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3章
    “是到宫殿圣泉去。”

    他们应该早想到的,醒来之后所在的位置没有改变,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丢了什么东西。一路走来,他们身上的任务物品还真的没有几样,而跟最有关系,似乎也只有了。

    肯定是谁盯上了。

    “鹰王曼尔夫应该不知道我们手上有这本书才是。”

    夺走的人肯定是知道他们手中有这本书的npc。他们这一路都遇见了什么npc?

    “咱们遇见的npc也不多。奎因也不会知道吧……”他们进入另一个时空的古尔兹后,一切的事情都是在奎因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后来他们就算回到了正常的聚灵岛,奎因也很疑惑他们去了何处,再来也没上几句话,夜晚降临,奎因也随之消失。

    “糖糖你还接触过什么npc?”

    “唔……”她开始回忆。要接触过进行对话的npc其实根本不过五指之数。从她获得这本书开始就是跟着狸猫他们一起行动的,而遇见的npc可是都是书里面跑出来的怪物。但进行了很长对话的,只有梅瑞狄斯的那位侍女,。

    不仅跟他们有过接触,还知晓就在棒棒糖的手中。可那位侍女已经消失回到了书中。

    不可能是她作案。

    鹰王曼夫尔,虽然刻意的话将他们引到这里,但是他并知晓棒棒糖手上有。再者它一个有着鹰型的怪物,如果真的一路跟着他们过来,他们又如何不会发现?

    跟着过来,扔了瓶子迷昏他们,再带走。想想也是不可能的,曼尔夫体积很大,它的一举一动都会暴露自己。

    棒棒糖突然想起了。

    “会不会一直有一个隐藏的npc?”

    北溪微愣,很快反应她这话的原因。“你是,打从一开始就给你钥匙的人?”

    棒棒糖的那把钥匙到底是谁扔出来的一直是个迷。他们就算想探知,也无迹可寻。只是钥匙出现的突然,棒棒糖也因此开启了这个任务。一路上磕磕绊绊,是不是此时他们已经达到了那个神秘人的目的?

    “我们是被利用了吧?”一日就是一天细细想了一下,发现还真的就是那么回事。从一开始钥匙出现时,就是一个阴谋。

    本来他们的目的跟古尔兹这个种族是毫无关系的,只是想要达到他们的目的,寻求真相反而成了必要的一个过程。

    难道这个遗迹真的只有这片岛屿么?

    一切皆成迷。

    他们没法做出确定的判断,现在只能根据系统的提示以及一些线索去行动了。

    宫殿圣泉。

    尽管系统给出了明确的地点,可是令人苦恼的是他们没有这里的地图。白了,这个提示是白给的。没有地图,想让他们在这偌大的宫殿如何去寻找所谓的?

    正在苦恼时,漆黑的走道里渐渐浮现了蓝色的箭头,一直向前方蔓延着,直至没入了幽深的走道尽头。

    “看来用不着我们想了。”

    顺着箭头踏上寻找神秘人之路。

    走廊并不长,走到尽头,便是宽敞的房间,左右两边的楼梯不知道延伸到何处,下方有一道门,处于关闭的状态。箭头到了房间,便分成裂出了两路,但皆是要往阶梯上去的。

    北溪多留意了一下那关闭的大门,随后跟着其他人踏上阶梯。等到了二楼平台,他们顺着箭头一直往前行走,才不过几米,前方走廊处浮现了魔法阵。

    看见这熟悉的一幕,几人纷纷拿出了武器。

    魔法阵旋转,三只手握鞭子的蛇人蹿了出来,对着他们直接抽出长鞭。鞭子上缠有火焰,它们一甩,鞭子上的火焰会蹿出火苗,就算鞭子没有打中他们,那火苗也会像雨滴般洒落。攻击范围有了增幅,在狭窄的通道里也没法施展走位。

