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9章
    狸猫的观察力的确厉害。

    当然这跟她是弓箭手可能有些联系,但作为敏锐的盗贼跟狙击手,罗生门与微生墨都未发现那前后抱书的人的不同,便可见狸猫有多观察入微。

    这洞察力,若是放在pk上,狸猫还真是个可怕的对手。

    “也就是,一开始从我们身上夺走的人已经死了。看那手,应该是个女的吧。”最初抱着的那双手,纤细白嫩,并且十分,不像是男人的手。

    “咱们还是不要先入为主。”棒棒糖把戒指放进包裹,这戒指应该还有用,系统提示让她带着。

    “这毕竟是游戏呢。”棒棒糖又:“脱离常识的东西很多的。”

    并不能光从一双手去判断对方的身份。录像里给的线索不算多,不过知道那神秘人是离开了这里。系统给了她下一步的指示。

    叮,请继续追击神秘人,夺回。

    箭头又开始浮现。

    “是从这道门进去吧。”浮世绘祭出权杖,早已等得不耐了。

    一行人跟着箭头逐渐没入出口旁的另一道门之中。走了大约十米左右,视线从狭窄变得宽广,他们来到了一个大殿。大殿之中除了几根金色的柱子外,什么都没有。大殿的天花板上,银色的线勾勒着神秘古老的图案,繁星点缀在魔法阵之上,北溪双手拿着魔法灯,将灯光调成投射的功能,一束光直直打在大殿的天花板处,银色的线开始流动起来,那些死板的图案,繁星,魔法阵,在这一刻获得了生命。

    “这些图案是什么?”

    北溪摇摇头,那些没有照到光束的地方,图案和魔法阵并没有改变。还是一如既往的模样,北溪摆弄着魔法灯,:“你们再打两个灯,周围不要松懈。”

    “我来吧。”狸猫把魔法灯边缘的开关调动,光芒由扩散性逐渐变为聚集的光束,狸猫双手捧着魔法灯,对着天花板上还没有被照亮的一处。

    “糖糖你来。”

    棒棒糖应了声,也将魔法灯状态改变。北溪打着中间位置,狸猫在左,棒棒糖在右。

    “得慢点移动,狸猫你先来,慢一点。”

    狸猫点点头,将光束打在最边缘的区域。魔法灯的灯光变为光束之后,范围是很的,打出去落在天花板呈直径一米的圆形,这天花板虽然不大,可是光束打的范围还是有限。

    北溪也打出光,就落在狸猫旁边完美跟她的圆形衔接起来,两人开始一点一点右移,棒棒糖紧接着打在北溪旁边。这样就构成一个大范围的直线,可以清晰看见那图案的变化。

    最开始的蛇女动了,她举着一轮月,是圆月,举过头顶对着繁星点点的天空,而后随着光芒的移动,月亮突然脱离了她的双手,那月亮出现了变化,光芒的照耀下,月亮有了黑色的阴影,左右两边,一轮半月,一轮弯月,光芒缓缓移动,分裂出的阴影笑了。

    这时,狼出现了。

    矫健的狼有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它扑到了月亮上,月亮染上了鲜红。于是,繁星褪去,黑夜降临,火焰蔓延了大地。蛇女手中不知捧着什么东西缓缓降临,鸟与人匍匐在地,献上他们的崇敬之意。

    “等下,她手里的是什么?”北溪喊停。

    光束全部聚集在蛇女双手之上,他们一直仰着头是很累的,又是银线勾勒的图画,想要识别也是需要浪费一点时间。“那是,应该是某样东西,法器之类?”距离毕竟还是挺远,天花板离他们大概五米高,抬头一直盯着那些图案,多少很累。

    这大殿很空旷,柱子围成一个圆,两边还有空出的区域。那些图案在柱子正中央的天花板,本来不多,但照射了灯光之后,那些隐藏的图案便相继出现。

    “嗷看得脖子疼。”一日就是一天揉着脖子,决定放弃。

    线条勾勒出来的图案实在不够具体,那东西看着蛇女就像捧着一块砖一样

    北溪让狸猫往旁边移开,脱离了蛇女捧不明物体的图案后,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图案,北溪又将光束一照,一瞬间看见了本来的图案,而后那东西迅速翻动合并。

