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6章
    北溪琢磨着如何开口。

    刚刚曼尔夫那声嘀咕实在太让人在意。这人心里到底打了什么算盘也不是他们这些玩家能够猜测的,任务大概已经有一个比较清晰的路线。

    最后无论怎样应该都是跟梅瑞狄斯有着关系。至于他所说的奎因想要复活梅瑞狄斯到底是否是真的,只有他们把所有神秘的面纱揭开之后,这次的任务才能圆满结束。

    曼尔夫并没有因北溪的靠近而主动开口,或者投来目光。跟npc搭话也是门技术。

    “曼尔夫,你在这里呆了多久?”

    北溪不准备单枪直入的询问问题。npc好感度是个迷,而且一般直接开口问出想问的事情,可能npc不会回答,或者以其他答案结束对话。

    曼尔夫看向北溪笑得十分友善。“大概,两百年?三百年?我也不怎么记得了。”

    答案很模糊。

    也许真的是曼尔夫本身已经忘记自己活了多久,但答案不管真假,对于北溪他们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

    只是为了让曼尔夫放松警惕。

    北溪笑容渐收。“那在这里一定煎熬的活着吧。梅瑞狄斯还真是害人不浅啊~”

    这话似乎激起了曼尔夫的回忆。他拳头握紧,表情捉摸不透。“祸蛇就是一切灾难的源头,是我们太过愚蠢。诶~如果能早日识破,也不会陷入如此的境地。”

    北溪:“是她骗术太过高明,也极会隐藏,并不是你们的错。若是她没有手段,那本书也不会让她得到手。那可是一个神物啊。”北溪的表情看起来像是知道一些什么。

    其他人静静听着,没有插话也没有发出什么声音。现在还不需要。

    他们知道北溪是想套话,跟npc打交道,需要注意的永远是npc多变的好感度。这种移动性的npc,好感度是无法固定的,会随着自身的遭遇和玩家的行为上下浮动。

    只有固定在某个位置的npc的好感度才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曼尔夫发出略带惊讶的声音:“噢?”

    北溪又道:“其实我听说过。”顿了一下,北溪看起来无害的继续对他说:“也略有耳闻。那本书,太过强大。说实在,从这里得知这个消息时我很震惊,不过好像梅瑞狄斯并没有完全启用它的力量…”北溪欲言又止。

    北溪抓住了曼尔夫有可能会对感兴趣这点,她的目的,就是让曼尔夫主动跟她说话。这样,就可以顺势往她想知道的点上带。

    曼尔夫的确被勾起了兴趣。

    “你听过与,噢,也就是?”

    棒棒糖听着这话,在心里吐槽:不就是从你那里听说的嘛。

    北溪就算不知道这个话题也可以完全利用下去。要说为什么,因为曼尔夫对于和这个地方知道的并不多,北溪完全可以胡编乱造,只要说的不像假的,能让曼尔夫信以为真就行。

    以北溪能力,胡诌出另一个也不是不可能。

    北溪笑笑:“有幸从人类先知处获得过情报。而且我自身与那有几分渊源,如果是我所知的那,我也有义务跟责任将之收回。”

    曼尔夫这次讶异的神色十分明显。“渊源?从何说起?”

    北溪摆弄着腰间的武器,“你可还记得那弩恩的模样?它有着钢铁之躯,眼睛为金色,身上有着神之魔纹?”

    曼尔夫无比震惊,“你从何得知?”

    罗生门在前面走着不由得摸了摸鼻子,高级的机械狼差不多是这模样。眼睛很好区分,但也有差别。如果是古代机械兽,那么金色的概率比较大。

    “那其实是一只召唤兽。被人所驱使,它应该有着契约者。”

    “噢?弩恩大人的契约者就是那所神迹里面的神明么?”