    一日就是一天抗盾上去将蛇怪的仇恨全数吸引,因为蛇属性的怪多少有着剧毒攻击,棒棒糖先给一日就是一天护盾,不知道蛇人什么时候放毒,她只能先把驱散技能备着。

    这些都是怪。

    到了他们这个等级,怪的血量就算比一百级的精英怪多也是正常的。因为他们的攻击打出的伤害已经翻了倍数,血量多,自然也不代表很难打。

    “糖糖你就没有见过给你钥匙的人?”狸猫还在想背后的神秘人到底是谁。

    棒棒糖摇摇头,“没有。我当时准备离开湖区的,钥匙是凭空出现,我回头的时候除了钥匙什么都没有。”

    罗生门将一只蛇人最后的血量带走。他不再准备攻击,将武器放到背后背着。心里多少也在意到底是何人拿走了。“那你进入之后呢,就没发现奇怪的人?”

    将剩余的蛇人杀死后,一行人随着箭头继续前进。途中又开始了讨论。

    棒棒糖的任何发现在这次任务里都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哪怕只有一点也好,至少给他们一个可以去猜测的方向。

    棒棒糖认真想了想。

    “真的没有。别奇怪的人影,我进去到你们来的这一段时间里,都没有遇见一个活人。我差不多大半的时间都被困在那屋子里。”

    “那是谁的屋子?”

    起那屋子,几人还是很有印象的。

    毕竟被一堆石柱包围着,设立那个结界的人的目的肯定也是保护那栋房子。整个古尔兹的部落居住地,似乎也只有那房子单独存于一个地方,四周都没有其他的建筑。

    “是梅瑞狄斯的住所。”棒棒糖。“我在房子里找到很多书,不过都不认识字。那房子挺奇怪的。”棒棒糖想起了在房子之中遇见的怪异现象。

    “那房子里面,住着一个灵魂吧?”她语气也并不是很确信这件事。

    “灵魂?”

    棒棒糖将自己遇见的怪事了一遍。

    一日就是一天:“你先前怎么不早?”

    棒棒糖显得尴尬,“你们没问,我也忘记了。”那会儿一出来她就有任务,心思全放在任务上了。而且,就算了好像也没什么有用的吧。那灵魂有好几次对她显露了恶意,不过最终还是没有杀死她。

    棒棒糖也不知道那到底属于什么。

    那家伙没有实体,对于她的伤害其实基本归于零。好比书架突然倒下砸向她,棒棒糖就算不能使用技能,身手也是足够灵活的,自然能够躲开。

    像是桌子飞起来攻击她,屋子里的那些摆设品一阵乱飞,目标也都是她。那明显的敌意棒棒糖当然都能感受到。

    只是那些攻击在她看来微不足道。

    那女人想要赶走她这一点棒棒糖很清楚。那么为什么又要赶走她呢?

    抱着这个疑问,棒棒糖便忍不住去探究一切。她想,一定要揭开梅瑞狄斯的神秘面纱,于是几经“波折”,最后在隐秘之所,发现了。

    而后,那股一直在暗处的敌意也随之消失。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北溪他们也知道了。赶来时,正好是棒棒糖触发任务的时候。这之后,棒棒糖的所见所闻,他们都有参与。

    “这么来,难道那东西的存在就是为了保护隐藏在屋子里的?”

    棒棒糖也不太清楚,她只翻到了这本书,随后任务就有了进展。细细想来,也许只有这种可能。

    “这本书肯定很重要。”

    “这不是废话,你还放出了一堆怪。”

    棒棒糖瞪旁边的一日就是一天一眼,这时前面又出蛇怪,她便推了推人,“就你话最多,快去好好拉怪啦。”

    现在他们在这条走廊三分之一的位置。距离圣泉多远还不知道,不过以这出怪的时间间隔,估计还要花上一点时间。

    经历了几波战斗,对于蛇人的战斗方式更加熟悉。魔法阵刚现,一波技能就已经准备好,等怪刷出,北溪他们的技能也相继落下。瞬间秒杀。

    现在打怪,除了会给很多的经验外,还会爆出装备。尽管品质不是很高,但总比什么都没有来得好。

    当他们走出这条走廊时视野又突然扩大。两侧又有向上的阶梯,只是阶梯紧紧贴于内墙,而阶梯下方有着精致的雕刻,银灰的花纹交织,庄严而优雅。阶梯一直往上,越来越陡,几乎要攀上天花板的位置。事实上,这个阶梯只是一种设计,尽头相连,便已经是跟圆形的屋顶持平。