    “是书!”棒棒糖喊出声。

    “看来就是了。”

    合并书是一瞬间的事情,难怪他们没有看清。

    那蛇女捧着没有打开,却是合并的。灾难退散,狼扑向了蛇女,而后消失于月色。最后的图案,蛇女坐于弯月,圆月与半月围绕她而转,手捧着。

    她掌控了一切。

    不再有图案,魔法阵也停止了转动。

    三人收回魔法灯,这上面图案之中的蛇女想必就是那位神秘的。

    “她一开始就跟月亮有着关系。”

    弯月与半月是从圆月之中分裂出来的,如果梅瑞狄斯本身就是守护月亮的神明,那之后出现的狼似乎破坏了一种平衡,于是灾难开始降临古尔兹,梅瑞狄斯不得已出面将灾难消除。

    结合了之前他们在过去的古尔兹看见的壁画以及一些线索,这个故事差不多完整了吧?

    “看来狼是罪魁祸首啊。”一日就是一天道。

    “不过还是有一堆不明白的。”

    梅瑞狄斯到底是活着的还是死了?

    又发挥着什么重要的作用呢?至于狼,又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

    最后,这之外到底是否还存在其他的地方?

    奎因的消失,让他们的之前的些许期待也消失于这场没有尽头的阴谋之中。

    他们离开这里,继续前进。

    走出大殿,又是一条长长的走廊。漆黑的走廊不知通往何处,箭头指着前方,看来他们还需要走一段路程。

    寂静的宫殿,也只有他们七人。脚步声不断在空旷的走廊中回响,这宫殿所处的位置本就偏僻,宫殿里没有灯光,连烛火都不存在。这个宫殿,在这里孤寂的屹立几百年了,他们大概是这些年来唯一踏足这里的活人吧…

    突然不大的一声响动在后方响起,像是什么重物滚动。尽管不是巨响,可是在北溪一行人并未开**谈的情况下,这个声响却是极为突兀的。

    “有人。”一日就是一天因为在队伍最末,是第一个跑到发出声响的地方查看的。是另一条可以通行的走廊,只不过因为箭头指引的不是这个方向,所以他们也便没有多加关注。

    一日就是一天刚回身跑过去,头顶上方的魔法灯的灯光将漆黑的走廊前方照亮,先是一个盆栽映入眼帘,而后过去一米房间的门似乎被打开,一个空瓶子摆放在门前,一日就是一天走进去,捡起瓶子看了看。随后走到门边,灯光打进房间,是间不大的储物室,一眼望去,房间里的东西一览无遗,没有人影。

    “一日?”

    走廊口传来罗生门的声音,一日就是一天并没有走进房间,只是在门口往里探出视线,听到罗生门的呼喊,一日就是一天退出几步,拿着手中的瓶子:“好像是这东西滚出来了…”

    罗生门讶异。

    棒棒糖从他身后伸出头,目光扫了眼一日就是一天身前敞开的门,便了句:“那瓶子怎么可能自己从房间里滚出来,那门直接是开着的么?”

    一日就是一天把瓶子放进房间靠墙处,随后拉上门。

    走向两人,揉着头发:“我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门也是开着的。这东西也直接在门外。”

    “嘿诶…你看房间里了么?”棒棒糖问。

    “就一间储物室,里面就一堆陶瓷品和空架子,没人。”

    棒棒糖又扫了一眼,“好吧。”完回到队伍。

    罗生门还是不太放心,两人并肩准备离开。后方又出现了响声,是开门声!两人一惊,立即跑到走廊口,脚步声突起,渐行渐远。

    “喂,站住!”

