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2章
    曼尔夫口中所说的成为书中之兽的方法,在罗生门看来,就像是机械师跟机械兽缔结契约一样。他听过,只不过一直以为目前这本还不是他们能够触及的等级,那本书可以说是机械师追寻的一个极限了。

    罗生门对机械圣典知道的不多,但知道这本书是可以容纳机械兽,并且可以召唤出十分厉害的机械兽的一本超越武器存在的神器。只不过对于这个东西的描述太少,他们知道的不多,也不知道这本书是否就代表了他们机械师以后所要走的模式。目前,一切都是迷。

    至于。

    这个地方,罗生门总觉得极为熟悉,只是他实在想不起来,他也忘记是在何处听过这本书的名字。不知会长可知?

    罗生门看向鹰王曼尔夫,“那只狼最后怎么了?”从艾尔齐亚而来的银狼,为他们带来了真相。只是对于那只的狼描述实在太少,最后那狼为什么没有把这本书带走,是死了么?

    罗生门很想确定一下这个线索。

    如果还有机会,也会他们还能问出关于机械圣典以及那个地方的事情。

    曼尔夫摇摇头,“我不知道。那银狼便是我方才提起的弩恩大人。他来自神秘的艾尔齐亚,有着极其强大的力量。”

    “他有说过,艾尔齐亚是什么样的地方么?”罗生门并不失望。

    总觉得这个艾尔齐亚不简单,毕竟能够将奉为至宝的地方,必定是与机械师有着关联的吧。

    曼尔夫垂下头颅,也许在回忆,也许在思考。没有几秒,他便给出了答案。“不曾。”

    他们问过,只不过弩恩从未正面回答。“他只过说,那是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地方。”之后,古尔兹部落的人不再细问。

    他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杀死梅瑞狄斯的身上。

    “现在,你们必须阻止奎因。”曼尔夫的声音又放低了,“我与他合作,本来只为了逃离这个地方。可是他却告诉我,要复活梅瑞狄斯。他将我打晕,进了禁区。随后你们跟着他来到这里…我不能让你们那样的离开,必须要有人阻止他。”

    “所以你向我们提起了禁区?”

    曼尔夫点点头,“梅瑞狄斯死后,似乎被安放在了这里。我只是听奎因这么说,至于真相如何我也不知,那夜发生太多事情,我醒来之后这里一切都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奎因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知,惩戒之书封印的地方,以及得到了那把梅瑞狄斯的空间钥匙。”

    “只不过我们都不能靠近被封印的地方,所以一直在等……”

    等待着不属于这个地方的其他种族来到这里,让他们获得自由。

    只是不知何时起,奎因的目的似乎变了质。

    “不能让那祸蛇复活。”曼尔夫抬头看向狸猫他们,“一旦那女人复活,这个地方又将出现月亮,若是出现血月,那么就再也出不去。包括你们,都会成为梅瑞狄斯复活的祭品。你们必须帮助我!”

    梅瑞狄斯复活,他们就得死。

    叮,是否接受的任务?

    该任务具有一定的危险,一旦失败,则会受到惩罚,请谨慎选择。

    一般来说系统这样提示了,就意味着这任务难度很大,也许是最后boss等级比他们高出很多,不好打。也有可能是任务变幻无常,让玩家很难成功。

    而且这个任务,并不是针对棒棒糖一人,是他们全队伍。上升到队伍级别,可能就真的极有难度了。

    棒棒糖他们没有理由不接取。

    已经没有退路了。

    “需要会长接取…”

    虽说决定要接取,可这种队伍的任务是需要队长在场的,否则没法接下。

    “北北跟一日还没有回来。”狸猫扶额。“等等,接取有时间限制么?”