    两侧的柱子上,有着从天花板处降落下来的烛灯,灯的一旁是可以站立的平台,平台由铁栅栏围着,上面摆放着雕像。

    蛇女像。

    身着奇异服装,带有头饰的蛇女盘躯在平台之上。左边的蛇女双手捧着圣杯,而右边的蛇女则双手举着一把长矛,她们应该是象征着什么,也许在古尔兹里有着很重要的地位。

    正对他们位置的东西理应才是这个区域内的重要存在。

    一排石柱过去,尽头那像极了一个屋子的建筑到底是什么东西。

    中间仿若是一道门,两旁皆有玻璃窗,再过去便是三根柱子,柱子相连,中间皆有空隙,过去一瞧,便发现空隙之中皆的神秘图案。

    门的上方有一顶三角牌匾,用他们不熟悉的语言雕刻出了一排字。而后再上去,像是又叠加了一个屋子,屋子顶有三角,皆是不同的动物。左边为鸟,中间为蛇,右侧则是他们这一路来,第一次出现的其他的动物形象,是狼。

    一只威武的狼。

    “这又是什么?”

    处于宫殿的内厅,又在极为显眼的位置。想必这东西,不仅仅只是一个摆设那么简单。

    箭头直直的对着这座庞然大物。

    而这东西好像就是他们这条路的尽头,这之后再无出路。也许有,只是被隐藏了起来。

    “找找有没有机关。”

    几人当先想到的也是这个。

    这个地方不算太大,而且存在的东西就那么一些直观可见的摆设。机关肯定也极为显眼,只是想看他们够不够细心,能否注意到。

    北溪一开始就把目标放在眼前的房子建筑上。

    精致的建筑物。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每一处都有着漂亮的花纹,石柱,房门,玻璃窗户上,不管哪个角落都存在着神秘的图纹。真是令人惊奇,就像是神所创作的一般,没有一丝瑕疵。

    “这东西应该是类似于神像那种的。”狸猫在她旁边轻声道。

    可能是神庙。

    一座型的神庙。

    “这上面的三个动物,应该代表了不同的信仰。鸟即是三头鸟,蛇是代表梅瑞狄斯一方,那么狼呢?”

    这是一个新的发现,从开始到现在,关于狼的存在几乎没有提及。他们一直在三头鸟跟蛇之间徘徊,现在又出现了一只狼。

    “也许是整件事里的第三方势力。”狸猫望着上方的三个动物雕像,揉着眉心,感觉脑力不够用。他们对整个事件的发生知晓的并不全面,甚至可以,只接触到了一点。

    而这古尔兹的事情,与三个月亮到底又存在着什么关系呢?

    “可是至始至终都没有狼呀。”

    狸猫抿唇露出无奈表情,“这我也解释不了。”

    微生墨站在正前方看了一会儿,突然打断北溪,狸猫两人的讨论。

    “北北,这门可以打开。”

    “嗯?”北溪走到他旁边,正对这建筑的正面。

    两个玻璃窗中间的门,并不简朴。凑近一看,那闪闪发光的东西原来是宝石,细的宝石点缀在左右两边的花纹上,像是花的花蕊,有了魔法灯衬托,这东西实在光彩夺目。

    门的中间有一条缝隙,这个门大概是可以向两边打开的。

    微生墨掏出匕首比对了一下,门的缝隙太,以他这匕首的厚度没法穿过缝隙。看起来倒是得用刀片之类的薄武器…

    “有没有再薄一点的?”

    狸猫问。

    微生墨回了一句:“那种匕首能切什么。”

    北溪笑道:“薄得跟纸一样的武器还真的没有。不过我们可以找针啊”

    “针?”·k·s·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