    北溪没想到在曼尔夫看来是神迹,他对弩恩抱有很大敬意。北溪能够猜测这份敬意是从何而来。

    力量。

    能够成为遣使的机械兽的力量自然是超越高级的存在。就算是虎牙,也不可能脱离北溪,自主行动。

    古代的机械科技在后来的发展里添入两魔法力量,因此机械兽更加的强大。那旁无坚不摧的躯体,对于从未见识过机械的古尔兹一族来说,也许就是同比神的存在了。

    关于有很多说法,其中比较可信的是,莉莉塔构建的机械之乡,至于到底是不是,北溪也没法给出答案。

    “应该是的。召唤兽只会听从契约者的话,就好比…”

    北溪伸出手,魔法阵在脚下铺开,而后一只银狼缓缓走出,钢铁身躯闪烁电光,尽管是由金属打造,但是依旧有着柔和的曲线,矫健的身姿十分迷人。

    北溪手掌一握银狼回到空间。她看向呆若木鸡的曼尔夫,说道:“这是赋予的力量。”

    狸猫望天:瞎扯淡。

    曼尔夫缓缓回神,嘴唇动了又动,看起来还没有组织好语言。北溪又紧接着道:“我们的祖先因为获得了无与伦比的力量,后来那本书消失,也成为我们这一族力量逐渐减弱的原因。”

    曼尔夫好不容易找回声音。“你,你那召唤兽,弩恩…大人与你真的有着关系?”

    提起弩恩时,曼尔夫说出大人还有些犹豫。也许是因为突然变成召唤兽的缘故,他自己称呼一只兽为大人似乎颇为别扭,可是想起那强大的力量,又不自觉加上了敬称。

    力量是一切。

    北溪摇摇头,“弩恩不是属于我的机械兽,但它的所属者,与我们都有关系。可以说是开辟一族的始祖。给予我们无穷无尽的召唤兽,我们能够召唤出不同的机械兽,不管他们多强大,只要凭靠着,就能让它们臣服,为我们所用。只是现在书遗失,我们只能凭着现在的能力,去契约战斗力差不多的召唤兽了。”

    北溪手掌心闪烁光芒,魔法阵之中,一道又一道的身影闪过,那是她的机械兽。

    曼尔夫眼睛闪烁了几下。

    只因为北溪话中的“不管多强大,都能凭借让他们臣服。”

    北溪时刻都在观察他的表情,见他眼中异样情绪闪过,嘴角微勾。果然是对那本书感兴趣的。

    他其实只是从父母留下的东西知道弩恩,知道艾尔齐亚,知道机械圣典就是惩戒之书。弩恩的出现,是颠覆整个种族的事情,而且还能与梅瑞狄斯一战,想必对于弩恩的力量,曼尔夫心中已经将它推崇到一个力量顶端。

    只不过曼尔夫也有疑问。“可是现在没有那本书,你们是如何召唤这些兽的?”

    罗生门这时开口。“血脉继承,亦如你们一样。我们祖祖辈辈都接受过圣典的沐浴,血脉之中融入了圣典之力。所以到了我们这一代,已经不需要圣典也能召唤出不弱的召唤兽。不过还是需要圣典~毕竟我们也想操控强大的生物呢~龙之类的。”

    一日就是一天心想罗生门也是会说话。

    “龙?”曼尔夫声音带着几分颤抖,他咽咽口水,看罗生门。“你说操控龙?”

    龙,这个强大的种族,自远古以来就存在这个世界,并且是处于生物链的顶端。任何种子都知晓龙,并且畏惧它们的存在。

    “只要被收在之中,任何生物都可以被我们一族操控。这是从祖先那里不断传下来的话,但这本书消失太久,我族本来也不抱什么希望,没想到…”北溪叹息一声。“也许冥冥之中就有了注定。本来这事是族内的机密,但此时牵涉到你们古尔兹,我想这件事还是需要与你说一说,希望你能帮助我们夺回族中秘宝。”

    曼尔夫一时脑路转不过来。

    北溪这话也解释了之前为什么他们不一看见他就说出来的缘故,毕竟是机密,不好与外人说。

    “我们现在线索太少,也并不了解古尔兹的具体。所以还需要依靠曼尔夫你的力量,希望你能信任我们,并且帮助我们。”此时狸猫他们也渐渐开口。

    这情况一时翻转,本来是他们不信任曼尔夫,而此刻竟是要让曼尔夫信任他们。

    他们这样,只是为了营造已经完全信任曼尔夫的假象。这样,曼尔夫才能慢慢显露出他的目的。

    当然,如果没有是最好。

    如果真有其他目的,早点让他们发觉自然也不坏。

    曼尔夫表情郑重而严肃。“你们放心,那本书原本就不属于梅瑞狄斯,我一定会帮助你们。”

    北溪挑眉。

    “曼尔夫知道这个宫殿是什么时候建立起来的么?”