    棒棒糖摇头。

    有的任务是必须在限定时间内接受的。超过时间任务自动消失,玩家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不过这种情况下,曼尔夫也不得不看他们行事。

    狸猫给北溪发了个消息。

    至于能不能看见,这还是要看对方,这个时候若是打个视频电话过去,估计是极为不明智的做法。

    北溪追着一日就是一天而去,已经过了四分钟。罗生门看时间不多,拳头伸出而后缓缓地摊开,一只金色的甲虫张开背后翅翼,晃晃悠悠地飞了起来。

    北溪说过,他们在这里等她五分钟,若是五分钟他们还没有回来,就跟着金色甲虫寻找他们。

    北溪的侦查兽因为不具有攻击力,和其他能力,所以没有范围的限制。

    只不过与主人超出百米距离,机械兽的各项能力就会被削弱。现在这只金色甲虫,只存有追踪北溪的能力。

    已经过去四分钟了。

    众人视线聚集在他跟前的甲虫上,静静地等着时间过去。

    五分钟已到。

    罗生门对着甲虫轻轻一点,轻声道:“带我们去找会长。”

    甲虫似有所应,那翅翼猛地加快煽动的频率,整个走廊回响着翅膀“唰唰”的声音,甲虫在半空转了几圈,便朝着那隐蔽的走廊出口飞去,极快没入黑暗。

    “跟上。”

    微生墨这时才终于说出了一句话,待落下后人已经消失不见。

    其他人陆陆续续跟上。

    浮世绘看向曼尔夫,“我们的领队不在,现在要去寻找他们。你跟我们一起吧…”

    曼尔夫虽颇为不满,不过看眼前男人眼眸之中隐隐透着威胁之意,不由得咽咽口水。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群外来者实力很强。

    “你速度应该不慢吧?”浮世绘笑眯眯地看着起身的曼尔夫。

    曼尔夫胸膛一挺,“作为一只鹰族,速度自然是最快的。”

    浮世绘摸着下巴露着不怀好意的笑容,初见时,鹰王曼尔夫有两个形态,第一次是巨鹰,之后才是半鹰半人。

    “那就麻烦你了。”

    曼尔夫被眼前这个男人的笑容,笑得背脊发凉。

    不好的预感……

    跟着甲虫一路狂奔,也不知过了几个拐角,这个宫殿很大,走廊也不少。那些房间都是空出来无人居住的,根本用不着去搜查一番。

    才上了楼梯。

    狸猫回身看了棒棒糖一眼,“浮世呢?还有那个npc?”

    “应该在后面呀?”停在楼梯上,棒棒糖回头一看身后空无一人。“额?人呢?”

    这也是狸猫想问的。

    正当疑惑之时,昏暗走廊似有一道身影闪过,翅膀震响声极大,棒棒糖与狸猫纷纷定神看去。迎面却是一道狂风扑来,两人被迫抬手遮掩,裙摆随风摇曳。

    “哪儿来的风?”棒棒糖大呼。

    狸猫哪知这风从何而来。待狂风平息,她们犹感头顶有什么掠过,之后浮世绘张狂的笑声从上方传来。

    “哈哈哈,还有谁?!”

    两人一脸愕然的瞅着一只黑鹰飞过,而鹰的背上坐着浮世绘。

    “这地图不是禁止使用坐骑么?”狸猫疑惑不解。

    棒棒糖说:“浮世的坐骑可不是一只丑得要死的大老鹰。”

    那他坐着的是什么?

    寂静几秒。

    两人对上视线,“曼尔夫?!”

    察觉这一点,两人迅速跟了上去。

    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

    罗生门也被吓了一跳,头顶突然刮起一阵风,眼前黑影瞬间闪过,再看去时,浮世绘坐在一只黑鹰的背上,正朝着他笑眯眯的招手,飞向前方。

    掠过微生墨头顶。

    浮世绘让曼尔夫放慢速度,几乎是停在他们前方,抱着双臂看着他们说:“你们真是太慢了。”

    狸猫黑线望着他,“你真是胆子大。”对方可是npc~

    浮世绘笑了笑,说:“嘿嘿,反正他有求于我们。”

    曼尔夫冷哼一声却不反驳。

    棒棒糖嚷嚷着:“我也要坐!”

    浮世绘:“全部上来算了。”

    这下曼尔夫不干了,连忙说道:“老夫岁数不小了,身子骨可载不了你们那么多人。”

    浮世绘摊手,无奈看他们。

    这他也没有办法。

    罗生门懒得开口,跟着微生墨继续追着甲虫跑。因为剩下的时间不多,甲虫会一直不停的飞,可不会停下来等着他们。

    狸猫也赶紧跟上,就剩下棒棒糖跟浮世绘大眼瞪小眼。

    过了几秒,浮世绘摸摸鼻子。“他就只能载一个人。”

    棒棒糖给他一大白眼,“不稀罕,自己作吧你。”说完赶紧追了上去。

    浮世绘拍拍曼尔夫的背,“小黑,我们走~”

    小黑?

