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1章
    “遇到了精英怪,比较难缠。”

    狸猫说得轻描淡写,其他人却是能够想象当时在漆黑一片的水域之中,什么都看不见,四周皆是腐尸攻击的情况下,再加上一只精英,比起其他人来说,狸猫所遇更加的危险。两人是往上游的途中遇见的狸猫,当时她刚从包围圈里出来,顶着不到百分之五的血量拼着全力上游。

    幸而是遇见了两人。

    那残血的情况下,玩家的身体是极其虚弱的。在游戏之中,只要玩家的血量低于百分之五,一般而言是无法再行动,且各项属性会降低百分之五。但是这种情况不会出现在竞技赛上。

    游戏里,野区战斗跟竞技战斗是有极其明显的区别的。

    要不是遇见两人,狸猫的确会有危险。

    看着北溪他们,狸猫笑笑:“幸好你们赶上了。”

    浮世绘双手一抱,“也亏得你厉害。”本来还想说当时那种情况应该当先跟他们说一声,不管情况如何,也是有办法去帮助她的。不过细想,他们自己也遇见了一堆腐尸纠缠的情况,不要说打字发消息,能够拿上武器已经是较为困难的。

    而且水不是他们陆地玩人类玩家的领域,行动到底迟缓。索性也安全上了岸,有些话便不再多说。

    棒棒糖为狸猫治疗着,一边说:“那是当然,狸猫当然厉害,这还用得着说呀?”

    一日就是一天哈哈一笑:“咱传说组大神离的大神。”

    “狸猫说第三没人敢说第二。”

    “那宁缺呢?”浮世绘挑眉。

    棒棒糖冷哼声:“不垫底就好。”

    一日就是一天想起了自己被宁缺虐打的某日,摸摸鼻子。“老子还是不说话了,你让我们这些竞技赛前十都没进的人情何以堪?”

    罗生门在旁边眯眼一笑:“星光呢?说起来,传说组内部上次内部赛过后,也没有再进行一次比赛吧?”

    那次第一的自然是罗生门。

    微生墨跟北溪也就不参与了,反正两人他们也打不赢。继那次后,传说组的人也没怎么互相pk,再加上后面进了我是星光,而后又是久酒那帮人。

    “我觉得狸猫的实力肯定是前三的。”棒棒糖说。

    “倒是。”这点浮世绘还是很赞同的。

    狸猫被他们这么说倒不好意思,打趣道:“你们这样夸我,我可也不会请你们吃饭。”

    棒棒糖:“滚蛋。”

    “我是星光也挺牛啊,这人以前我怎么就没有听说过名字呢。”

    “很正常。盛世这游戏跟其他游戏多少还是不一样,前期是比较困难的,资源又少。玩家想要发展起来也要看本事了。当时神圣天堂建立公会也是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吧。而运行到现在玩家们升级就很简单了,等级已经不是问题。”

    后来的玩家想要快速升级,只要有门路根本不是难事。而想在如今高手遍地的游戏里闯出名堂,技术还是首要的。

    想要获得传奇装,自然也得要有能爆出的能力,不是么。

    我是星光这一类人,就算再晚一点进游戏,也不存在他会被埋没的可能。技术这种东西,是不会骗人的。他既然有打boss的能力,自然也能爆出相应价值的装备。机械时代的崛起也是一个例子。

    “要么低调,要么才进这游戏。”棒棒糖笑道。

    公平的竞技里,等级其实是区别玩家之间高低水平的最不重要的因素之一。不过盛世并不是完全的竞技游戏,有些因素还是不得不拿出来衡量玩家之间的水平。

    北溪听着他们谈话没什么多大的反应。她比他们要清楚,我是星光出现在游戏的时间,以及后来的一些事情。这个人是个很厉害的人,北溪上一世输给了他。

    至于这一世,她自身也不清楚能不能打赢他我是星光。而微生墨…北溪不由得看向身侧静静站立的男人,微生墨跟我是星光有过交集么?

