。

    这家伙攻击有些单一呢。

    北溪想着,战斗中一半的注意力也依旧在曼尔夫身上。

    得注意这个npc才行。

    “唔。”

    被击倒在地的黑袍人发出一声闷哼,血量已空。

    其他人停下攻击,看着他。

    “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战斗模式已消,现在可以进入对话模式了。

    黑袍人捂着手臂,垂着头,帽檐严实的遮住了他的长相。“这是我该问你们的!”

    开口却是娇喝。

    一日就是一天眼睛瞪得老大,“女的啊,喂。”

    棒棒糖翻个白眼,其实她早就知道,那衣柜里面全是女装。

    “你逃不掉的,还是把斗篷脱了吧。”棒棒糖走到她面前蹲下,友善的说道。

    那人没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棒棒糖再次开口:“我们没有恶意。”

    “呵~”一声冷笑。

    那人抬手将斗篷帽檐拉开,露出一张美艳的面庞,黑色的长发如瀑布般散开,眼瞳是苍穹之色。

    “哇哦~”一日就是一天惊奇,“美人啊。”

    浮世绘看着眼前的人儿,心想这长相在什么地方见过。

    棒棒糖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静静的盯着棒棒糖等人,直到浮世绘等的有几分不耐后,红唇一启,道:“亚莲娜,恩路塞娅。”

    北溪他们从未听过这个名字。

    倒是曼尔夫身躯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恩路塞娅?”他身躯开始发抖,双手成拳紧握了又松开。反反复复…人已经处于了呆滞状态。

    一日就是一天凑近狸猫,低声问:“他怎么了?”

    狸猫摇摇头,恩路塞娅是姓氏吧,亚莲娜才是名字。曼尔夫对这个姓氏反应很大啊…

    看着那趋近于害怕的表情,北溪摸着下巴,盯着面无表情的漂亮少女。难道说这个人是…

    曼尔夫指着她,质问的语气带着几分恐惧。“你跟梅瑞狄斯是什么关系?!”

    她微微蹙眉。“你又是谁?怎么能直呼我母亲的名字?”

    场面一度安静。

    一日就是一天抓着浮世绘的肩,“哎哟我去。”

    棒棒糖起身退开,跟她拉开距离。这人是梅瑞狄斯的女儿?信息量好大,梅瑞狄斯有女儿?

    等等…

    “你父亲是谁?”

    狸猫问。

    亚莲娜看着眼前的几个人类,不屑一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棒棒糖挑眉,“你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吧?”

    亚莲娜抿嘴说道:“激将法对我没有用。我知道你们来这里是想干什么!休要离开这里一步。”

    啥?

    她一巴掌往地面一拍。

    “咔咔咔”

    奇怪的声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几人立即警惕,难道又要战斗?

    想法才过,脚下所踩的地面似乎变得有些软…

    下一秒“砰砰”,全数碎裂。

    “哎哟我去!”

    北溪瞳孔一缩,便要召唤飞鹰,奈何那亚莲娜抬手对着她一道攻击,北溪只能做出防御姿势,待想召唤机械兽时却被提醒状态下无法召唤。

    掉落状态。

    “啊啊啊啊~”

    惨声震天。

    “砰砰砰”数道重物相继落地。

    “妈的,重死了。”一日就是一天晕乎乎地睁开眼,早已感觉自己身上压了千斤重的石块一般,他一睁眼,全是人头,眼睛一翻顿时想死的心都有。

    “你们想要谋害朕到什么时候?”

    “一日多亏了你。”

    起身后,棒棒糖笑眯眯的这么对他说。

    一日就是一天没好气道:“一边去。”

    现在没心情跟她胡闹。

    此时在他们的四周,无数的黑影正在一点点逼近。

    危险已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