    曼尔夫告诉自己,有求于这帮人,不能得罪不能得罪。他还想获得自由,离开这里呢~

    载着浮世绘又一次超过众人。

    曼尔夫的原型体积其实很大。

    不过因为在宫殿里飞行,体积缩小了许多,所以在较为狭窄的走廊里也能飞得很快。

    也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微生墨头顶上飞过去。浮世绘总会飞出一段距离,随后呆在某一处笑呵呵的等着他们。

    飞得比甲虫还快。

    直到第六次,微生墨停下跑动,抽出了飞镖,语气冷到极致。

    “下来。”

    浮世绘一个激灵。“组长,你要干啥?”

    微生墨讨厌头顶上一直有东西飞过。

    “要么下来,要么滚到后面去。不要挡视线。”

    被嫌弃了。

    这要是其他人说的话,浮世绘还会跟人拌嘴,微生墨的话,浮世绘也不敢公然作对。

    闷着声说:“我这就到后面去,组长您请~”

    棒棒糖堆他做个鬼脸,“活该!”

    浮世绘挑眉,“那我一直飞你头上。”

    棒棒糖仰着头瞪他,“欺负女的,你是不是男人?”

    浮世绘咳嗽道:“你不算吧。”

    棒棒糖咬牙切齿道:“你说什么?”

    他摸摸鼻子,“咱们传说组没有女的吧。”

    狸猫回头,“浮世,你是不是想死在这里?”

    浮世绘也不笨,此时还是不要再说其他惹怒两人为好。要不然就是引火烧身,他可不想跟一日就是一天一样。

    “阿阿~阿嚏。”一日就是一天莫名打了个喷嚏。揉着鼻子心想:那个混蛋在骂我?

    “一日。”前方传来北溪的声音。

    “诶~”一日就是一天欢快得跑到北溪身边。两人站在落地窗前,北溪指着那昏暗灯光之中奔跑的人影,“是那人么?”

    一日就是一天眯眼瞧着背影,“会长大人,恕我直言。从背影上看,又披着斗篷,谁都是一样的吧。”

    “噢。”北溪反应淡淡。

    一日就是一天悄悄瞟她一眼,北溪侧脸看去,就没有平常那样的冷冽。“我说会长,咱们不去追?”

    北溪:“追不了。没看见他是从这玻璃直接跳出去的?”

    一日就是一天握着腰间的剑,摸上玻璃窗。他们一路追着这人影过来,就在距离好不容易拉近后,那神秘人直接往落地窗一扑,然而就逃出去了。

    就从这个二楼的落地窗扑到阳台,随后纵身一跃,渐渐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外面漆黑一片,不知通向何处。

    “砰。”

    北溪淡定的看着一日就是一天的拳头落在玻璃上。

    “你干什么?”

    一日就是一天颇为尴尬,“那啥,想打碎玻璃,然后咱们就可以追上去了。”

    北溪:“那你继续。”说完走到栏杆处,北溪直接坐下,看着他不说话。

    一日就是一天看了看拳头,又看北溪。“会长,认真的?”

    北溪打了个哈欠,没什么表情。“你觉得我像是开玩笑?”

    “那我就继续打了哈。”迟疑的伸出拳头。

    没有造成任何声音,估计是一日就是一天还在犹豫,所以根本没有使上力气。

    他打出一拳后,还回头看了北溪一眼。

    北溪只道:“继续。”

    “噢…”男人又伸出拳头。

    这次使了些力,于是有了声音。不过玻璃窗纹丝不动,根本没有任何破碎的征兆。

    “继续。”

    北溪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一日就是一天只能继续伸拳,一次,两次…

    北溪无声叹息。

    靠着栏杆有些疲惫,头微微右偏,余光落在漆黑一片的下方区域。

    视线一扫,唔…原来如此。

    “砰!”

    一声巨大碰撞,北溪不由得收回视线看向一日就是一天。

    “打不碎啊会长,咱们还是找其他办法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