    一日就是一天喝了声,二话不直接追了上去。

    罗生门原本想拉住一日就是一天,结果这人直接就撒腿跑了出去。前方北溪他们被他这一声喝惊了一下,回头一看发现只有罗生门在后面。

    “罗生。”

    罗生门露出担忧神情,连忙对北溪:“有个人,一日追上去了。”

    闻言,浮世绘他们眉头也不禁紧蹙。

    虽然理解一日的心情,但这样太冒险了。没有地图,一旦分开他们根本就不能获知对方的坐标位置,而且在这宫殿里,隐藏的危险是很多的,要是一日就是一天遇见什么危险,像是之前糖糖那样,可就不好办了。

    “你们呆在这里,我去追。”北溪手心发出魔法阵,一只金属甲虫飞出在北溪眼前转了几圈,随后缓缓落在她的指尖。

    北溪看向罗生门。“你收着,五分钟后我跟一日还没有回来,你们再过来寻。”

    侦查机械兽离开自己的机械师后,保留在同为机械师的其他人的手里,并不会消失。

    甲虫保留在罗生门这里,到时候他们可以跟着甲虫找到北溪,当然时间并不会持续太久,机械兽存在的时间只有十分钟。如果五分钟北溪他们还没有回来,那么罗生门他们就必须得在五分钟内找到他们。

    否则,机械兽一到时间,便会自动消失。

    罗生门自身没有能力维持北溪机械兽的时间。

    这是不被允许的。

    北溪追了上去,微生墨扫了几人一眼。

    “那啥,组长不追上去么?”棒棒糖被他那没什么温度的视线看得发毛,这种情况,她以为微生墨会跟上去。

    微生墨只是看着后方漆黑的通道,没有回话。

    狸猫瞟了他一眼,微生墨这个人,完全不知道他平常在想些什么,看不出,也读不懂。第一印象是会让人觉得难以接近,不过看他跟北溪的相处,又完全觉得是另一个性格。

    “组长?”

    微生墨完全对棒棒糖的话没有反应,虽然平日里习惯他这种态度了,不过多少还是会让人觉得有几分尴尬。

    微生墨余光落在浮世绘身上两秒,随后又看了棒棒糖他们一眼。

    罗生门倒不觉得微生墨可怕,微生墨一直看着后方,肯定是有了什么发现吧。要不然以他性子,肯定会跟北溪一起追上去。

    “组长,需要我们做什么?”他很自然的开口了,并且揣测着微生墨的想法。

    这个人的想法大概比北溪还要难以揣测,自然不是他比北溪厉害,只是他们接触太少,微生墨又太过神秘,实在猜不出什么。

    面具下,微生墨嘴角正在上扬。

    “抓住他。”

    留下三个字,微生墨身影渐渐淡了,消失在魔法灯温暖的光芒之中,连影子也一同消散,完全融于了空气之中。

    “抓住谁?”棒棒糖侧头看罗生门。

    回答她的却是狸猫,食指落在嘴唇处,“嘘!”

    刚落下,随之“砰”的一声,浮世绘猛地抬眸,权杖一挥,狸猫弓箭也在同一时间一拉,火焰化作囚笼,那影子挣扎着挣脱,将火焰囚笼打碎,准备逃离,便已对上了一个闪烁紫光的枪管。

    砰。

    迎面一颗子弹没入额头。

    曼尔夫又迎来一顿的暴打,血量空了之后,回归正常的对话模式。

    狸猫细细打量,的确就是之前遇见的。

    “你为什么跟着我们?”

    浮世绘蹲在他面前,冷冷出声。

    曼尔夫扭过头冷哼一声,“我只是想来禁区看看情况。”

    “看来一直尾随我们的黑影就是你。”

    曼尔夫面不改色,“不知道你们在什么。”

    浮世绘呵呵一笑:“都到这个份上了,还要嘴硬?吧,是不是你盗走了惩…我们的东西?”本来想直接询问鹰王的浮世绘,心思一转便立即改口。如果曼尔夫并不知道书的存在,那他出来不就等于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他了。

    不管这人存在什么目的,反正对他们大概没有什么好处。

    曼尔夫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几个人类。

    “我看见了。”

    什么?

    曼尔夫笑容扩大,嘴角裂开,笑容极为诡异。

    “那个从你们身上夺走东西的人,呵呵。”·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