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8章
    五分钟过去了。

    狸猫看着迟迟不见任何人影走出的出口,不由得回身看向北溪,四目相对,她从北溪眼中,看出了疑惑。

    浮世绘冷哼一声,语气虽不耐但却带有几分担忧。“他们好慢。”

    “不应该的。”棒棒糖他们三人可都不笨,一日就是一天虽平日里有点打闹,可实际上也是个聪明人。其实传组里没有真正的笨蛋,只不过有的人善于展露,而有个人则相对低调罢了。

    “我给他们发了消息,没回。”狸猫着,心中念头一转,又道:“干脆进去寻一番好了。”

    从他们出口这里出发,不需要考虑太多就能找到回环形走廊的路。但从环形走廊来,因为路线还有不少未被标记,是需要考虑的。不过狸猫可以一路标记回走廊处,然后直接带人跟着蓝色标记走就可以了。

    这个想法虽好,但也得有相应的才行。他们身上的道具,还真的没法完成这个“工程”。

    狸猫是在征求北溪的意见。

    北溪打了个哈欠,“虽然不知道他们三人到底在干什么,不过你放心好了他们没事的。”

    “你这话五分钟前就过一次。”狸猫叹了声,“还是去找人吧。”

    北溪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倒是在一旁的浮世绘开口道:“有罗生呢。就算糖糖跟一日犯了傻,他也不会。”

    北溪嘴角微微上扬,狸猫将这表情看在眼里,便也无话可,静静在一旁等待。

    不到一分钟。

    急促的脚步声渐渐从出口之中传出,很快,一团光在漆黑的出口里逐渐明亮起来,而后棒棒糖三人前前后后走了出来。

    “你们实在太慢了。”浮世绘看着三人,“比乌龟还慢。明明这迷宫里大多的路线已经有了蓝色标记,你们还能花那么多时间,也是佩服。”

    棒棒糖给他一白眼,浮世绘又问:“吧,在迷宫里遇见什么了?”

    狸猫不禁看向浮世绘,这个男人…

    虽嘴上不饶人可实际比谁都知道棒棒糖他们的情况。大概也是这样,传组的人彼此间有时话的难听,不过因为感情深厚,有些话纯粹是玩笑。

    棒棒糖:“遇见怪了。”

    这倒是奇怪,他们走了那么多次都没有遇见。

    “就差不多快到出口的位置,冒出了怪。”一日就是一天摸着下巴笑眯眯道:“然后又蹦出个npc。”

    果然如此。

    棒棒糖自身是带着任务的。

    她的任务是属于个人任务,并不是全队接取。他们这一队只是跟着她,也要依靠她触发任务。

    大抵任务的设定到了接近迷宫出口时会出一波怪,然后npc出现,进行对话之后,再给出玩家线索。

    “你们得到什么线索了?”

    “嗯……那个npc叫,是迷宫的守护者。”灭了一波怪之后,他们还跟打了一次,幸好不是boss级别的,顶多算是精英。罗生门一个人就担当了三人的输出,一分钟就灭掉了。

    后来进行对话后,他们才知道,二十五分钟前黑影走过这个迷宫。按照的话来,那黑影似乎对这个极其熟络,它以很快的速度就走过了这个迷宫。并且那黑影身上带着很恐怖又让他十分熟悉的气息,就像是大人一般,只不过其中还掺杂着怪异的味道。

    “什么怪异的味道?”

    一日就是一天回想,当时怎么形容的来着?

    “,是树林的味道。”

    浮世绘:“树林是什么味道?”

    “……”一日就是一天一时无言。其实他也不知道,但这句话必定不是真的指味道。“我觉得指的是那黑影居住的地方。”

    极有可能。

    “噢那我们遇见的npc谁住在树林?”