    她还不知道两人是否有过交手。这次我是星光加入传说组打遍了所有人,唯独没有跟微生墨和北溪交手。有些东西,他们还是彼此很清楚的。

    说话间,黑河方向传来水声。

    几人停下谈话看向河面。借助着头顶上方也不怎么明亮的青光,他们看见了在一片墨黑的河面上,密密麻麻的黑点在晃动。

    “这些腐尸真是阴魂不散!”棒棒糖蹙眉,语气加重。

    然而出乎意料,它们只是在河面静静地呆了两秒,便相继没入河之中。黑影一道接一道的消失,河面渐渐恢复了平静。

    小船毁了。

    还没有去上面的宫殿,棒棒糖就在考虑等会儿他们要怎么回去。不过转念想到北溪的机械兽,棒棒糖耸耸肩,还是有办法的不是嘛,虽然会麻烦点。

    “糖糖,走了。”

    一日就是一天的声音拉回了她的思绪。

    棒棒糖回过神来,挽着狸猫跟上大部队。有一条蜿蜒的路在石山的一侧紧贴着石壁,想来也是通向宫殿的通路。

    抬头就能看见那落在青光之中的庞大宫殿,可走起来,这长长的路似乎永无止境。走了没有几步,他们便遇见了从魔法阵里刷出的野怪。

    一群亡魂。

    叮,你受到【】攻击,因灵魂被腐蚀,陷入混乱状态四秒。

    一日就是一天才收到系统提示,脑子就开始一片混乱,但不过一秒,沉重的身体跟脑袋一瞬间变得轻松起来。他知道是棒棒糖给了驱散,将盾牌举到合适的位置,冲了过去,拉着几只怪物。

    嘲讽,贯锁引,挫志怒吼。

    他就在中间,一手持剑一手举盾,而其他的野怪则围了个圈,在他身边转悠。实际上,它们也不想的。战士的贯锁引是能将附近在攻击范围里的怪强制聚集到自己身边,又为了不让它们能逃开,脚下会出现锁链将它们束缚在战士身边,有利于队友输出的一个技能。

    战士的怒吼,一般是有对外对内的。对外的吼声多是负面状态,削弱敌对目标的战意,也可以用于团战救人时,先将怪物仇恨值降低而后更好的进行嘲讽。对内的吼声是增益,自身增益或者队伍增益。增益的效果一般是侧重攻击或者防御,跟一个很好的团队辅助牧师相比这些技能并不是特别出彩,不过有时也极为有用。

    浮世绘几人一招下来,基本全秒。

    一路停停走走,花了三分钟才走到宫殿大门前。但是他们又遇见了“困难”。

    “门打不开啊。”一日就是一天推了推门,毫无反应。

    他一个力量型战士也推不开的门,其他人也不用尝试了。北溪的机械手套尽管存在着力量的拔升,但实际上只是攻击的提升,而不是臂力的大幅度提升。

    这是有区别的。

    宫殿的大门布满了已经枯萎的花枝,两旁的石柱缠绕蛇怪,大门的中央也盘旋着一只古怪的蛇。一躯三头,蛇尾连着锁孔,三头对着锁孔的不同方向。除却这锁让人研究不透,大门上这扭曲的文字和图案,也是令人费解。

    “机关吧。”狸猫说。

    “附近找找看有没有开关。”

    一行人分散开,向大门两边各自寻找。宫殿矗立在中央,两边青石堆积,再到边缘处,便是各色各样的石块相连,形成了参差不齐的堡垒。

    宫殿的两边是还可以行走的。可是这庞大的宫殿后面还有什么,谁也不清楚。分出了两个队伍,一边行右,一边往左。

    “我觉得大概会一无所获。”棒棒糖也不知道会有这种想法,只是觉得那种锁过于怪异。因为锁孔太大了,有婴儿的以后拳头那么大。要是真的有钥匙,估计体积也一定不小。

    机关的话目前看不出。

    微生墨还没有开口,大抵也是弄不清楚,那到底属不属于机械锁的一种。

    遗迹就是这样。

    没有人能百分之百能完全懂得这里面的东西,机关也好,任务也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冒险,每个玩家感觉都是不同的。

    有的觉得新奇,有的则会觉得太难没有意义。

    可尽管没有意义,也是会下意识去寻找。可能好奇心是不会让人停下探索的脚步。

    一番搜索,依旧没有任何人收获半点信息。他们还在宫殿的后面相遇了,望着双方,无奈一摊手。

    回到大门后一分钟,陷入一筹莫展。

    他们之前上这个宫殿的那条路上遇见的怪都是出来打酱油的吧?

