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4章
    每个玩家都会有。

    这种道具出于裁缝店,所有职业都可以使用。因为处于野外时,怪物对玩家造成的伤害是可以损坏时装的。小数的破坏可以玩家自己使用进行修补,这并不要求玩家学会裁缝才能使用。当破坏到了一定的数值时,时装是会坏掉。

    自然不是说,轻轻刮破了一下就会完全成为废品。这是有一个累积的过程,一般一组有50根。一根可以修复数值点的损坏。

    一般小怪和精英的攻击不会对玩家的衣装造成破坏,boss级别的攻击才会使衣服破损,但数值并不会很大。

    狸猫听北溪提起针时,还在想有什么道具上带有针头的,她还真没往上想。“这东西能用么?”

    北溪身上没有这东西,具体能不能管用还是得试试才知道,要不然他们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里吧。

    “你身上有么?”北溪看狸猫。

    狸猫:“没有。你干嘛不带点?”

    北溪蹙眉:“我衣服又不会坏,再说坏了我也不心疼。”她一身npc店出售的最低价位时装,才值几个金币,坏了大可以重新买一套,而且带那东西还占她包裹格子,对她可没有一点用处。

    “你怎么会没有?”北溪还以为狸猫为了她一身时装多少会备着。

    狸猫笑吟吟地说:“和你理由差不多。这种东西带着没什么用,还不如多带几套时装以备不时之需。”

    北溪:……

    “是我小看你了。”

    狸猫勾唇一笑,“你问问其他人。”反正她身上没有。

    北溪扭头还没有开口问人,微生墨就道:“问其他人。”

    就算他不开口北溪也没打算要问他。这人一般不会在意衣装,北溪难道还不了解他。把人拉到一边,对着还在其他地方搜寻的棒棒糖他们大声问道:“谁有啊?”

    一行人面面相觑。

    北溪黑线:“你们难道都没有么?”

    棒棒糖摊手,“谁会带那种东西啊。”

    “对呀。像我这种穷人是穿不起时装的,那东西没用啊。”一日就是一天理所当然的说道。

    罗生门觉得出门一身斗篷就行,再者boss级别的怪的攻击才会磨损时装,他们打boss,基本上是不会被boss攻击到的。那东西要来何用?还占他们包裹的格子。

    狸猫也是惊讶,“你们怎么谁都没有?”

    棒棒糖往他们这边走来,一脸好奇问道:“你们要干嘛呢。发现什么了?”

    狸猫指了指正面处小门,“这门好像可以打开。缝隙有点小,估计用针才能撬开。”

    棒棒糖盯着小门看了一会儿,后一脸怪异低看他们。“为毛线非得用外物撬开?就不能找找看有没有机关?”

    “这不是机关控制的门啊。”狸猫对着那门敲了敲,缝隙变大,只是往里面开了,但是狸猫再用力也不能再深入了,小门只会露出一点缝隙,之后仿佛触及到弹簧,又回归原来的位置,但就唯独往里打不开,也不会因那股力量向外两边弹开。

    棒棒糖也看出来了。

    估计就是个普通的门,而里面的东西可能是开启这里面存在于某个位置的机关,从而打开路。

    箭头是直直对着这神秘塔状建筑的,那也意味着他们前进路是需要通过这东西进行。就不知道到底要怎么触发机关。

    “真的都没有?”狸猫看向其他聚集过来的队友,看来都是群糙汉子。“就算没有,那你们有没有类似于的玩意儿?”