    一阵沉默。

    “都是在树林遇见的。”

    那这线索实在可有可无。毕竟有嫌疑的目前一个都没有,当然,最初交付给棒棒糖钥匙的那个神秘人也许就是整个事件的主导者,只是对于那人,毫无头绪。

    奎因,鹰王曼尔夫也许都有可能。只是这种可能性的概率似乎不会太高,因为奎因并不知道他们手上有着,至于曼尔夫,交谈虽然太少,但他们能看的出他的目的。

    “还了什么?”

    耽误那么久,估计得到的线索不少。

    “因为惧怕那股味道并没有完全看清那黑影的样子。”

    “他的那股味道,是的么?”狸猫问。

    “应该吧。他其实的是的味道,不过就是梅瑞狄斯的,想来就是那黑影带着。”

    “你们有没有可能是偷走书的是?”浮世绘突然开口。

    几人盯着他不话。

    被看得背后发凉,浮世绘咳嗽一声:“难道我错了?反正本大爷我是这样觉得的,毕竟任务不是还给了糖糖的坐标,那女人,生死概率我觉得还是生占的比较多。”

    “没你错。”北溪若有所思。“但是没有理由,因为这本书本来就是的。而且任务也是让糖糖把书还给她,她何必大费周章的迷晕我们,还把书拿走?”

    “而且啊,最重要的一点。”棒棒糖指出一个很重要的点,“迷晕我们的人,丢出的瓶子可不是从里面扔的,是从外面呀。”

    如果是,总得要有一个理由。

    北溪不会否定浮世绘的想法,不过这种想法,可以找出一堆理由来推翻。北溪遇见过很多任务,最后的**oss都会让玩家意想不到…

    这种事情还是有概率发生的,不过极而已。不排除真的会是**oss的可能,但总得有理由来证明。现在什么理由都没有,反倒是一堆证明不可能夺走的理由。

    本就是她的东西呀。

    浮世绘双臂一抱,“好吧,这个我没有考虑到。”

    棒棒糖歪头想了一下,又道:“那个好像到,黑影离开时看了他隐藏的位置一眼,在漆黑的通道里,他看见了一双邪恶的眼睛。”

    “还有某物走动时发出的的声音,跑得很快。”

    “老鼠?”浮世绘一笑,“老鼠发出的声音跑得也快。”

    “我们没有遇见过鼠怪啊。”

    北溪:“这线索给的很模糊呢。”

    “的确。”

    “不过呢,某种意义上啊,也是给我们透露了一些消息。”狸猫笑笑。

    线索给的很模糊,那就证明目前还没有到完全知道神秘人身份的时候,接下来的线索,并非一定是指出神秘人的身份,可能会将他们带往这个宫殿的某一处,而那地方,也许是最后的“战场”。

    “糖糖你先来这边看看有没有线索。”

    北溪跳下水池,浮世绘也给她让开了位置。几人散开,留给棒棒糖能够查看的空间,狸猫打量四周,不知是否错觉,总觉得有人在盯着他们,不过走廊上什么人影都没有。

    收回视线,却对上北溪投来的眼神。

    两人相视几秒,不动声色移开。

    除了棒棒糖以外,其他人都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的交流。

    棒棒糖在水池附近走了一圈,系统给她的提示是:在圣泉水池附近找找看,好像有奇怪的东西。

    光线并不昏暗,几个人的魔法灯一聚集,光芒便足以照亮这整个宫殿圣泉的区域,任何角落也不遗漏。

    “怎么没看见呢?”棒棒糖嘀咕着,这水池附近哪里有奇怪的东西啊。她不得不弯下腰,在水池边的杂草堆里找,一日就是一天走上前,“找什么呢,找半天都找不出,磨磨唧唧要等死人。”

    棒棒糖闻言,想都没想直接给他一脚。

    一日就是一天大声一喊:“哎哟喂”,赶紧跑开。棒棒糖没好气的看着跑到对面躲着的一日就是一天,“能别捣乱?想帮忙就乖乖跟着找。”

    一日就是一天笑道:“我是想帮忙,不过我又没任务,估计发现不了。”