    曼尔夫唔了一声,“其实很多事情都是从父母留下的书中得知的。我的父母在古尔兹之中,地位也不低,是仅此于神官一脉的。”

    “神官,是三头鸟对吧?”棒棒糖问。

    曼尔夫点点头,“没错。”

    “不知道三头鸟与梅瑞狄斯的关系如何?”狸猫开始旁敲侧击。

    曼尔夫摇摇头,“这些我也不是很清楚。”

    曼尔夫所知的都是从其他地方获得的信息,至于是不是真的其实他自己也不清楚。如果他是存在那个时代的人,也许会知道更多。当然,也有可能是在对他们有所保留。

    他们还没有主动询问,曼尔夫却主动开口了。“但是,在我所知道的记载书里,艾霍奇大人似乎向梅瑞…那只祸蛇求过婚。”

    “求婚?”

    想想梅瑞狄斯的样貌,他们也便不觉得惊讶。祸蛇的确美艳绝伦,那相貌,连精灵一族都自叹不如。

    那是她的武器。

    “精灵族都没有人发现梅瑞狄斯的真面目么?”

    精灵族有感知邪恶力量的能力,大自然赋予着他们强大的自然之力,他们也可以感知元素之中的光明。所以对于邪恶的存在,都是可以感应到的。

    曼尔夫冷哼一声,“精灵族不行。至少流落到古尔兹的精灵族,血脉其实是不纯正的。精灵族一般是不会让自己的族人流落到其他地方,为了血脉纯正也好,他们也会扼杀掉在外的精灵。古尔兹的精灵,其实少有血脉纯正的,就算力量强大,但他们本身也已经不是正义的一方。”

    早就堕落的血脉。

    所以才会成为拥护梅瑞狄斯的最大的一个力量团体,与他们作对。

    “本来,因为梅瑞狄斯,精灵族与我等就处于争斗的状态。”

    北溪:“为什么?”

    “红颜祸水。”曼尔夫抿唇。“艾霍奇大人提亲之后,精灵族也插进了一脚。他们的首领阿瑟,是很强大的精灵。两个势力争斗了很久。我在父母留下的卷宗里所看见的古尔兹,其实并不和平。”

    “那最后梅瑞狄斯选择了谁?”棒棒糖突然好奇。“是选择了精灵?”

    曼尔夫接下来的沉默好像就是在默认这一点。

    “婚礼还没有举行,弩恩大人便来到了古尔兹了。”

    于是,所有的妒忌与被欺骗之后的愤怒成为了艾霍奇爆发内战的动力。设法骗走了阿瑟,对梅瑞狄斯下了杀手。

    但是…

    北溪与微生墨想起了之前所见的幻象。

    阿瑟赶回来了。

    与之大战,那么弩恩在这整个故事里到底充当了什么角色。

    “我知道的只有那么多了。这个宫殿,是艾霍奇为梅瑞狄斯所建的行宫,不过却变成了埋葬她的坟墓。呵呵,真是可笑。”

    曼尔夫脸上堆满了嘲讽。

    棒棒糖看向北溪,两人视线一对,而后会意,棒棒糖便说道:“我之前一直拿着,可是一直没有办法打开。奎因知道打开那书的方法么?”

    曼尔夫微微挑眉。

    “不出意料应该是知道的。”

    “咦?怎么说?”一日就是一天露出不理解。“他如果知道,你也应该知道吧。毕竟你们都生活在这片岛屿,还曾经合作过,虽然现在他背叛了你…”

    曼尔夫冷哼一声。

    “我连这个宫殿的所在都是后来才知道。”

    他犹豫了片刻。

    随后沉声说:“奎因曾经消失了一个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