    浮世绘咳嗽一声,“我有针。”

    当下几道视线聚集在他身上,炙热又怪异。

    北溪摊开手心,眼睛带光的盯着他:“交出来。”

    浮世绘面无表情地往包裹一掏,随后将细细的长针递给北溪。

    北溪跟微生墨研究门去了。

    至于其他人,则看着浮世绘,目光多带打趣意味。“浮世,深藏不露呐。”

    浮世绘扶额,一叹。“我就知道你们这些白痴会这样说。听着,这东西我一般也不会带。只不过孔雀那人妖强迫我带的。”

    “噢~”棒棒糖坏笑,“孔雀还能强迫你?别逗了。”

    一日就是一天拉着罗生门低声说:“这里面肯定有一个关于菊花和血泪的故事。”

    罗生门摸摸鼻子,这一日虽然是低声跟他说,不过声音可故意拔高了一下。这悄悄话,在场哪个人听不见。

    棒棒糖哈哈大笑。

    浮世绘直接一把扯住一日的领子,怒目而视。一日就是一天不怕死的回瞪,双手赶紧在自己领子处作怪的手上不停抠,拍,就差没有咬。

    “干啥,你想干啥。”

    浮世绘冷笑。“要不要我教你怎么说话?”

    一日就是一天咳嗽一声,“那我换个说法咋样?这是一个关于谁攻谁受的故事…哎哟喂!”

    一日就是一天捂着左脸连忙退开,用惊恐地表情看他,“来真的?”

    浮世绘甩了甩手,表情淡淡,“我什么时候来假的?”给他一记眼神,警告之意明显。“要不要来场?”

    一日就是一天在心里对他翻了几百个白眼。“得,我才不要。”

    棒棒糖笑嘻嘻凑近浮世绘。“孔雀还能强迫你啊?”

    浮世绘脸瞬间一垮,看来还真的要解释解释一下。“之前输给他的时候装上的,忘记扔就是了。”

    “早说,我还以为你也跟他学着臭美了。”棒棒糖捂嘴偷笑。

    “浮世不就挺臭美的。”一日就是一天撇嘴,颇为嫌弃。“两个人都臭美。”

    这点浮世绘也懒得反驳。

    几人在交谈间,北溪跟微生墨已经把门打开。

    小小的木门打开之后,里面的确是空荡荡的一片,唯有中间一个台子上有一颗白色的水晶。没有任何色彩,一颗光芒暗淡并不耀眼的水晶。

    北溪将身边的魔法灯拿在手里,光芒往里面一探,其实空间不大,光芒照进去后不仅是水晶,周围墙壁上的图案和文字都一览无遗。

    本来北溪只是想看看有没有机关。看情况,似乎并没有,倒是那些文字,看得多了,也知道是古尔兹的文字,只不过他们还是不知道意思。

    北溪将魔法灯放开,小小的盏灯飞到头顶,北溪伸出手准备去触碰水晶,微生墨在旁边放开感知。

    盗贼面对机关时感知会变得敏锐。这水晶不可能就这么没有任何保护的放在这里,触碰时肯定会开启什么机关。

    他需要在第一时间,确保北溪安危。

    其他人也不再发出声音,陷入寂静,连呼吸也开始放缓。明明只相隔半米,却感觉那距离好远。

    当北溪指尖触碰到水晶的一刻,所有人变得紧张起来,但是不过一秒,表情又成了惊愕。北溪略有不解,原本只是指尖尝试性的触碰,现在任意在水晶上触摸也不会发生什么反应。

    因为那水晶北溪根本触碰不到。

    一掌摸过,却是没有阻碍的穿过。水晶球没有实体,仿佛只是一道投影,北溪收回手,看向其他人。

    “假的么?”

    感觉白兴奋一场。

    北溪摇摇头,“不一定,也许是水晶上有什么机关。”

    话落,微生墨便说:“用魔法灯照一下。”

    北溪不疑有他,从头顶扯下旋转的魔法灯拿在胸前对里面的水晶球一照。

    “咦,颜色变了。”狸猫惊异道。

    没有任何色彩的水晶球现在变成了淡淡的银色。只不过这样,还是没有触发什么机关。微生墨垂首想了想,“你用投射的直线光。”

    魔法灯有两种照射。一是范围性,圆形区域照明,二是直线的,只会照亮玩家前方直线的道路。第二种情况,光芒会比较聚集,不会太分散。

    北溪拨弄旁边的机关,散出的光芒一收全部聚集在前方。吸收了强烈的灯光,水晶球的颜色逐渐加深,直至银色变成了灰色,转而出现了一团黑。

    “啪”