    “一日,别闹了。”北溪出声。

    一日就是一天摸摸鼻子,其实吧,他只是想趁机看看那个在偷偷看他们的人到底在什么地方。毕竟不能光明正大的向四周查看,怕那东西发现他们已经察觉了他的存在。

    “哎呀,找到了。”棒棒糖这时惊喜的直起身,拿着某种东西反复观察,随后拿着走到北溪他们跟前。

    “你们看。”

    视线聚集在棒棒糖手心,是一枚戒指。暗金的戒指上,一颗红色的碎石里还有一抹紫色,像极了眼睛一般,戒指身上,有着扭曲的字。

    “这戒指有名字么?”

    棒棒糖眨眼,“这叫。”

    “朱,蜘蛛?”浮世绘眼睛一亮,“是奎因的东西对不对?”

    棒棒糖无言。“不是蜘蛛的蛛啊…是朱,姓氏的那个。虽然是同音,但是并不一定就是奎因啊。”

    “这个戒指,肯定有什么作用。”

    否则不可能让他们大费周章的过一个极难的迷宫来到这里。

    棒棒糖反复看着戒指,材质是很好的,不过这戒指他们没有印象…可能有谁戴过,但他们一般还真的不会注意这些细节呀。

    “咦?”棒棒糖手指指腹在碎石处滑过,明显感到了一丝松动。她抬眸看几人露出疑惑神情,她道:“这碎石好像可以动。”完,便心翼翼的摆弄起来,发现的确松动了,只不过摘不下来,但却能够左右转动。

    棒棒糖扭动了一圈。

    那戒指碎石散发出淡淡的光芒,而后一个画面从戒指处投射出来。这戒指有录像的功能?

    画面之中,披着斗篷的人从出口跑了出来。

    “咦?”

    这个戒指不是夺走的人所拥有的么?

    那斗篷人很快走到了跟前,他右手抱着一样东西,等走近之后他拉开了斗篷,那本熟悉的书显露出来。

    “是。”

    戒指应该是被戴着手上,他们看不见偷书贼的样子更看不见戴着这枚戒指的人的模样,只能看见黑色的斗篷随着那人的大幅度动作不停甩出黑色弧度。

    他们应该在对话,并且可能起了争执。

    之后画面颠倒混乱,挣扎之中戒指落地,鲜血滴落,而后就以这个角落,斗篷再次出现在镜头,那人披戴着斗篷从头到脚全在斗篷之中,一双手好似对着戒指处伸来,而后镜头晃动了几分,那斗篷人抱着走向了迷宫出口旁的另一道门。

    画面终止。

    场面一度陷入寂静。

    过了半晌,一日就是一天开口打破这份平静。“我去,没看懂。这戒指给的画面还没有营养。”

    “所以一开始是存在两个人在暗处利用我们?”

    “然后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估计是为了书起了争夺。”罗生门看到了血。

    “那这里没有尸体诶”

    这是一个问题。

    他们第一时间来到环形走廊的时候向下看时,根本没有什么尸体。就算出了迷宫,也还是没有。可是戒指里录下来的画面,似乎有人的确死了。

    那尸体呢?

    还有,最后镜头的晃动也让人困惑。

    晃动的时候,画面是有瞬间模糊的,然后清晰之后就看见黑色斗篷的人抱着离开了。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手?”

    “什么?”

    狸猫,“那个一开始抱着的人,手很白也很纤细,像女人的手。”

    “然后,镜头最后晃动模糊的时候,抱着书离开的那个人,手没有那么细长,白嫩了。”

    棒棒糖赶紧把戒指里的录像再次打开。

    重新放了一遍,这次几人比较去注意细节。正如狸猫所,前后离开的人,手的确不一样了。

    “哇,狸猫姐你真牛了。”棒棒糖崇拜地盯着她。

    北溪也跟着:“她眼睛可亮了,能闪瞎人的那种。”

    狸猫忍不住给她一白眼。

    “猫嘛,眼睛肯定贼亮贼亮的。”·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