    一点线索也不给真是极其的吝啬。当然,骂的是策划组,说起来这种难度已经可以说是最高的程度。

    在玩家完全无知的情况下,也不给一条相连有头有尾的线索,把整条锁链分散在各个角落。这就是让玩家自生自灭的最高级别的遗迹。

    哪怕一般困难的遗迹,都是有串联的线索。他们能够到现在这步真是亏得能坚持下来。

    “现在我们面前就两个办法。”浮世绘说。

    一日就是一天也插嘴道:“而且另一个办法还不一定管用。”

    一,找线索开门。二,直接把门砸了。

    第二办法有点悬。有的门对玩家技能直接是免疫的,砸不开也破坏不了。

    “这个上面的蚯蚓字应该是线索。”狸猫说。

    可是谁明白?

    安静了几秒,北溪上前指着右边门上的图案说。“这是蛇吧?”

    古老的种族所用的图案,总是需要他们去揣测一番。几人凑近看了看,跟那些蚯蚓字太像,要不是头部比较明显,真是不好辨别。

    就算是蛇又如何呢?

    “看看有没有鸟。”

    这里是聚灵岛的某一个不为人知的区域,也是之前那鸟怪所提及的。而这个禁区,必定是跟古尔兹有关,跟梅瑞狄斯有关的。

    要说如何打开大门。

    其实系统不可能让他们毫无理由的来到这里,也不可能让他们来了而没有任何线索。仔细想想,还是需要把古尔兹考虑进来。

    梅瑞狄斯…

    “没有鸟的图案。”

    罗生门找的很仔细。现在认真来看,文字跟一些象形图还是很好区别出来的。

    “就蛇,只有蛇。”狸猫也没有发现鸟的图案。

    微生墨倒是在锁前认认真真的观察了一会儿,他看向北溪。“这不是机关锁,也不是普通的锁。”

    北溪一愣,“魔法锁?”

    魔法锁,需要咒语或者是能够启动这锁的力量。

    “这锁孔里还能东西。”微生墨说,“是魔纹,而至于如何激活这些魔法符纹,就需要力量。”

    微生墨视线落在棒棒糖身上。

    感受到其他人相继投来目光的,棒棒糖一脸茫然。“啥?”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这里就是那位梅瑞狄斯所在的地方。其实很好理解,在接触的所有里,都有提及或者关联这个人物。”

    北溪也道:“要么是最后的boss,要么就是整个任务的关键人物。”

    “糖糖你的那本书。”狸猫开口。

    棒棒糖恍然大悟,赶紧将书掏出来,小跑到大门前。

    都怪系统不进行提示,她快忘记自己身上还带着的这本。

    “怎么做?”棒棒糖想着,难道需要打开?可是打开书,又不知道会不会有怪物跑出来。

    “你凑近试试。”

    棒棒糖听从北溪的话,将书正面对着锁孔,距离不到两厘米。没有反应,狸猫又道:“直接贴上去看看。”

    棒棒糖照做,还是没有反应。

    她不由得提议。“我直接打开看看可好?”

    罗生门这时道:“用不着,糖糖你换个面。”

    棒棒糖看着书,有点转不过来。“面?”将书翻转,看罗生门。“这样?”

    那书的反面,并不是一片光滑,而是存在着与大门相同的蚯蚓字,只是数量不多,零零碎碎的几笔,却是最重要的。

    在棒棒糖打算用正面准备开锁时,罗生门最先发现了这一点。

    如果一开始他们就关注了这些细节,想必之前的搜寻也不会存在了。

    到头来,最关键的钥匙是在他们自己手上。

    “你早点注意多好。”

    棒棒糖无奈回头对一日就是一天道:

    “这蚯蚓字比我弟的字都丑,我要能认出来gm得是你亲爹。”

    一日就是一天:……(83中文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