    水晶球破裂了,而后地面开始震荡。众人连忙退开,震荡的源头正是眼前这偌大的塔状建筑物。

    蹦射强光,塔物从中间开始向两边分裂,那道小门之中有着黑色的漩涡不断转动,一股力量正在吸着他们。

    地面上指明前进道路的箭头的颜色更加的明艳。

    塔状物完全分裂开之后,眼前便出现了一道黑门,门中心的漩涡带着淡淡的银光,再之后,便是一道魔法阵立于中央位置。是个传送阵呢。

    “看来方法对了。”

    一日就是一天向微生墨竖起大拇指。眼神真好,观察够入微啊。

    “快走,出去再继续崇拜好吧。”棒棒糖催促他,要是传送阵有时间限制,他们可就完了。

    推着人走进黑门,一行人相继消失在此处,直至这片区域完全没有了人影,那塔状建筑正准备慢慢合并上时,一抹黑影一头扎入了黑门之中,而后这区域恢复了以往的寂静。

    叮,你来到未知区域。

    “未知区域…”

    七人打量周身环境。他们的后面是一堵墙,前面过去几米有一道打开的大门,几人快步走了过去,魔法灯的灯光往门里一照,看来是大厅。

    王座两边的柱子挂着红帘,隐隐有风拂来,看起来在红帘的遮掩下,那两旁是有一个通道。

    没有多做停留,七人走到宝座边拉起红帘,长长的漆黑通道便出现在视野之中,不知通向何处。

    箭头在带着路。

    “走。”

    所有人走入通道,而后在他们皆离开后,一道黑影随后紧随。

    “嗯?”

    一日就是一天回头看罗生门,“咋啦,罗生。”

    罗生门望着后方逐渐没有光芒的通道,看了一会儿,没有任何人影,也没有什么气味。有一瞬间他的确感觉到了后方有股视线在盯着他们。

    一日就是一天走到他旁边也跟着盯后方,“怎么?”

    错觉么?

    应该不会的。罗生门不认为会是错觉。

    他对着一日就是一天轻笑一声:“没有什么,大概是风吧。”

    一日眼睛闪了闪,也没说啥。摸摸后脑勺哈哈一笑:“瞧你这疑神疑鬼的,还以为发现什么了。”

    “走吧。快跟不上大家了。”

    “嗯嗯。”

    一日就是一天搭上罗生门的肩膀,两人说笑着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

    仿佛根本就不在意后方了。

    过了一会儿,消停下来。罗生门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道:“注意一下后面。”

    一日就是一天轻轻点头,明白。

    在队伍频道发了一条消息。

    前方棒棒糖回头看两人一眼,“你们好慢。”视线不经意地往后方一扫,便很快回头。“跟上啦,别掉队。”

    这举动说明其他人都已经看到罗生门的消息了。

    几人开始聊起天了,不过队伍频道里又是跟口头上的话无关的消息。

    队伍频道::是什么东西?

    队伍频道::不知道,大家小心一点吧。

    队伍频道::会不会是夺走的神秘人?

    队伍频道::用脑子想想,那神秘人应该是在我们之前的。他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要跟着我们?

    队伍频道::也许我们身上还有他想得东西。当然不一定是物品,情报之类的…

    一日的想法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宫殿他们不熟,不过神秘人应该会很熟。至少第一时间夺取后,就有目的性的往宫殿里跑,而不是离开这个地方。

    想必宫殿里还有他想要的东西,又或者,真的想从他们口中知道一些什么。

    不管怎样,他们必须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在耍他们!

    走出通道,便是环形围绕的走廊,这走廊的柱子前都有一所门,他们现在便是从其中一道门走出。

    走到黄金所铸的围栏旁,第一入眼的是漆黑的天空,而后他们往下一看。

    青光簇拥着那白玉水池,蛇女像捧着一颗明珠,而水流正不断从她手里的明珠中流出,蔓延到水池的一层,二层,直至最底层。

    叮,你来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